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评论】命中注定的仪式感,评《TIGER×DRAGON!龙与虎》

文章分类:轻之文库专栏  作者:舒彤   发布时间:2020-03-13 18:03


本文作者:舒彤

参与评审:歧路先知、甚谁、浅月与猫、熊腾浩、枝濑透、黑喵君、羽毛


前言

《TIGER×DRAGON!》(《とらドラ!》,下称《龙与虎》)是由竹宮ゆゆこ所著、ヤス负责插画、电击文库出版的轻小说系列。著有正篇10卷,番外3卷,于09年完结。《龙与虎》曾被翻译成多国语言出版发行,也被改编成同名漫画、动画、游戏,在“这本轻小说真厉害”的各个奖项中也取得了较好的成绩。可以说,《龙与虎》在众多的轻小说中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龙与虎》首卷出版于2006年,是校园恋爱喜剧的先行者之一,为恋爱喜剧定下了大致的基调。即只要在日常中加入一点波澜,让男主角和女角们存在可以接触的点,日常、暑假、节日庆典、修学旅行(运动会、人际关系拓展)等等依序来一套,就可以组成和美少女嬉闹的恋爱喜剧。《龙与虎》中的“波澜”是男女主角互相知道了对方喜欢的人,互相打助攻,打着打着就打成一对这样的充满既视感的发展。不过在轻小说作品中,《龙与虎》才是既视感的来源。


任性是惹人怜爱女主角之伪装

不过,从“波澜”的变化中我们也可以看到恋爱喜剧的进步,像《龙与虎》这种内核较为简单的恋爱喜剧可能已经不太契合当前版本了。除了校园恋爱喜剧逐渐式微外,任性、傲慢、在一开始对男主呼来喝去的女主角逢坂大河可能是当前业界的雷点。

那时候的女主角脾气都怪怪的。凉宫春日唯我独尊,维多利加不理人,战场原黑仪装备有文具和毒舌。不过,正是这些独特的脾气塑造出了鲜明的个性。

大河正是其中之一。虽然她的任性带给了周围的人困扰,但是真实的大河依然得到了作中其他人和读者的喜爱。虽然她任性的时候很不讲理,吵闹的时候很烦人,犯迷糊的时候做了一堆错事,但是她敢爱敢恨的样子真得很靓仔。

“真善美”,“真”总是排在第一个的。多少人想做自己而不得,大河实现着他们的理想。她不会撒谎,活得直接而简单。而她贯彻自我的方式,是将所有认定为敌人的生物扫出自己的视线。

大河是一名战士,一名优秀的战士。一旦有什么事情,她总是第一个冲了出去,她的刀尖冲着敌人。

任性的大河仅因为在阴差阳错下被人带走了情书而试图灭口。然而在和龙儿一起度过很多日夜后,她会为龙儿着想、衷心地希望龙儿过得好,也对龙儿的话言听计从。

任性的大河在见到亚美的第一面就一个耳光,因为亚美各说了一句侮辱大河和龙儿的话。然而在和“笨蛋吉”成为朋友后,她的态度会180度大转弯。亚美和实乃梨在雪山爆发了争吵,大河在犹犹豫豫地两头劝架。这证明了大河把亚美从“敌人”划到了“自己人”这一边。不然,谁敢欺负实乃梨?本老虎第一个不答应!

任性的大河在听到狩野堇对佑作认真的告白戏弄般的回复后,安抚好龙儿,提起木刀就杀向三年级的教室。没有人要求她这么做。这里的大河像不像我们读史时偶见的,一个安顿好妻儿,为主尽忠的死士?

