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库娘的放映厅】我听见了星星的心跳,《BanG Dream! 》漫谈(上)

文章分类:轻之文库专栏  作者:歧路先知   发布时间:2020-04-14 14:57

QQ图片20190903184601


《Bang Dream!》(以下简称邦邦)是Bushiroad推出的包括乐队、手游、动画等元素的跨媒体综合企划,至今已有5年的历史。我是去年才入坑的,很快就被这部作品深深地吸引了。在这里,我就来写点什么,吹一吹这部我所喜欢的作品,主要侧重萌属性。


一、那天我褪去了幼稚,却也尚未老成

虽然我的群里原本就潜伏了不少邦邦人,但我入坑邦邦的契机是《少女歌剧》。我去年在B站上看了《少女歌剧》以及许多相关的视频,过了一段时间之后B站就开始给我高强度推送相羽爱奈和工藤晴香唱歌跳舞的节目。我问大家这是什么,大家便说如此这般。

“那怎么才能入坑呢?”

“先把动画看了吧。”

动画大约是本文读者最喜闻乐见的媒体形式,但若离了其他元素的加成,单纯看邦邦的动画,恐怕很难想明白这动画究竟好在哪。

目前邦邦第一季在B站的评分是9.4,可以算是一个善意的低分了。第一季的作画实在无法恭维,剧情也乏善可陈。前两天手游国服上线的PPP第0章,就是动画第一季的故事。

第一季讲了少女乐队Poppin Party(PPP)的结成,主要的推动力当然是户山香澄。香澄是典型的没头脑式女一号,充满激情与活力,想到什么就一定要去试一下。出于机缘巧合,香澄想要组个乐队,于是她便开始四处拉人头。尽管大家最开始由于各自的原因而有些抗拒,但香澄反复使用绝技“大家可以一起想办法啊”,逐渐瓦解了她们的心防。香澄虽然不缺热情,但她很菜,所以她自己的问题就是急需提高技术。把队友召集过来之后,大家便开始反过来帮她想办法,所以动画里的PPP被调侃为“自闭四保一”。

这个主体框架,算是最标准的部活系轻百合了。就动画论动画确实找不到亮点,人设太单纯,歌曲给我的印象也不太深刻。事实上第一季动画我只看了一半就弃了,后来变成纯正的邦邦人之后才返回来补完的。

然而,PPP的魅力远不止于此。作为在三次元第一支结成的乐团,PPP肩负了开荒这个艰巨而光荣的任务,靠着演唱会与其他活动一点点把名气打了出去。这样想来,动画里她们特喜欢肝活动,相对实力不足的时候就玩命刷的劲头,也算是三次元的逆输入了。顺便一提,尽管动画/手游里的PPP被设定为最菜,但三次元的PPP好歹也上过武道馆。武道馆啊,隔壁的地下偶像都馋哭了。

所以,对于刚入坑的同好,我的建议是直接观看《Bang Dream!Pico》小剧场。邦邦的人物特色与日常剧情都很有趣,但并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主线剧情,所以第一要务是先建立对美少女的直观印象,而Pico就非常合适。我在这半年里把Pico看了五遍,而且完全不介意再看五遍。


二、全年无休的羁绊,跟烦心事说再见

一部作品里有好几个并列存在的团体,那么作品里肯定会大量出现相互竞争的要素。而邦邦的神奇之处就在于,她将竞争压到了最低。竞争极低的原因,是团体之间的定位各不相同。尽管她们都是由少女组成的乐团,但除此之外就没什么共同点了。

