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放学铃声响后,我收拾好书包准备离开教室的时候,听到了一群人的谈话声。

  “弘毅那家伙怎么还没回来。”    一个声音粗犷的男生说着。

  “刚才不是被叫去办公室了吗,弘毅他不仅迟到体育课还翘课,你觉得班主任会放过他吗。”          女生像是故意捏着细嗓子说话,不过这样的声音据班上的人说是天生的。

  “真是拿他没办法,那我们继续等吧。”    男生无奈的说着,随后他们便开始讨论着其他的话题。

  平常在放学的时候,这些人都会立刻和刘弘毅一起背上书包冲出教室,我不知道他们是要去干什么,也不想知道他们会干什么。

  走出教室,倏地回想起刚刚那个女生所说的话。

  【弘毅他不仅迟到体育课还翘课。】      这句话回荡在我的脑海中。

  刘弘毅是班上的班长,身为班长的他不仅迟到的同时还旷了一节体育课,这在班主任那边的影响是非常不好的情况。

  那么,刘弘毅他现在正在办公室被班主任训斥吗。

  走到教室外面的走廊过道,双手放在走廊的扶手上。

  刘弘毅…..被叫去训斥了….

  心中突然产生了一些内疚感,不过说起来很不对劲。迟到是刘弘毅自己造成的结果,我也没有强制他留在班级里和我说话….

  不过,他好像也是因为我的原因而没有去上体育课….

  ···

  “你在班级里无人不知呢。”       我轻声的说道,没有赞扬的意思也没有贬低的意思。

  “这个我当然是知道的,我也很喜欢这种被人认识被人注意的感受。”

  他开朗的笑了笑,看起来他很高兴这种自己被引人瞩目的感觉。

  “是么….”     我不想和他多说自己的事情,这种气氛如果是以前的我很容易就会被带跑然后和那个人敞开心扉。

  可,此刻的我不再是以前的自己了,我孤身一人就好了。

  想到此时的我心中不由得有些酸楚,不行啊….要坚强啊。

  “陈靳言你不仅在班上是名人,在学校也是名人哦。毕竟,全校就你这样的穿着打扮。”    他没头没脑的把话题转向了我,我沉默应对不想多说一句话。

  “还有,高一军训的时候我记得…好像就你一个人三天军训没有一天有来,所以想要让人不记住你都难。”

  “你从哪里知道这件事情的?”      

  “我问班主任的,有一次和她聊天她偶然提到这件事情。”

  “……”           教室再一次陷入了沉寂,仿佛无声的山谷一般。

  “看来你现在没有心情聊天,我去上体育课了,拜拜。”

  刘弘毅看起来是被我的态度所击退,他起身离开了我同桌的座位,正当他踏上过道的时候,危机又一次降临在我的身上。

  刹那间,心脏的跳速犹如崩腾的野马一般加速,双手难以控制的抖动。脖颈不知道什么时候流下难以一下子擦净的汗水,心跳越来越快仿佛无法控制一样。

  意识正在逐渐模糊…我感觉自己没有在呼吸了…..

  ‘嘭!’     我直接从椅子上摔了下来,大口大口的呼吸。

  意识渐渐恢复后,用尽全力举起双手捂住自己的口鼻,但是依然抑制不了自己想要使劲呼吸的冲动。

  躺倒在地板上的我,视线开始模糊,可见的事物悠悠转转。

  “怎么了?!没事吧!”      焦躁迫切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中….

  ···

  我好像沉入了大海中,正在缓缓的往下坠去。没有多余的力气反抗、挣扎。

  甚至,我连自己的存在都快要感觉不到了。

  不过此时,我听到了急促的喘息声,以及胸前温暖十足。

  我似乎要沉睡了,沉睡在这温柔的温暖当中。

  我睡了。

  这温暖,似曾相识。

  ···

  我睁开眼睛,出现在眼前的是陌生的天花板。头往两旁侧转看去,一边是白色瓷砖堆砌的墙壁,另一边是纯白的单人床铺。

  我此刻身在医务室。

  我坐起身子,靠在床铺的靠背上,看着静谧无人的周围。

  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熟悉的棉麻手感依然还在,我安心地放下手。

  低下头,又陷入了迷茫之中。

  “醒来啦。”     清脆明亮的声音传来。

  我稍微抬起头,用着余光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穿着Vans经典板鞋的刘弘毅站在斜对面,我不知道他的表情是怎么样的。

  “恩….”    我点头回应。

  “真是惊心动魄啊,就算是第二次看到你【过呼吸】?是叫这个吧?发作的时候还真是吓一跳呢,不过幸好有经验。”

  刘弘毅朝我这边走来,坐在床边。

  有经验是什么意思….我不禁在心中发出了疑问。

  “哎呀,第一节课快下课了,你们回到班级里吧,也应该没事了对吧。”

  医务室的老师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门口说着,我点点头示意没事了。

  “那我们走吧,需要我扶你吗。”     刘弘毅用着和善的语气说着,他就是这样一个对待每个人都很友善的人。

  “不用….”     用着冷得不能再冷的语气说着,我独自下床穿好了鞋子。

  和刘弘毅走出医务室后,到回到教室这段过程中,两个人之间没有再说过一句话。

  我没有觉得尴尬,觉得无所适从的是在一旁的刘弘毅。

  恐怕,他还是第一次跟没有话题的人走在一起吧。

  回来教室后,我一声不吭地快步走回自己的座位上,接着偷偷地看着刘弘毅驻足门口片刻后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我拉开笔袋的拉链,从里面拿出自动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