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艾蕾琪娜被刺杀已经过了两年半。

那场刺杀的规模,在各国历史上都是前所未有的。

70级以上的强者出动了十几位,80级以上的也有四五人,甚至还有两位90级的存在。这个刺杀队伍,即使是放在帝国之间的战争中,也可以算是正面主力了。

而这支队伍当时做的,只是刺杀一个12岁的小女孩而已。

刺杀肯定是成功了的。与其说是刺杀,还不如说是强杀。

艾蕾琪娜的护卫队全员阵亡,艾蕾琪娜本人也在绝望之下冲进了必死之地——重力坍塌区域的最深处。长达一年多的监视,艾蕾琪娜都没有出现,这毫无疑问是死了。一个80级强者在重力坍塌区域呆半年都半死不活的,何况一个12岁的少女?

连血族一族都这么认为了。尽管各族给了血族大量的赔偿,还挑出几个“罪魁祸首”“斩首示众”。但是谁都知道这只是替罪羊而已。或者说,是不是替罪羊无所谓,艾蕾琪娜的死才是对血族最大的打击,这不是可以弥补的。

只是,奇迹这种东西,还真的不好解释。

不知道为什么,艾蕾琪娜居然在重力坍塌区域顽强的苟了两年。

谁也不知道她怎么做到的,但是事实就是这样。

“差不多有一个月了,小莜你能控制好语气和情绪变化了?”

萧寒凌慢悠悠的将刚做好的午饭放在桌子上。

“没问题啦寒凌大人,放心吧。”

小莜只是直勾勾的盯着桌子上的美食。

“哈……但愿吧。”

萧寒凌看了看远方的天际。

寒凌花。成长于极地之中。十年生长,一夜绽放,却只为守护伴随它生长的果实而枯萎。

这是萧寒凌名字的由来,也是她与他的故事。

萧寒凌看了一下满脸笑容品尝着美食的小莜,又转过了视线。

小莜对他的情感他是察觉的到的,但是他注定不会接受。

反正小莜最后也能独当一面了吧。

萧寒凌无奈的叹了口气。

“怎么了,寒凌大人?”

“没什么,终末之地的传送门打开了,你快点吃完,我们也要赶过去了。”

这个世界只是按照游戏框架所制作的,并不是真正的游戏世界。

萧寒凌是清楚这一点的。也清楚秦哲他们将面临的是什么。

“恶化”。

萧寒凌也不知道这个灾害的起因是什么,知道的只是这个恶化后的一切会充满破坏欲。当初她也曾经疑惑过这个问题,可惜还没有找到答案就永远地离开了。

那家伙告诉他,时机到了,可以在这里找到答案。这也是萧寒凌会来帮助某人实验的理由之一。

“再过一段时间,就该动身去探索答案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