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星期二,踩点来到学校的我,一进教室却不自觉地朝着刘弘毅的方向看去。

  意识到的我,随便一瞥,看到了刘弘毅的校服外面披着一件黑白相间的兜帽外套。

  像是落荒而逃的我,连忙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

  星期一到今天下午第三节社团课结束后,我还没有和刘弘毅说过一句话。

  第四节自习课的时候,我照常拿出还没有读完的读物准备阅读。

  可是一翻开之后,文笔流畅,语言优美的书,我却一个字都读不进去。

  昨天班主任所说的事情我还在耿耿于怀,我现在分辨不清楚,刘弘毅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接近我的。

  是为了博取我的好感,然后找到时机一举嘲笑我吗。

  还是说,就只是想要接近我,成为他所向往的样子。

  剩下的,刘弘毅是喜欢我,所以才为我做这些的。

  这三个猜想我不停的彷徨中,仿佛迷失在名为这三个选项的三条路前,我不知道应该选择哪条。

  胆小懦弱的我,想要远离这三条路,直接退回原地重新开始。

  可当我转身而去的时候,退路早已被堵得死死的。

  我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会被堵得死死的,我意识到了,我喜欢上了刘弘毅。

  我不敢选择三条中的任何一条,我就是不够自信自己可以在选择之后有足够的余力去应付任何一条道路。

  我害怕,我措手不及。

  当初突如其然闯入我的世界的是刘弘毅,可当我面对困难选择的时候,他却不在我的身边,他却….没有推我一把我所希望的那条路径。

  刘弘毅是不是喜欢着我,这个我不得而知。

  我根本不敢知道。

  当时,是他用他的温热重新传递到我冰冷的心中。 

  是他,让我回想起当时一直逃避不愿意面对的叶警官。

  也是他,亲自打碎了当时,我一直不愿回想起的叶警官。 

  我的心中、脑海中,哪里都是他。

  可悲的是,我找不到有一处没有他的地方。

  我,正在被他所吞噬。

  我,是个胆小鬼。

  不愿自我改变,固地自封止步不前的懦弱之人。

  自私,怯弱的自卑之人。

  我,是陈靳言。

  泪水从眼眶滴下,沾染并且浸湿了书,这是我第一次让自己的书面触碰到除了我手之外的东西。

  ···

  放学后,我精神恍惚地路过车站,这时听到了好像期盼已久的问候。

  “靳言,明天见。”