任性的大河不仅厌恶父母,不愿意听父母的话。实际上,面对父母时,她是一只真正的老虎,一只扬起爪子、牙齿咯咯作响、随时会扑上去的老虎。而大河显露出这样态度的原因是,基于她父母过去的所作所为,大河把他们划到了“敌人”那边。而就算是这样的敌人,大河也送上了圣诞礼物。


不过有一点,要是做出了过多的不像“逢扳大河”举动的话,还是让人很难受的——这并非说是字面上的意思,而是指为什么就不能正视和理解自己心中存在的恶意呢。还故意做这种看起来像是特意的,实际上却是虚伪的,违背本心的事。 大河的本性就应该是既任性又傲慢且唯我独尊,很适合摆架子的最凶最强的掌中老虎。除此之外还从不撒谎,从不知道欺骗,虽然笨拙却很正直,这样子才是真正的逢坂大河。 

(中略)

 “……有人在关心着你们,我想传达的只是这件事。” 捋了捋披散在高领毛衣上的长发,用餐巾纸擦了擦粘在嘴边的欧芹,(大河)说到: “圣诞节就是一个合适的机会。就算双亲不在身边,就算没有神的关怀,即使不相信有圣诞老人这种东西,即便如此还是有人在关心自己,我想传达的就是这样一件事。我想告诉他们当圣诞节到来的时候,那个以圣诞老人的名义给自己送来山一样高的玩具与点心的某人是确实存在这个世界上的。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关心着自己的某人是真实存在的……”


龙儿(和读者)在此之前没有见过大河的这一面。在此之前,我们只看到了大河烦人恼人和凶神恶煞的一面。殊不知,能够轻易地把朋友的敌人认定为敌人的人,自然会珍惜朋友,自然也懂得什么是美好。

圣诞节时大家都是朋友,圣诞礼物则是大河的仁慈。大河是一名对朋友仁慈,对敌人残忍的战士。但为什么,她会在和平年代中具备了战士的特性?


“无论如何,我无法奢望妈妈能够如同期待一般爱我。虽然她是来帮我,可是只要我一有期待就会落空、就会事与愿违,太常遇到这种情形,我都已经习惯了。我知道只要是自己想要的东西绝对无法得到。在某个角度上来说,我是一路接受这种教育长大。” “只要我一有所期待、真心想要伸手抓住什么的瞬间,就像魔法真的存在,全部都会破灭──这种想法虽然很蠢,但是我真的这么认为。”


物质上的富足并没有带来精神上的满足,破碎的家庭关系让大河学会了自卑,她对可能发生在她身上的好事不抱任何期待。大河极度不自信,不自信到了把所有的失败归结到自己身上的地步,这导致了她经常动弹不得。她必须为他人献身,才能展现出真正的自我。可笑的是,大河才是被背叛次数最多的那个,她却需要时刻保证自己不背叛别人。

在不自信的同时,大河同样也没有学会相信他人的能力。她会把新接触到的人默认为敌人,习惯于用武力而不是沟通解决问题。但是一旦她交出了自己的信任,就再难以动摇。

在大河的父亲再次找上门来的时候,大河决绝的拒绝了他,因为过去发生了同样的事情,并得到了不好的结果。上次大河父亲找上门来的时候,提出和再婚妻子离婚,和大河一起住。实乃梨得知后,衷心地为大河高兴,劝说大河去和父亲一起住。结果大河父亲只是因为和再婚妻子闹矛盾才想起来还有大河这个女儿,一旦和好立马再一次抛弃大河。

这事再发生的时候,龙儿处在前回实乃梨的位置上,一样是劝大河去和父亲住(没有认识到其父亲本性的人一般都会这么劝的)。这时候的大河从一开始的拒绝,到动摇,到最后听龙儿的劝说,从来没有和龙儿说过之前发生过的事情。龙儿肯定是更信任大河的,说出理由,龙儿也会理解大河,不会坚持大河去和父亲同住。在另一方面,为了给自己和实乃梨保守秘密,就算不说出已经被坑过一次的事情,也没必要再和父亲住。在明知道那边是个火坑的情况下,大河自己往火坑里跳,除了少部分原因是仍对父亲抱有幻想的同时,更主要的原因是龙儿希望他这么做。虽然龙儿的本意并不是把大河往火坑里推,但对于大河来说,只要龙儿是这么希望的,就算是火坑也跳给你看。

这就是大河的基本困思。送出圣诞礼物,其实是希望收到圣诞礼物。她希望在世界的某个地方,有人爱她,无条件的那种。她也相信这世间存在美好之物,因为她见识过,却难以相信美好的事会发生在她身上。但在她的潜意识里,她认为如果自己不为他人(她效忠、在意的人)努力,就没有人会爱她。殊不知,别人喜欢她,并不是因为她为他们做了什么,而是她在此过程中展现出的真实的自我。而大河脑内相互矛盾的两个观点,以及形成这两个观点的原因,正是她惹人怜爱的地方。


