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星期四,一来到教室的我,就遭受到了来自全班同学的眼神攻击。

  那是包含着愤怒、鄙夷、恶意的眼神,全都如出一辙不带丝毫偏差。

  我仿佛跟罪人一般,走在过道上如示街游行的罪犯一样。所有人,目光如炬地看着我。

  坐在位置上,同桌把原本放在桌边的笔袋拉拢在自己的面前。

  我放下书包,心惊胆战地做着一如既往的动作。

  下课期间,我在教室里装睡,听到了来自不同同学发出的嘲讽挖苦。

  “还真是可笑,自己的犯的错却诬陷别人。”

  “对啊对啊,不过没想到竟然有人作证,说什么弘毅真的把香烟放进口袋里了,这怎么可能嘛。”

  “年级第一人品如此败坏,真是令人瞠目结舌。”

  “知人知面不知心这句老话肯定要铭记于心啊。”

  “不过有些人可不是人啊!对不对?”

  “哈哈哈哈哈哈哈~~~”

  明目张胆的对话挤进我的耳中,我无能为力,只能待在外套之中。

  上课铃响了,我直起身来,双眼迷离地看着眼前的课桌。

  左手伸进口袋里,摸了摸安然无恙放置其中的香烟。

  只要有这根香烟,和这件外套…就足够了。

  我只需要这件外套给予我的温暖,这根香烟给我带来的安心。

  只要有这两件东西,我都会感觉…..叶警官依然待在我的身边,他仍旧陪伴着我。

  我抬起头,想到昨天上午在年段办公室的刘弘毅。

  他大喘气的样子,体力耗尽的狼狈模样,坚定地说出这根香烟的凛然态度…全都,一一印在了我的脑海中。

  这些印迹,像是烙印一般深深地盖在上面,久久的挥之不去。

  这根香烟…是刘弘毅替我拯救回来的,是他….帮我挽留住了叶警官。

  我起身,走到后面的布告栏。

  班级里为了方便联系某些特殊情况而没来上课的学生,把家庭住址和电话号码全部打印在一张纸上,挂在后面的布告栏上。

  我看向座位号8号的刘弘毅,扫过一眼之后,回到座位上。

  “怎么了,想亲自去道歉吗,那不如去年段办公室比较来得有效。”

  坐下来的那一刻,同桌冰冷地说道。

  “不知道背后所隐藏的一面,不要随便代入自己的想法,不然无意中伤害到了谁,你都承担不起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