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对方一下子提出了这么高的报价,不管是出于谨慎还是好奇,我还是提前先点开了这个家伙的个人资料查看了一遍。

注册信息上的可见个人资料基本是一篇空白,连必填项上的信息也几乎是用诸如“生日是1月1日,年龄是99岁,性别是外星人”此类明显是瞎填的答案敷衍了事,只有【榆树夫人】和一张实拍的白色风信子头像算是比较有用的信息。

榆树......夫人。

从这个昵称来看,应该是个女性。

回馈的客户评价信息既没有隐藏也没有记录,这样来看应该是个完完全全的新人,不过也不排除是小号的可能性......

听说喵茶帕斯之类的管理员有时还会假扮成客户来考察店员的业务能力和服务态度,该不会这次是我抽中了这枚幸运签吧......

点开申请的下单详情后,看到的是【下单种类:连麦语音一小时,视情况续钟】的说明。

很正常的下单申请,连麦语音聊天和文字聊天是树洞陪聊的主要两种形式,而我的客户一般都是冲着“百变魔女”这个已经传得业内乱七八糟的嘘头来的,所以基本上全是指定的连麦语音。

我也倒是偶尔有收到过文字聊天的下单业务业务,但最后几乎都是以“尬聊”、“不知所云”或者“无法沟通”等差评而宣告结束。

【姑且再确认一下......你应该知道二十倍以后的时价是****这个数字吧?】

【嗯,还不够吗?】

【不不不,已经很高了,我可以接单。】

真是财大气粗呢......但是现在自己也只是个屈服于金钱的陪聊业务员而已,要完全站在客户的贴心朋友角度来思考问题,不可以带有别的私人情绪。

【加价操作会吗?】

【刚刚在系统说明看明白了,还是说要走私单吗?】

【不......不用了,正常程序就好。】

原以为这家伙是个完全的新人,但既然说出“走私单”这个词了,那看来之前的判断是出错了。

私单指的是在树洞的服务平台上选择双方协议取消下单,采用两人私下联系的方式来完成这笔业务。一来是可以免去树洞这边的提成费用,二来也是很多灰色交易的源头,所以明面上是绝对被禁止的。

我并不是不想要拿到更多的报酬,但与之同时,平台所给予的中立保护也会因为采用私单也失效。金额较大的业务难免让人担心会产生什么变数,还是妥善一点用平台的正规程序比较好。

已经谈妥了所有的注意项,我谨慎地点下了对这份二十倍下单报价的接受键,接着,系统便自动向对方发送了语音连麦的邀请。

——没有一秒的犹豫就被接受了。

猜测对方是个女性,那就先用平时用的男声本嗓跟她说话吧。

“那个,榆树夫人?晚上好。”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一本正经地直呼别人网名了,但这种瞬间遍布全身的不自然感果然还是没法轻易消除。

“嗯,你好。”

......

等等。

好像哪里不对劲。

声音可以相对地定位到一些个人的信息,性别和年龄自不用说,更有甚者,连生活习惯和职业特征有时候也可以分析出来。

像是烟民会有明显的烟嗓,作息不良的人会透着萎靡的气息,讲师或者培训师之类的职业也大多会因为声带磨损而带点沙哑;而从事声乐工作的人,通常都有着保养很好的音色,发声方式也往往很有讲究。

所以凭着对方的声音,试着猜测对方的习惯、职业,往往是陪聊中寻找话题和把握客户喜好的第一步。另一方面,出于对这位财主的身份好奇,现在我也蛮期待听到对方的声音。

但这是怎么一回事?

这副尖锐到极点的,突破了性别和年龄的界限,差点连字词的发声都被音色模糊掉的宛如外星人般的声音.......

“那个,我可以提一个问题吗?”

“嗯。”

“为什么......要用变声器?”

“不可以吗?”

“倒不是说不可以......”

像小时候看过的科幻电影《E.T》里的外星人在学习人类语言一般,要憋着这种强烈的不适感和人说话,压力不知不觉就大了好多。

对面好像并不打算取消变声器,没有办法,我只能硬着头皮地和股声音先聊起来。

“说起来,榆树夫人还真是个很好听的名字呢,你是女孩子吗?”

总之先随便找个话题,聊一聊对方的基本信息,表现出对客户个人的好奇,接着慢慢深入,直到找到能让她感兴趣的点——

“关你什么事?”

