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莱姆语)

“这到底怎么回事?快来人啊!”

与此同时,位于史莱姆王国内部,由于发现在货车上的居然是曾经散发恶臭的体型能极度膨胀的清道夫时,粉白史莱姆巡查顿时也惊慌得倒退了好几寸。

“肚子饿,有人……给我吃……”

“这……这简直是世界末日……”

面对那只清道夫挤不连贯的语句,深知是自己的“疏忽”导致它外逃的巡查,这下总算是明白过来。为此它不顾一切开始逃向市政厅和皇宫的所在,沿途还大喊着:“大家快跑啊,下水道之王来了!”

“下水道之王?那是什么东西?”

然而,面对那只粉白史莱姆巡查的警告,沿途的所有史莱姆臣民却几乎没有要逃跑的,除了那些提前知道计划,从议事大厅跑出的与会代表。当它们见到首都的主路上居然爬过一只体型硕大无比的“污秽之神”——下水道之王后,顿时也加快了逃跑的速度。

“怎么回事?不是说计划要等我们大家都进行妥善避难后,才会事实大邪神计划吗?为什么现在就把那么危险的东西拖倒大街上了?”

“嗯?那是股什么味道?糟糕……”

然而,随着那些议员的四散奔逃以及清道夫爬行过后留下的“信息素”,终于让周围的史莱姆也意识到了危险,于是乎各自都开始跑回家中并试图躲进“荷叶”救生舱内。

“都安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不是……”

结果,眼看着大街上乱作一团的皇家卫士,在发现满街乱窜的清道夫后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吹响了紧急集合的号角。

呜……

结果,在那声号角的作用下,清道夫似乎也产生了什么奇怪的反应,跟着居然分裂出了几颗小型的“跟班”。它们分别朝着王国内的各个喷泉和水池移动过去,并在到达附近后迅速吸取起里面的水分。

“各位,不要慌乱……这一定是天兆,看起来今天清道夫的提前出逃,让我们可以提前实施计划。让我们可以一鼓作气,将那些入侵王国的敌人给统统歼灭。”

“怎么?防务大臣,您刚才说什么?”

眼看着灰白色的防务大臣,携带着几瓶奇怪的药剂走出议事厅,门外刚集合完毕的皇家卫士以及卫士长也不解其意。

“去,马上让你的人将那些清道夫抓起来,然后拖到通道外把这药剂拿给清道夫喝!”

“这……似乎有些困难,另外防务大臣,请问这个时候给这清道夫喝药剂有什么目的吗?”

“这是一种我们工程部研究了许久的催生药剂,原本是计划当女王身体欠佳后,给公主大人成为下一代女王的‘辅助药剂’,但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我们发现了它对清道夫的繁殖更加有效。只需要一点,就能让它们短时间内快速膨大起来!”

“对了,那样一来的确就能有效阻止敌人的入侵,可是那些清道夫最后会膨胀到什么程度呢?会不会对王国内部造成威胁?”

“卫队长,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我们的计划就这样。况且现在公主还被那些地面上的入侵者给抓住了,这在以前是从没有过的事情!如果你们今天做不到的话,我就立即撤销你的职务!以女王的名义,你们今天就算是被清道夫生吞,也要使计划成功实施!”

“是,大臣!为了公主大人,为了女王大人!我们一定万死不辞!大家马上跟我来……”

之后,似乎是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皇家卫士们从之前一个个交头接耳的状态,迅速进入了最佳作战准备,在卫队长的带领下分头进入街道,并开始实施“围捕清道夫”的计划。

……

“怪怪,没想到那只清道夫居然会引发王国内这么大的骚动。”

而面对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萨曼达、蕾娜和艾鲁娜,此时却躲在某个角落内继续盘算着该如何离开王国。

“哎……要不是艾鲁娜你那么希望找回你的法杖,那只清道夫也不会被你拉上来然后一路跟着我们了。”

“好了蕾娜,再怎么说好歹艾鲁娜现在的武器算是找回来了。只是没想到茜茜公主她又逃出王国了。根据迪骨的判断,接下来我们得想办法找到通往王国顶部内外交流通道区域,但那里貌似只有史莱姆能爬上去。”

“疑?那迪骨不能帮我们一把吗?她又去哪里了?”

