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薇。】

【艾薇。】

【艾薇。】

……

好像有人在叫着谁的名字。

艾薇……是谁?

少女在一个装饰着蔷薇花瓣的棺材中睁开了眼睛。

她坐了起来,落在身上的几片花瓣也随之滑落,她有些茫然地环顾四周,看到了一片空旷的城堡大厅,墙壁上燃着一圈明亮的蜡烛,她所躺的棺材下面,铺着一张暗红色的奢华地毯。而除此之外,大厅里就什么都没有了。

站起身,她提着裙摆从棺材里迈了出去。

身上的红色礼服像是用最高级的丝绸裁成的,柔软光滑,没有留下一丝褶皱,抓在手里甚至都有些不想放开了。

地毯非常温暖,赤着脚走在上面,就像是要陷进一团棉花里一样。

她朝前走了两步,在双脚离开地毯的同时,两道黑影缠住了她的双脚,化作了一双纯黑色的高跟鞋。

鞋跟踩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在空旷的大厅里不断重复。

她顺着盘旋的楼梯走上去,一个一个地打开楼上的房间,所有布置都千篇一律,所有家具都落满了灰尘,有几个房间里住了蝙蝠和老鼠,才显得有了些生气。

她又走下去,打开了城堡的大门。外面是一片漆黑的森林,偶尔会传来一声乌鸦的悲鸣,或是动物的敌吼。城堡的周围也长满了树木,茂盛的枝条挡住了天空,也挡住了这座城堡漆黑的尖顶。

城堡的正前方,有一片被荆棘围出的空地,空地上放着一套石制的桌椅,上面的雕刻非常精致,但只有一张的椅子似乎还是泄露了什么。

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有她自己。

【艾薇……】

好像有模糊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她朝着森林里看了一眼,却只能看到一片浓深的黑暗。

她回到了城堡里,躺进棺材里发呆。

墙壁上的蜡烛一直在燃烧,一旦哪根燃尽了,就会有一片黑影换上新的。她有些无聊,就去数换了多少根蜡烛,但在数到三万五千的时候,终于腻了。

然后,她睡着了。

在她陷入睡眠的同时,黑影一闪,周围的蜡烛一齐熄灭了。

***

再睁开眼睛时,她站在一片鲜红的水面上。

四面依然围绕着阴森的丛林,唯独她所站的这里是一片空地,透过鞋底,她能感受到属于草叶和泥土的柔软和坚实,所谓的水面似乎只有薄薄的一层,所以她只能说是站在一个巨大的水洼上吧。

只是……

空气压抑而沉重,迎面吹来的风都带着令人难受的温度和铁锈的腥气……血的腥气。

她慢慢地将视线移到身后,看到了一片堆叠着的残肢断臂。

简洁的长袍,华丽的战服,各式各样的便装,全部都血染成了鲜红色。而她脚下的水……也不是水。

她的大脑一时间甚至忘记了如何思考,像是一台运转不良的机器,好半天才恢复自己应有的功能。

为什么会那么脆弱呢?人类,吸血鬼,在比自己更强的力量面前都脆弱得像一片曲奇饼干,只要轻轻一碰,就会有生命开始流失。

那么脆弱,却又谈不上美丽的东西,有什么存在的必要吗?

无聊。

随即,从空中传来了一声悠长的龙啸,她所在的位置被一片巨大的阴影了笼罩,随之而来的,是腐朽与血腥的气息。

抬起头,她只看到了一片浓郁的纯黑色,几乎将她所能见到的天空完全遮挡了起来。

那是比吸血鬼,比人类,比精灵都更加古老的生物。

在巨龙拍打着漆黑双翼的间隙,她看到了上方鲜红的太阳。在巨龙那双金色的眼睛的对比之下,太阳都显得有些暗淡无光了。

巨龙再次发出一声长啸,最后一丝天空也被它的身体挡住。

她感到一阵眩晕,身体不受控制地向后倒去,但黑暗中,似乎有一只手搂住了她的腰。

像是有一支画笔在黑暗的空间中飞速涂抹出了一副华丽的场景,森林和血泊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浅淡的香水跟酒精的味道。意识回笼之后,她看到刚才抓住自己的是一个英俊的青年,眉毛微微扭曲着,脸上带着一点孩子似的赌气。

“特雷西亚?”

