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不知道过了那么多年,现在的中级勇者之证测试会变成什么样呢”

走在去往协会办事处的路上,蕾娜摸出自己身上那张以前一直累积着没用过初级勇者之证,看着那上面闪耀着的蕾娜·奥德尔的名字,以及另一张镶有精美边纹但看起来毫无光彩,满是划痕的旧勇者之证,她突然感慨起来:

回想自己当年也是在中级勇者之证测试时认识了自己小队里的第一个亲密战友——艾妮芬。同样,那也是他第一次体会到圣徒类法系职业的强大

到这里,蕾娜不禁回起那天,他身为勇者维丁去参加中级勇者认证测试时的场景。

“火焰元素生物,必须用水配合风系法术才能达到最佳瓦解效果。”

随着艾妮芬进入最后一个元素生物挑战项目,她挥动着那根看似廉价做工朴质但法力蓄能效果十分稳定的储能性通用晶石法杖,在那头朝着她步步紧逼的,浑身都燃烧着烈焰的如同从地狱爬出的犬形熔岩火元素的头顶召唤出了一朵不算太大的雷雨云。并停留在距离地狱犬数十米高的头顶,跟随着它下着小雨。

眼看着自己头顶突然出现的雨云,熔岩犬似乎显得有些动摇,但在感到那雨云淋在身上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后,它又开始朝着艾妮芬步步紧逼。

“哼哼~果然对那些暴风雨完全不理会吗?”

随着艾妮芬逐渐被熔岩犬逼入一处死角,周围的审核官包括维丁都为她的处境感到担忧起来,然而她依然没有露出任何畏惧的表情,反而是在地狱犬距离她不足3米的距离时从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易让人察觉的微笑。

“只顾着眼前的猎物,那你接下来可要吃大苦头咯!

顿时,随着艾妮芬口中快速吟诵出一段咒文。位于那头熔岩犬的脚下,原本周身还散发着蒸汽的它,顿时感到四肢无法继续行动。

“原来她之前的主动退避,都是为了引诱熔岩犬自投罗网为目的,干的好!”

看到这里,维丁不禁为这个还处在测试场内,留着半拉遮目蘑菇头发型的年轻女性圣法士产生了些许好感。

眼看着熔岩犬被冰冻结界所困,开始变得越发狂躁并随时有可能挣脱束缚扑向艾妮芬,维丁又不禁替她捏了一把汗。

“狂怒之风,灭世之雨,请你们借我一臂之力,将眼前这头来自地狱的恶犬送回它该去的地方吧!”

伴随着一阵如同龙卷风一般的强风将熔岩犬围在其中,它头顶上之前吸收了足够蒸汽的雷雨云此时也变得雷电交加,随着艾妮芬冲着那对乌云释放了一个强化术后,从那乌云中瞬间流出了有如同瀑布的水量,那些刚接触到高温熔岩的水在还没得急蒸发前,又统统被环绕在熔岩犬周围的旋风给束缚在中间。熔岩犬表皮那撕裂的金黄色高温裂口,在这风雨交加的环境下,也逐渐变得暗淡下来。

嗷~

最终,在一声凄惨的嚎叫声过后,那头已经完全失去热量的熔岩犬,由于无法再使体内熔岩维持可动性,凝固成了一推有黑曜石以及花岗岩组成的雕塑,并最终分崩而离析之。

……

仅仅过了不到20分钟时间,艾妮芬就使用她当时所学到的圣术的法术,有针对性的将协会测试场地内的元素召唤生物给一一瓦解击败了。

“那真是一场精彩的战斗啊!”

即使现在回忆起来,蕾娜依然对当初他最敬重的圣法士艾妮芬的初次亮相记忆犹新。

“喂,我说你这个初级菜鸟,到底还想不想报名了?”

“啊……真是不好意思,我刚才在想别的事。”

当然,由于蕾娜在办事处排队的过程中走神,以至于轮到她办理业务的时候,那个长着猩猩脸的初审官显得极其不耐烦。

“恩……姓名——蕾娜·奥德尔,那么你这次想参加的是中级勇者认证测试吗?”

“啊,是的,审查官先生,我觉得我绝对有把握通过这里的测试!”

“哦……是吗?”