“这个……总是现在外面似乎拜客那边也遇到了些问题,我让迪骨先去帮忙处理了。”

“这样啊……”蕾娜随后抬头望了下史莱姆王国上方,那里的确有几处高台,到处镶嵌着一些黑暗的开口,也许就是那里吧。

噗噗……

几个人面对着乱成一团的城内情况时,也不清楚到底该从哪里走比较保险。幸亏此时一直跟随着他们的海蓝史莱姆卫兵又扯了扯萨曼达长袍,示意跟着它们走。

“哦?你们认识出去的路吗?”

噗嗤……

海蓝史莱姆卫兵蹦跳着,表示完全没问题。就这样,几个人在史莱姆的带领下,他们接近了一处人类可以“爬行”的阶梯区域,但那里却充满了通道看守。海蓝史莱姆见状,互相“交头接耳”了一番后,突然集体转向另一边的一处沙坑,然后他们居然集体跳了进去。

噗噗……

然而过了没多久,几只海蓝史莱姆就变得浑身尘土的样子,重新从坑内爬了出来。然后示意他们先别行动,自己跟着同伴爬上阶梯。

(史莱姆语)

“什么人?”

不一会,史莱姆卫兵,在发现了那几只突然出现的史莱姆后,立即将火把伸了过来。结果却发现是几个浑身泥土的“流民”,于是赶紧收起火把,然后接近它们身边。

“去去,现在是戒严时期,即使你们是想出去讨饭,也不能离开王国的范围。”

然而,就在那几个围着卫兵的注意力,都被那只“诱敌”的海蓝史莱姆时,从旁边埋伏的史莱姆们顿时一拥而上,从身上收集起带沙土的体液,一齐朝着那些卫兵的火把喷射了过去。

“糟糕,我们中埋伏了!”

紧接着不等那些通道卫兵反应过来,它们已经被早就准备好的叶脉编织布给一个个套了进去。

“原来如此,这主意真不错!”

在后方看着这完整“攻略”的萨曼达,也不禁对史莱姆世界内的“偷袭”战术称赞不已。随着那几只袋子被推进附近仓库后,海蓝史莱姆这才兴匆匆跑回来招呼它们的出来。

“好吧,那接下来就该我们自己解决了吧。”

抬头望着那些越来越陡峭,最后几乎垂直的阶梯,萨曼达摩拳擦掌直接一个轻跳就到了2层的高度。

“我听到了风之精灵的呼唤,没错这外面就应该是之前我们被挡住的地方了。”

在判断了大概的位置后,艾鲁娜在估算了下高度后也一个小跳,居然直接跃到了比萨曼达更高的位置上。

“呵呵,果然精灵一族的灵活性就是不一样,看来我也得加油了呢。”随后,为了显示出自己不甘示弱的决心,萨曼达也加快了攀爬的速度。

“为什么又要爬这种峭壁,哎……你们怎么?”

原本还打算多抱怨那几句的蕾娜,眼看着两人逐渐爬高,最后自己也只能将黑曜石长剑往背后一插跟着爬起来。

……

“我发现证据了,就是那几个伪装的海蓝史莱姆,是他们放走了几个入侵者!”

而与此同时,之前那一直负责看守地牢的粉白史莱姆,此时却在大街上拖住了一个正在执行“计划”的皇家卫士。

“哦?你说城里出现了入侵者?”

“没错,是我抢眼所见,之前我还以为那些只是走私版。但当我从头到尾观察了他们的偷袭行动后,我发现之前清道夫被放跑的事件,都是他们一手策划的!”

“哦?”

听得那只粉白史莱姆头头是道说着,让周围的几个皇家卫士也不由得有些担心起来。

“难道说,之前是议会错怪公主了吗?到头来是那些在外面的海蓝史莱姆卫兵骗了公主,还帮着入侵者渗透到王国内部捣乱?”