凶神恶煞男主角是上世代恋爱喜剧的不二选择

虽然那时候女主角的风采各有千秋,男主角倒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老好人。不同于男主角“力智敏”至少占一样的,目前的轻小说,那个时候的小说追求的是普通人的体验。一定是普通的男孩遇见各异的女孩,来增强读者们的代入感。

作为普通的男主角,性格一定要好,成绩中等或偏上,在故事的一开始不能有明显的cp。那么问题来了,怎样才能保证这样的男主角没有cp呢?折木奉太郎靠的是节能主义,这是一个绝妙的方向。但是有个超简单的措施,那就是脸不太好看。脸不大好看解释了为什么性格好成绩好的人没有cp,也给没有特点的男主角带来了天生的特点。并且,那时候“看脸”的现象也没有现在严重,脸不好是一个可以接受的减分项。所以,高须龙儿凶神恶煞,羽濑川小鹰额前有一缕黄毛,比企谷八幡死鱼眼也是必然的偶然了。

但是龙儿还要再惨一点。


龙儿曾经近乎无意识地数着自己必须承受的伤口。钱、升学,还有未来的事。小时候面对的无心伤害、因为“不同”而突然遇到的轻蔑与疏离、知道龙儿的出身与泰子的职业时,大人们充满警戒的眼神、知道他人是如此看待高须龙儿的自己、绝对饶不了的流言——龙儿回想过去的种种,彷佛在确认伤口。 有些已经治愈,有些还没。有些还在渗血,有些不合理、有些无能为力而放弃、有些甚至和父母、出身无关。


在受到这么多伤害之后,龙儿成长成了一个三观健康且稳定的孩子,他甚至还能提供多余的能量,去纠正泰子和大河的错误。这简直是个奇迹,其中泰子功不可没。

虽然泰子经常一副智商情商都不在线的样子,啥啥都不会。但是泰子一个人带孩子,为家庭生存挣得了必须的金钱,还教导孩子成为了一个乖宝宝,至少龙儿双商在线。

就算在这种母子关系融洽、并且相互依赖严重(甚至婆媳问题早早的就不存在了)的家庭内,仍然存在孩子独立而带来的关系撕裂。泰子一再要求龙儿不要打工,但是在面对大学的高额学费的时候,龙儿的理智告诉他应该去打工而不是当泰子的乖宝宝。

孩子的独立是单亲家庭必定要跨过的坎。

照理来说,每个家庭都会面对孩子终将独立的问题。不过,单亲家庭这个问题尤甚。在一般家庭中,亲密关系不只存在于父母和孩子之间,更多的存在于夫妻之间。父辈与子辈的关系变化是很快的,而单亲家庭中缺少应对这变化的缓冲带。

不管怎样,泰子终有一天会意识到,龙儿是个独立的人,不可能一直当她的乖宝宝。对于家里的状况,龙儿也有自己的思考,也有自己期望的解决方式。而泰子越是觉得龙儿会溺水,就越放不开手;越放不开手,龙儿也越有可能会溺水。

可能出于过去的伤痕,和这样的家教,使得龙儿主动性很差,缺乏一点勇气。某些时候,龙儿再多点主动性就能破局——比如那个三人恸哭的圣诞夜——如果龙儿勇敢一点,就能听见实乃梨拒绝自己的真正原因,或者是大河的真正想法。

不过这也会导致作品篇幅大幅缩短就是了。


开朗和暗伤是元气少女的标配

栉枝实乃梨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元气少女”。

永远阳光,开朗,直率;运动系,像太阳一样,吸引并照耀着周围的人。性别不会成为她的桎梏,她是那种随时会跳出来拍一下男生的肩膀“嘿,兄弟!”的角色。能接纳大河成为她的朋友,说明她宽容,重内在而不是外表。

不过,她阳光不是因为没有阴暗的一面,只是会把自己的伤痛藏起来,不去影响别人。如果《龙与虎》不切换视角去描写实乃梨的行为,读者们不会发现她的真实想法,不会发现她还有犹犹豫豫的一面,不会发现她也并不是表面上那样的简单直率,而是会考虑很多东西。


“就是这样!栉枝实乃梨!我对那个完全搞不懂的女人整整喜欢了一年多,不行嘛!但是,对方完全不把这当回事的态度啊!把这当作是没有的事情啊!她装作是没有的事啊!……没有的啊!……为什么啊哇哇哇!”


