……

此时的小队营地处,

“艾妮芬她可真慢啊,到底和谢克萨两个人去了什么地方?”

在马克西姆进帐篷的那段时间,依许卡也开始抱怨起艾妮芬和谢克萨的去向问题,这显然也让曼提产生了一丝犹豫。

毕竟,如果在现在这种情况下,依许卡如果要说回联军营地的话,那么他们就没有任何再拖延的理由了。而且关键是,他也和艾妮芬一样,知道一旦他们回到营地,那他们再次试图去往魔界的大门就很有可能被彻底关闭。无论是被教廷强制缉拿,还是被联军雪藏。为此,他现在最大的希望,就是那个走进帐篷和艾妮芬进行完秘密通话,再次走出的马克西姆。

“各位,我刚和艾妮芬联系过了,她决定让我们去魔眼洞窟入口附近汇合!”

“什么?”

而当马克西姆说出了这条,让那个还在曼提监视中的警卫所惊讶到失言的建议,卡摩尔的眼中却闪过了一道光亮。

“哦,艾妮芬她真是那么说的吗?”

至此,之前一直坐在树桩上看着怀表的卡摩尔,第一次从树桩上站了起来。

“不愧是艾妮芬,既找到了让所有人下去的台阶,又成功拖延了些时间。”

马克西姆此时虽然也在心里佩服艾妮芬,但对于卡摩尔的反应以及他的最终决定,他其实心里也并没多少把握。

时间悄悄流逝着……

“那好吧!”

最终,卡摩尔还是下定了决心转向了那名被曼提看着的警卫队长。

“你,立即带领你的人,随我一同去艾妮芬提出的汇合点。记得,不要试图派任何人回去通报消息。另外,除非我和艾妮芬会面后有什么别情况,否则我不许你们再在没有我允许的情况下,限制小队任何人的行动自由。”

“这……好吧大人,在下遵命!所有人,马上收拾好东西,护送卡摩尔大人和他的朋友一起去到艾妮芬的汇合点,动作要快!”

“那么,我现在以我这个勇者团团队长的身份宣布,大部队朝着艾妮芬的预定地点汇合!”

 

……

“哦,现在的年轻人,稍微有点建功立业的苗头,就变成这样了吗?”

可偏偏在小队成员以为接下来的一切都能如双发所达成的默契那样进行时,一个让人听着十分傲慢的女声,却出现在了林间。

“那声音,难道是……”

而同样刚收起怀表,打算跟着收拾完东西的马克西姆等人一起渡过小溪,朝着艾妮芬方向进发的卡莫尔,此时也不得不回头应对那个声音。

“卡莫尔大人,您好像忘了将军委托你的这个任务是有时间限制的。”

拖着肩膀两侧的那对金色的发卷,现任联军亲卫军团团长比利亚斯,在左右心腹的陪同下,从那幽静的树林中慢慢现身而出。她所骑乘的皇室御用骏马,也显示出一副高人一档的傲气,一路上蔑视着所有从它身边经过的普通士兵。这让原本还在远处林间,时不时抬头观察着小队成员动向的甜橙,也感到有些不满,从鼻孔里发出一声不满的哼声。

比利亚斯那依然擦得光亮的高级骑士团长盔甲,将此时的她衬托得分外俊美,同样也会让任何试图成为她对手的人感到无心应战。

“比利亚斯卫队长,我真没想到将军会如此考虑周全,派你来作为我的守备补充。既然卫队长亲自出马,那么就快点随我去见艾妮芬吧,有你在我身边的话我想应该不会再有任何魔物胆敢靠近了吧。”

眼看着比利亚斯那趾高气昂得架势,依许卡公主干脆反客为主,以公主的身份直接示意其跟随他们的队伍前进。

然而,她这种天真的想法,立即就被同为女性的比利亚斯所感知到。

“我不想再重申一遍了,卡摩尔大人。由于您之前答应过将军,一定会完成接公主回本部的任务,所以将军才将他最信任的警卫队派遣给你作为保护。但将军的耐心着实有限,前方的战事准备工作也离不开他和您的协调,如果您能在这里先让在下先行接公主回会作战本部的话,在下一定不胜感谢。”

“啊……真是太混乱了,她又是谁啊。你们大家有谁能告诉我下吗?”