她脱口而出了对方的名字。

“你累了吧,殿下。我早说过,你该休息了。”

两人似乎正在舞池中跳舞,身旁不时有一对对优雅的男女翩然滑过。

“我……”

“今天是你的主场,就算是那边的亲王,也没资格对刚刚拯救了他整支军队的英雄说三道四。去休息好吧,你累了。”说完,他就先放开了她的手,大步朝着休息区走了过去。

依然有些混乱的她跟着特雷西亚穿过各种颜色的礼服裙摆,期间,有不少奇异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

有惊讶,忌惮,敬畏,以及一点,让人有些烦躁的恐惧和憎恨。

脚步顿了一下,她只当没看见一样继续向前。

不过是些蝼蚁罢了,他们的想法……真是无聊。

【艾薇】

那个声音又一次出现,她猛地回头,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舞池上方的灯光被熄灭,原本在里面舞动的人群也尽数消失,音乐停止,华丽的大厅里仅剩下她一人。

在意识又一次落入混沌之前,她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情。

那个呼唤着不知道是谁的名字的声音,和她自己的一模一样。

之后,身边场景切换的速度越来越快了。

时而在战场,时而在宴会,时而是漫天的刀光血雨,时而是满厅的衣香鬓影。

她所穿的礼服越来越华丽,消灭敌人的速度越来越快,出现在宴会上的时间越来越短,别人和她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长。

对手有的时候是吸血鬼猎人,有的时候是教会的神官,有的时候……则是和自己同样的吸血鬼。

他们会用不同的眼神看着她,憎恨,惊恐,畏惧,厌恶,贪婪,欲望,对力量的憧憬与向往……

不过没关系。

比她弱的,只是蝼蚁,比她强的……也不过是等她变强之后才会变成蝼蚁罢了。

只是……

真无聊啊。

无聊得要死。

无聊到让人想要毁灭世界。

人类很愚蠢,吸血鬼很自以为是,龙又很聒噪。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什么有趣的东西了吗?

不,说不定……她曾经见过的……

“我不同意!你在想什么啊!”特雷西亚可能是被什么激怒了,也可能只是他日常的愤怒抱怨……她其实分不太清就是了,反正他总是这样,对什么都很容易生气,很吵。

满面怒容的特雷西亚好半天才笑声补上了一句“殿下”,不过被称作殿下的本人倒是完全不在乎这种小事,依然自顾自地躺在棺材里巍然不动。

这里是最初的那座城堡。

她在一片蔷薇花的香气中闭上了眼睛。

“帮我把棺材盖上,特雷西亚。”

“你倒是听我说话啊喂!你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吗!猎人公会已经几乎被我们逼到绝境了!只差最后一场战斗……一击!我去只要一击就够了!我们马上就要赢了!这种时候你说要沉睡?!”

“赢了,又怎么样?”她闭着眼睛,平静地反问,“就算赢了,也不会有有趣的事情发生吧,世界依然是这个世界,人,吸血鬼,也依然是现在的样子,哪怕我统治了世界成了所有生物的主宰……”

他们的眼神也依然不会有任何改变。

全部全部全部都是,充满了欲望的混浊深渊。

无聊。

“把棺材盖上,特雷西亚。”她又说了一遍,“我要睡了。”

像是在发泄自己的不满一样,盖子砰的一声重重落下,连着棺材本身都震了好几下。不过世界总算安静了。

她闭上了眼睛。

然后,吸血鬼做了一个梦。

……

【艾薇。】

【该醒过来了,别在意,那些都不是你的记忆。】

【艾薇。】

【艾薇。】

【别再看了……】

【艾薇。】

像是在幽深的水底突然漾起了一串气泡,少女陷入沉睡的意识缓缓苏醒,但身边丝毫未变的黑暗,却让她一时间有些分不清自己究竟是在记忆里,还是已经回到了现实。

【欢迎回来,艾薇。】

“回……来……?”

她有些茫然地重复了一下这个词,右手下意识地抓了一下,却什么都没抓到,但这熟悉的动作总算让她的意识彻底清醒了过来。

“莉莉丝?!”

【我在,没事的,你还好吗?】

温柔的声音在脑中响起,让艾薇不禁回忆起了丝绸裙摆那柔软的触感。

“我……我没事,不过现在是什么情况?我们在哪儿?大家呢?都没事吗?”

她发现自己正被一片黑色的浓雾包裹着漂浮在半空中,周围什么都看不见。

【别着急,大家都没事,说不定已经在外面等你了。】

“这里是那里?我记得刚才已经完成了解除封印的仪式,这是后卿的力量吗?”

【这里是……后卿的体内。】

“诶?!等等!后卿不是僵尸吗!可这里……他没有实体吗?!可要是连他自己都没有实体,要怎么帮我们,帮莉莉丝你创造出一个新的身体?!”

【嗯,所以我们大概是失败了吧。】

“怎么……怎么会……”

【可能是因为被封印了太久,也可能是诞生时就不够完全,所以现在的后卿只有一个不成形的内核,和这片用力量凝结成的黑雾。而且好像也没有清醒的意识,你醒过来之前我尝试了一下,完全无法沟通,完全没有理智的样子。】

艾薇愣了一下:“没用……吗……那!力量呢!后卿的这些力量……”

【艾薇,冷静点。单说力量的话我也有啊,只是我们需要的是重塑身体的能力。】

“就是说彻底失败了啊。”