猩猩审查官在和蕾娜对话的时候,懒散地挖着鼻孔,心不在焉看着蕾娜递进窗口的申请。

“中级勇者认证测试的条例,我想不用再和你重复一遍了吧。”

“恩恩,我已经全部了解了。在完成这里所有的任务,并拿到中级勇者之证后,原本的初级勇者之证点数就都会因升级而被清空。”

“恩,我们这里的测试可是要比外面困难的多,所以我建议你在正式接受任务前先装备好足够通过考试等级的装备。既然你做好了心里准备,那么我就再给你说明一下我们这里的额外条款。”

猩猩脸此时露出些许坏笑,然后从手边翻出一本封皮已经褪色的了,上面印有“河西镇勇者协会中级测试规范”的小测本,然后如同介绍产品一般朗读了起来:

本规范仅适用于本镇勇者协会旗下的测试勇者执行,请所有决定或者已经决定参加本镇勇者中级测试项目的初级勇者务必严格遵守。如果发现有人执行中级勇者测试期间擅自违反规定,则本镇勇者测试审核部有权终止该名勇者的一切测试成绩,并限定其三个月内无法进行同样登记。具体条例如下:

1.不允许参加测试的勇者和高级勇者组队一起参加测试,哪怕高级勇者不在同一测试场地内,只要是在统一队伍里一旦测试开始则宣告失败。

2.中级勇者测试单一任务最长挑战时间为3天,如果勇者在单一项目上失败超过三次,则取消当天次所有挑战积分。任何超过三天没有通过中级勇者测试任务者,同样会被判失败重修,冷却时间同样为三个月。

3.任何勇者在参加本地的任何职业以及等级测试前,都务必需要装备至少一件本地商店的武器或者装备。在满足第一条件后,当符合装备等级条件的勇者,才有资格进入本镇的测试项目登记。

……

“顺带一提,我们协会旗下拥有完备的测试专用道具装备店,就在这座楼的B1层。为了以防万一,我们这里还特别允许你们这些没带现金的勇者记点付账。”

审核官推了推他脸上那副生锈的镜架,用眼睛瞟了瞟看起来并不十分有钱的蕾娜后,继续念到。

“恩恩,我知道了,那么能不能先给我的表上敲个章吗?”

“好,既然你还没明白我之前的陈述……”

在观察到听完讲解后的蕾娜,那一脸期待的表情后,猩猩审核官似乎对她没听明白自己的意思而感到有些困扰,因此他也打开天窗说了句亮话。

“那么,既然你明白之前我说的,就请你先把你的装备等级提升到可以让我敲下这个许可的级别再来找我吧,我们这里不接受任何没有消费能力的穷鬼,你可以走了。下一个!”

“哎哎?这是怎么回事?”

“让开让开,不懂这里的规矩吗?”

然而,不等蕾娜反应,在她身后的一位头顶反射着耀眼阳光的壮汉,已经将她一把推开到了边上。他那副粗壮的手臂,几乎都有蕾娜的大腿一半粗细。他的装备也相当精良,除了手上那副价格不菲的白金魔咒防护盾牌外,他从下往上就没一处的装备是便宜货。

除了他的胸甲……

那是一件明显用西南贸易联盟的旧工艺打造,具有早期阿里塔尼亚草原游牧民族特色的披挂锁甲。而且看起来,那件锁甲已经很久没有保养,上面的锁环很多都生了锈。再看那人身后的一排等候办理各种职业专属任务的勇者,也一个个都穿着十分不协调。有浑身名贵套装法袍,手持高贵荣耀法杖,却带着顶打满了补丁的破布帽,一脸尴尬排着队的名族圣法士。有腰间携带着附魔致命恶毒诅咒光彩的匕首,装备精密打击眼镜,脚下却套着一双散发着霉味靴子,故作镇静得的山谷盗贼头目。有身披丛林伪装斗篷,一身精灵恢复套装,但因手里却捏着一张看似烂木头做成的劣质弩弓,而显得一脸颓废的林地老猎手。

看来这大概就是所为“按照要求”着装后的摸样了。蕾娜此时强忍着内心的狂笑,一路憋得差点喷出饭来。

……

“2万、1万5,、8千……”

然而,当地蕾娜沿着办事处边上的那条似乎通往痛苦深渊的木梯,进入地下的那座所谓“协会认证装备店”后,面对那些烂架子上标出天价的二手装备,简直气不打一处来。

“好啦好啦,这位勇者小姐,虽然看起来这里并没有合适你的装备,但作为在这家店已经经营10多年的老店的店主,我们毛斯族的手艺可是有目共睹的。”

只见那只嘴唇两侧留着长长胡须的毛斯族店长,贼眉鼠眼地朝着蕾娜那较好的身材望了望后,走入了他深藏“宝物”在那座仓库内翻找了半天。

“就是这件了!”

最终,被丢在蕾娜面前的,是一件极其羞耻的仅仅用几根细锁链和披挂甲做成的胸甲!

“这是我们店最得意的装备,强化欧派护甲!能有效抵挡水元素的渗透以及起到一定的保温防晒效果,另外如果你需要套装的话,我这里还有一整套适合勇者小姐你的……哎?”