结果,对于一下子又多出的这么一个女团长,对人类脸型完全没有长久记忆的米亚罗,已经混乱到抱头挣扎的地步。

比利亚斯……那不是那个在掩护皇室成员撤退回夏安城的,年纪轻轻就担任了皇室卫队长的美女骑士吗?拉法亚心想:当初就连自己的父亲也对她的芳容动过心写信给她,还差点让他的家母知道而差点闹出一场家庭危机。

虽然拉法亚作为富家子弟平时也很早就接触了家族内外的风流之事,但对于自己眼前的那个光看容貌就十分具有杀伤力的美女军团长,家族的往事让他原本风流的欲望却大幅降低。而眼看着连依许卡公主的命令都不起作用,拉法亚心里也明白:这个女人想必这次来的目的并不简单,和那个看起来外表冰冷但内心正直的卡摩尔相比,她也许会提出更尖刻的要求。

 

“哦,看起来艾妮芬在这段时间里也吸收了不少自由勇者嘛,那么快就变成铁板一块了。”

比利亚斯随后骑着马,缓缓来到拉法亚面前。

“你……那个穿着廉价盔甲的剑士。”

然后她以一个十分优雅的姿势,在左右女性骑士的托扶下,平稳踩在了地上。

“恩?我?”

而拉法亚此时万万没想到,初次和那位近卫军团长的见面,就会直接吸引到她的火力。

 

“你,对……没错就是你!

比利亚斯此时抬起手指,直接指向了那个始终站在依许卡身前的勇者团团长拉法亚。

“那边的那个新人,你是叫拉法亚对吧。我在你的勇者团申请表中见过你的名字,你似乎并不是靠着自己的努力达成你现在的成绩哦。”

“你……你到底在说什么?我可是通过正式的勇者考试才得到勇者之证的,不然你以为给我颁发勇者之证的人都是傻瓜吗?他们可都是经过勇者协会认证的高级勇者之证审核官员,随便做假证的后果他们可是要比我严重多。”

“哈哈……”

拉法亚的那番在旁人看来却是“激烈的狡辩”的发言,不禁让比利亚斯冷笑许久。

“好吧,我从一开始就没说你的勇者之证是假的,你的确是通过了给你设置的所有初级勇者之证的测试没错。但我仿佛依稀记得,你的勇者志愿填报表,是由弗拉西斯公爵委托内务部下属给送到我这里的。由他们提交的任何勇者团资格申请,一般都不会出现不通过的情况。”

“弗朗西斯公爵?”

至此,依许卡公主也露出了一副不削的样子。

“怎么了,大家为什么都这样看着我,我明明的亲手将我的勇者团申请志在愿提交给审核官的!大家,请大家相信我,我真的是靠自己的能力获得勇者之证的!”

似乎就像被什么知道内幕的人揭了短一样,拉法亚越发紧张得去翻找自己身上的那张基本从没在众人眼前展示过的勇者之证。

 

幸好,如他所言。

当那张闪耀着白银教廷认证的勇者卡,在他的把持下呈现出他的详细个人信息后,他一直紧张着的心情终于算是缓和了过来。

“是啊,我没有怀疑你的勇者之证是假的,也不认为你是通过卑鄙手段获取认证的,但弗朗西斯·拉法亚这个名字,我想大家应该都听说过。所以,作为终审官的我,为了不让这位内务大臣的长子太过难堪,他们就那排给你进行了一场‘一个人’的测试。”

“什么!”

对于那个亲卫队长的审核严苛略有耳闻,但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勇者身份居然是出自她之手。

“你……一派胡言,那天和我一同参加测试的明明有上百人。那种大场面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要不是最后当我精疲力竭爬到山顶拔到旗帜时,我根本不会相信我是第一个到达的。这完全是凭借我惊人的意志力和对成为勇者的虔诚意愿支持下来,你无权对我取得的成绩说三道四!”

