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动贩卖机......?”

秋穗儿从窗边侧过头来,刚好也看到了那架立在我们对面的巨大机器。

那架蓝色的机器上布满了各种锈迹和划痕,从始自终地就默默立在门的旁边,只是因为浓烟的遮挡才一直没有被看见而已。

“没想到......最后的运气居然用在了这种地方......”

我伸手摸了摸两边的口袋,刚好凑出了三个银色的硬币。

“喂,陈昱晃......我要喝可乐。”

秋穗儿用好像快要消失了的声音跟我说着,这副声音和她以往对我说话的语气截然不同,模糊地听起来还有点像小女生的撒娇。但很我清楚,这已经是她在维持意识的前提下能做到的极限了。

“你身上还有硬币吗?”

“不可以扫码吗......”

“这是老式的。”

少女闻声顿了顿,上衣的口袋里拿出了两个硬币。

“还行,刚好可以买两瓶。”

我立刻上去接过了她手里的硬币,加上我手里的就刚好可以凑够两瓶罐装可乐的钱。

“你要可口还是百事?”

“百事。”

百事啊......说起来我以前也是百事党,但已经忘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喝可口了。

我一边把硬币丢进贩卖机里,一边嘀咕着:

“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存货,就算有也应该过期了吧......”

“等等,不要丢进去!”

“啊?”

被秋穗儿突然的出声吓到,我正准备去接饮料的手也僵在了空中。

“怎、怎么了?”

“我想起来了,这台机子......好像是老亨利。”

“什么亨利?”

秋穗儿顿了一会儿,又抬眼看了遍眼前的贩卖机,这才继续问我:

“你说过,这里是旧校区的东一楼吧?”

我点了点头,不知道她为什么要突然问这个。

“我在学校的BBS上看过一篇老帖,当时有很多学生反馈东一楼的七层贩卖机发生故障,投币以后也不会吐出饮料,所以学生们给它取了个名字......就叫做吞钱的老亨利。”

我愣愣地看着眼前已经按下旋钮的贩卖机,果然如她所说,这个青色的大家伙一点也没有要吐出饮料的动静。

行了,看来连最后的运气都是霉运......

连踹机器泄愤的力气都没有,我叹了口气,正打算重新倚墙坐回去。然而就在此时,身侧突然传出了“咕咚咚”的响声。

我惊讶地转头看去,那台被称作老亨利的自动贩卖机正在微微震动,大概三四秒后,两声重物掉落的声音从下方的取窗里传了出来。

“这是......出货了吧?”

我愣愣地打开取窗,在那里面是两瓶罐装的可乐,一瓶可口,一瓶百事,和我点下的选择键一样。塑料灌的包装上还映着一位过气的代言明星在弹唱吉他,上面写着兑码有奖,截止日期是在三年前。

因为供电没有断过,所以冷冻的罐身上很快凝出了大大小小的水珠。我捧起两罐可乐,突然联想到了许久前看过的一条BBS热帖。

秋穗儿似乎也跟我想到了同样的事,她有些不敢置信看着那两罐可乐,缓缓地开口问我:

“陈昱晃,你听说过“一千草羽”吗?”

一千草羽。

我对这四个字有印象。

这是个几年前在璃请中学BBS论坛无人不知的ID。当时这个ID声称自己是来自未来的时间穿越者,可以自由地在几周的时间内自由穿越,并且在BBS论坛上跟网友分享了有关未来的事情。

所有人一开始都以为这只是条哗众取宠的帖子,开贴的初期只经历了不到半天的时间就马上沉了。但随后就有人发现,一千草羽在贴中预言过的事情在几周内全部一一兑现了,那篇帖子也随之一跃成为了当时BBS论坛上最热的话题贴。

一千草羽在贴中透露自己的穿越方法是通过教学楼顶楼的一台自动贩卖机,只要喝下里面的饮料就可以完成时间跳跃。于是学生们纷纷开始寻找那台他所说的自动贩卖机,最终确认了一千草羽所说的贩卖机就是不久前刚坏掉的东楼贩卖机。

尽管明知道这台贩卖机已经坏掉了,但接下来的几周内还是有学生孜孜不倦地去往贩卖机里投钱,可结果从来也没有谁见过它有一次吐出饮料。

一千草羽在透露完贩卖机的事后就停止了更贴,这件事情后期逐渐发酵成阴谋论,学生们开始怀疑是校方为了盈利而制造的这次“一千草羽事件”。事态的发展越来越恶劣,最后还是以校方介入删帖、并且联系了生产商将那台机器解锁退钱才了事。