到目前为止,人设比较完整的是所谓手游五团。接下来,我们就看看她们各自的特色。

PPP:同好会式的乐团,依靠主唱的个人魅力。谱面特点是单纯,曲风是口水歌——“啊,青春,啊,梦想”。

Hello, Happy World!(HHW):同好会式的乐团,依靠主唱的个人魅力。谱面特点是抽象绿条,曲风是儿歌与说唱——“给爷笑一个”。

Afterglow(AG):通过组建乐团来维系过往的友情。谱面特点是高速交互,曲风是负能量摇滚——“我太难了”。

Pastel*Palettes(PP):商业偶像跨界转职的乐团。谱面特点是大量粉键,曲风是萌萌系——“修哇修哇油拉油拉呼哇呼哇米库米库哇库哇库”。

Rosalia(R组):正经的音乐人。谱面特点是单纯的难,曲风是正能量摇滚——“我要成功”。

于是,我们不难发现,以上各组定位几乎不重合,完全没有利益相关。唯一一对比较像的PPP与HHW,她们之间并没有什么可争的,既不争地位也不争后宫。香澄多少还是想做点事业出来的,但她们并不会跟R组比——因为比不过。所以我们会发现,每当出现跨团互动的时候,好像所有人都是内鬼。当然,大家都是内鬼,也就没有内鬼了。

邦邦在形式上是轻百合作,但CP密度意外的低。虽然有着毛力兰(青叶摩卡×美竹兰)、mskk(奥泽美咲×弦卷心)、双子(冰川日菜×冰川纱夜)等比较明显的CP,但对比总人数来说算是少数了,其他人的CP大多不稳定、不明确。这给邦邦带来了一个意外的收获,那就是各种意想不到的跨CP、跨组互动,既丰富又贴切,极大提升了自由度。

邦邦人太多了,必然会导致她们在萌属性上有一些趋同,何况“乐团”的主题也对萌属性产生了一些约束。在邦邦里,有三种特别极端但又能彼此和睦相处的人物类型,分别是——

“相信别人肯定能听懂自己在说什么”,例如弦卷心、濑田薰、户山香澄、冰川日菜。

“一定要搞清楚别人在说什么”,例如市谷有咲、奥泽美咲、丸山彩。

“不在乎别人有没有听懂自己在说什么”,例如凑友希那、花园多惠、美竹兰。


这三种人加上另一些比较普通的人,便交织成了邦邦人奇妙的日常生活。比如说PPP,就有负责挑事的,负责起哄的,负责吐槽的,与负责善后的角色。她们的日常,便是香澄一路狂飙,多惠煽风点火,里美一脸不明状况的表情表示自己也会加油,有咲大力踩刹车,纱绫一脸苦笑。PPP的分工比较均衡,其他团的配置相对不那么均衡,所以她们的日常又是另一种风味。

作为与没头脑相对的“不高兴”,有咲几乎把“不高兴”发挥到了极致。香澄的一举一动都能引发她的过激反应,无意间营造了一唱一和的氛围。有咲的过激反应不止针对香澄,任何人只要当面猜到她的心思——哪怕是显而易见的心思——都会让她跳起来。当然跳归跳,该帮的忙她还是会帮的。有咲的口嫌体正直就像是一种仪式,用来告诉自己,“我是自愿的,可不是因为你求我我才做的”。顺便,有咲与隔壁的花柳香子都是伊藤彩沙扮演的,但我在看的时候完全意识不到,大约是因为没有京都腔注入灵魂?

牛込里美是普通的小动物系弱女子,特别害怕给人添麻烦。花园多惠是爱好养小动物的电波女,能够巧妙地控制自己的表现让其他人看不懂她,而观众能看懂她。山吹纱绫在动画里重点提了她的过去,不过她在手游里的定位与今井莉莎高度重合,不仔细看的话她俩连造型都很像。如果说纱绫是低配版的莉莎,或许有些不尊重她,但毕竟角色多了之后这种事情很难避免,所以……就是这么一回事。


三、遵循内心真实的声音,奏响足以让人觉醒的绚丽歌曲

我没什么音游基础,幸好邦邦在音游里算是比较简单的。经过三四个月的练习之后,我(状态正常的情况下)24难度及以下随便FC,27及以下随便存活,28需要认真打才有可能过,现在离入门就只差一个二十九兆年了。

