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伊维特城到冰岛的唯一方法是乘坐格雷斯号。

单程票价大约是几十金币一个人,这对于普通群众来说绝对不会是什么好选择,大多数更愿意从陆地上出发,抵达另一个著名的港口城市,在那里乘坐普通客轮抵达冰岛。况且格雷斯号船票很快就会被预订光,没点权利和财力的人是抢不到票的。

毕竟,格雷斯号也可以当做是贵族用来享受的游轮。

本来出发地和目的地之间的距离就很远,再加上格雷斯号的航行速度比大多数客轮要慢,导致航行时间接近两个星期。而且由于格雷斯号上各种豪华设施,深得贵族们的喜爱,于是这样一班客轮逐渐变成贵族们的游玩场所。

莫名得联想到“腐败”这个词。

顺带一提,票应该是早就被预定光的。

我们能上船大概是因为莉莉丝的身份吧,如果说“是公主大人想乘坐游轮去冰岛拜访其他国家”,想必会有不少贵族乐意将自己的票送给莉莉丝,顺手卖一份人情……不知不觉中我开始对这些上层社会经常遇到的情况有些了解,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总之,在经历过伊维特城的溯回日后,我终于是登上这艘“最大”、“最豪华”的游轮,在找到自己的房间后,将罗杰和丘丘交给莉莉丝,顺带叮嘱艾米丽不要再试图往我身上试药水,接着关上门,扑倒在床上翻滚。

讲道理,我有点晕船。

可能是第一次坐船的缘故。

上一次接触船是在伊维特城郊区的一个小码头,那边基本上是用来停靠渔船的,当时为了调查鱼人事件才进去,也许是因为当时的船处于停靠状态,所以没有发现这个很严重的问题,直到现在才意识到。

有点难受。

在上船后没多久便感觉一阵晕眩,本以为是自己第一次坐船不是很适应,却没预料到会这么严重。希望能尽快好起来,总感觉这次旅程并不会太顺利,反正就像是丘丘说的那样,勇者大概是自带“诱发事故”这样的能力,不管走到什么地方都能遇到事情。

没准这次就碰上海盗了?

即便这是号称“火力堪比战船”的船,但终归只是客轮吧。

真不知道船长是个什么样的人,会想到往客轮上装武器。

“咚咚咚!”

“尼尔?我能进来吗?”

“啊……莉莉丝?”

“嗯。”

“进来吧,门没有锁。”

莉莉丝带着一个盒子走了进来。

我有些意外,因为只有莉莉丝一个人。她来找我,大概是由于我脱队的时候用的借口太过简陋,“有点困想要休息一会儿”这种话一听就知道是在敷衍,以及当时我的脸色应该不太好,莉莉丝能察觉出来我有晕船症状是很正常的事情。

我只是没想到艾米丽没有一起来。

这种关键时候不就是为了体现她优秀的制药技术吗?!

“很奇怪只有我一个人?”

“啊……被发现了,怎么猜到的?”

“因为尼尔会感到吃惊的理由只有这一条吧!”

是这样吗?

明明还有很多理由。

总感觉莉莉丝像是故意隐瞒了什么。

“是晕船吗?”

“有一点,头晕晕的、还没有力气,不算太糟糕吧。”

相比那些上了船就吐个不停的人来说,我这种确实是算比较好的。

尽管也好不到哪去。

莉莉丝把带进来的盒子放在床头柜上,然后直接坐在床边。她的右手搭在我额头上并念了一串拗口的咒文后,我瞬间感觉舒服不少,没有刚开始那么昏沉沉,思维也清晰不少。感觉像是“用沾了冷水的毛巾盖在头上”的方法,只是通过魔法来实现的。

“还真是方便啊。”

“是啊,魔法就是这么方便的东西,但很可惜尼尔没办法用。”

“不要老提起这种事啊!”

我有些无奈。

没办法释放魔法是一件我自己都很纠结的事情,至今还是找不到原因。或许Sen小姐知道点什么,但她还没有告诉我全部就离开学院了。唯一庆幸的是,至少我现在有一个可以解放的魔法武装,即便每天只能戳三次,但依旧算是有战斗力了。

不会再被丘丘吐槽是战五渣真好。

“把这个吃了吧。”

“这个?”