“呃......”

原先设想好怎么应对的话题都被呛回了去。

你不是来找人聊天的吗?这算什么回复啊?这副外星人般的奇怪声音加上这恶劣十足的语调和态度,这家伙......

我情不自禁地在地板上砸了一拳。

“什么声音?你那里地震了吗?”

“不,没有......是我养的猫从床上摔下来了。”

“哦。”十分冷淡的回应。

“对了,你喜欢猫吗?”

对话忽然陷入了沉默,经过了许久的犹豫后,就在我差点以为对方已经睡着了的时候,语音的那头才慢悠悠地传来了一声极为轻细的“喜欢”。

这种音量,不仔细听的话很容易就会听漏。

从语气上听来,这家伙像是既不甘心却又没有办法否定,所以只能老实回答了。果然凭我这一个多月来的经验,没有哪个女生可以抗拒猫的诱惑。

其实我的家里根本没有养猫,这些话题都是我从树洞的陪聊培训手册上看来的,为此通过不断的自我催眠,好不容易才在脑子里构想出了一只黑白条纹的家猫。

爬沙发的动作,舔爪子的姿态,睡懒觉的摸样,全部都可以根据需要轻松脑补出来。

照片和习性也都已经在网上找好了模板,万无一失。

“你喜欢什么品种的猫,我家的这只是美短,虽然也很不错啦,但果然还是觉得别人家的猫更乖巧一些......”

“关你什么事?”

“咚!”

“真的没有地震吗?”

“没有没有,是猫又从床上掉下来了。”

我揉着自己发红的右拳,不甘心地对着手机的屏幕比了个中指。

她绝对是来挑事的吧?

“要不,由你来找话题吧,你平时喜欢什么领域,美食、时尚、影视剧、日韩欧美都可以聊的哦。”

“哈?找话题?好麻烦啊,为什么我要做那种事。”

“咚!咚!咚!咚!”

“话说你家的猫真的没事吗,为什么这次好像是在连续地摔着啊?”

“哦,它掉下楼梯了。”

“不去管管真的可以吗?”

“没事,习以为常了,一会儿就会自己爬回来的。”

尽管把手机往沙发上使劲地砸着,但屏幕对面的那一方想必也不会因此而感到一丝的疼痛吧。从事服务行业的人在遇到窘境时,心理方面的自我疏导就显得非常重要了,这句话果然不是空穴来风。

“如果闲聊结束了的话,我可以讲我的要求了吗?”

你一开始就有要求的话就早点提啊——虽然很想这么说。

“真的很想继续和你聊更多点关于生活的事呢,但是既然榆树夫人还有更重要的事,那就没办法了,真是遗憾啊~”

为了好评率而从前辈的帖子里学来的语调说辞,虽然说出口来真的很违心,但出于业务要求也只好以客户的体验为第一前提了。

“那个,怪恶心的,可以正常讲话吗?”

这家伙要是在我眼前的话,我已经动手了,以后不管是上新闻还是坐牢都无所谓,我要跟她拼了。

“你的个人简介里写着,可以模仿几乎任何声调和音色说话,演绎任何你希望的人设和形象,客户可爱又贴心的甜甜百变魔女晃酱是吧?”

这最后一句话又是喵茶帕斯什么时候给我加上去的......

“大......大体上是这样没错啦。”

“所以让你模仿我需要的音色,然后用我想听的内容跟我对话,这种事情也是可以办到的吧?”

“可以是可以,但前提是得先让我确认是能够模仿的音色。”

我能模仿男性的二十九种音色和女性的五十六种,这种分类的界限是在差异值较大的情况下区分开的,如果考虑是个人音阶的变化,其实可以模仿的音色远远不止这个数字。但即使如此,有些极端的声音也仍然不在此范围内,比如这家伙用变声器发出的这种尖锐声音。

“嗯,我会先让你听一段原声。”

模仿特定的声音来说话,这种特殊要求在其他陪聊员那里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但由于我主打的是自然变声的招牌,所以在我这里已经开始渐渐变成主营业务了。

练习面试官的对象,充当出气筒的仇敌,想要被萝莉嫌弃,或者被女上司辱骂,各式各样正常或者非正常的操作都有遇到过。

语音的那边传来的录音磁带播放的声音,在智能手机时代还用磁带来保存的声音,除了旧时代的资料外,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尤其重要和珍视了吧。