音游方面以我的水平还说不了什么高深的道理,幸好我群里好多跟我水平差不多的朋友,大家探讨了一些上手的姿势。简单来说,首先自己琢磨到敢打Hard的程度,然后在大致能看清谱面的前提下不断提速,不断提速。只要不到完全看不清的程度,这游戏就是越快越简单。我之前开7速玩,很快就进入了瓶颈,被大佬提点之后才意识到提速的重要性,提到10速时就已经可以随便开贼船了。

说到作为音游的邦邦,自然会想到R组。邦邦一共也就一石难度,R组占了八斗。虽然其他组也有一些很难的歌,但那些歌打不过去的时候你基本都能找出原因,然后针对性地训练;而面对R组的强力歌曲时,只会感到深深的无力感。比如《重生日》的前奏,我都能画出来,好像也很清楚该怎么打,但手就是不听使唤。而《六兆年》更是令人怀疑人生,开头好像没那么恐怖,但打到后面就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R组的话事人凑友希那,像她的歌一样,是一位渴望挑战与超越的女人。动画二、三季里,一条重要的支线便是她带着R组向更高的舞台发起冲击。友希那对R组的定位并非同好会,也不太渴求情感,而是更加重视事业,“练习无关的事情都往后稍稍”。所以她平时不苟言笑,不爱跟人嘻嘻哈哈。假如邦邦是一部武侠小说,友希那这样的人大约可以被称为“武痴”了(然而音乐游戏里不好叫音痴)。

对此,我们不难想见友希那接下来会遇到什么。事业上,她将要考虑自己究竟为何要唱歌。是为了继承父亲的悲愿?为了出名?为了钱?为了得到还是单纯的想要歌唱?情感上,她需要重新审视自己对队友们的态度,究竟该如何面对她们的憧憬,又该如何回报她们的付出。对此,她的答案不是两三个字就能概括的。当然这是好事,因为她在成长中逐渐意识到了事业与情感的复杂性,不再像当初那样一根筋了。

友希那特喜欢端着,那么想要给她构筑萌点,最简洁的办法就是让她端不住。在外传和日常里,她的弱点是猫。而在正片里,她最大的改变就是竟然会笑了。


相羽爱奈(友希那的CV)在隔壁作品里饰演西条克洛迪娜,她跟友希那有五分神似。同样也当过舞台少女的工藤晴香,在邦邦里却扮演了一个完全不同的角色。工藤晴香在《少女歌剧》里饰演最心机的鹤姬八千代,到了邦邦里则饰演最刚正的冰川纱夜。纱夜的刚正程度,甚至比友希那还要高一点点。

虽然纱夜有一个双胞胎妹妹,但纯看性格的话没准会误以为友希那才是她妹妹。纱夜和友希那一样,都有极强的事业心与使命感,上面对友希那的介绍也基本适用于纱夜,无非一个执迷于父亲而另一个执迷于妹妹。

纱夜的对燐子的提点,“正射必中”,是她人生观的重要组成部分。这话本身并不难理解,“只要姿势正确,就一定能射中”,但其中的意味值得我们谨慎对待。正射必中确实适用于燐子这种生性胆小、畏首畏尾的人,但对于纱夜,可未必是正面属性。刚正的纱夜遇到任何困难,都下意识地认为是自己还不够强,只要“沿着正确的道路”让自己不断变强,就必然能克服任何困难。这对单一维度的人生——比如说应考生,或者学习乐器时的纱夜——来说近似是真理,但对于音乐人冰川纱夜来说,这一信条实际上是她的阻碍。首先,她不可能无限制地提升自己的音乐实力。其次,她在正片中所面对的种种问题,除了音乐的瓶颈期之外,与队友的关系,与家人的关系,这都不是靠硬凹吉他能解决的,但是“我的人生只剩下吉他了”。

