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我仿佛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回到家中,整个人有气无力地脱下鞋子一下子就溜进自己的房间中。

  整个人毫不犹豫地平躺在床上,双眼盯着漆黑一片的天花板。

  刚刚那个女生所说的,是真是假。

  刘弘毅是不是故意要引我过去办公室的,如果是的话,那么之后他来替我顶罪是不是也是故意的。

  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我搞不懂。

  是为了故意接近我吗,可他接近我后又没有什么好处。

  明明,我在班上是那么遭人嫌弃的人,他和我在同一平面内,对于他的形象来说不是那么光彩的事情。

  不对,为什么我要这么厌恶自我,要在刘弘毅面前这么自卑。

  就算他故意接近我,也是他自己愿意的,我也没有求他。

  但是,我就是想不明白,刘弘毅他为什么要接近我。

  我抬起左手,在投篮机前,手背上的温热依然余存。随后,手背上的余温像是导火线一般。点燃了身上其他被刘弘毅触碰过的地方。

  全身被炽热所包裹,无法自拔。

  我侧过身,整个人缩成一团。

  周围静得彻底,只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声。

  刘弘毅,是喜欢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