“艾米丽特质的晕船药。”

“……试药?”

“不,她以前也经常做,因为上一任勇者。”

“这样啊。”

难怪没有看到艾米丽。

她难道是传说中的傲娇属性?

可是我从头到尾只看到傲没看到娇。

“吃完药喝点热水,会舒服些吧。”

“真是太感谢了。”

“我觉得你应该亲自谢谢艾米丽。”

“也是。”

大概是艾米丽制作的药剂用了魔法激发,药物生效的速度很快,刚刚吃完药我就感觉身体不再乏力,看样子我不用担心接下来几天都只能躺在床上。她真的很厉害,不只是魔法成绩优秀,就连炼金术也很出色。

可惜当时见考柏的时候没有带上艾米丽。

也许这两个人会成为挚友吧。

“在想什么,你看上去很开心。”

“想到不久前认识的朋友。”

“在伊维特城?”

“嗯。”

“该不会是南希小姐吧。”

“啊……那只是其中之一。”

还是很好奇莉莉丝为什么总能猜中我的想法。

但还是不要追问吧,反正都会用“尼尔的心思很好猜”这类的话敷衍掉。

“只是之一……也对,我和南希小姐见面的时候是下午,尼尔遇见南希小姐应该是中午吧。”

“差不多?”

“尼尔不习惯记时间吗?”

“一般不是很需要吧?”

“挺有尼尔风格的,但是对于部分人来说,这也是一种好习惯。”

“理解不能。”

“理解不能就理解不能吧,想吃点东西吗?”

“帮我倒杯水就行了。”

不再有晕眩感和乏力感后,我的状态基本算是不错。现在又没到正午,吃东西有些过早。况且,我有点想了解一下冰岛那边的情况。虽说有一年的旅行经验,但我也只是在琳赛大陆的西北部走动过,冰岛在大陆的东北海域处,在艾米丽提出这个地方之前,我都不知道冰岛的存在。

莉莉丝应该很了解吧!

“莉莉丝。”

“嗯?给你,有点烫。”

“谢谢……莉莉丝,冰岛上有几个国家?”

“啊?”

很意外地看到莉莉丝吃惊的表情。

但我的询问方式应该没什么问题才对吧。

“尼尔,冰岛上只有一个国家哦。”

哦,原来是这样。

因为看地图的时候发现岛屿分散,算上水域的话是很大一片区域,下意识做出“这块地方有好几个国家”的判断。也不奇怪莉莉丝会感到吃惊,毕竟在她看来这种事应该是常识性问题。

说到底还是我不够了解这个世界啊。

“抱歉,提了一个很奇怪的问题。”

“没什么,稍稍有点反应不过来,但是仔细想想,如果是尼尔的话,会这样问也情有可原。”

“…………”

意思是说我蠢是可以理解的吗?!

真的是万分感谢公主大人您的谅解啊!

我莫名的觉得有点憋屈。

“阿托丘公国,唯一一个不是在大陆上的国家,其实性质上和尼尔说的差不多,它是一个由很多小城市组合在一起的国家,我们这次目的地是阿托丘公国的斯海港,等到那里下船后在做详细的计划……哦,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

“嗯?”

“在阿托丘公国,主要的交通工具中包括船只,尼尔你没问题吗?”

“大概吧……”

至少在吃了艾米丽的特制药后,我已经完全没有那种像是晕船的反应。不能说是精力充沛,但也算是状态不错的情况。理论上来说,我应该好好睡一觉,等醒来大概就会恢复得差不多,只是比起睡觉,我更想听莉莉丝说说那个国家的事情。

建立在群岛上的城市,然后是城市和城市组合在一起形成国家。

这样的国家或许有着唯一性?

“其实大陆上也有类似的国家。”

“诶?”

“特别是西南方的国家,它们甚至是更原始,从部落群发展到城市,从城市群发展到国家,那边的风俗习惯和北方不太一样,可能是地理位置差异?生活在丛林茂盛地带的人大概会比生活在平原的人更富有野性吧。”

“……这是什么奇怪的说法啊。”

听上去还算有道理,但实际上根本解释不通吧!

我觉得我应该转移一下话题。

“对了,说起来,格雷斯号据说有战舰级别的火力?”

