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切,都是Steins;Gate的选择:从情感开始的《命运石之门0》

文章分类:轻之文库专栏  作者:金一   发布时间:2018-04-23 13:53


注意,全文剧透,请各位读者老爷谨慎阅读。


因果起始的零点

随着技术的发展游戏的种类是越来越多,游戏界的老前辈的文字冒险类游戏AVG知名度可就一路下降,对于这一游戏类型大多数人可能最先想起是一堆galgame。的确,AVG这一类游戏在日本这个特殊环境中被发扬光大,由此派生的类别被称为日式冒险类游戏ADV。与AVG游戏一样,现在单纯的ADV游戏表现能力同样不足,既不能提供给玩家强烈的视觉冲击,也无法带来完全的投入感。但是有这么一款ADV游戏,却能在2010年后引爆游戏界,这款游戏就是《命运石之门》以及其衍生作品。

ADV游戏最能吸引人的就是剧本特有的设定、以及剧情给玩家的带来的融入感。在这点上《命运石之门》的初代作品可谓是尽善尽美,因此初代游戏被评为2009年fami通优秀作品。《命运石之门》故事讲述的是冈伦如何逃脱世界线的诅咒来到命运石之门的选择,初代作品主要讲述的是α世界线的故事。游戏问世后次年就开启了系列动画化之路,同时也制作了许多衍生作品,在这些作品中透露了别的世界线的故事。其中,广播剧3连作中的《无限远点的彦星》(無限遠点のアークライト)首先讲述了另一条冈伦放弃去救红莉栖的β世界线的故事,这一发端后来又被小说《闭时曲线的碑文》(閉時曲線のエピグラフ)3部曲所继承,β世界线的故事更为完善,续作《命运石之门0》就是在这一基础上诞生的。

伪科学题材的ADV作品其实不少,但像《命运石之门》系列这样烧脑的却不多,世界线设定的复杂是这一系列作的特点。在这点上续作《命运石之门0》更甚,由于其出身就是来自于不同的片段化故事,还缺少了前作能贯彻剧情的关键道具——电话微波炉(暂定),因此《命运石之门0》的剧情就让初接触的人有一种碎片化的感觉,评价上也是不如前作。只有深入去理解剧情后,才能发现作品以一种巧妙的方式连接了那些碎片化的故事剧情,其中情感部分是一条重要线索。《命运石之门》系列虽然剧情上包装的很有特色,其本质依然是ADV游戏,而ADV游戏核心关键就是主角对于其他角色的情感变化,冈伦的感情正是带动剧情推进不可回避的因素。

在具体分析之前还是要先讲一下《命运石之门》系列的一些基本要点,无论从什么角度去看剧情,不知道世界线的变化原理等基本设定还是不行的。此外还要先强调一下《命运石之门0》游戏出品的时间段:《命运石之门0》是2015年底发售的游戏。初代游戏所代表的α世界线基本上是于2013年组成完毕,除了动画以外还包括小说和广播剧等载体,以及一部补充性质的游戏《线形拘束的树状图》。作为日后谈类型的命运石之门世界线的故事是由OVA和2013年剧场版《负荷领域的既视感》组成的。此外另有其他载体讲述的别的世界线的故事,除了γ世界线以外,基本上是与故事主体关系不大小品。β世界线故事始于《无限远点的彦星》,丰富于《闭时曲线的碑文》,最终成品就是《命运石之门0》,游戏基本是再现了广播剧和小说的相关剧情甚至是连篇章名都一并继承了。


