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收拾好东西,正与格罗瑞雅朝墓园外走去。

她在前,格罗瑞雅一蹦一跳地走在后面。

双手被金属箱子束缚,格罗瑞雅没办法帮唯分担东西。

唯本来就是一个人过来的,清扫用的工具也只是装了小半桶水的小木桶和木勺而已,实际上也不用帮忙。

扫墓用的花束被留在了墓碑旁,花束里面是白色和黄色的菊花,供品馒头也被格罗瑞雅吃光了,相比来的时候,应该算是更轻松了才对。

这么说来,格罗瑞雅也等于变相地帮了唯。

毕竟,将供品馒头全部吃完的,不是别人,就是她。

动起来之后,唯才想起来格罗瑞雅好像说过她迷路了。

不过,当唯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格罗瑞雅又说她其实是离家出走的,让唯有些摸不着头脑。

即便如此,不管是迷路还是离家出走,都是可以送到律所,让治安官帮忙的。

想到这里,唯就放心了,于是,她的注意力就自然而然地转到了少女身上最惹眼的东西上。

“格罗瑞雅。”

唯轻轻地叫了一下少女的名字,而少女也立刻给出了回应。

“什么事?大姐姐。”

“你手上的这个是什么东西呀?”

这原本应该是有对话之后,唯第一个会问出来的问题,却由于格罗瑞雅先发制人的提问被丢在了一边。

不得不说,唯的神经也还是一如既往地大条。

“箱子。”

少女毫不犹豫地速答。

简洁而干净的答案,也是符合事实的答案。

那的确是箱子,但却是束缚了少女双臂,违和感十足的箱子。

然而唯想表达的,明显不是这个意思。

“呃……”

格罗瑞雅的回答让接话变得有些困难,最开始的时候也是这样。

其实,会问“扫墓”和“浪漫”是什么的女孩子,这样从字面意思上来回答她的问题,也应该是在情理之中,只是唯没有立刻想到而已。

“我是说,格罗瑞雅的双手为什么会被锁在这两个箱子里面?刚刚那句话的意思也是这样哦。”

“刚刚不是在问这是什么吗?”

唯的步调慢了下来,与格罗瑞雅并行。

墓园的石质阶梯修得还算宽阔,就算加上格罗瑞雅双手的箱子和唯提着的木桶,也还有足够的空间可以再挤一个人,或许是为那些全家一起来扫墓的人们考虑的设计吧。

“从字面上来说是这样啦……难道格罗瑞雅觉得我看不出来这是什么吗!”

“不会哦。”

格罗瑞雅摇摇头。

“老实说我也在奇怪大姐姐为什么会这样问呢。”

就结果来说,是唯多虑了。

她原本是考虑到格罗瑞雅或许有什么难言之隐才那样问的,但看格罗瑞雅的表情,似乎并不是什么需要忌讳的话题。

“是我没说清楚,不好意思啦。”

“或许是我没能理解的关系……”

格罗瑞雅侧着脑袋,看了看唯搭在肩上的宽松单辫。

“我的头发可不可以弄成大姐姐这样呢?”

怎么想都会觉得这话题也太过跳跃了吧。

大概是经过了之前对话的洗礼,唯很快就适应了格罗瑞雅的节奏。

目测了一下格罗瑞雅白发的长度,然后露出了遗憾的表情。

“大概不行吧,因为不够长。”

“唔……这样哦。”

格罗瑞雅沉吟着低下了头。

在唯看来,就像是一副受了打击,非常失落的样子,但实际上格罗瑞雅只是注意到了台阶边的一株野花。

在石阶的缝隙中坚强生存,有着小小的金色花瓣,不知名的野花。

顿了顿,格罗瑞雅将那朵野花踩在了脚底。

“不过,格罗瑞雅的长度,也可以做成其他的发型,而且现在这样很好看呀,我觉得。”

唯没有注意到格罗瑞雅的动作,说着安慰她的话。

“嗯,这样就好。”

那是如同自言自语一般的几个字。

然而,唯同样没注意到格罗瑞雅的这句话并不是对她说的。

“这个箱子。”

格罗瑞雅的声音突然亮了起来,那样子就像是把关于头发的遗憾统统抛诸脑后一般,她来回摇晃着箱子,向唯示意着。

“等到时机成熟之后自然就会打开了。”

“时机成熟?”

唯没想到从格罗瑞雅口中居然还会蹦出这样的词,忍不住反问了一句。

“嗯。”

格罗瑞雅点点头。

“也就是不用在意的意思咯?”

再次点了点头。

“因为是没办法告诉别人的事。”

真实的原因是,格罗瑞雅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要用这个箱子锁住双臂。

这个困惑也是“没办法告诉别人的事”。

没办法告诉别人,所以要用其他的话来代替。

“原来是这样。”

唯稍微沉默了一会儿,停下来,用空着的右手抚摸格罗瑞雅的小脑袋,朝她微笑着。

“抱歉,我好像问太多啦,原来格罗瑞雅是很成熟的孩子呢。”

似乎很享受一般,格罗瑞雅像猫咪一样眯起了眼睛。

这个动作并没有持续太久,她们已经快到大门了。

“说起来,跟大姐姐搭话之前,好像听到什么‘喜欢的人’之类的,那是什么?”

