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不好意思,明天27号是校对部的要收稿校对的最后期限了,你还是和竹子老师说要抓紧时间。我现在不在福州,我昨天就回三明了。”

我看了看手腕上戴着的有些老旧的机械表,此时是上午9点。

“对,去看望一个人,所以你还是赶紧和竹子老师联系问一下完成了多少。”

我挂断电话,将手机放在黑色外套的口袋里。

踏上公共墓园的石板阶梯,虽然这里每年都只会来一次,可我却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怀着久久不能平复的激动心情,来到了一座墓碑前。

  今天虽然依旧是炎热的八月,不过围住太阳的云层为炎热的天气带来一丝仿佛有安慰意味的清凉。

  我看着眼前的墓碑,万千思绪涌上心头。

  稍稍地蹙起眉头,从外套口袋里拿出一根烟,放在了墓碑前。  

“好久不见,叶警官,我来看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