瞧了瞧自己手中的“药瓶”,那几只皇家卫士史莱姆互相之间合计了一番。

“恩,无论如何,我们的职责都是保卫皇室优先。既然你说有入侵的渗透者,那么就马上领我们去找。”

“不好,外面有好几个皇家卫士过来了,难道是我们刚才的行动暴露了?”此时,位于出口下方悬崖壁的几只留在后方的海蓝史莱姆卫兵,在得知情况后顿时急得在下方团团转。

“不行,现在到外面找公主和抵御外敌的就只有他们了,我们不能让他们被卫兵给抓住!”

于是乎,在海蓝史莱姆之间商议好后,他们决定主动去迎击那些皇家卫士,至少让他们不要继续朝着通往峭壁出口的方向调查。

最后,在一致的决议下,它们一起冲到了大街上,并将之前那几个被他们抓住的通道看守给背了出来。

“快看,那几个叛徒正在转移尸体,赶快追上他们!”

很轻易的,皇家卫士就发现了那几个试图“销毁证据”的海蓝史莱姆在街上拖行的诡异样子,立即从后面追了上去。

“啊,不好了我们被发现了!”

结果,那些海蓝史莱姆在“假装”自己被发现后,立即拖着袋装的“尸体”分别跑向和蕾娜他们相反的方向,成功将皇家卫士引开了峭壁。

“奇怪,之前我明明还看到他们带着几个亚人一起走来着,到底去哪里了呢?”

可唯独之前那只发现一切迹象源头的粉白史莱姆巡查,依然在事件发生地不远进行“侦查”。

“那些外来生物一定留下了什么线索……没错,那些是清道夫的气味,他们一定是和清道夫一起被从下水道里给带出来的,那么跟踪那些气味就一定能找到他们,可那股味道到这个岩壁就消失了呢?”

结果,当那只巡查抬起头用“眼”观察后,惊讶发现位于岩壁最顶部,已经有几个人影打算通过出口逃离王国!

“原来沿着墙壁爬上去了,哼哼~居然想和史莱姆比爬行速度,真是可笑!看我抓到你们了!”

啪嗒!

结果,为了抓到那几个让他跟踪已久的“坏人”,粉白史莱姆巡查此时也不顾一切爬上了岩壁。

与此同时,位于悬崖顶部的萨曼达,此时距离顶部通气口已经近在咫尺,为此她双腿稍微用力,直接一个小跳就成功站上了通道。

“呼……好久没那么做过运动了,感觉现在身体状态还真是不错。”

萨曼达随后使劲伸展了下肢体,与此同时在下方也传来了艾鲁娜的声音:“怎么,萨曼达你已经到了吗?”

“是啊,看来你们精灵族爬山也不赖嘛。”

在搭把手拉起艾鲁娜后,艾鲁娜也使劲甩了甩手腕。

“呼……好久没爬那么高的岩壁了,感觉手脚都有些酸了。身为个一个法系,萨曼达你能比我更快爬上顶部真是好厉害。”

“哼~这种程度的崖壁,和当年对我进行测试的父王……额,教练来说,根本不值得一提。要不是现在这一身人类女性的身体的拖累,我的本体能在几秒钟就达到这样的高度。”

为了显示自己的仍有余力,萨曼达故意做出了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哦……是吗?”艾鲁娜此时望着下方还爬了不到一半的蕾娜,却有些疑惑:“可是,同样身为人类,为什么蕾娜队长她还没爬上呢?”

“啊……这个么……”

咕噜噜……

刚好此时回答艾鲁娜的,是蕾娜在悬崖半途已经被饿得直叫的肚子的咕噜声。

“你们要笑就笑吧,反正现在就算我说吃饱了能爬第一你们也不会信了。”

同时,蕾娜此时用略带怨念的眼神,往周围看了看:“不得了,这周围的确很高,不行就算是肚子饿,也得爬上去再想办法。”

“恩……不知道蕾娜那家伙还能不能坚持,要是她因为肚子饿了而松手,那我可不想再下去一次把她给捡起来呢。”

在萨曼达在思考的同时,她身边的钢齿却也蹦跳着来到她身边。原来,刚才在攀爬时,她甚至是背着魔亚龙幼崽钢齿一起爬上来的。

吼鲁~吼吼~

“萨曼达,那么蕾娜脚后的那坨粉色史莱姆到底是?”