显然,对于那个毛斯族店长的推荐,蕾娜心中是极其不爽。真想不到,之前还在嘲笑别人的自己,那么快就轮到要被别人嘲笑了吗?说到底,这家店的存在,完全就是为了给协会办事处增加额外收入的一个固定的“赢利点”而已。

“这张卡里的点数都给你吧,反正架子上的那些我都买不起,你这只臭老鼠!最好以后不要让我再看到你。”

说完,蕾娜一把抓起那几条胸甲上的锁链,就朝着楼上走去。

“哎……勇者小姐,我忘了说,如果你买一套的话我还可以再给你优惠点!如果你还有这意愿的话,欢迎下次光临!”

……

但无论如何,这也是花大价钱买下的,而且所有协会卖出的装备一般都是不能退的。那么……自己要不要先试穿下这件欧派甲的尺寸呢?也算是没白花这笔钱。

蕾娜此时听着外面依然熙攘的人声,自己却在更衣室里有些犹豫。

“后面的人都站好,别插队!插队的人如果你觉得自己有足够实力挑战任务,就请穿齐一套装备后进行登记,我们拥有为协会套装勇者开辟的绿色通道。”

“真不敢想象还真有土豪会去楼下那个“毛斯”的店里买一套垃圾的。”

蕾娜此时斜眼望了下外面的阳光角度,眼看着阳光已经开始倾斜了,自己不能这样再犹豫了,反正就登记的那一刻而已。等正式进入测试场地后,都是单独进行挑战,那样说起来也没什么太丢人的。况且,她又不是真的女孩,只是现在暂时被诅咒成了这样而已啊!

恩没错,既如此那自己就豁出去吧。

“哎呀!”

结果当蕾娜鼓起勇气拉开更衣室的布帘后,赶巧和一个从外面传送进来,正对着更衣室看和蕾娜的方向打个照面的勇者。

“噗……切哈哈哈。”

原来,那人真是刚做完中级勇者测试第一个任务,准备回来交付的萨曼达。两人那么一对视,顿时互相笑喷。

“我说,蕾娜,你难道是变质的臭乳酪吃多了吗?”

“你才是呢,没事扛着这根烂手杖,居然还想给别人主持什么神圣仪式吗?”

只见萨曼达此时,正手持着一把柱身满是蛀虫洞,头部还镶嵌着几个恐怖骷髅的烂手杖,站在蕾娜面前。而在她对面的,则是穿着如同地下酒馆里的陪酒女郎一般放荡不堪胸甲,一脸出糗的蕾娜。

“啊哈哈……难道那家伙穷得连板甲都买不起了吗?”

“就是,再怎么说,这里的协会并没限制勇者只能使用指定武器进行测试啊。装备的话随便选一件也无所谓吧。”

“可如果是她依然坚持要那么穿的话,难道说……她真的是那个传说中的‘变态勇者’吗?啊哈哈……”

当然,之后蕾娜终究还是逃不过在众多登记者异样的目光中,进行登记的命运。

“所以,萨曼达,除了点数会自行消除外,你也早就知道这里有一家黑店了对吗?”

总算是熬过登记完后,蕾娜终于有空回拉着萨曼达到一处没人的角落,然后使劲拉着她的脸要她承认瞒着她去偷跑中级勇者认证测试的错误。

“哎呀,我怎么知道那就是中级勇者认证的测试任务,当初我只是想升级一下自己的勇者之证点数储备,然后就被这里协会门口的一个毛斯给介绍到了他的店里,被骗买了一根号称曾经是高级制杖师开发的,传世法杖。”

看着萨曼达挥舞着那根,杖头镶嵌有一颗冰蓝色晶石,杖身却空洞到似乎会一压就脆程度的烂杖心想:能选这根法杖买走的家伙,恐怕自己也拥有这制杖的潜力……

“不过好在这根手杖够粗,才能让我把迪骨给藏在里面呢,所以说好歹也算是物尽其用吧。”

“啊……哦?”

随后萨曼达试着抽出那把藏在那根圣徒法杖内的迪骨,蕾娜这才明白为什么之前萨曼达一直抱怨没东西来做迪骨的剑鞘。现在看来,这把号称“高级制杖”出品的货色,除了能让萨曼达拥有一根比较趁手的法杖伪装外,也能让迪骨不至于暴露在外的形状引起教廷的怀疑。总体来说,也是没让那位当年的“制杖师”的心血白费。

“所以,然后呢?你就那么过了第一阶段?”

