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辛苦你了,要靳言你帮忙送资料,还要留下来等我。”

  “没关系,我也正好有事情要问班主任你。”

  听到我说这句话的时候,班主任收拾资料的手停了下来。

  “靳言,你要问什么。”   班主任盖上文件夹,双手抱住。

  “关于上次刘弘毅旷课被叫去办公室的事情,我刚才碰到医务室的老师,她说,你们是故意引我过去的。”

  “果然是这个啊…”       班主任听起来有些释怀地笑了笑。

  “对,没错。蓝老师当时来办公室的时候,就为弘毅证明了他是因为你【过呼吸】发作了,所以耽搁上课了。”

  “没想到,班主任你还光明正大的承认了。”

  “这有什么不好承认的,我当初要这样做的原因其实是觉得,弘毅着孩子说不定可以影响你一点点。”

  “影响我…一点点?”    

  “刷拉。”      椅子拉动的声音传来,我看到班主任坐在了被拉开的椅子上。

  “对,靳言你…我想着,弘毅他说不定真的有那种改变人的力量。当时我也是在赌,赌着弘毅要求他拜托子骞他们放出消息的时候,靳言你会不会来。你会来的话,就说明,你有被内心的愧疚所影响到,这个愧疚是来自弘毅的。假若不会来,那么就是代表,靳言你依然在原地踏步。”

  “虽然这样很自私,不过在我作为班主任的观点中,希望靳言你这么优秀的孩子可以成长得更为出色,应该不会很过分吧….”

  班主任说到这里,我想到了当初,刘弘毅从我身边经过时的那一次微笑。

  原来,他是在开心着我的到来。

  班主任找我谈话,也是为了确定我来到这里的目的。

  我突然懂得了班主任的用心良苦,说不上厌恶,但也说不上感激。

  这样无声无息地就闯入我的世界,是精心设计好的。

  这种感觉,让我有点恶心。

  算是精心设计吧,他们是利用了我的愧疚心理。

  既然如此的话,会不会香烟事件,也是他们所自导自演的。

  这一切,皆有可能。

  “希望靳言你不要在意…我也只是想做一些自己可以做到的。”

  “我,怎么可能不介意呢,我是…陈靳言啊。”

  我抛下这句话后,转过身打算离开会议室,这个时候,听到了因为急忙站起来而导致椅子往后拉的拖地刺声。

  “靳言,对不起。我会这么做的另一个原因,其实还是有来自叶警官的委托。”

  我猛地抬起头,但是始终没有转回去,强忍着呜咽的声音,走出了会议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