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我想成为你”更浪漫的告白是《我想吃掉你的胰脏》

文章分类:轻之文库专栏  作者:甚谁   发布时间:2019-01-22 16:34


前言

时下热映的动画电影《我想吃掉你的胰脏》是日本小说家住野夜的小说出道作。在经过并不太成功的投稿经历之后,这部作品的以夜野やすみ的名义在2014年发表在著名小说投稿网站小説家になろう上,在引发了极高的关注度之后被双叶社出版,成为名动一时、累计销量突破200万部的青春小说。该作品在17年被电影化,18年被动画化。故事讲述待人接物相当孤僻的“我”在医院中偶然捡到了同班少女樱良的秘密日记本《共病文库》,之后发现了她罹患胰脏病症、命不久矣的秘密。开始被动的在樱良的节奏中与她一起度过余生时光,并在这样的日子里渐渐开始转变自己的人生观念。本文建立在动画电影故事的基础上,在大家看过电影的感动之余,为大家分享一些对于这样一部优秀的青春故事的思考。


一、用余生让你走出孤独

想要理解《我想吃掉你的胰脏》这部作品,首先要从男主人公志贺春树入手。从男主人公视角出发,可以把这个故事看作是在讲一个无缘人的社会化的过程。显然,春树这位主人公是一个无缘化的人:在影片中,除了樱良之外,基本没有人叫过他的名字,而都是以“某某同学”代称。而他本人,也是抱着一种无缘的人生态度。在影片的开头,他曾声称自己的兴趣就是想象别人怎么看待自己,而实际层面上被他人喜欢或者讨厌都与自己无关。在后面的剧情中,他甚至还说“要是有朋友的话或许会挺开心的,但是我相信小说中的世界要比现实中更有趣”


这一发言其实是相当矛盾的:假如他真的对于人际关系毫无兴趣,那么他其实是没有必要去想象的,更不要说“阅读”了。

无论是怎样的书籍,其内容绝非是脱离现实的空中楼阁。倒不如说优秀的作品,都是建立在作者对于现实之中所存在的形形色色的人际关系的提炼和把握之上而写就的。如此痴迷于读书的男主人公,说出“我对人际关系并不感兴趣”这样的发言。我们很容易就能看出事情的真相:春树害怕因为涉及到实际的人际关系中而受伤——想象的人际关系是在脑海中捏造出来的东西,与他人处于想象的关系,永远不去确认,永远不更进一步,这样便永远不会受伤。

基于这一点,我们其实可以发现,男主人公比谁都更看重人际交往,会在人际交往中付出更多的感情。也正因为如此,春树害怕谁真正的进入他的心中。正如樱良在《共病文库》中写下的,对于春树为什么不叫自己名字的猜测。如果永远无缘,就永远也不会受伤。有着这样观念的男主人公不仅选择了一种不主动去触碰他人的生活方式。更不断主动将走进自己人生中的他人推开。


春树初次捡起《共病文库》之后不咸不淡的态度,那种“你要死了,与我何干”的应对方式正是他拒绝他人走进自己生活的体现。但幸运的是,樱良是一个特殊的人。虽然春树没有表现出对于樱良的关心,但他始终也没有拒绝这个“临终之人”的走进。而在与樱良度过的日常之中,春树不知不觉的开始了自己的改变。


春树第一次关心樱良是在海边,他第一次问樱良“你不会死吧?”。在这里,春树可能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渐渐开始迈出“无的关系”。这里“你真的会死吗?”这样的发言其实是非常多余的:任谁都知道,女主人公因胰脏的病变而死亡已经是一件既定事实,这是在春树初次邂逅樱良的时候就知道的事情。事到如今,没必要再确认一次。而春树在这里如此发问,并非是为了确认“樱良到底会不会死”这一事实,而是在无意识中表现出了对于樱良的关心和依恋。

这一对话在这里并没有进行下去。那之后,春树因为对于樱良的关心从渐渐走出“无缘”的生活方式:从对于樱良关于恋爱的话题而感到害羞,与樱良一起旅行并把自己的名字告诉樱良,从樱良包里的药物上切实感受到她即将死亡的真实而消沉,在与樱良的真心话大冒险中不断提出想要了解樱良的话题。