拉法亚至此终于也爆发了出来,然而此时偏偏不争气的甜橙,不知从哪棵树后走了出来,然后稳稳站在了比利亚斯身后,并沉醉在了她头发中所散发出的香气之中。

“哈哈,是吗?那你可知道,那其他百来号人可都是从你那个号称绝对不会干涉儿子志向的父亲委托我亲自挑选的城内警卫。他们同你一起参加那个选拔,并在进入测试最后一环摆脱模拟敌人的登山行军中不光没有妨碍你,反而一路替你将所有你可能遇到模拟魔物的敌人都给解决了。即使这样,你还是我见过的开展这项测试有史以来,成绩倒数第二差的选拔者。如果是换做那些替你打掩护的警卫队员,估计早比你提前半天登上那座山的集合点了吧。”

“什么!”

仅仅是比利亚斯的这番话,就如同将拉法亚一直以来所有引以为傲的过去统统给否定了,这样的打击让他几乎站立不稳,更是失去了和她接着对视的勇气。

“所以,你如果要坚持带队去找艾妮芬,那我也不可能袖手旁观。正确来说,我即使现在不动手逮捕你,也完全可以动用我现有的权利,让勇者协会剥夺你现有的勇者身份,然后送你回到那个和普通人在一起的勇者培训基地,让你再好好体会一下初心。你看你要选那条路呢?”

“我……”

由于过度震惊,以至于他几乎处于“失神”的状态。然而,当他用最后残存的勇气看向周围的队友时,队友却并没还以他失望的眼神。相反周围的队友,此时俨然一副视比利亚斯如深海大仇一般的严肃样子。

 

咻儿……

至此,从来都没尊重过他的甜橙,也配合着比利亚斯的嘲讽而嘶鸣着。同时,还有意无意凑近了比利亚斯所在的那几个近卫军团的坐骑边,试图和它们“套近乎”。

 

“甜橙这家伙,这次似乎有些得意过头了,它到底明不明白它应该站在哪边?”

曼提此时在心里暗自担心着,毕竟正如比利亚斯和卡摩尔所言,现在他们的所有行动权利都在那位看起来各方面都没什么长出的拉法亚身上,如果他现在的意志发生动摇……

他此时又瞥了一眼卡摩尔和他周围的那些警卫队,他们似乎也都处在观望的地步。

 

“拉法亚,既然你是这个小队的团队长,现在就由你说了算。”

同时,和卡摩尔一样,随着所有人的目光再次聚焦到了他自己身上,这让他头一次体会到了作为一个曾经和那么有名的战斗英雄所感受到的巨大压力。

“卡摩尔大人,您真是明事理。”

听闻卡摩尔的这句“似是而非”的助攻,比利亚斯稍许向他投过赞同的目光,并接着说道:“好吧,看来这样的决定对你似乎太过沉重,那么我不如把话说得再透彻一点。”

她此时慢慢来到拉法亚队长的身边,故意用发卷凑到离他脸颊只有不到一个指头的距离上。

“如果你今天能乖乖按照我的指使,将你的勇者团队带回联军总部待命的话,那我就当之前所有事都没发生过。你还有你的队员,今后无论发生什么事也都不会牵扯到你。你应该明白……艾妮芬作为已经被教廷开除教籍的异端,你私藏她并允许和她一同组成冒险团执行任务,已经是明摆着和教廷作对。但好在现在李将军还有足够的实力和教廷周旋,所以他想必也不希望有无辜的人因为艾妮芬而卷入更复杂的问题。”

说着说着,她甚至将头凑得更近,近到拉法亚队长几乎都能闻到她早上喷洒过的,那股还没散尽的,本该是摄人心扉,此刻却让人感到异常难以忍受的香水味。

“我知道,对于能保护公主殿下的安危,你也是求功心切的。但一切都要以大局为重,现在既然联军总部下达了指令,让你们在我的护送下将殿下送回本部,你的功劳也是有目共睹。那么之后无论如何你都会在联军内某得一个较好的职位。如果你愿意的话……”