“这个并不是什么据说,事实就是这样。”

“怎么做到的……”

“大概只有布朗船长才知道吧。”

“就算是莉莉丝你也不知道?”

“作为公主我还没有从政,作为魔女我擅长的也只是小型道具的制作。”

“……”

听到后半句解释,我觉得我完全没办法对她有足够信任。

这种事情,我自己也解释不清楚。

“比起问我,还是见见真人比较好吧?”

“真人?你是说……”

“看你精神不错,陪我去见见布朗船长如何。”

莉莉丝这样提议到。

我确实是很好奇那位船长,正好现在有机会,去见一面应该没什么问题。

“不过,布朗船长本人有一点点小独特,希望你能接受得了。”

“没问题。”

因为在我的认知里,交流起来最麻烦的应该是贵族,一艘船的船长,大概不属于这个范畴吧!

我被莉莉丝拉去换了一身衣服。

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准备好的。

尺寸刚刚好,像是最近才定制出来的,黑白色的礼服很合身。由于换了一身打扮,所以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用兜帽遮住脸,但莉莉丝却特地给我准备了一只黑色的礼帽,戴上后只要注意点,不会被什么人注意到。

总体来说还不错。

唯一不妙的……大概是我的身高问题?

在和莉莉丝并排走的时候,这点变得更加明显,即便是高礼貌把我的身高拉上去,但是通过肩膀的高度还是能看出来,我要比莉莉丝矮好几厘米,在加上莉莉丝的身份,走过大厅的时候不停有看过来的视线。

有点僵。

“怎么了?”

“不太适应这种气氛。”

“到船长室就好了。”

“嗯。”

穿过大厅来到走廊,不再被人注视后,我才松口气。将礼服和礼帽稍作调整,跟上莉莉丝来到走廊深处的船长室门口。在房间里的应该是这艘游轮的船长布朗,据说在开游轮之前是开战船的,所以才会做出给游轮上安装武器这种事情。

真亏他做得出来。

我很想询问他是如何做到这件事的,但考虑到是第一次见面,对方又算得上是一个名人,给个比较好的第一印象会让之后的交流更加随意吧!我下意识拍拍衣物,反复深呼吸几口气,在心理思考如何和一位船长交流。

莉莉丝比我镇定多了。

就像是已经习惯这种事情一样,真不愧是公主。

“咚咚咚。”

很有规则的三道敲门声响起,接着莉莉丝便收回手,后退一步。

“布朗船长在吗?我是莉莉丝。”

“啊,殿下!?进来吧,门没有锁。”

房间内传出……声音?等下!怎么是女性的声音?

我有些反应不过来,还没来得及向莉莉丝确定,就被她拽进房间。干净整洁的房间,书架上的船只模型、地球仪和墙壁上的海图外,没有别的装饰物;房间最里面放着一张书桌,上面摆放着纸、印章、墨水和羽毛笔之类的办公用品,还有一顶看上去有些华贵的帽子。书桌前坐着一位身穿制服的女性。

她正在进食。

她正在进食。

她正在进食。

因为这很重要所以我必须强调三次!

诶?为什么单单对一个行为就要强调三次?只是进食的话并没有很么好奇怪的,女性吃饭时候的姿态也很优雅,即便餐盘上的食物消失速度很快,也感觉不出来她的吃相粗鲁,或许这位女性的礼仪修养大概已经成为本能。

但是!

如果无视掉食物的话,确实没有什么好值得强调的。

就是因为那些食物!

“派我能理解,海鲜派我也能理解,用新鲜的鱼类作为材料做出来的海鲜派我依然能理解!但是这是什么!这密密麻麻的白色小球是什么啊!小心逼死某些患有‘看到密密麻麻东西就会觉得身体难受’的特殊病症患者啊!”

“……抱歉,是我失策了。”

“嗯。”

“我应该要求做只有一颗眼珠,而且是很大的那种才对。”

“是啊……喂!完全不是这个意思啊!”

到底是什么样的口味才喜欢吃这么奇葩的料理啊!

而且你自己承认了吧!那是眼珠啊!那是眼珠啊!就算是鱼类的眼珠我也不能理解你是抱着什么心态吃下去的啊!

“哦,您不知道这种料理吗?”