穿越世界的基本要素

《命运石之门》最重要的概念就是世界线。从玩家的视角作为第三方观察者(或者用更时髦的话来说,相当于高维观察者)来看,冈伦是穿梭于不同世界线之中。但是对于冈伦来说世界线只有一条,每次他穿越都意味着的世界线的重构——相识的人也许有着与冈伦记忆完全不同的经历,而冈伦的自己的意识则是覆盖到了此世界线中的自己身上,并不会获得这个世界线之前的记忆。明白了这点,也就可以了解每次世界线的穿越对冈伦造成的精神压力有多大——他所面对的完全是熟悉的陌生人,连对方是敌是友知道自己多少底细也不清楚。尤其是在《命运石之门0》中,当世界线跳跃不再以自己意志为转移的情况下,冈伦没疯是比作为观察者更强的主角威能。

虽然故事中有各式表现,但世界线跳跃的直接原因、或者说根本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发生时间悖论(time paradox)的场合。玩过《合金装备》系列的玩家可能对这个词非常熟悉,当倒叙回去讲Big Boss事迹的时候,如果Big Boss在任务中身亡就会跳出来这个词,表明这样世界无法运转下去,我们该重启读档了。将这个概念用在《命运石之门》中,就是相当于是按下reset后重新开档,任务是同一个,所采取的行动却是可以完全不同的,而且还有冈伦这个BUG存在,不仅没被清空还发生了覆盖。

当导致时间悖论的因素被去除后,世界线就会回到原来的状态。对于冈伦来说,他就会保留之前那个世界线的记忆,从中获得一些一般无法得知的情报。在同一分支的世界线中,虽然细节会有差别,但是重大事件的走向是一致的,这就是被称为“世界线收束”的理论。因此,冈伦所保留的记忆往往是解开谜局的关键。

造成世界线变动的元凶是时间机器,在《命运石之门0》中虽然没有电话微波炉(暂定)这台明面上由冈伦所控制时间机器,在暗处却还有着2台时间机器。其中之一就是铃羽开来的时间机器,虽然一直停在电波馆上面没有开动过,但是这台机器已经把篝这个不可控要素给带了过来,通过篝造成了时间悖论。第二台,就是存在于红莉栖各种遗留资料中的“时间机器”,虽然不是直接的干预,但是通过其理论确实可以造出,这也会影响时间的流动。这两台时间机器的作用都是在暗中发生的,这就是导致了《命运石之门0》剧情难以理解的元凶。

《命运石之门0》本身故事是非常难以表现好的作品,因为这一部的故事可以说是完全没有悬念。与初代的开始既是结尾不同,这作的结局是已经在初代游戏和动画中完整体现过的,差别是冈伦因为无法再次承受世界线跳跃所带来的精神压力,最终放弃去救红莉栖,因此世界线就进入了红莉栖死亡的β世界线。之后经过了3个月,时间是2010年底,《命运石之门0》的故事正式开始。

开端和结果被定死,于是这作能够着重下工夫的只有“过程”这一要素。“过程”这个词可以算是《命运石之门0》的核心所在,事件的真正结果并非是由“结果”这个表象决定的。不过故事虽然精彩,毕竟故事也是人编的,志仓千代丸也不是面面具到的全能手,这么复杂的故事情节难保不会出现差错,大家还是要抓大放小,仔细了解故事主干。


量子纠缠的分歧选择

看完序章故事进入游戏的第1章《零化域的缺失之环》是共同章节,看上去仅仅是故事的开头,也没有分歧选项,因此新手很容易忽略了这章。而玩过初代的玩家应该会长个心眼,初代的开始其实就是结尾,很多重要因素在一开始就是已经交代了的,在这作《命运石之门0》中也是这样。从事件上来说,正是冈伦一开始来参加这个研讨会才决定了他接触到真帆和雷吉宁教授,从而接触到了Amadeus项目,而这一过程正是导致世界线变化的开端。