说完,比利亚斯猛一转头,她的发丝也十分有力得抽打了拉法亚的脸颊一下。

“我甚至可以让我手下的好姐妹介绍和你认识下,那么以后不光在联军内,就算是在皇室之间,你也能有很好的未来。而且教廷因为你有皇室亲卫队这层关系,也绝对不会为难你的。怎么样,好好做出你的抉择吧。”

“我……”

至此拉法亚的思维,彻底陷入了两难。和之前任何一次遇到的所谓“危险”都不同,现在的拉法亚身上承担着的是所有前维丁小队的希望。

 

嘶……

也许,是感觉到现场气氛不太“和平”,让刚才还继续粘着比利亚斯的甜橙,也被那几匹高头大马给喝止,而慢慢退回到了一边,并将它的目光同样投向了那位还低着头思考着的团队长拉法亚。

 

“各位……”

在过去的几次屈指可数的战斗中,他也总是受到队伍里各个“前辈”的照顾。现在,当所有人希望都聚焦在他身上时,他还有什么脸面辜负众望而退缩呢?

他用颤抖的手,慢慢将配件举起。

“尊敬的比利亚斯军团长。我想我已经做出了自己的决定,那就是……计划不变!大家继续朝着艾妮芬的方位进发!”

 

“什么!”

结果,拉法亚的这个决定,让从刚才起就觉得稳操胜券的比利亚斯心里顿时一凉。她带着十足怨恨的表情,猛然转向了他,然后低语道:“你,难道就那么希望你的勇者团长身份就此终结吗?好,既然这是你做出的抉择,那么我也得做出我的了。”

比利亚斯迅速走回又她忠实卫队所牵来的皇家骑士坐骑,并挑起了自己最趁手的一并马枪,然后直勾勾指向了拉法亚。

“好吧,拉法亚团队长,虽然不清楚你再出发前吃过了蘑菇还是其他什么致幻的食物。如果你现在的头脑是清醒的,我还是对你刚才表现出的大无畏的勇者精神表示称赞。只不过,这种决定的代价,是违抗军令!那么,接下来即使要采取强硬手段,我都要将公主殿下给带回总部。姐妹们,举枪!”

随着比利亚斯的一声令下,跟随在她身后的一大票女性近卫军团的骑兵,也纷纷带上了和她类似的翼盔,并操起了手中的马枪。

与此同时,在空中也掠过了几头皇家翡翠精龙的空警团作战单位,这让比利亚斯确信在有这样的武力胁迫下,任何人都不会再蠢到自不量力和她的军团为敌。

“比利亚斯卫队长,我想之前拉法亚团长已经很清楚表达了他想要同他队员汇合的愿望,如果比利亚斯卫队长您不能尊重他的意愿,我恐怕也不能如您所愿,配合你的行动。”

然而,此时让所有人大吃一惊的是,卡摩尔居然在这关键时刻居然转而投向了拉法亚小队。这让之前还如意算盘打得好好的比利亚斯,顿时气得涨红了她娇嫩的小脸。

“卡摩尔大人,我想我有必要重复一边李将军之前给你的命令,那就是保证在日落之前,将公主殿下平安送回联军总部。另外,也请卡摩尔大人纠正一个称呼,本人现在已经是由将军任命的,整个艾尔法思特地区皇室亲卫军团的军团长。而不是过去你所熟知的那个卫队长了!”

比利亚斯这次看来是要动真格的,在说完这句话后她毅然上马,并合上了自己头盔上的活动面罩。但即使已经做到此等地步,卡摩尔随后的举动却让她再次失望了。只见他此时缓缓走到她的坐骑面前,并稳稳站定下来。

“那我也要重复我的观点,比利亚斯。我这次来只是在为一个老朋友帮一个力所能及的忙,以我现在这个夏安城教廷典狱长兼防务总长的职务,即使是联军最高统帅部也是无权命令我做任何事。而且我在出发前也和李将军说得很明白,我从头到尾只作为说客同艾妮芬接触。同时,兼负责保护公主殿下的安全,可如果是公主殿下自己不愿意回本部的话,那恕在下也无能为力。”

透过面罩的栅格,那个说出如此“真知灼见”的卡莫尔,此时依然如同铁塔一样依然竖在她和拉法亚小队之间。

“没……没错,那么拉法亚队长,我现在就以艾尔法思特皇室公主的名义,命你迅速带领小队前往艾妮芬的所在地同她汇合,不得有误!”