自那以后一草千羽就从网络上彻底销声匿迹了,这件事情后来成为璃清中学BBS论坛上最出名的几桩怪谈之一。

之后有人专门做过总结,一草千羽当时预言的事情大多都是些可以人为控制的小事,这次的事件很可能就是他自导自演的一场恶作剧,让学生去报废的贩卖机投钱也很可能只是出于他的恶趣味罢了。

因为当事人都已经毕业,帖子也被删除,尽管当时的影响很大,后来的学生也只有从BBS上的志怪总结贴和一些当时的私人截图才能多少了解到当年的一些细节。

我了解过一点一草千羽的事件,但没想到当时的那台机器就是秋穗儿所说的“吞钱老亨利”。

等我来到秋穗儿的身边坐下时,她突然轻声说:

“我啊,是一草千羽的粉丝呢......”

“粉丝?”

“对啊。因为时间跳跃什么的,你不觉得很浪漫吗?”

“可是......现在大家普遍都觉得他是个恶劣的骗子吧。”

“能那么聪明地骗过所有人,不也是他的才能吗?而且能把自己预言的事情全部不为人知地悄悄完成,那也是很了不起的事啊......”

在这种状况下还能看到少女脸上那么憧憬的笑容,我有点怀疑她脑袋是否还是清醒的。

秋穗儿接着我递去的饮料,拇指在扣环上掰了一会儿,最终也没有能打开。

“你帮我吧。”

我替她把可乐罐打开,过气的可乐里没什么气泡冒出来,闻着从饮口冒出的怪味,我有点难以想象这里面的东西入嘴以后会是什么滋味。

正犹豫着的时候,发现身边的少女已经将开了的可乐罐递到了离我手臂很近的地方。

“干嘛?”

“干,杯。”

她歪着头,眼睛一眨一眨地对我说。

“啊......哦。”

我点了点头,拿着塑料罐跟她手里的那个碰了碰。

“砰”的响声后,我们同时将可乐拿到嘴边喝了一口。里面的甜味已经所剩无几,相反的,入嘴以后有种粘稠的异味挥之不去,让人感觉实在难以下咽。

“好喝!”

差点被她的话呛哭,我惊愕地看着身边的少女,发现她正举高着手里的塑料罐,朝我露出满足的微笑。

“真的假的啊?”

“当然是假的,你在问什么傻话呢......”

秋穗儿吐了吐舌头,将那罐饮料重新捧回了手心里。

我也没有再喝这份过期饮料的欲望,可能是怪味又刺激了一遍神经吧,我感觉困乏感较之刚才似乎好了一些。

过了一会儿,耳边传来秋穗儿悠悠的声音。

“陈昱晃......你说,一草千羽说的话是真的吗?”

“你这是在问我相信时间跳跃吗?”

“差不多吧。”

“我相信啊,但那是在有合理的科学说明的前提下。喝个饮料就可以时间跳跃什么的,只能认为是场恶作剧了吧?至于现在这个饮料,估计是在那之后,生产商又把这台机器重新修好了吧......”

秋穗儿观察着我的表情,自始至终也没有打断我的话。在我讲完后,她突然笑着说道:

“但是我相信哦。”

“是吗......”

“因为不那样的话,我们不就要死了吗......”

话题突然引向了会令人很悲伤的一边,我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接话,只是抬头看着黑漆漆的天花板。

“陈昱晃,你觉得我们真的会死吗?”

“就现在的情况来说,应该会吧。”

外面还没有消防车的声音,也没有办法从这里逃出去......总不能真的寄希望于什么时间跳跃吧?饮料现在已经喝下去了,不是也什么都没有发生吗?

不,要说有什么发生的话,我的肚子似乎因为喝了过期的可乐有点疼......

秋穗儿的右手撑在地板上,我不知道她是否有察觉,少女柔软的小指正轻轻地搭在我左手小指背上,这样看起来,就像两人在拉钩钩一样......

她看着身后窗外的方向,嘴角透着一丝可能连她自己也察觉不到的微笑。

视线在开窗后好了很多,我也顺着她的视线看向窗外,接着就明白了她那副笑容的原因。

在那些聚拢的人群里,有一个穿着干净西装、戴着蓝色眼睛的青年男人正焦急地注视着这里,他不停地用电话在拨号,大概能猜到是在催促火警救援吧。不过整栋楼黑烟缭绕,他估计也没法从那个角度看清我们。

陈榆章不在楼里,真是太好了......