第一次分支出现在第2章《闭时曲线的碑文》,表象是冈伦是否关闭手机的电源,也就是要决定是否与Amadeus中的红莉栖加强沟通。这里看上去似乎就是选择接不接受虚假的红莉栖作为代替,但实际上冈伦的感情并不是那么简单的,关闭与不关闭手机两方其实都是在逃避。在本作中,冈伦数次提及自己杀了红莉栖这件事,其内心始终都不能释怀。与初代那时自己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进入了α世界线不同,这次的世界线冈伦认为是自己选择的——至少他是强烈地让自己相信是自己选择的,选择牺牲红莉栖逃避一切浑浑噩噩还可以活到2025年。对此,冈伦的内心是愧疚还是恐惧、是绝望还是悲痛,这些都无法仔细描述,那是一种五味陈杂而无法面对的复杂感情,所以他连发生事件的那个场所电波馆都避之不及,数次经过时心里都是要克制一下情绪。

但是冈伦又无法舍弃对红莉栖的感情,至少无法以他自己的能力完美地逃避出去,冈伦是被永远地锁在了杀死红莉栖的那个房间里。因此,他依靠药物和精神治疗,甚至是放弃了凤凰院凶真这个身份,假装过上现充生活想借助外力来逃避。但是无论采取什么办法,杀死红莉栖的负罪感是无法消除的,所以当遇到Amadeus,冈伦有想要借用“虚假的红莉栖”逃避自己的真正感情。这里的“虚假的红莉栖”除了Amadeus中的虚拟数据人物以外,还有着真帆这样一个知晓红莉栖过去的替代存在。在之前冈伦答应参与Amadeus实验,多少就是因为他内心想通过这种方式与红莉栖沟通,弥补自己的缺憾,实际上就是冈伦没有正确认识自己对红莉栖感情的体现。

从事件发展上看,这个出于感情摇摆而做出的选择,恰是改变了世界线的走向:如果冈伦继续与Amadeus交谈,则会被认为可以从他那获得红莉栖的资料,从而让冈伦成为各方势力的目标,结果是加速事件的进展,第三次世界大战提前爆发的节奏;相反如果关闭手机,则各方势力会想尽办法从其他渠道获得红莉栖的资料,下面会谈到篝在这里会成为一个重要因素,冈伦他们则有机会与敌人周旋,从而延缓事件的发展。根据这点,这两条故事线不妨称之为加速线和延缓线。

4月初《命运石之门0》的动画正式开播,动画从一开始就着重描写了冈伦内心的迷茫,以及精神上的严重创伤,比游戏里的文字描写要充实的多。另外,动画一开始就提及了真由理没有扇出去的那一巴掌,而那一下确是到达命运石之门的关键,也是两条世界线之间的最大差异。考虑到动画的首尾相应是其特点,这一伏笔最后肯定是会回收的。此外,真由理的离开是开创新的可能性的关键,从真由理在开头的戏份重量来看,这点造成的差异也是应该会强调出来的,那么真由理和篝的亲情演出以及冈伦回到过去后见到的两人生离死别也会是一场情感大戏。


殊途同归的收束

ADV游戏的特征之一就是多结局,对于《命运石之门》系列也是一样的,每条分支路线的结局都是可以看作的故事的一个终结,与因为世界线跳跃而冈伦可能保留的记忆不同,《命运石之门》系列的结局一般是真剧情中无法达到的事件,而经历所有事件了解全部真相后所达到的结局是唯一的,这就是真结局的由来。

在《命运石之门0》中,需要先从延缓线那边通一次红莉栖结局,再重新开始从加速线走完真由理路线才能看到真结局。但是,整个故事的真相是分散在各路线之中的,而且是互相穿插的情况,例如篝的经历和真相主要隐藏在加速线,但是真正与之互动的却是在延缓线那边。因此要真正看懂这部作品最好是将所有路线都走一遍再去进入真结局,这样才能有一个完整的认识。

两条分支路线对应都是冈伦不稳定的情感,但是有着细微的差别。如果选择依恋于虚假的红莉栖,冈伦会发现自己越来越依赖于红莉栖的存在,哪怕知道这个是假的。就像他当初选择了真由理存活的这个世界一样,虽然Amadeus红莉栖只是个程序,但这似乎满足了冈伦的内心,逐步被Amadeus红莉栖所吸引不能自拔。

