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星期三是我值日,所以我一大早便来到了学校。

  教室里只有住宿生在准备早读,我走到卫生角拿起抹布的时候,能感觉到那些住宿生全部都在盯着我看。

  我装作不在意的那下抹布走出教室,低着头前往洗手池。

  擦完黑板和讲台桌后,把抹布放回原位,住宿生也开始早读。在此之间,陆续进来班级的同学也越来越多。

  我走在一、二组的过道上,快要回到我位置的时候,突然和某个同学相撞在一起,他似乎是直接冲过来的一般将我撞到在地。

  此时,我看到我的同桌背着站在后门刚来到教室。

  “对不起。”     我没有看那个撞我的同学长什么样,我双手撑在地板上,发现香烟从口袋里掉落出来。

  我立刻摇摇头表示自己没有什么大碍,低着头迅速抓起香烟塞进口袋里。

  我装作若无其事地回到座位上。

  ···

  第四节课下课后,我收起语文书,拿出下节自习课准备写的英语作业。

  当正好把英语作业放在桌子上的时候,我察觉自己背后站着一个人。

  我感受到史无前例的压迫感,仿佛自己正是被压在五指山下的孙悟空,动弹不得。

  “陈靳言,跟我去年段一下。”      高二年段的副段长用着极其严肃的语气说着。

  原本不敢做出任何动作的我,乖乖地站起来。

  我低着头,十分恐惧着副段长的表情。

  “走吧。”       洪亮威严的声音再一次传来,副段长转身而去,我跟着他的脚步一同走去。

  ···

  走进年段办公室,我仿佛踏入了地狱一般。

  我不知道现在年段办公室有多少老师在场,我始终不敢抬起自己的头颅查看情况。

  我唯一可以确定的便是,有好几双眼睛一动不动地锁定着我。

  副段长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此时我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保温杯放在桌子上所发出的敲击声。

  “陈靳言,把你外套口袋里的东西拿出来。”

  一瞬间,我的世界崩塌了,我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自己口袋里放着烟的事情竟然会被老师所知道。

  我浑身僵硬得跟机器人一般,心中如翻江倒滚。我大口地深呼吸着,努力平复自己心中波涛汹涌的情绪。

  “我叫你把外套口袋里的东西拿出来!”

  这次,副段长的声音响彻整个办公室。

  我被吓得浑身一抖,最后左手伸进口袋里颤颤巍巍地拿出放在里面的香烟。

  我把手伸在副段长的面前,浑身不争气地发抖中。

  “你好大的胆子,原本我听到有人来举报还是不相信的。结果你还真的敢在学校里抽烟,你真的太让我失望了。”

  副段长恼怒地说着,我闭着眼睛根本不敢面对此刻的场景。

  闭上眼睛后眼前一片黑暗,看不清任何的东西,身体好像都快要站不稳了一样。

  我听见了班主任喝水的声音,听见了外面风吹拂树叶的‘沙沙’声,甚至听到了其他老师的轻声叹息。

  我微微睁开眼,在副段长伸出手即将拿走我手中的香烟的时候。

  在那一刻,叶警官突然浮现在我的脑海中。

  他看着小蛋糕一脸满足的微笑,捉弄我时双眸流露出的温柔。

  我瞬间紧握左手,把左手抽回犹如当初把手从叶警官的手中抽出一样。

  霎那间,又一声巨响从门口传出。

  所有人在同一时刻不约而同地看向门口,我因为受到惊吓往后退了几步。

  只见,刘弘毅右手抵在办公室的铁门上,左手插着腰。他半弯着腰,一口又一口的喘着气。

  “干什么,一惊一乍的。”     副段长愤怒不解地说着。

  “副段…”      刘弘毅走了进来,咽了口口水。

  “那根香烟是我放进陈靳言的口袋里的。”

  刘弘毅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我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气喘吁吁的刘弘毅。

  “你放进去的?你不要为了替同学顶罪胡说八道。”

  “不,就是我放进去的。我是为了报复陈靳言昨天上午第一节课下课让我难堪的事情。所以在昨天下午第三节课自习课的时候,我趁陈靳言在睡觉的时候放进他的外套口袋里的。就只是给他一个恶作剧,他那么胆小发现自己口袋里有一根香烟的时候肯定会吓一跳。”

  “你就抱着这样的心理给陈靳言的口袋里放一根香烟?你还真是胆大包天啊刘弘毅。”

  “真是让人头疼。”     副段长双手按着太阳穴,闭上眼睛。

  “副段,既然罪犯出动出来认罪,先让靳言回班吧。”

  班主任盖上保温杯的盖子,语气柔和地说道。

  “靳言你先回去吧。”     副段长挥了挥手,我点点头,双腿依然在轻微颤抖。

  经过刘弘毅的身边,刚刚紧张而起的心跳加速渐渐缓和下来。

  我松开了禁握着的左手,离开年段办公室。

  靠在年段办公室门外的墙壁上,办公室内再一次传来副段的严厉斥责。

  “这么大胆,就回家把胆子收一收,下星期3再来学校!”

  我拿出左手,展开手掌,看着手心里被握得有些褶皱扭曲的香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