我忽然想起来什么事,侧头问她:

“既然你事前不知道演奏团的事,那你今天怎么没有按计划来告白?”

秋穗儿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才用不快不慢的语调地说着:

“因为今天下雨啊。”

“下雨?”

“因为觉得阴雨天有些晦气,所以不想来咯......”

“就这么简单的理由?”

我对少女说的话感到不可思议。

她先是点了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仿佛也在纠结着什么我未可知的事情。

“可能还有些别的理由吧,我也不太清楚。但总之......最后还是没有来就是了。”

我看着少女的样子,无从探究她真实的想法。

“那你在发现起火以后还要上楼的原因,是因为觉得陈榆章可能也在这里吗?”

我刚说完,肩膀立刻就传来了一股软绵绵的敲击感。

我看见秋穗儿的脸颊生气地微鼓着,左手正作拳地抵在我的肩上,不过她似乎已经虚弱到根本使不上力了,所以一点也没有想象中的疼。

“你在说什么啊......难道你以为只有你一个人在楼上的话,我就不会来了吗?”

我对上少女认真的眼神,忽然也因为自己的想法而有些愧疚。

“对不起......”

“道歉什么?”

“最后的时候,是我这样的家伙陪在旁边......”

她愣了愣,黑色的眼帘微微低垂着。

“有什么好道歉的,本来也不是你可以决定的事吧?”

“可你是为了我才会来这里......”

“就结果来说也没有救到你啊......而且这样讲的话,一开始你会来这里也是因为要提醒我吧,这样就两不相欠了......”

害别人丢掉性命这样的事,原来可以这么简单地被原谅吗?

“而且是你的话,也没什么不好的吧......”

她的声音既空灵又清亮,好像能引导人看见远方截然不同的静谧景象。

“我们两个啊......彼此不都希望那个人可以好好活下去吗?”她抬手伸了个懒腰,声音也变得愈来愈微弱。

“刚才为什么不接手机?”

“啊?”

“被我看到了......你这个人从来都藏不住事情。”

我把刚藏回口袋里的手机拿了出来,自己的嘴边大概正泛着苦笑吧。被她看穿这种事,已经不知道是第几回了。

在来到七楼后,手机的信号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恢复了,紧接着收到的就是夏宛音十余封的短信和未接来电。直到刚才,她还在一直不停地拨打着这边的电话。

“不打算和她说些什么吗?也许,这已经是最后的机会了哦。”

“也没什么能说的吧......”

“是因为不想给她留下不好的回忆吗?”

“反正大抵也只能一个劲地道歉吧,要是没控制住地哭出来,或者说出一些让她为难的话,还不如干脆让她忘了我这样的家伙比较好......在最后还要给活着的人留下念想什么的,我觉得那样太差劲了......”

秋穗儿侧着头看我,脸上露出像看待笨蛋的一样的不悦。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啊......这种自作主张的温柔,反而可能会给别人带来更大的伤害啊......”

我不太明白她所讲的意思,刚想问她的时候,右边的肩膀忽然抵来一股微妙的重量。

少女身体的香气很自然地透过风的流动传到了鼻间。

“借我靠一下吧......有点累呢。”

她轻柔的请求声让人没办法拒绝,尽管她应该看不见,但我还是微微点了点头。

“好,你睡吧。”

“陈昱晃,要多锻炼呀,一点也不结实呢......”

“......好啰嗦誒。”

“消防队来了的时候,要喊得很用力哦,我睡觉的时候很死的,那样才可以叫醒我。”

“嗯,我会的,安心睡吧。”

“......”

眼皮变得越来越重,大脑像被虫蚁啃食似地作痛,其实我清楚自己现在还能出声都已经可以称得上奇迹了。就这样睡过去可以让最后经受到的痛苦少一些,但我不希望自己比她先睡过去,那种被独自抛下的感觉如果非要让一个人经历的话,还是让已经习惯了的我来比较好。

“我以前......总感觉自己身处在一片完全漆黑的世界里,在和你这家伙认识以后,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个空无一物的世界里忽然闯入了一只迷路的幼兽。每当我想要试着接纳别人,或者改善和别人关系的时候,那只幼兽就会发出很奇怪的吼声......我很害怕它,所以我一直在避着它逃跑,但那只幼兽好像把我认错成了它的妈妈,总是一根筋地死死跟着我......我觉得,它像是在催促着我面对什么东西。我有时候会想,要是我静下心来和它交谈一下会怎么样,它会愿意听我说话吗......”