在一段“吱吱喳喳”的电流响声后,传来了磁带里正式的声音。

录音的环境并不安静,时不时传来一些类似于铅笔敲打书本,橡皮在桌面上滚动的声音,可以听出来是在一个文化类作业的场所,而且人数还相当不少。所幸的是,虽然嘈杂的声音很多,但真正的人声还未出现,所以没有显得多么混乱。

大概一分多钟后,随着一声男性的咳嗓,我一直等待着的人声终于出现了。

这个家伙花了二十倍的价钱,特地在这个深夜的时间,还用变声器特意隐藏起自己,究竟想要我模仿怎样的声音......

或许是被这段录音带里有些偏长的前戏吊足了胃口,此时的我,居然也有点期待起这段声音会是怎样的音色,又会说出怎样的内容来了。

“电解质是溶于水溶液中或在熔融状态下就能够导电的化合物。根据其水溶液或熔融状态下导电性的强弱,可分为强电解质和弱电解质......”

......

啊?

我以为自己听错了,于是用手挠了挠耳朵。

但是那段录音带里的声音依旧有条不紊,清晰地说着:

“电解质都是以离子键或极性共价键结合的物质。化合物在溶解于水中或受热状态下能够解离成自由移动的离子。离子化合物在水溶液中或熔化状态下能导电......对了,这里是重要考点,要特别注意下......”

......

我木然地听着这段录音带里的内容,意识随着那股声音飘到了连自己都无法言明的地方。直到一阵“咔擦”的声响后,察觉到录音带已经播放完了,我才从中慢慢回过神来。

“那个,我听完了。”

“可以模仿吗?”

“可以。”

完全不是可不可以的问题。

而是这个声音

——也,太,普,通,了。

比起那些要求人模仿什么十一二岁的小学女生,或者内心嫌弃表面顺从的御姐,还有什么三四十年代的上海歌姬,这完全就是一个普普通通,毫无特色的二十余岁男性声线。

完全想不出来有什么值得人花二十倍的时价来下这笔单的地方。

是有特殊关系的人吗?身边的同事,父亲,亦或是想拿来辱骂出气的班主任?

这段录音讲的是高中化学的知识,刚好是我不久前才学过的内容。既然对象是一名授课的老师,那么之前那些嘈杂的文具声也就不难理解了,录音的地点很明显是在教室。

太过普通了,这个家伙至今为止的一切都很让人匪夷所思,然而最后提出的要求却这么简单,实在让人一时间难以接受。

要说古怪的话,就是不知为何的,这份声音听起来有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

应该是自己也是个高中生的缘故吧,听到刚刚讲授过不久的知识点,会感觉有点亲切也不算奇怪。

“我已经大致准备好了,咳咳......”

我掐了掐自己的嗓子,将音色慢慢调整至那段录音里的声音所在的范围,然后慢慢缩小,精细——

“电解质是溶于水溶液中或在熔融状态下就能够导电的化合物。根据其水溶液或熔融状态下导电性的强弱,可分为强电解质和弱电解质......差不多了,咳咳,你看......是不是这种声音?”

“没想到真的可以模仿到这种程度......完全一摸一样......”

榆树夫人诧异了好一会儿才缓缓说道,看起来我的发挥有些超出她本来的预期。这倒不稀奇,至今为止我的仿声服务的好评率还是百分之百,更何况还是这次这种毫无挑战的音色。

“要说的内容,我可以现在边想边让你说吗?因为我这边没有事先准备好词稿。”

“可以是可以,但是这样一来,这段时间也要加进报酬计时,没有问题吗?”

“没有问题。”

“好,那么......就先来第一句吧。”

“嗯,好,让我想想。”

对不起,我不该罚你作业。老师是个笨蛋,不应该在上课的时候批评你。你是个很聪明的孩子,只要稍微用功一点一定可以考上理想的大学的。是你的话绝对没问题的,只是解题思路出了一点差错,以你的水平完全可以自己看出来。

所有的应对都有了大致的准备,来吧,让你见识下专业陪聊员的厉害。

“我爱你。”

“嗯......”

“誒?等等——嗯!?????”

“说,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