对于萨曼达很轻松就通过的第一个测试项目,蕾娜显得更感兴趣。

“其实也没什么难度,就是一个让我不停治疗友方的训练而已。他们会在目标场地里预先设置好几个可能被元素召唤生物的铁质土拨鼠的洞穴,然后让我在规定时间内保证它们的生命安全,保证不死一个就行了。”

“额,这个……”

当蕾娜听完萨曼达的陈述后,这才想起她的职业和自己有本质不同,那么就算是让她先告诉自己测试的内容,对她接下来的帮助也不大。

“不过好在我用伪装成法杖的迪骨,将那些元素生物都冻住了,之后我就能安心得给每一个在逃跑时不小心摔伤的土拨鼠慢慢进行圣疗恢复,之后以没有一只受伤的好成绩圆满完成任务,并得到追加奖励任务提示。”

“真是要命了,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居然沦落到要问魔族如何通过测试的地步了吗?”

“没关系的,蕾娜队长,我看以你的实力一定也能给轻松通过测试吧。所以呢,安心啦!”

正当萨曼达还在使劲拍着她的加帮,给她加油的时候,她自己反而心生一丝疑虑。

果然,当她通过协会的测试专用传送符文,被送到一处被封印在结界内的测试草原上一看,等待着她的是一群早已饿得发昏的野狼。

“哼哼~单纯只是一群猛兽吗?那样看来中级勇者测试的前置训练任务也没有想象得那么困难啊。”

蕾娜面对着那头朝着自己第一个冲来的野狼,掐准时机在它跳着扑向自己的瞬间举起了她那块,以打造前联军指挥官级盾牌优质钢材,经过重铸所得到了全元素单手防护小圆盾。

“什么!”

可不想,虽然她的小圆盾是挡住了那头野狼的那次冲击。但是,在野狼撞在她盾牌上的瞬间,那头野狼却化作了一团黑色的烈焰,从盾牌的周边散去。

“可恶,居然是经过法力伪装的魔犬吗?”

由于没做好充分思想准备,蕾娜的暴露着的腹部以及下肢都不同程度被那头崩坏成暗影烈焰的魔犬所伤。

“哼哼,虽然我很同情你们,但是真不巧你们今天算碰到克星了。”

嗷?

顿时,蕾娜的那一席话,让周围那些还没打算进攻的魔犬都感到有些诧异。

“要知道,早年我就被人称为皇刃使者,无论什么样的魔能生物,只要使出我的皇刃,都必然会叫他们碎尸万……”

然而,当蕾娜口中念出那句她,曾经通过勇者小队让世人广为流传的退魔口号时,她这才想起:现在的她,根本没法发挥出皇刃哪怕1%的本来力量。

因此,蕾娜再次举起盾牌,打算直接用战斗的方式来解决问题。而此时,通过法力晶石监视器全程记录测试过程的两名一组的审核官搭档,却对蕾娜的表现有些失望。原来,此时的蕾娜正全然不顾以前自己所学过的一切神圣系法术的运用,如同一名嗜血的波塔族狂战士一般,拼命挥舞剑盾朝着那几只邪火魔犬展开了反攻。

“我说,是不是有必要让那个有暴露癖的女战士先停止测试吗?她是不是小时候听勇者维丁的故事太多,被洗脑毒害得太厉害了。明明只需要普通的驱邪类圣术就能削弱那些魔犬的力量,她怎么就是想不起来去使用呢?”

年轻的女性审核官,一边红着脸推了推鼻上的镜架一边不解地问着她身边那位,留着八字胡看起来德高望重的前辈。

“我承认,这个圣战者的技能熟练度似乎不太够格,但我们的测试是绝对公平的,不能因为她是否精神有问题而停止测试,之前在签署测试申请表时也明确写着,参加中级测试的所有勇者,在测试中所造成的一切伤害都必须自行负责。”

然而,稍微年长的审核官的那一席话,让她那早已失去的身和欲望顿时又燃了起来。

“恩,说的也是,那就再看看她接下来的表现吧!”

就这样,那名本来已经打算停止蕾娜测试的教廷直辖勇者审核官,最终还是决定再蕾娜一次机会,并将原本放在停止测试符文上的手,换到了即将进入第二阶段的战斗启动符文上。

看着位于场地中央的蕾娜解决全部魔犬,她觉得自己总算是能停下歇口气了。然而,就在她休息完,再次将头抬起和地平线平行的角度观察后发现:此时,位于测试场地的周围,已经被一圈正在传送新测试用魔物的传送符文照得通明。

“喂……没搞错吧?这个数量真的是现在中级测试的难度吗?”

蕾娜再次举起了她的圣剑皇刃,警惕着望着周围的那些传送符文光芒的变化。

“但愿她能平安通过测试吧。”

当传送完毕后,原本蕾娜的周身顿时增加了十几只和刚才一样难对付的邪火魔犬。

“哼哼,别以为我蕾娜是好欺负的,就算现在没有男人的身躯和力量,我依然不会惧怕你们中的任何一个。喝啊~

眼看着蕾娜真的就那么举着没有经过任何法术强化的圣剑冲向魔犬,那两名负责审核的官员也指的无奈得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