纱夜与友希那有一点微妙的不同。友希那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在哪,甚至可以说她压根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问题,而纱夜其实很清楚自己有什么问题。与另外几位队友的关系倒还好说,毕竟队里友希那才是第一背锅位。她主要的问题还是出在家里,自己很累很努力才能达到的水准,被妹妹随便一抬手就能完爆,当然会心态爆炸。由此,她的人生观也逐渐发生了变化。

尽管按音乐硬实力,今井莉莎可能是R组最低的,但莉莎毫无疑问是R组,乃至整个少女乐团派对里最重要的人。这一点可以通过简单的控制变量法来验证。虽然最开始纱夜甚至友希那都嫌她菜,但铁的事实表明,只要莉莎不在,R组就要停摆。甚至于其他组里面要是闹了什么矛盾,莉莎不知道也就罢了,只要她知道,这个事就不是事。所以,看起来一副辣妹打扮的莉莎被称为大家的妈妈,也就不奇怪了。

宇田川亚子是靠一腔热情平A上去的R组迷妹,不过她的技术力也算是不错的。亚子的萌点非常鲜明,哪怕记不住台词也要强行凹中二病,看一眼就绝对不会忘记或搞混。

作为亚子的好朋友,白金燐子看起来几乎与亚子完全相反。亚子特别爱说话,只要不是被友希那或者纱夜暴力压制,就一定要没话找话;燐子则是几乎不说话,除了对亚子。那么我们不难想见,燐子的主题肯定就是走出自闭了,幸好大家都在帮助她。不过燐子后来直接就当学生会长了,这操作我是完全没想到的,挑战自我真就设成最高难度啊。

从整体配置上来看,R组只有一个善后的,完全没有吐槽的,负责挑事的倒是一个比一个猛,可以说是暴走机关车了。


四、在星罗棋布的夜空,一起寻找最明亮的那颗星

邦邦不仅是音游,还是抽卡游戏。我刚开始玩邦邦手游时,最在意的乐队是是AG,因为我抽到的近一半四星卡都是AG的,至今为止的所有活动阵容都是四个AG起步。特别是我经常第一个十连就抽到四星兰,因此被戏称为“西兰花”。当然这不是重点,抽卡的关键在于不要迷茫,抽就完事了。大数据显示,只要抽得足够多,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AG作为乐队,乐团主线剧情实在太朴实了,比PPP都朴实,彻头彻尾的波澜不惊,只要看过几部动画就能从头猜到尾。与之相对的是,AG的人都非常有趣。她们的乐团是服务于友情的工具团,所以AG的精髓就在于搞人际关系。既包括自己团内的来往,也包括出去插手别家的事务。

提到AG,第一个问题便是,AG的团长是谁来着?

可以先排除错误答案美竹兰。尽管兰代表AG出现在手游的载入界面上(当前版本居然还是C位),她的演员佐仓绫音时常参加邦邦的各种活动,而且兰也的确是AG的核心人物,但是……她真的不是团长。

美竹兰初看起来跟凑友希那有点神似,平时对人都是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俩人碰到一起还会杠一下,但她俩在气质上的区别还挺明显的。友希那如果不关心别人,那是真的不关心;兰对别人的冷淡,主要是不好意思。每当朋友们遇到什么麻烦时,兰通常还是想要帮一把的,只不过她总是不知道该做点什么好,就……只是看着。

兰的主要属性是中学生式的忧郁,这一点无论是她的日常生活还是歌词里都体现得淋漓尽致。不要以为中学生不懂忧郁,“试图表现得忧郁”本身就是忧郁的一种。为了维系有可能会失去的友情,AG的众人以兰为核心组成了乐队。尽管兰也有走上大舞台的欲望,但这对她来说远不如“和往常一样”来得重要。半定量地口胡一下,香澄的野心是兰与友希那的平均值。