  但是我没有回应这声呼唤,并且像个丧尸一般的走着。

  不知不觉当中,我走上桥,来到了熟悉的井盖前。

  轻轻地踩了一脚,发出若有若无的‘哐当’声后,满不在意地继续前行。

  河边刮来的大风让我一度以为自己的衣服要被吹走,随后想起自己背着书包便安下心来继续走着。

  ‘呼哧、呼哧、呼哧。’    好像是有人在锻炼的跑步声传来。

  ‘哐当!’       倏地,井盖因为被巨大踏击而发出的巨大响声快速传入我的耳中,我被吓得整个人浑身一抖,幽幽地回过头去。

  发现,踩到井盖的人并不是锻炼的老大爷之类,而是刘弘毅。

  他好像也是被吓到了一番,另一只脚小心翼翼地跨过井盖。

  我注意到,刘弘毅在我的身后。

  不知道为何,察觉到这点的时候,立刻扭过头迈开腿就跑。

  跑步而产生的强风刮蹭着我的脸颊。

  “靳言!”   刘弘毅在身后大叫一声,随后急促的跑步声也跟着传来。

  不一会儿,我感觉自己即将要被抓住了,脖颈,太阳穴开始流下汗水。

  好像后面有一只吃人不吐骨头的猛兽正在追逐着我,明明我明白,刘弘毅不会拿我怎么样,可还是下意识的逃跑。

  他也在追着我,用着我不知名的原因追着我。

  刘弘毅他,没有必要这样做。

  我,不值得他这样做。

  “抓住你了!”    这个时候,书包的提带被刘弘毅抓住。

  眼泪夺眶而出,我玩命向前奔跑,解开书包的背带,继续向前奔跑。

  明明已经抛下累赘的书包了,可我还是感觉自己格外的沉重。

  “陈靳言!!”     刘弘毅再一次冲着我大声呼唤。

  这时,我感觉自己的兜帽有些松开,却停不下脚步。

  想要按压住兜帽的时候,又一阵狂风迎面吹来,风所大到,我整个人快到倒了下去。

  随后,头上一直所存在的温暖不复存在,我转过头看去,兜帽外套被狂风吹去,像是随波逐流一样。

  最后,当外套犹如短线的风筝一样飘向远方时,我也注意到自己正打算跨过围栏抓住外套。只不过,刘弘毅正在双手大力拉着我的外套,硬生生地把我拉了回来。

  我整个人向后倾倒,靠在刘弘毅的身上,亲眼目睹着那件黑色的兜帽外套好似堕落的黑鸟一样,落在了沙溪河上。

  我的大脑好像放空了,眼泪止不住地往外流。

  全身上下无一不充满着恐惧,叶警官的形象慢慢地开始在我脑海中支离破碎。

  我蹲了下来,双手抱住头,呜咽了起来。

  恐惧包裹着我,前所未有的绝望萦绕在身边周围。

  明明自己低着头,却感觉世界天旋地转,仿佛自己要被扔到万丈深渊当中去一样。

  我好像看到了原本可以依稀看见的叶警官,逐渐离我越来越远,他在招着手。

  表情,还是和上次所看到的一样。

  悲凉中带着无奈,无奈中参杂着向往。

  这是我最害怕见到的表情。

  正当叶警官的身体将要全然破碎的时候,头上的温暖又重新回到我的身体中了。

  我抬起头,把左手放在头上,陌生的棉麻质感的兜帽在手掌间摩挲。

  可是温暖却不陌生,这个温暖…是上个星期五的时候,在刘弘毅怀中的温暖。

  在星期天的时候,被刘弘毅所传递到的温暖。

  这个温暖….是刘弘毅给予我的温暖。

  “其实我很早之前就找班主任了解靳言你的家庭事情了,我打从一开始就知道了。【过呼吸】是偶然,不管哪次都是偶然,但是我想接近你是真的。”

  “想要从你的身上找出一丁点的我,找出我的未来中,可以活成的我。”

  “一开始只是好奇,但是与你接触后,我发现靳言你真的很坚强。经历了,遭受了那么多事,还能贯彻自我,活得如此通透。”

  “我真的好钦佩你,这种钦佩甚至盖过了一开始的好奇,盖过了之前的喜爱。”

  “我真的….好喜欢靳言你。”

  “想和你肆无忌惮地玩耍,想无时无刻给你温暖,想…永远把你占为己有。”

  不知不觉中,刘弘毅和我一样蹲在地上,并且从背后环抱着我。

  他没有在意旁人的目光,在悬索桥上公然做出如此令人害臊的事情。

  我擦了擦眼泪,站起身来,刘弘毅也跟着我一同起身。

  我转过去,看着他即将要哭出来的傻气模样,我破涕为笑。

  “你不是已经,活成了我吗。”

  “啊?”      刘弘毅吸了吸鼻子。

  “在这个公众场合中,和我一起蹲下来,并且从后面边抱住我边诉尽衷肠,我实在不能想到还有什么行为能够如此贯彻自我了。”

  “啊….”   被我说道后,刘弘毅的脸瞬间红了起来,从脸颊处红到耳根。 

  “我果然还是需要你来推我一把啊….我真是懦弱。”

  我摇了摇头,拉了拉兜帽。

  “硬要说的话,我也是喜欢你的,喜欢你这个随便侵入别人世界的傻子。”

  我拉了拉外套两边的下摆,将手套进袖子中,最后拉下兜帽。

  我身上穿的这件外套,是刘弘毅那件黑白相间的外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