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升入高二后,因为文理分科,我离开了原先高一的班级重新来到一个新的班级。

  新的课表、新的同学、新的班主任、新的任课老师、新的教室以及新的人际关系。

  因为【过呼吸】症状的罕见性,我成为整个高中无人不晓之人。

  不过,就算没有【过呼吸】我也是学校里最显眼的那个。

  我是唯一一个会套着兜帽外套的帽子并且不穿进去的那个人,每次走在路上都会成为路人们眼中一道格外轧眼的别致景象。

  我很孤僻,很多人同学在背后说我示人一种阴冷的感觉。

  我知道自己这些缺点,不过我就是不想改。

  就是想永远套在外套的兜帽一下,低着头仅仅看着自己双脚周围可见的地方。

  不想顾及他人,不想改变自己。

  一开始入学的时候,以这个模样进入学校,班主任用着嫌弃的语言加眼神看待着我。他之所以没有对我施以其他严厉的措施,因为我的成绩在学校里是名列前茅。

  对于尖子生,只要不惹事和惹到自己,老师尽量都会视而不见。

  我没有和任何一个人提过我的生活,我的过去。

  总的来说,我在高中时期除了不得不回答的话,我几乎就等同于一个哑巴待在学校里。

  高二后,我来到了新班级。

  在互相都是陌生人的情况下,新的班主任要求来一次自我介绍。

  这个时候,有一个格外吸引我注意的人来了一场让整个班级沸腾起来的自我介绍。

  “大家好,我叫刘弘毅。”      爽朗阳光外加上声调有些高昂的声音传遍整间教室。

  我一开始被这个声音所逼退到,这种仿佛是故意引人注意的行为我很是讨厌。

  “我的兴趣爱好是唱歌、做饭,特长是各种运动,玩游戏,我自认为自己领导能力还蛮强的,我也很乐意帮助大家学习相关的问题,那请大家以后多多关照。”

  我抬起头,稍微地瞅了一眼他。帅气开朗的外表,纤细的身材,这无疑是给人最好印象的外表之一。

  和我一样认同的当然不止我自己。

  他说罢,歪着头朝着全教室的人微微一笑,于是乎我听到有些班级女生的心动呼声,当然也包括我的同桌。

  这是班级中必要的中心闪光点,他凝聚着班级的所有人一同奋斗,共同进退。

  原本我是不讨厌的,但是我愈发的恶心这种群体生活。

  准确来说,其中还有害怕。

  我畏惧和人交往,只想待在自己的外套之中与世隔绝。

  但是【过呼吸】出现后,我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几乎每次来到学校都会受到各种目光的扫视,这种像观察动物一般的视线让我由衷的感到恐惧和反胃。

  最近,这种恐惧感被放大了,正是因为班上的闪光点——刘弘毅。

  ···

  我照常在早读课结束后踩点来到学校,一走进教师门的时候踏上两组之间的走廊之际。

  “早上好。”   刘弘毅,在众人完全没有预料的情况下,他和我打了招呼。

  我顿时怔在原地,双手抓紧书包的背带,看向坐在自己座位并且高举右手,脸上洋溢着阳光爽朗的笑容的刘弘毅。

  我心虚地扭过头,此时我正在感觉自己全身上下都被一道道透射而来的视线所锁定着。我讨厌这种感觉,讨厌得想吐。

  强撑着自己坐回到座位上,重复着以往的动作。

  “同桌,你和刘弘毅是什么情况。”

  其中,所有视线当中最为炙热的便是来自我的同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