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下午来到学校的时候,教室空无一人,后知后觉今天是星期一,下午第一节课是体育课。通常踩点来学校的我,只有这时我才会孤身一人待在教室里。

  我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准备好下节课要用的东西后,呆坐在教室中。

  我在半年前,考试途中突然感到胸闷,仿佛自己平躺在干燥的沙漠上被好几块石头重重的压住。

  当时的我,茫然失措,根本不知道应该怎么应对,身体不由自主的大口大口呼吸。

  最后,老师察觉到异样后我根本控制不住自己,整个身体在颤抖最后从凳子上摔了下来。

  等到苏醒后,我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随后得知自己有【过呼吸】的病理性症状。

  那天摔倒后,我也记不清什么东西了,依稀记得感觉到了一种温暖。

  可这种温暖,我到现在都还没有再一次找到同样的。

  被查出【过呼吸】的我,此后便有了不用上体育课,不用做课间操的特权。

  我也同时增多了自己孤身一人的场景。

  我低着头,自己一人坐在教室里不知道做什么,随后我听到一阵急促的跑步声。

  奔跑声渐渐朝这边靠近,这时又一声巨响传遍整间教室,我被吓得整个人虎躯一震。

  我轻微地抬起头,看向门口。

  一位身材出挑纤细男生驻足于门口,他的右手扶着前门,前门被推到最里面。另一只手插在腰间,他气喘吁吁的样子好似一刻也不停歇跑上来的一样。

  他背着书包,平稳好气息后正视整个空空如也的班级。他瞪了一下眼睛,随后恍然大悟地长吁一口气。

  他深呼吸了几口气后,看向坐在最后面的我。我立马回避视线,装作没有在意他的样子。

  “哒哒哒”     脚步声传来,我继续低着头。

  “嘿咻!”     顷刻之间,他一屁股坐在了我同桌的凳子上。

  “你每次体育课都一个人待在这里,不会无聊吗?”

  他用着爽朗阳光的语气说着,我瞄了他一眼摇摇头。

  “这样啊,真厉害啊。”     

  他突然的夸赞让我感到不明所以,我拉了拉自己的兜帽。

  “其实有一件事情我一直很好奇,为什么你总是要穿一件黑色的兜帽外套?”

  我最不想回答的问题,他还是问了出来。

  “你看,你就是把兜帽套在头上,跟一个披风一样,也不把袖子穿上去。”

  “上课的时候,或者其他时刻见你这个模样会觉得….好奇怪啊。”

  “对了,这个应该就是他们所说的中二。”

  “……”              我没有搭话,他也没有继续说下去,教室内陷入了沉寂。

  “喂!”   

  突然他侧过身来整张脸出现在我眼前,我本能性地将头往后退去。

  “你又不是睡着了,你起码回我一下话啊,我这样很像自言自语啊。”

  “不好意思…我不是很喜欢和不熟的人闲聊。”    

  “恩….我看你平常也不怎么和别人交流啊,要跟别人熟络起来起码要有一个磨合的时间对吧?”     他稍微睁大眼睛,双眸像是放着光一般的看着我。

  “…..”          我不懂得如何回答他的话,只能选择沉默。

  “还真是奇怪的人啊。”    他喃喃自语道。

  “你不去上体育课吗。”     还是和他说几句话吧。

  “没关系,我休息一下和你聊聊天,等下就去。”

  “对了,我叫刘弘毅,你应该知道我的吧?”    他突然介绍自己的名字。

  “…..”     我点点头。      “你在班里无人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