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同桌,你和刘弘毅是什么情况。”    我的同桌,发出了如审讯一般的提问。

  “…没情况。”       我按了几下自动笔的按钮。

  “那他一大早的还跟你打招呼?”   

  同桌的语气带着质疑,潜台词仿佛在说着‘你有什么资格让他和你打招呼。’

  “我不知道,你好奇的话自己去问他。”

  我不想再多加谈论和他有关的事情,我避而不语。同桌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第一节课下课后,在我拿出下节课要用的课本时,同桌和她的伙伴一同离开教室。

  在这个空隙之际,刘弘毅一声不响地坐在了我的旁边。

  我打开英语课本看着昨天晚上笔译在上面的记录。

  这个时候,我又一次听到刘弘毅专属他的傻笑。

  与此同时,我也感受到了来自不同人透射过来的视线。

  有好奇的、有惊奇的、有困惑的、有不屑的,五花八门的情绪一下子聚集在我的身上。

  我阖上课本,长叹一口气。

  “有什么事情吗。”     

  “我觉得靳言你最好多和别人交流,不合群的人未来进入社会后是难以大展宏图的。”        

  靳言….我不由得在意刘弘毅突然直呼我的名字。

  “这个好像跟你没有关系。”      我冷淡地回应。

  “啊?是吗?我的认知当中,只要一个人和另一个人联合起来对抗老师,那么那两个人就成为朋友了。”

  “你的认知点还真是奇怪。”     我毫不留情地说着。

  “会吗?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学生们的共同敌人都是老师啊,不是还有一句话吗?只要有一个共同的敌视目标,那么就是成为朋友的第一步了。”

  “这是你自己编的吧。”    

  “算是吧,不过虽然听起来很别扭,不过靳言你应该也理解其中的意思吧。”

  “我只听过【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其他的暂时不想理解。”

  “还真是冷漠啊,不过你这样的冷酷我也更好奇你是因为什么而冷漠。”

  “你平常周末的时候都干什么吗?其余时间不用问我也知道你肯定在学习,刚才看到黄老师布置的笔译作业你简直一丝不苟的完成。”

  “…..”     我没有回答。

  “我平常周末的时候都喜欢打一打游戏,你有玩什么游戏吗?应该都有吧?”

  “我偶尔周末的时候还会和一些朋友去KTV啊,一起去各种地方玩,吃吃东西什么的…..”

  刘弘毅在我身旁滔滔不绝地自说自话起来,他说的每句话明明那么清晰,可我却一个字都听不进去。刘弘毅所说出的话和嘈杂的教室融为一体。

  我像是把自己放在一个小空间里,隔绝了这个空间范围之外的人。

  “喂!”     这个时候,他在我的耳边大吼一声。

  我的空间瞬间破碎、崩溃瓦解。我感觉自己的领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侵犯,仿佛自己正在被某样东西一步一步迅速地吞噬。

  为了对此作出反抗,我用力转过头,扯开了嗓子。

  “你不要一直在我旁边叽叽喳喳的!很吵很烦人知不知道啊!!!”

  来自内心最具有攻击性的怒火化为语言媲美火山爆发一般的来势汹涌,我没有任何的思考,冲着刘弘毅说出这句话。

  原本在吵闹的班级里一瞬间鸦雀无声,一直被班里其他事物所吓到的我,此时班级内的其他人被我所吓到了。

  我心跳加快,全身的温度升高,怒视着面前的刘弘毅。

  他微张着嘴巴,没有预料到我会倏地爆发出来,他双眼呆滞愣愣地看着我。

  “啧。”    这个时候,一声轻声的咂舌将我的理智拉了回来。

  我扭头过去,同桌站在后门,双眼尽是想要把我杀死的锋芒。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同桌的面貌,超过耳朵的短发,涂着粉色唇膏的双唇。

  我心虚地回过头去,低着头,双手插在兜帽外套的口袋里。

  “不好意思,你要坐是吧?我先回去了。”      刘弘毅似乎没有被影响一样,起身笑着对同桌说着。

  “没关系。”     同桌也笑脸应对。

  刘弘毅从我身边绕过,他仿佛想要快速逃离现场一般,我的背后感到一阵风刮过。

  同桌静静地坐在我的身旁,我低着头不敢看任何人,任何物。

  班级重新恢复了以往的热闹,在一旁的同桌又咂了一下舌。

  她从抽屉里拿出英语书,并且好像是故意用着我能听到的声音,她把英语书拍在桌子上。  我始终不敢再做出任何动作,双手插在口袋里,左手紧抓着口袋里的香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