在钢齿的指点下,艾鲁娜低头查看下方情况时,果然也发觉蕾娜身后跟着爬上了一只粉白的史莱姆,这让她顿时感到担心一丝不安。

“恩……我刚才也没发现,难道说是之前海蓝史莱姆偷袭时的漏网之鱼吗?如果是那样可就遭了。”

(史莱姆语)

“很好,就这样再加把劲就能拖住她们中的一个了!”

噗嗤……

位于蕾娜在继续爬行的同时,发觉自己右靴似乎变重了,但她此时又不敢转头向下看。直觉告诉她,现在的在上方的两人那么喊一定是自己下方出现了什么问题。

“蕾娜,快点爬上来啊!否则会很麻烦的!”

同伴的呼喊声让她加快了速度,但她依然觉得自己的靴子变得越来越沉重起来。

“我……我知道了!但我的靴子突然变得很重,你们能帮我看看是怎么回事吗?”

“很遗憾,蕾娜如果你还那么坚持慢吞吞乌龟爬的话,很快那只史莱姆就会把你的下半生都吞掉了。”

“可恶,难道他们刚才就发现,故意瞒着不说逼我这样吗?”

被萨曼达那种完全不带怜悯的口气“关心”,让蕾娜蕾娜之后的确加快了速度。但随着她的靴子底被粉白史莱姆给逐步分解,她已经能感觉到史莱姆体质的那种冰凉感。这也让她越发相信,自己右脚的确沾上了个什么奇怪的东西。

“糟糕,这样下去,蕾娜她会撑不住的!”

艾鲁娜此时明显感觉到,那只史莱姆是在拖延蕾娜,而并不是想要吞噬她。显然,那只史莱姆也不是愚蠢的原生物种,随着它顺着蕾娜靴子渐渐上移,伸出的一根触手甚至已经到达了蕾娜大腿的屁股和后背。

越发难受的触感,也让蕾娜越发感到危险,所以她干脆心一横:“居然敢沾惹老娘的身体,我现在就把你大卸八块!”

随后,她不知哪里来的牛力,仅靠一只手攀住岩壁,另一只手从背后抽出黑曜石长剑,开始往身后猛烈挥动起来。

“糟糕,蕾娜那家伙是白痴吗?除非她能砍中它的核,否则在没有冰霜和火焰的帮助下,史莱姆一旦黏上猎物就不会轻易被甩开。”

“可她现在根本连后面都看不到,怎么可能准确攻击呢?”

在上方两人担心的同时,下方那只粉白史莱姆巡查也展现出了惊人的“回避”能力,几乎将蕾娜所有的攻击都通过形变而躲开了。

(史莱姆语)

“想砍到我,没那么容易!呸……这女人的脚怎么有股和清道夫一样的味道……算了,干脆爬上去,堵住她的口鼻窒息她吧……”

为此,粉白史莱姆巡查迅速窜到了蕾娜背后,并逐渐在她身后稳住阵脚。

“不妙,难道说那只史莱姆想要活捉蕾娜吗?”

而看出下方那只史莱姆的意图后,艾鲁娜立即幻化出她的弓箭,可是现在的她并没有可供使用的“弹药”。

“看我的……哎……萨曼达,你还有没有法力晶石呢?刚才在史莱姆王国里虽然我们发现了许多,但我一颗都没机会拿。”

“真拿你没办法,不过幸好我有采集了些……”

结果,当萨曼达将手伸进她那只补过的口袋里,却什么都没掏到。

“钢齿,你干才在吃什么?”

结果,在发现跑到附近再次咀嚼起“不明物体”的钢齿后,萨曼达突然想到了什么。冲着它大吼起来。

吼?吼~

钢齿见自己刚才似乎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而一下跳到了很远。

“看来只能对它进行冰冻处理了,但是等等……如果现在凝结那只史莱姆,一定会将蕾娜半身也冻住。到底该怎么救她呢?都怪那不听话的莫亚龙幼崽,如果它能再听话一点点的话,对了!”

结果,在看着依然悠闲反刍咀嚼着的钢齿,萨曼达面部表情陡然变得诡异起来,同时举起了她的龙王之眼对准了还一脸茫然的钢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