“……完全不知道。”

况且我也不想知道。

“在大陆的东北部有一个叫做‘贝金’的城市,由于经常起雾所以又称作为‘雾都’,那里有一道名气很大的料理,叫做‘仰望天空派’,就是我正在吃的这个,材料是尼虹鱼的眼珠,看上去很吓人,味道意外的好,大概是因为尼虹鱼身上最美味的地方就是眼珠吧。”

“这样啊。”

总感觉,她好像默不作声地谈到好几个不同的地方?

“可爱的小哥,要来尝一口吗?”

“不不不,我就不用了。”

虽然当事人表示这真的是一种很有风格的吃法,但是我还是有点接受不了,饼的部分还好,一旦带上那些“据说很美味”的鱼眼的时候,我就有一种反胃感。这大概就是我无法成为一名吃货的原因吧!

当初去找莉莉丝的路上还被丘丘安利过史莱姆的核,后来还真的在集市上发现有这种材料制作成的食物,导致我好一段时间吃不下东西。

“诶,那真是可惜,莉莉丝殿下,需要尝一口吗?”

“很抱歉,我暂时不是很饿。”

“看来只有我一个人能享用了。”

女性脸上流露出些许遗憾,却没有继续吃下去,而是用个盒子将食物收起来放到一边后,示意我和莉莉丝坐下来。

“很高兴能见到殿下,当时听说殿下您要去冰岛的时候我就预料到您会来找我,不过……能和我介绍一下那位可爱的男孩子吗?该不会是殿下您的恋人?”

“诶诶诶!?不不不不、不是不是不是,我我我……”

“噗!布朗,不要开玩笑了,我还没有到可以选择伴侣的年龄。”

“爱情总是可以培养的嘛,这么纯情的男孩子很少有啊。”

“我倒觉得尼尔只是因为没有反应过来,毕竟你的话题跳跃能力一如往常的厉害。”

啊。

好像被猜到。

不过其实还有另一层原因,有点难以解释,我还是不要去作死比较好。

“尼尔……等下,殿下您说的该不会是那位‘尼尔•弗兰克思•诺伊斯’?现任的勇者大人?”

布朗似乎很吃惊,转过头看着我。

“可是,我记得流传中的勇者大人应该是一位成年男性,但眼前这位……无论是身高还是样貌,都像是一个还没长大的在家里吵着要零花钱的有些叛逆的孩子。”

身高。

样貌。

还没有长大的。

在家里吵着要零花钱的。

有些叛逆的。

孩子。

孩子。

孩子。

“…………”

有点想哭。

还有点想反驳。

可惜完全反驳不出来。

因为我确实是身高矮小、面容稚气,就连年龄也只是刚刚好到可以离开家独自冒险。总体来说,布朗对我的评价有三分之二是我没办法提出异议的,至于剩下那三分之一,我有一种“如果去辩解的话就真的输了”的感觉。

而且我能确定,这并不是什么错觉。

“啊,是不是,我说的有点太直接?”

“大概是尼尔不太喜欢被人当做孩子吧,事实上他确实成年了,和前任勇者一样,在16岁的时候带着搭档去冒险。”

莉莉丝说到一半,将一个冲满红茶的杯子放在我面前,她很熟悉这个房间,就像是曾经来过这里多次一样。

“和上任唯一不同的地方,大概是环境相差太大,那个时候毕竟是‘毁灭世纪’,在那种环境下,会更容易让一个人出名。”

“原来如此。”

伴随话题的结束,我有些僵硬的思维才慢慢活跃起来。

仔细想想,从站在门外就在纠结的问题,竟然因为一时的吐槽差点给忘记。

“等、等下,你是格雷斯号的船长?”

“嗯?”

“原来是女性吗?!”

“啊,如果男孩你很在意这个问题的话,大可以把我当做一名男性,来满足你的特殊要求,当你需要我做你伴侣的时候。”

“才不是这方面啊!”

“不是说长相清秀的男孩子都容易弯吗?”

布朗竟然转头看向莉莉丝。

莉莉丝竟然还满脸状况外的点了点头。

“是啊是啊,我记得宫里的侍女都这么和我说,并且一再告诫我,如果我未来喜欢的对象是一个偏可爱风格的男性的话,一定要保证他和其他雄性生物接触。”

“哦,是雄性生物,不单单只是人类?”