唯的身体明显僵了一下。

“诶诶?有、有吗?“

嘴角拉扯出僵硬的弧度,唯把视线转到了跟格罗瑞雅相反的方向。

“有的。”

依旧是简短的回答,这的确是事实,唯也没办法否认。

看着格罗瑞雅望着自己的纯真双眼,唯长长地呼出口气。

这个孩子不认识洛塔尔,也不认识芙蕾多妮卡,就算告诉她也没关系吧。

唯这样想着。

正因为是陌生人,或许才说得出来吧。

将那些事……一直以来紧紧缠绕着自己内心的——

自责。

思考。

以及……愿望。

“也许会有点长,有点无聊,你要听听看吗?”

她试探着问。

也许是该找个机会发泄一下。

“没关系,我愿意听。”

理所当然地,少女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唯正要开口,又突然想到了什么,于是以一副很严肃的表情看着格罗瑞雅。

“要保密,不可以告诉别人哦!”

还竖起了食指,像是在说教。

“嗯,好的,不告诉别人,这是格罗瑞雅跟大姐姐两个人的秘密。”

“真乖。”

笑着拍了拍格罗瑞雅的脑袋,唯却没有马上开始倾诉。

就如唯所说的,是有点长的故事,所以要先处理一下手上的东西。

“不过,在这之前,还是先去大门那里把东西还给老爷爷吧,我的便当也还在那里……”

提到“便当”两个字,唯也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还没有吃午饭,肚子也“咕噜咕噜”地应和着。

看了看格罗瑞雅,她似乎没有听到的样子。

唯不禁安心地呼了口气。

“怎么了?”

似乎是发觉了唯的视线,格罗瑞雅歪着脑袋问。

“没、没什么,那就赶紧去吧,稍微等一下哦。”

唯几步来到看墓老人所在的小屋前,而格罗瑞雅则是先一步走出了墓园。

看来是想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这个样子的她,如果出现在老人面前,肯定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解释起来也会花不少的时间。

跟老人寒暄了几句,道谢之后,拿回装着三明治的便当,唯很快就出来了。

墓园周边都很清静,很少有人会从这边经过,旁边就是一个绿地公园,唯还没有吃午饭,所以两个人就先去了公园,在长椅上坐下。

当唯打开印有可爱兔子图案的绿色便当盒的之后,格罗瑞雅的眼神立刻就变得不一样了。

松软的两片三角形面包之间,夹着绿色、红色、白色、粉色,色彩鲜艳,还有特殊的香味,跟供品馒头是完全不同的感觉。

“要吃吗?”

唯轻笑着,拿了一块三明治,递到格罗瑞雅嘴边。

“唔……”

沉吟了一会儿,格罗瑞雅努力摇了摇头。

“大姐姐什么都还没吃,刚刚在墓园里我都听到大姐姐肚子的叫声了,你还是自己吃吧,我已经很饱了。”

嘴上这么说,但格罗瑞雅即使是在说这些话的时候,目光也一直牢牢地锁在三明治上面,也就没有注意到唯的脸色慢慢变红的过程。

如果格罗瑞雅看到的话,大概又会问“为什么大姐姐的脸变红了”这样的问题,让唯感到更加害羞吧。

原来……她听到了呀……

“真的不要吗?”

像是恶作剧一般,唯将自己拿着三明治的手收回来了一点,同时,就如同三明治上有线拉扯着一样,格罗瑞雅的脑袋也跟着向前探了探。

唯突然就想起了昨天晚上的情形,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只、只吃一口……的话……”

格罗瑞雅断断续续地说着,魂大概早就被三明治勾走了。

“真是拿你没办法呀,来,啊——”

跟着唯的话,格罗瑞雅乖巧地张开嘴,咬掉了三明治的一个角。

嚼嚼嚼……

甜甜的味道中夹杂着一点酸味,面包松软细腻,在咀嚼中被酸甜的味道浸润,变得更加香甜可口,以及……复杂的口感,爽脆多汁的蔬菜在口中来回翻滚。带有淡淡清香的清脆小黄瓜融合了柔软火腿的绝妙口感,却没有掩盖掉肉的肉本身的味道,不如说,因为蔬菜这部分素材的关系,反而凸显了肉的存在。

简直……

简直。

简直!

无法形容这感觉,有什么从内心深处喷涌而出。

“呜……呜呜……”

格罗瑞雅陶醉在发现新大陆的感动中,露出幸福满足的表情。

“真好吃,我从来没吃过这种东西。”

“诶?只不过是三明治而已哟?”

唯随意地接着格罗瑞雅咬过的三明治吃了起来。

“是、是叫三明治吗?真是神奇的食物,不过只是食物而已,竟然能够这么好吃,我感动地快要哭出来了。”

“你也太夸张了吧……格罗瑞雅。”

唯开始有点不好意思告诉她这是自己匆匆忙忙,随便用现有的食材做出来的东西了。

“不!”

格罗瑞雅略显激动地举起了双手,当然,金属箱也连带着被举了起来,这动作才叫夸张。

“大姐姐,这是真的,这不是梦,我现在真切地感受到了活着的感觉。”

“哈……”

唯微妙地回应着。

有些开始搞不懂这孩子的思考回路了。

“所以……”

“嗯?”

“我可以再吃一口吗……”

身体前倾,双眼湿润,以祈求的眼神看着唯。

“当然没问题啦。”

“啊呜——”

咬。

嚼嚼嚼……

两眼冒着星星,满足的表情。

被格罗瑞雅幸福的表情所感染,唯也觉得轻松了不少。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只是三明治也能吃得这么幸福,但格罗瑞雅本来就是个带有一点神秘感,同时还有一点奇怪的孩子,所以唯也没有太多想。

最后,那些三明治有一半都进了格罗瑞雅的肚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