然而事情并不是表面上的那样,各势力都透过Amadeus关注着冈伦的一举一动。冈伦的迷恋行为要么是彻底暴露自己,把自己断送给了实验机构(全灭结局);要么就是因为自己的一再延误与真由理的感情的,结果同时“失去”了红莉栖与真由理(真由理结局)。其实后者跟一般galgame的脚踏两条船的人渣结局很类似,虽然最后真由理只是从世界线上消失,但这个“失去”的象征意义非常重要。整条加速线的内容其实并不多,剧情进行基本上是一直线,从中可以明显看出冈伦的感情一直都处于徘徊中,也就是只要当初选择了首鼠两端必然会一条道走到黑。

这里有一种试图逃避却最终无法逃避的暗示,但是冈伦体现出对自己的选择后悔吗?并没有。由于事件发展太快,冈伦能想到的只是尽快处理掉红莉栖留下的资料,等他发现自己已经变成各势力的目标后就已经太晚了。这里面,唯一能让冈伦后悔的就是失去真由理,因为这个他放下犹豫又开发出了时间机器把自己的意识送了回去。其他无论是真帆还是篝的离去都不足以完全打动冈伦。冈伦可以为真由理付出一切,而这隐含了解决一切矛盾的钥匙。此外,这条路线也暗示了无论冈伦怎么做,红莉栖的资料一定会有留存——桶子为了女儿会偷偷留下制造时间机器的资料,这预示了另一条路线无论怎么努力消除资料最终还是无法逃避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原因。

如若认为虚假的红莉栖永远无法真正代替红莉栖而将其关闭,这里隐隐暗示了真正对待红莉栖的态度,因此延缓线的主题就是冈伦最后找回自己对红莉栖的真正感情,但由于缺少“失去”这一主题,冈伦的感情还是不能完全端正,也就无法获得解决问题的真正钥匙。纵然红莉栖路线最后冈伦看到未来的惨状,也深深悔恨自己最初的不作为,并且发现了世界是可以欺骗的这一真相,但这实在是太晚了。虽然最后通过几千次的跳跃回到了2011年,并向以前的自己发出D-RINE,但是这一开始的选择让他与解决问题的关键失之交臂。这条世界线上的冈伦虽然看到了事实,却没有在失去真由理后才能达到的大彻大悟。

在延缓线中,除了既有的Amadeus红莉栖和真帆以外,另外还有篝和α世界线的红莉栖出现。Amadeus红莉栖和真帆代表着红莉栖的过去,被植入红莉栖记忆的篝和α世界线的红莉栖却代表了真实的红莉栖。这是冈伦最终看清自己对于红莉栖感情的契机,尤其是红莉栖自己的意识按住应答键消除了自己存在于篝脑中记忆的那一刻,也是冈伦决心展开新生活的开始,但这一切的努力并不能回避他们在未来世界的悲惨遭遇。


时间悖论的剖面图

篝在《命运石之门0》中的存在是一个非常重要但又很隐秘的要素。之前也提到了,篝因为是搭乘时间机器前来,所以其自身就会造成时间悖论。在游戏中几处世界线变化,虽然直接原因是时间机器的开发,但引爆点都是从篝这里开始的。了解篝是这作的一个关键也是难点,篝的经历是分散在全流程中,只要走完全部流程,甚至包括真结局,只有看完全部这些才能将碎片化的经历拼接起来,从而知道打从一开始起到底发生了什么。

5pb.设计这么一个角色当然不会是仅仅为了杀玩家的脑细胞,篝在这个游戏中更多的作用是作为一个替身、符号化了的人物。从一开始象征了铃羽的奋斗,到嘟嘟噜小姐哼唱给她的那首曲子,再到成为红莉栖的又一个化身,然后成为了最初以及最后那失去人生目标又找回从前自己的冈伦,篝身上可以看到他们每个人的影子。

