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走出校门口后,听到刘弘毅充满活力地朝我问候。

  “嗨~留下来和班主任说了什么呀。”    他很自然地走到我的身旁,我下意识地往一旁走去和他保持距离。

  “没说什么。”      

  “这样啊,不过你竟然会来办公室为我说话我还真的是很吃惊呢。”

  “我现在才想到,只要你搬出医务室的老师说出我【过呼吸】的事情就可以了,我还特地跑去办公室。”

  “哈哈哈哈哈,我一开始没打算要说出你【过呼吸】发作的事情的。毕竟像这种很少人知道的事情埋藏在心中,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啊,就像那种。‘啊,这个事情我知道,并且同时也很少人知道,我好幸运啊,太棒了。’这种感觉。而且,也只是叫一个家长而已,检讨随便复制粘贴一份改改关键字就可以,也没有必要扯到你。”

  “你是笨蛋吗。”     对于刚才刘弘毅一大串的话语我懒得吐槽。

  “恩….算是吧。”     结果,他直接承认了。

  我不解地看向他,刘弘毅脸上挂着傻瓜一般的满足微笑看着自己的右手。

  我转过头,继续看着自己的双脚行走着。

  我的高中所处的地理位置很奇特,它处在一个半山腰上。所以,学生们为了能顺利到达,每天都需要走一次长达600米的斜坡。

  和刘弘毅下坡之后,我按照以往的路线过了马路,他也一直站在我的旁边。

  往右边走去,经过公交车站的站点后他停下脚步。

  “明天见。”    

我没有回头应声,径直地走着。

  这下,我也算是问心无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