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星期五的班会课结束后,也意味着周末即将到来。

  我收拾好周末要带回家复习的书,背上书包悄无声息地从后门离开教室。

  走下楼梯后,临近校门之际脑海中反复回想着刘弘毅的家庭住址。

  来到车站,确认好要乘坐的班车后,我不自觉地开始紧张起来。

  这还是我第一次前往同学的家中,并且一声招呼也没有打。

  这种贸然拜访很是不妥,不过思来想去,我还是决定在周五的放学去造访刘弘毅的家。

  目的有两个,其中之一是向他道谢。

  道谢的事情便是,他替我承担了【携带香烟进入校园】的错误。

  我不知道他要承担这个错误的原因是什么,想要知道原因的我便是探访他家的第二个原因。

  他没有理由为我做这个事情,除非,他是有别的目的。

  可我就是想不出另一个目的是什么。

  上了车后,正巧公交车的前端车厢的末端还剩下一个座位。我坐了下去,转过头看向窗外的风景。与此同时,我可以看到窗户倒映着我的模样,以及感受到车厢内所有人的视线一同聚集在我的身上。

  下车后,深呼吸一口气,迈开步伐前往刘弘毅的家中。

  天色已经渐渐暗去,此次去道歉的话,可能会被刘弘毅的父母所训斥,甚至吃一个闭门羹。

  想到这些可能性的我,还是毅然决然的想要前往。

  我没有勇气向年段坦白那根香烟是我的事实,我不想让那根叶警官的香烟离开我。我也不想和任何人诉说,我和叶警官的事情。

  我只想埋藏在心中,成为支撑自己的那个源源不断的能量就够了。

  我来到了刘弘毅所住的小区门口,刘弘毅所住的小区在火车站旁边,这是完工才一年的小区,所以乍一看过去焕然一新的样子。

  跟着刚好进入小区的住户走进小区,走进刘弘毅家所在的大楼中,乘上电梯按下12楼的按钮。

  在电梯内,心中一直惴惴不安,等下我要用什么话语和什么态度跟刘弘毅的父母打招呼,我又要如何应对他们的反应。

  不知不觉中,电梯门已经到达了12楼。

  自己选择的路,还是要走完的。

  我踏出电梯,驻足于刘弘毅的家门口。

  鼓足勇气,抬起颤抖的左手,我按下了门铃。

  停留在门口半刻,没有人出来应门,当我打算再按一次的时候,从房门内传出沉重的脚步声。

  我下意识地退后几步,抬起一直低着的头,随后门便像是我预料到的一般打开了。

  只见,刘弘毅缩着身子,一只手抓着门把另一只手扯着灰白色的外套,脸色苍白,双眼发黑。看起来有气无力的他,十分憔悴。

  刘弘毅打开门后,第一眼看到我后,在他看似半死不活的面色上唯一有些血色。

  这应该是惊讶所造成的血色。

  同时,我也很惊讶,不禁瞪圆了眼睛。

  我没有想到来开门的是刘弘毅,并且刘弘毅看起来还是一个带病之躯。

  应该不能说是看起来了,完全就是一个生着重病的患者。

  “咳咳…..靳言你怎么来了。”      刘弘毅咳嗽了两声,用着沙哑的声音问道。

  语气中带着一些疑惑,而且似乎是在努力让自己发出声音说话的样子。

  “来找你道谢的,现在也多了另一个目的。”

  “什么….目的?”      刘弘毅再次扯了扯自己身上即将滑落的灰白色外套。

  “来照顾生病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