实乃梨的痛苦未必就比龙儿少几分。她只是擅长做减法,装作没有发生过这些事情,不让它们影响自己显露出来的态度。而她也是充分地考虑了大河的心情等等才做出这个决定。将元气少女的多面性展现出来,让她们在逆境中也如常应对,是描写元气少女的基本操作。


刀子嘴豆腐心的角色并不让人讨厌

在一开始,川岛亚美做作的态度固然令人生厌,但是她的行动也彰显了她的机敏。

正如樱岛麻衣在工作中经常和大人相处一样,川岛亚美作为一个职业模特,她自然是要远远比同龄人成熟。并且通过他人的目光,她完全清楚了自己的优势,并且最大程度的利用它。


(龙儿)“川岛真是复杂的女人。如果真心想要完全了解你,肯定会吃上一番苦头。” 

(亚美)“这种程度的苦头都没有办法欣然接受,就没资格当我的另一半。而且……我也有让人吃苦的价值吧?”


她清楚的知道,自己的美貌会迷倒男性,也会吸引女性,这也说明她并不是一个笨蛋。只不过她不清楚的是,这个世界比她想象的更美好和宽容。纵使她后期不再装成乖乖女,别人也没有显著改变态度。

并且,和她做作的态度、恶毒的言语不同的是,她其实是一个非常乐于助人的角色。主角团的其他四人都受到过她的恩惠。我想这就是为什么佑作说亚美本性很好,只是不相信别人会喜欢她的本性的原因。

现在我们提到亚美,都会觉得这又是一个败犬。但实际上,原作中亚美并没有明确表明过对龙儿的喜欢。亚美喜欢龙儿的表现,有据可循的只有三回。一回是表现出“如果不是中途加入就好了”;另一回是调戏龙儿;最后一回是“你根本不懂我,如果没有认识你就好了”。不过,在读者的眼中,这已经是铁证如山的喜欢了。

要说一开始亚美对龙儿的看法,其实存在致命的误判。在家庭餐厅见面的时候,已经达成一定默契的两人让亚美觉得,龙儿和大河是一对。亚美想当然地认为,他们要么已经是情侣,要么一定有一方喜欢另一方。亚美想当然的“色诱”龙儿,却发现大河不吃醋,龙儿也没有被迷得神魂颠倒。可能就是这一点,让亚美对他们产生了兴趣,并且对自己一直以来的行事准则产生了动摇的原因。

直到她看出了龙儿喜欢实乃梨,大河喜欢佑作,她成为了本作中最“旁观者清”的角色。她马上也发现了实乃梨也喜欢龙儿,却因为顾虑着大河的态度而不敢妄动。最终她发现并不存在什么误判,只是这对傻瓜自己是最后察觉到自己心意的那个。

作为主角团最清醒最成熟的一位,当她发现在几个人间错综复杂的关系停滞不前的时候,心中出现焦躁感是可以理解的了。


另类男配角演绎法

其实,无论怎么看,北村佑作才是男主角人设。

在班内非常受欢迎,被取外号“丸尾”。白白净净、成绩好、是学生会副会长。最关键的是,与多名女主角均有纠葛:

有名的模特是他的青梅竹马;和同是棒球社的女社长合作愉快;学校超有名的凶恶老虎在他面前紧张到说不出话;是飒爽的学生会长所器重的后辈;班中追逐潮流的美少女为他倾心——最关键的,他对龙儿的恋情虽然看得比较明白,但是本身却相当的迟钝,对来自女角的好意浑然不知,可胜任迟钝系男主角一职。

