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锋利如利刃一般的雨滴打在我的身上,我跪倒在地看着眼前冒着团团黑烟的车。

  镜片上沾满了雨水遮掩住视线,我似乎看不清任何的东西,此时只有声音可以使我自己得知我还存活在这个世界上。

  跪倒在积满雨水的柏油路上,裤子已全然湿透。明明正在呜咽,不过双眼再也流不下一滴眼泪。

  我已经分不清脸上的究竟是雨水还是泪水了。

  双手支撑在地,身体前倾明明看不清任何东西却仍旧望眼欲穿地看着警戒线围起来的地方。

  我只能依稀辨别几个人影,还有刺眼的警车车灯。

  雨水骤然落下和水洼交融在一起的滴答声,警察们的谈话声,背后不远处公路中,车辆穿行而过的疾驰声。

  所有的声音蜂拥挤进我的耳中,没有留一丝空余给我自己。

  我好像,听不到自己的心跳声了….

  抬起无力的右手,放在心脏处,它依然还在跳动….

  “这个是两名死者的孩子是吗。”     冷酷沉稳的声音传入,不知不觉中有两名警察站在我的前面。

  雨水不再从我的身上刮过,原本冰冷的身体盖上了一件不厚不薄的外套。

  我抬起头,水珠从额头和头发上滑落、低落在眼睛前,模模糊糊地看不清任何东西。

  我又绝望地低下头,此刻感觉自己被全世界所抛弃,孤身一人、孑然无助。

  低下头的瞬间,感觉到自己的脑袋被一个温暖的东西所罩住。

  我缓缓地把右手移到自己的后脑勺,上下来回轻轻摸着它。

  那位警察,给我披上了一件兜帽外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