“遵命,公主殿下!大家,动作都快点,我们一定要在天黑前赶到魔眼洞窟和艾妮芬汇合!”

 

“都给我站住!各单位注意,准备包围目标,拉法亚小队!”

比利亚斯此时眼看着小队成员即将离去,立即举起马枪,做出了行动许可。

 

“各单位听令!立即保护公主殿下安全,为拉法亚小队断后!”

然而,随着卡莫尔这一声标准的“下令声”,顿时让刚才还处于懵懂和左右观望态度的警卫队成员,纷纷因为他的威严和个人魅力而站到了他身后。

“卡莫尔,你……”

至此,卡莫尔所率众人,已经在比利亚斯的面前组成了一座“人墙”,并将骑兵所需必经之路给堵得水泄不通。

“卡莫尔,你难道是受了教廷的指使,故意来坏我们前线指挥部的事吗?”

比利亚斯此时简直要到了崩溃的边缘,面对那堵她既憎又怕的前元帅,她着实是被他的魄力给震慑住了。但一想到将军交给她的那个使命,一想到要重建艾尔法思特,她的双眼又闪过了一道光芒。

“通知空警团成员注意,立即从空中包抄拉法亚小队,务必在他们到达魔眼洞窟前截住他们!”

在她身后的一个负责传令的骑兵,在得到比利亚斯的命令后,立即举起手中的信号发射器,并往里装载了一枚橙色的晶石。

噗……

随着一道橘色烟雾腾空而起,很快一个小型的圣法标记被印刻在了空中。之前还位于空中盘旋的空警团成员,在看到那枚巨大的铁三角以及在外围的环状标记后,也纷纷朝着地面的比利亚斯摇晃了下精龙翅膀,并敬了个礼后跟随着拉法亚小队的方向飞去。

 

……

“我再说一次,卡摩尔大人。请不要妨碍我执行军令,如果你这样继续阻挠下去的话,我只能视你为阻碍我军行动的障碍而予以消灭!”

“是吗?当初在面对魔军先头部队时,是谁最先提出护送皇室成员到后方避难的呢。我想当时提出这个建议的人,一定没料到她会失去之后那么多的战功吧。”

此时依然对于比利亚斯负隅坚决阻拦的卡莫尔,任然保持着最自然的微笑。这让比利亚斯无可奈何掀开面罩,回应道:“皇室的安危,本来就是我们近卫队优先需要考虑的事,可你现在……”

“我现在怎么了?难道是因为怕抢了你原来的工作,所以你就觉得我们是障碍了吗?说起来,我们的目的不都是一样吗?为了保护你我都挚爱着的家人朋友,我愿意付出我的全部,难道比利亚斯卫队长,你忘了你的初心了吗?难道你仅仅是为了别人的目的,就能让你忘了自己当初对依许卡的许诺吗?”

依许卡……

至此,比利亚斯似乎也回忆起了之前,在依许卡还小的时候,她作为他父亲皇室内卫女儿的身份。再一次偶然的机会中,和依许卡见面的场景。

那时,她由于什么都不明白。在父亲经过特别申请,她作为宫内同依许卡公主作为“贴身”侍卫培养而进了宫内。

在之后的时间里,她便作为和依许卡公主锻炼“武德”的陪练而存在。

直到有一次,她误闯进了皇后所在的区域,被怀疑图谋不轨。在几乎要被宫内侍卫给撵出宫的时候,幸好是依许卡的出面澄清,才让她免遭被驱逐出宫的尴尬。

而当父亲因为在魔军入侵期间战死沙场的关系,她也被成年的依许卡公主名正言顺提拔为了宫内亲卫队长。

随着战事吃紧,她也由于担心皇室的安危,而主动提出了后迁到夏安城的提议。也因此,让她背负了从开战那以来就如雷贯耳的“快腿骑士团”称号,当然,这里的快腿还是指得她们后撤的速度。