“有一种东西叫做人外,在民风开放的亚历山大帝国内,不管看到什么类的人都要保持镇定才行。”

“明白,受教了。”

所以。

我的感想。

就这么被无视掉了?

明明莉莉丝平时要比艾米丽和丘丘更加让人信任,但一旦遇到这些她曾经的熟人后,风格就朝着我所不知道的十分诡异的方向发展下去?还是说这才是真正的莉莉丝,是我所不知道的公主的一面?

和想象差距很大啊。

“尼尔,为什么很吃惊布朗是女性?”

“还不是莉莉丝你说她曾经是战舰的船长,所以下意识代入男性这个身份,但仔细想想,即便是女性也没有什么问题。”

倒不如说作为女性船长,在各项必要能力不弱的情况下,反而要比男性船长更能激发船员的动力吧。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撇开头。

“非常感谢您能理解,老实说我经常收到这种偏见。”

“诶?”

“就连家里人也认为我不应该做什么船长,而是好好待在家里做一个女人,但我就是喜欢在大海上航行的感觉啊!”

布朗站了起来。

不论是姿势还是声音,都极其豪放,十分具有感染力。

甚至会忍不住的信任她。

“那么,迟了很久的自我介绍。”

布朗绕开书桌,走到我面前,一瞬间摆出军礼,干脆利落的动作和她之前躺在椅子上进食的样子完完全全像是两个人。

“我是布朗·加西亚,目前担任格雷斯号的船长,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

“啊啊啊!我、我是尼尔,勇者尼尔,请多指教。”

下意识想要模仿对方的礼仪,却做得有一种不伦不类的感觉。

实在是有点想找个洞钻进去。

“嗯嗯,不错。殿下,我有个提议,可以把这个男孩送给我不。”

诶?

“送你了,不过你需要尼尔担当什么职务?”

诶诶?

“我少个副手,也少个男友。”

诶诶诶!

“哦,尼尔年龄还不是很大,慢慢培养可以发展成你想要的类型。”

诶诶诶诶?!

“其实不用培养也行,好歹也是个勇者。”

“真对不起啊我只是个勇者啊!为什么你们的话题总这么奇怪啊!”

终于,我忍不下去,出声打断两个人的对话。

然后被布朗狠狠拍了一下头。

“还以为你会就这样默认下去。”

“……因为打断别人的对话是一件很失礼的事情,万分抱歉,殿下。”

“啊!尼尔有点生气了,那么我先离开吧,人就丢在你这里。”

“等、等下!莉莉丝……”

“完全没问题,就交给我吧!殿下祝您玩得愉快。”

“那么我先告辞了,尼尔记得睡觉之前回自己房间。”

莉莉丝已经走到房间的门口,真不知道她速度为什么这么快。

“当然,如果你打算在这里住一晚上,我觉得布朗应该很乐意。”

她会不会乐意我不知道。

但是我能肯定,我一点也不乐意。

再怎么呼喊也没用,莉莉丝就这样无视我的眼神离开房间,顺手还将房门关上。

“尼尔……是吧!”

“是。”

实在不想吐槽布朗喊我名字时候奇怪的口气。

我只能极为敷衍地回应一句。

“喏!这个交给你,好好看看吧。”

布朗松开我,直接将一沓报纸摔在我怀里。

我有些不理解地看着她。

“我确实是很希望你能当我的副手,但在那之前,稍微想要和你聊聊,没问题吧?”

“……没问题。”

反正我说有问题也没用吧!

内心充满着乏力感,我忍不住叹口气。

将手中的报纸抖了抖,开始从第一眼看起来。

我还是不明白布朗为什么会把我留下来,也不明白莉莉丝会答应这件事,虽然当事人很直白地说出自己的目的,但是我总觉得,莉莉丝和布朗的对话并不是那么简单,至少里面有很大一部分只是开玩笑的。

大概,又是什么需要拜托勇者的事情吧。

我这么想着,将视线移动到报纸第一页中最大的标题上。

“‘著名海盗团体逃狱成功,目前正在北海上逃逸,希望各位船长提高警惕,减少和陌生船只接触的可能性,由于不确定对方的船只特征,希望各位船长尽量避开那些飘荡在海洋上的流浪船只’……啊?”

我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