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叮咚”      听得不厌其烦地门铃声传入我的耳中,我连忙跑向门口帮忙上门拜访的人打开大门。

  主编穿着黑色的薄款外套和休闲长裤站在门口,和他一如既往的商业套装截然不同,不过手腕上那略显陈旧的机械表依然戴着。

  “靳言,刚从三明回来啊。”

  我习惯性地向靳言问候,他笑了笑点点头。

  这时,我注意到他的左手提着一个服装店的袋子。

  “刚回来就来收你的原稿,能负责你这样的作者实属大幸。”

  “哈哈哈,是吗。”  

  我转身走进房间中,拿出了打印好的出版物校对稿,交给靳言。

  靳言一接过,在打算转身就走之际,回过头来。

  “对了,我忘记说一件事情了。”

  “怎么了?”

  “瀚音,下次来收稿的人就不是我了,编辑部新来了一个编辑,所以我给你换了一个编辑。”

   “啊?怎么突然…说这个事情….?”

  “反正这个是最终校对的出版稿,你下次要写书的时候,就是要找那个新编辑了。我等下会给你发他的联系方式的。”

  “等下,靳言。”

  “恩?”

  我咽了一口口水,看着靳言手中拿着的服装袋,我深吸一口气。

  “那个!靳言!”

  “怎么了?瀚音?”

  “你….你….你这个袋子里装的是新西装吗?”

  我还是不敢坦露自己的心意。

  “不是,只是一件黑色的外套。”

  “给自己的吗?还是送朋友?”

  “都不是。”      靳言看起来很开心地笑了笑。

  “是送给我爱人的。”

“那么,下次再见。”     靳言说完便挥了挥手。

  他往后退了一步,双脚踩在楼道的大理石地板上,在他关上门的那一刻,我从门缝里看到,靳言他在笑着。

  他的眼睛里,闪带着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