明明在说着连我自己都觉得不太清醒的话,但身边的少女却一句也没有吐槽我。

她温暖的鼻息规律地吐在我肩上,但眉眼轻合的样子像是已经不再对这个世界有所关心了。

我不想因动静太大而吵到她,所以当火焰从两侧的梯口扑来的时候,我丝毫也没有移动过。

那只迷路的幼兽又跟来了,我在黑暗里听见了它哒哒的脚步。这是我第一次回头看它。它浑身被黑色的毛发覆盖,眼睛水汪汪的,嘴里还露着两颗洁白的小虎牙,和我印象中的样子完全不一样——

好像......也没那么可怕。

我朝它招了招手,看着它用头蹭我的手掌,毛茸茸的,非常柔软。

人之将死,也总是要和一些东西和解的......

但是,如果要更早一些就好了。

从过去的壁垒里走出来,试着去接纳别人的善意,理解别人想法,关心自己以外的事情......其实现在想来,也并不是什么很难的事呀。

在我恍神的刹那,那只幼兽忽然挣脱了我的手心,然后猛地扑上前来咬了我一口。

殷弘的鲜血顺着手指滑下,我痴痴地看着这一幕的发生。

幼兽朝我凶恶地嘶吼了一声,然后越过我的身边,朝着前方奔去。这是我第一次被它甩在身后,我捂着伤口,跟着它的脚步往前走。或许是我没跟得上它,幼兽不知何时消失了,四周寂寥无声,只有满目皆是的无边黑暗。

我忽然变得紧张起来,空旷的感觉令人感到心悸,仿佛自己已经死掉了一样,在走的是通往冥界的孤程。

我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在黑暗的彼岸,隐约透出了一点光亮。

那是一个睡着的女孩。

身处光芒之中的少女穿着一件单薄的白色睡衣,她的头发和长裙飘舞着,好像没有重量的气球似轻轻浮在空中。

我看不清她的脸,脚步尽管收敛住了,但她好像还是被我吵醒了。

白色的光芒中,我只能隐约看见她太阳似闪耀的金色瞳孔。

“你来了啊......”

少女声音听起来很稚嫩,像是身体却已经发育完全,只有声音还保留着孩童的特点。

“我们,认识吗?”

少女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这个世界自我很小的时候就存在着,黑漆漆的一片,没有光亮也没有尽头,我也从来没有在里面走过这么长的路。

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住在这里的?在此之前也一直这么孤单地呆了这么久吗?

“时间不多了......”

少女空灵而清澈的声音又从虚空中响起。

“时间......什么时间?”

少女没有回应我的话,四周的空间忽然发生了强烈的震感,她的长发飘舞得更厉害了,金色的眼眸在黑暗中亮得宛如神祗。

我看见两扇巨大的石门缓缓出现在她赤裸而白皙的脚下。

“左边......可以活下去......右边......会死掉。”

她用好像幼童学舌一样的断句说着。

“是要......让我选择吗?”

“对......”

“一般人都会选择活下去吧?那样的话,会有什么不好的后果吗?”

“不会......只是活下去而已......”

她像一台自动机器一样面无表情,声音也毫无情绪地答复着。

我咽了口口水,缓缓开始往左边的门里迈步。

随着与那扇门距离的拉近,空间的震感也愈来愈强烈,那个女孩从始自终就在空中静静地看着我的选择。

“那个,我还想再确认下——”

我的话还没说话,再往上面看去的时候,她已经不在那里了。

我想把半只迈进门里的脚伸回来,但门的对面仿佛存在的巨大的引力,让我根本没法从中脱身。

我刚刚的问题有误,不仅仅是对我的后果,我想问如果我这样选择了的话,会不会有别的人因此受累。

但没人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

门的对面是钟表和轮盘交错的无底洞,那些金色的钟表里的齿轮咔哒作响,每一件的结构都精密得令人不禁称奇。

但我并不在意这些,在我坠入那个洞中之前,从最后一瞬看向右门的视界里、那扇右门的对面,我仿佛看到了有人在同样回头看我。

那是一个长相很可爱的女孩,但我无从描绘她具体的样子。女孩柔软的长发轻轻飘舞着,眼眸闪烁,好像群青天空里的漫天繁星。

我伸手想要去触及,但距离却因为急速的下坠而很快拉开。

齿轮和时针割扯着我的皮肤、骨骼,还有神经。好像整副身体都被撕碎了,灵魂仍然要被它们继续分解一样。

但是很奇怪,虽然一切都被撕碎了,却没有物理上的痛楚。

只是心里很在意,在对面的那扇里门,那个刚刚看见的女孩是谁——

为什么,她会在那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