回到路线上,在延缓线那边,篝的结局似乎是一个温馨的结局,篝消除了红莉栖的记忆,最终与真由理相认,一起度过了平静安宁的几个月生活,冈伦也很满足于这个现状,虽然代价是再一次、甚至是永远地失去了红莉栖。这个结局在整体故事都趋于灰暗的《命运石之门0》中,至少看上去是最暖人心的。然而表层之下却是冈伦对于红莉栖的残酷,只要能有一个安心的世界,不惜牺牲红莉栖的决绝。如果冈伦因此能彻底摆脱对红莉栖感情也是能成为一个新的可能性,但实际上并非如此,从同一分支上的红莉栖路线可以看出,冈伦还是愧对红莉栖不能自已,这与一开始的冈伦完全一致,犹豫而徘徊于自己的痛苦之中。进入这条线的方式也暗示了这种情感,只要自己不按而是让红莉栖的意识按下接听键。

而且由于世界线并未跳到其他主世界线,最终还是会收束到那个悲惨的未来,篝结局只是一个假象,而在冈伦主动按下接听键后,将看到真正的未来世界。红莉栖路线中冈伦亲身体会到了未来的残酷环境,同时在亲眼看到琉华的死去后,冈伦最终意识到自己当初的选择是多么的愚蠢,这也是促使他变回凤凰院凶真的原因。这个结局虽然悲惨,却充满了希望,使用时间机器把自己的意识传送回过去的自己又重新开发出D-RINE,把从未来学到的关键知识告诉自己。由于D-RINE所能传输的同样只有36个字节,所以冈伦在这一年多时间以及去到未来的经历都只能压缩为短短3句话:“欺骗世界吧,连接可能性吧,世界可以被欺骗”。

由于能传输的只有文字,所以冈伦的感情也都蕴涵于这3句话的字里行间。作为非日语环境的玩家,可能并不好认识日语原话的语气,不同日语语气翻成中文也不过是“吧”、“啊”这种语气词,实际上日语的语气有非常复杂的变化。这3句话的日语原文是“世界を騙せ、可能性を繫げ、世界は欺ける”。首先这语气是非常强气的,近似于命令式的,是肯定和坚决的体现,其实就是在提醒过去的自己要果断下决定。此外这语气决非是冈伦的语气,配合落款“疯狂科学家”,也是在提醒过去的自己变回凤凰院凶真。在这些话语以及最终“失去”真由理后,冈伦终于清醒了过来,继续研究欺骗世界的方法,并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过去的自己,帮助自己达到了命运石之门。

到这里,篝再次成为了关键人物。在加速线中,篝基本上没有以本来面目见人,直到最后,当冈伦看见了篝空洞的眼神后,他仿佛看到了α世界线含恨而终的铃羽、无数次死去的真由理、说着不想死而倒下的红莉栖、以及失去目标一味逃避的那个曾经的自己。因此在真结局中,篝成为了之后支持冈伦完成欺骗世界研究的助手,也既是新的未来工具研究所成员。冈改变了自己,也改变了他人,更改变了历史。

《命运石之门0》的整个故事简化来说就是未来的冈伦说服过去的冈伦去说服另一条世界线上的冈伦,看似不连贯的剧情,其实关键就在这一线索上。对于动画来说,难点也在于怎么表现这段剧情。类似前代动画那样处理的可能性是比较大的,随着事件推进不断抽丝剥茧获取真相,明白了怎么欺骗世界,然后再一点点改变世界线回到最初,用知道的一切改变世界,最终接上前作的结局到达命运石之门的选择。



声明:

专栏所有投稿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栏目立场 

本系列版权归轻之文库所有,未经许可禁止一切形式转载 

文章配图来源网络,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0条评论
只展示书评
加载中, 请稍后

后再评论, 没有账号请先 注册

表情
输入满200字时可切换书评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