这些不为春树自己所察觉的细微变化,最终在樱良的“做不能做的事情”的恶作剧中变成了春树自己都无法理解的怒火。


在这里,结合樱良事前所说的,“你绝对不会把我当作恋爱对象”结合起来考虑,也许可以认为春树的怒火来自于,他已经在心中将自己放在了樱良朋友的位置上,而樱良对自己却做出这样的戏弄行为,实在是无法理解。有一个在电影中无法反映出来的小细节,是春树此时的心理活动“要是这就是跟他人往来的话,那我还是不要跟任何人扯上关系的好。”随后在雨中,春树也说出了“果然我这种人就不应该和他人扯上关系”。这样自暴自弃的发言。但在樱良的挽留下,春树最终还是选择了继续留在樱良的身边,而没有重新退回到孤独的世界。


在“遗愿清单”进行到一半的时候,通过那次探病与人生意义的问答终于使得男主开始认清自己的真心。自己问出“你不会死吧?”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呢?在偷跑出医院看烟花的那晚,春树再次问出了这句话:

“你不会死吧?”


这句话,配合上春树在这里的解释,很容易就明白这是“请不要死”“我希望你活下去”。倒不如说,这样委婉的说法,反而更适合这个刚走出内向的少年。感受到了男主的转变的樱良欣然一笑,并与男主做出约定“死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的”。此时烟花升空,两人相拥。春树的观念被樱良改变了,故事的第一阶段在这里结束。


二、在无常的人生中呼唤爱

影片开始渐渐接近尾声。有了烟花的那场戏之后,基本就可以猜到,接下来的是女主与男主一同在实践的层面上改变男主春树的“孤独”:春树和樱良烟花的场景中立下约定,在出院后共同度过人生中的最后日子,在樱良的帮助下让春树交上许多好朋友。但是如果只是这样的话,恐怕就不能体现出《我想吃掉你的胰脏》这部作品的精髓所在了。

《胰脏》这部电影以女主山内樱良的葬礼为开端进行倒叙,事实上是这一类“绝症故事”中相对常见的处理方式:病是绝无可能转好的,活着的时间只有一场电影的长度。这样的倒叙使得故事在一种宛如死亡倒计时的氛围中展开,使得正片中略显明快的各种互动染上了悲情的色调。但是这样的设计带来的一个错觉是:身患绝症的主人公会在故事最后死去。在很多观众抱有着如此想象的时候,影片的前端生硬留下的伏笔——名为“连环杀人犯”这把“契诃夫之枪”击发了。


在短暂的无法理解之后,随之而来的是感受到了这种戛然而止的处理方式的优秀之处。在一切都将自然的迈向终点之前,伏笔回收了。这不是男主自嘲般说的立下出院之后的种种约定成为了伏笔,而是对于之前樱良所说的话进行伏笔的回收。在影片的开头,樱良就曾这么说过:

“每一天的价值都一样,不管做了什么,今天的价值都不会变。”


即使有“死之前非要做不可的事情”,但却不会现在就去做。只有明知道自己活着的日期,人才会迫切的完成自己的“遗愿”。而樱良却并不这么想,在她的观念里,让她感到开心的日常的点点滴滴。她明明同样害怕死亡,但仍然选择了隐瞒病情,还找了春树这样即使知道了秘密,但还能给她“日常”的朋友。整个樱良选择的临终生活,以及作者安排的这样一个“出人意料”的结局,事实上都是在向春树,向这部作品的观众们传达一个观念:人生是无常的,这绝不仅是意味着某些人会英年早逝。罹患重病的人可能连平静的告别世界的机会都没有。但在这样的无常之中,我们才应该去感受自己的日常,因为随时度过的都可能是最后一天、最后一秒。


而这也绝非是“珍惜当下”这种大道理。在影片快要结尾的部分,春树告诉恭子真相,而恭子痛哭流涕,质问男主为什么不早点告诉她。如果她早点知道,就会放弃其他时间尽可能地陪着樱良了。但我想,这里樱良之所以选择了对于身边人保密,也就是为了避免这样的情况的发生:既不要因为死亡让自己的人生特殊化,也不要因为自己现在还切实的活着而忽视了每一天,与每个人的“关系”。罹患重病的秘密会使得自己的生活,自己与身边的人的关系被摧毁,这样的状况是樱良所不愿意见到的。她正是在书写着《共病文库》——并非是要战胜病魔,而是和自己的病痛共同度过还活着的每一天中体会到自己的生存意义。那是在樱良从最初认识到自己得病事实的痛苦中走出来之后选择的生存方式。