作为坚定站在兰的背后支持着她的亲友,青叶摩卡可能是邦邦里最有心机的人。摩卡的日常生活看起来平平无奇,每天就跟着兰到处闲逛,在商店街游荡,或者跟莉莎一起打打工。摩卡最大的特点是零点五倍语速,虽然最开始听起来很不适,但听多了之后非常魔性,我现在看手游剧情时经常听一半就点屏幕,只有摩卡的语音一定会听完。

摩卡表面上有些玩世不恭的意味,对任何事情都不大上心。队友有难,边喝边看,对绯玛丽尤其如此。然而,摩卡实际上是过于在意AG这支队伍了,尤其是太过在意兰,以至于要用戏谑的态度去掩饰自己的在意。尽管在人前阴阳怪气,独处时却忍不住要去思考究竟该怎么办。兰的忧郁指向外部,摩卡的忧郁则指向自己。所以遇到什么问题,她一般不会跟队友说,要抱怨也是找外人,比如莉莎。

摩卡的问题,主要是自顾自地抗压,甚至是自顾自地替别人抗压。她特别喜欢替别人考虑,经常问别人有什么烦恼,却很避讳别人为她考虑。她的问题在作品初期并不明显,给大家带来了一种摩卡掌控一切的错觉,等到剧情逐渐发展下去,她也就开始困扰了。摩卡以为自己在引导着兰,可兰不知不觉地已经走到了她的前面,她不得不开始寻求改变。


宇田川巴外表充满英气,内在也是如此。尽管有些时候比较暴躁,而且不大聪明,但巴在大多数情况下是AG里最稳重的,大家都很信任她。巴是亚子的姐姐,她俩的关系(从三次元的角度来看)太正常了,动漫里出现这么正常的姐妹都让人感觉不正常了。

上原绯玛丽占据了原本属于莉莎的辣妹生态位(虽然莉莎并不需要)。辣妹这个属性在二次元作品里难免被调侃,辣得越纯正,被迫害的力度就越大。对她自己来说是胸大无脑,对队友来说就是一呼零应。绯玛丽的爱管闲事与口无遮拦,虽然看起来有点滑稽,但这正是兰她们想要活成的样子。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甚至想到什么就做什么,那是真的快乐。队友们不光是包容她,更是羡慕她。当然,她也用自己EX级的直感来回报队友们。

羽泽鸫是AG的贤惠担当。鸫与几个敌台的苦劳人不同,有咲和美咲是恨不得把苦字写在脑门上,而鸫……甚至不是藏在心里,而是压根没有这个概念。乐队的、学生会的和店里的事务,她都毫不含糊地打理得井井有条,所以被称为“伟大的平凡”。不过鸫在遇到困难的时候也不怎么爱坦率地求助,这一点跟兰很像。

所以我们还是没回答前面的问题。AG这个团的神奇之处就在于,别的团只有一个话事人,而AG有五个话事人,或者说AG的五个人都觉得自己是话事人。

兰不需要主张,既然AG是为了她而建的,她发自内心地认为肯定是自己说了算,所以懒得跟别人争。鸫是想到要组建乐团的人,她出于责任感而担起了许多实务性的工作。绯玛丽在建团与继后一系列活动里都是喊的最大声的,她觉得声音越大话语权就越大。巴当面不会说什么,在外面倒是会讲“AG在我的领导下如何如何”。摩卡什么都不说,但她内心有着自己正在引导大家的强烈的使命感。如此一来,大家便心照不宣地瓜分了“话事人”的概念。

AG这些人的互动颇有内涵,虽然初看起来很平淡,但越读越有味道,完全可以整出一本《论高中女生团体的话语权》。


(未完待续)


加载中, 请稍后
头像
表情
发表书评 发表评论
后再评论, 没有账号请先 注册

评论成功

0条评论
只展示书评
加载中, 请稍后

后再评论, 没有账号请先 注册

表情
输入满200字时可切换书评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