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雨水仿佛撕裂了苍穹,隐隐散发着悲戚的凉意。

  这场雨,似乎是上天正在嚎啕大哭。时有时无的雷鸣轰闪犹如放声哀嚎。

  上天豆大的泪珠化为沉重如铅球的雨滴骤然降落于此。

  狂风肆意地刮着,雨水混杂在其中,宛如形成一道道海浪拍打着我的裤子,我上衣的下摆。

  来到通知所说的三明市第一医院,看着放在面前的担架床。

  等下,这张担架床便要被推出这间空无一物的房间。

  我看着躺在床上的叶警官,身上盖着一层白布。

  他嘴唇发白,双眼安详地闭着。

  我没有问及任何人叶警官的死因,我只知道,是意外死亡。

  走出白房间后,叶警官的同事拿着一个透明的密封塑料带。

  塑料袋里装着叶警官的手机、他的钥匙、他的钱包,以及一根香烟。

  我接过塑料袋,向警官道了一声谢后走出了第一医院。

  站在医院的门口,看着手中拿着的塑料袋。

  眼泪,不自觉地掉落而下。

  此时的我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有眼泪不停地从脸颊滑落而下。

  我打开塑料袋,从里面拿出了那根香烟。

  用着朦胧的视线,恍恍惚惚地看着那根若隐若现的香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