对于每一天都圆满度过的樱良的故事以这样的方式结束,最为不满的是春树。春树无比痛苦,以至于无法面对樱良死去的事实——书架上放在最后的那本《小王子》无声的在诉说他的心声:“明明还有半年的时间,可以静静的等待着结局的到来。”


但人生是无常的。

刚从孤独的境遇中走出来的春树立即又被置入了一个新的问题之中,也就是《胰脏》这部作品的第二层深意:人生的无常,以及如何珍惜这无常的人生。最终春树走出了樱良去世带来的打击,选择面对故事的结局:阅读《共病文库》,并在那里确认樱良对自己的感情。不再去想象两人之间的关系,而是面对真实存在的关系,并接受。

这一点,在故事的最后,春树与恭子成为朋友之间的纠结之中,更能够得到印证。春树不再抱着会受伤的预设而去选择不再与他人发生关系,而是以即使受伤,“我也要说”的态度选择去面对自己的人生。春树的成长在这种突如其来的打击中完成了,他并没有被唯一的朋友樱良的死而感到消沉,而是选择迈出向着幸福的道路。


结语、最后的最后,我想________

在文章的最后,我们可以着重谈一下《胰脏》的结局。在轻文学类作品中,客观的来说《胰脏》的故事(包括这个戛然而止的结局)谈不上有多大优势。这部作品要说最大的特点在哪里,至少我会认为是最终传达到了的“我想吃掉你的胰脏”这句话。

“月色真美”是更为浪漫的“我爱你”。在这部作品里,超越了“我爱你”“月色真美”的告白便是“我想吃掉你的胰脏。”

电影不看到最后,无法理解“我想吃掉你的胰脏”这句话的深意。在原作中“吃胰脏”这个意向出现了多次,并分别在不同场合具有不同的意思。在电影中,“我想吃掉你的胰脏”最具感染力的一次出现在了最后。那便是春树发送给樱良这封邮件,以及樱良在《共病文库》的最后写下的“我想吃掉你的胰脏”。这种种心有灵犀的美好的传达最终又在樱良的手机中得到确认。可以说,在最后男主翻阅邮箱时发现那条“我想吃掉你的胰脏”邮件上的“已读”是令人最为安心的细节。


“我想吃掉你的胰脏”这句话,它代表的是春树与樱良超越了朋友,乃至于恋人的关系。它代表的不是简单的通过吃掉胰脏让你的灵魂活在我的身体里,或者是 “吃什么补什么”这样的想法。

而是基于“想成为彼此”这样的在两人一同走过的这段时光里的共同感受的基础上萌生的愿望。

樱良说,我出生十七年来,恐怕一直都是在等待着你,这句话回收了所有的线索:两人的相遇,“我们现在的人生是由我们的选择而造就的”樱良的人生观,以及樱良如何在与他人的关系中建立起自我。在这样的话语传达的结尾之中,两个人在真正意义上达成了一体:原本作为相反面的两人连结在了一起,樱良人生中最后的大冒险,便是想要和这个“似乎不需要朋友和恋人”的春树搞好关系,而最终实现了让春树走出孤独,并且让自己第一次感受到了“独一无二”。

“我想吃掉你的胰脏”成为了最为浪漫的话语。它将一个原本可能趋于烂俗的“绝症爱情故事”设计巧妙的避开了那些太过浪漫化的部分,反而将矛头直指选择了不同人生少年少女的相互理解之上。最终得到的自然是远超于那种套路式的,一切最终都解释为“爱情”的青春恋爱作品的评价。把握住青春作品的非“恋爱”的那一面才能够讲好青春恋爱故事,恐怕原作者住野夜正是发现了这样的真理之后才在出道后的几年内取得相当大的成功吧。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原作小说与动画电影的侧重点略有所不同,喜欢这部作品的读者,可以尝试一下原作,定会得到更多的感动与幸福。



声明:

专栏所有投稿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栏目立场 

本系列版权归轻之文库所有,未经许可禁止一切形式转载 

文章配图来源网络,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0条评论
只展示书评
加载中, 请稍后

后再评论, 没有账号请先 注册

表情
输入满200字时可切换书评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