之后即使她想要带队重放前线,各类负面评论也纷至沓来,什么亲卫队骑士团“外战外行,内战内行”,什么让她们上战场,就是“吞了鱼钩的牛打架——过心斗角”。

当然,对于这些评论,比利亚斯能忍的都忍了。她也毫无畏惧得承担了所有朝向艾尔法思特骑士团亲卫队的指责,但她绝不能忍受别人指责她贪功!

 “卡摩尔元帅,我在这里先这么称呼您。您可知道,当年为了保护王室成员我们骑士团亲卫队成员到底付出了多大的心血。面对流言蜚语,我们又替皇室背了多少不抵抗的黑锅,我们何尝不是想杀敌建功呢?!”

比利亚斯说到这里,激动的语气中,几乎都夹带了泪水。过往她所受到的民间绯闻的一切委屈,也在这位她也曾经敬重过的前空军元帅前,一股脑倒了出来。

“是的,你可以说我们怕死,现在你又可以说我们贪功,但我们骑士团亲卫队的核心一直都在那里。服从最高统帅部的命令,以保护皇室成员为最优先考虑,如果被委任的骑士团成员无法保证皇室成员的安全,甚至使其身体受到伤害,那么就将无条件放弃自己的骑士爵位并自觉送交军法处理。”

比利亚斯随后从她的坐骑上下来,并脱下了头盔走到卡摩尔面前,认真看着他。

“所以,元帅大人。您现在做出这样的决定,就等同于剥夺了我身为骑士团成员最后的一丝荣誉,如果你真决定继续阻拦我想去的话。”

她随后拔出自己的佩剑,并交到卡摩尔手中。

“就请您直接下令接触吾等武装,那么样我们也就不再为难元帅您了!”

 

“哎……”

结果,面对比利亚斯这样“撒手一搏”的举动,即使之前对骑士团亲卫队成员有再多的偏见,现在应该也完全没有理由再指责她们了。

“看来,你心中对皇室的忠诚堪比明月星辰,是老朽我之前错看你了,比利亚斯军团长。我其实也不想为难你,我只是想保证让拉法亚团长他们离开时间足够久,但你刚才的那些话如果是真的,那么我只希望你们接下来找到他们时别再做任何冲动的事情。以你骑士团团长的身份立誓,你的心永远效忠艾尔法思特王室,听从依许卡公主的调遣!”

“是的,元帅大人!我,伊莱克斯·比利亚斯,作为艾尔法思特帝国最具威名的骑士团兼皇室亲卫军团团长,永远不会背叛艾尔法思特皇室,也永远效忠艾尔法思特的土地和人民!”

在听完这些话后,卡摩尔也朝着她赞许地点了点头,然后示意自己身后那些同样眼睛有些湿润的警卫队员让开一条道。

“骑士团听令,立即跟我还有卡摩尔大人前往保护公主殿下!”

“是!”

随着两队人马的同时呼喊,大部队便浩浩荡荡向着之前拉法亚所走过的道路进发而去。可他们不知道,在他们离开后不久,原本已经的营地附近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传送阵术式。

 

“恩,看来情报果然没错,他们已经出发去魔眼洞窟了。”

此时,一群穿着高阶圣徒长袍的惩戒团成员,顺着之前他们所在的足迹,开始搜索起任何有用的“线索”。

“报告瑞兹团长,我们发现了大批两军骑兵和步兵的脚印,看起来人数超过了200人。”

“立即跟上他们,这次我一定要当着他们的面当场揭穿那些背叛教廷的人。”

在简单对周围情况进行的勘探后,惩戒团副团长瑞兹,便带着自己身后的一男一女两名圣徒率先沿着脚印前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