如果以佑作为男主角写轻小说的话,公共线一卷,每名女主角各一卷,这就已经是一部合格的轻小说了。如果剧情、文笔再好一点,也不是没有机会成为神作。

但他不是。不知是不是佑作过于强大,为了衬托龙儿,非常优秀、主动的佑作到后期逐渐被动、沙雕了起来。

虽然从一开始,佑作就有沙雕的潜力。比如拉着龙儿躲在一旁观看大河和亚美吵架;比如在亚美家别墅旁边的山洞里做作的演技和搞笑的道具制作。但是无论怎么说,圣诞夜圣诞老人装却裸着上身出场也太过分了,不冷吗?

再后来,大河向他祈求,希望停止喜欢龙儿,我们却没有看到在这件事上佑作的态度。以及,在接到泰子的电话时,不过大脑地把龙儿和大河打工的事情告诉了泰子。在这两件事上,佑作似乎失去了他以往的敏锐、沉稳,只能说是剧情杀了。


结语

“我是龙,你是虎——能够和虎并列的,从古至今就只有龙了。所以我要变成龙,这样才能待在你身边。”

龙儿和大河的感情发展各阶段,和一般人相反,是倒着来的。

先同居,再身体接触,见双方家长,亲吻,最后表白。

其实并不是。在双方已经同居、身体接触而不反感的情况下,已经说明他们是命中注定的一对了。整个《龙与虎》十卷,其实只靠着一个制动器才能制止剧情的狂飙。那就是龙儿以为大河喜欢佑作,大河以为龙儿喜欢实乃梨。

试想,一起买菜,一起吃饭,一起出门回家,一起生活,互相为对方着想。嘴上虽然不把对方当回事,但是一旦对方出了事就会飞奔到对方身边。夫妻也不过如此吧?而这两个傻孩子,却固执地认为对方喜欢的是其他人,一直为对方打着助攻。龙儿一直惦记着找机会让大河和佑作在一起,但他们一直很别扭,直到大河直视自己,向“恋爱大明神”许愿。大河因为龙儿和实乃梨在一起而心满意足,但她没有发现龙儿面对实乃梨时的痛苦。到头来他们俩才是相处最自然,最合拍的那对。

表面上,龙儿和大河的“移情别恋”没有任何铺垫。比如能够清楚地看到心理活动的主视角龙儿,从喜欢实乃梨到喜欢大河,这个改变也没有任何的预兆。但是只要仔细想一想,就会发现这是理所应当的,原作中处处是预告。

其实,原作虽然不是开放式结局(大河回到了龙儿身边),但是十卷末有很多东西没有交待。比如:虽然交待了泰子升职了,但是龙儿的大学学费也并没有着落,龙儿也没有打工;虽然看上去大河和新家庭相处的还不错,但是之前大河母亲非常强势的印象还是让人担忧;虽然龙儿和大河私奔时已经约定终生,但是读者们还是没有看到他们领证或婚礼。

这些事情不是小事。如果不是学费问题,龙儿也不会违反和泰子的约定去打工然后和泰子闹翻。如果不是大河不想和母亲的新家庭在一起、不想和龙儿分离,他们也不会私奔,也不会用结婚来当作解决问题的手段。

但双方再次相会的时候,都胸有成竹似的,仿佛这些问题不是问题了。在此期间,他们有什么改变吗?

他们在泰子的娘家住了一晚。在这个晚上,泰子和父母和解,龙儿和泰子和解,龙儿、大河和自己和解。大河不再妄自菲薄,决定要牢牢把龙儿握在手里,也不再认为自己应当与母亲的新家庭割裂。龙儿舔舐自己的伤口,却发现只要有大河在,那些都不算什么了。他们互相相信对方,即使暂时分离,总有一天会再次相聚。所以即使大河离开了,龙儿说:“这样就好。”

问题没有改变,改变了的是面对问题的人。

他们从对方身上获得了面对问题的勇气。

认清自己的缺点,和自己和解,然后变成更好的自己。

QQ图片20200313175041


QQ图片20190903184601


0条评论
只展示书评
加载中, 请稍后

后再评论, 没有账号请先 注册

表情
输入满200字时可切换书评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