【是啊。但是别不开心,你已经很努力很努力了,只能说是我们运气不好。】

“但是!我……为什么啊……那个人明明说过,有后卿的力量就没问题了。而且,到底是为什么……我已经给大家添了那么多麻烦……“

【是我们给大家添了那么多麻烦。】

莉莉丝平静地强调了自己的存在。

艾薇·莉莉丝·道格拉斯。

她们不是一个人。

【好啦,还得出去收拾残局呢。走吧,我也会和你一起向大家道歉的。】

“为什么,莉莉丝能这么平静啊……”

艾薇抬起手,握紧了变回星星吊坠挂回脖颈上的魔杖,小声问道。

只要两人之间的交流通道开着,就算不开口,莉莉丝也能听到艾薇的声音,比任何人都更加贴近的她们两人,也比任何人都更加了解对方——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莉莉丝敏锐地感觉到了艾薇声音里的不对劲。

【刚才记忆……你看到什么在意的东西了吗?】

艾薇愣了一下,嘴巴开合了两下又闭上,她低下头只顾着握紧手中的吊坠,在一片黑暗中看不清她的表情。

“虽然我原本就明白会是这样,但亲眼看到果然还是……”

她像是想要敷衍什么似的加快了语速,说的话也乱七八糟,莉莉丝虽然意识到了这一点,却也只是安静地,认真地听着艾薇说的每一个字。

说着说着,艾薇却自己停了下来。

“算了。”

她叹了口气。

“我不想对莉莉丝说谎,但是有些东西我现在没办法整理得很清楚,所以……”

莉莉丝没有出声,任由艾薇又沉默了一段时间。

“刚才我看到的,都是莉莉丝真实的记忆吧。”

【是的。】

“莉莉丝杀了很多人。”

【是的。】

然后,鬼使神差地,莉莉丝又加上了一句。

【我只是……杀死了那些想杀我的人而已。】

“嗯,我明白的,莉莉丝只是……我明白的,但是我,不太明白我自己了。”

沉默了一会,艾薇也慌张地补上了一句。

“那个,我,没有这样就讨厌莉莉丝!只是……”

【好啦好啦,就跟你说别着急了,就像艾薇明白我的处境一样,我也知道,看到我以前杀死了那么多猎人和教会的成员,很难接受吧。艾薇的话,应该会觉得我做的很过分,只知道一味地杀戮,战斗,却从来没有思考过让两方和平共处的道路……】

艾薇有些不安地晃了晃脑袋,似乎是自己都不知道想摇头还是点头,眼中闪过一丝困惑,努力露出的笑脸也显得有些勉强。

“这个我们之后再说吧,得赶紧解决现在的麻烦才行……能在这里找到其他人吗?”

【我不想让你为难,艾薇。如果之后你觉得不知道怎么面对我了,直接和我说就好,我会……】

“离开?”艾薇有些粗鲁地打断了莉莉丝的话,“为了照顾我的感受?”

【抱歉……】

“抱歉。”

两人几乎是同时放低了声音,向对方道歉。

又沉默了一会,莉莉丝打破了沉默。

【先出去吧,你的力量太纯粹,待在这种地方久了会难受的。】

“其他人都不在这里吗?”

【虽然很弱,但他们也不是废物,总会自己想办法出去的。】

说到教会的其他人,莉莉丝的语气总是很糟糕。但对艾薇来说,这种语气却莫名地有说服力。于是摘下脖子上的挂坠变成魔杖,在手中摇了三下。

一阵清脆的铃声响起,从魔杖上跑出了一串大大小小的星星,乖巧地在艾薇前方铺成了一条小路,最后一颗星星则直接加速朝着前方撞了过去。

浓郁的黑雾被破开了一个洞,眼前豁然开朗。

“还是阳光让人舒服啊。”

这么感慨了一下,艾薇直接从这个洞口里跳下。

在空中还能见到的阳光飞速褪去,下方狼藉的废墟越来越近,在她马上就要撞到地面的前一刻,魔杖上光芒一闪,就有一阵旋风凭空而起,托着艾薇轻松落地。

“我回来了。”

落回地面的第一件事:她朝着不远处的雪音挥挥手,跑了过去。

而雪音对此作出的第一反应,确实直接朝着艾薇扔来了一张符,符纸在中途燃烧化作一道紫色的闪电,擦过了艾薇的耳边,将一边马尾的发梢烧焦了些。

“宁小姐?”

艾薇愣了一下,然后对上了雪音冷淡的双眼,她立刻停了下来,深吸了一口气,弯下了腰。

“对不起。”

“嗯,好的。”

雪音立刻收起了符箓,挑了挑眉,几乎是瞬间就接受了艾薇的道歉,以至于艾薇本人都有点反应不过来。

“那个……宁小姐?”

“雪音就行了。”

“好,好的。那……雪音,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没什么特别的意思,只是你一直在做莫名其妙的事情,所以我觉得这边也得稍微回敬你一下。”

雪音用稀松平常的语气回答,她的态度给了艾薇一种这只是一件很普通的事情的错觉。

大概这就是雪音的温柔吧——然后艾薇就擅自这样误会了下去。

“下一步就是要解决掉这个东西了啊。”

雪音仰起头看着天空,艾薇也跟着向上看去,这才终于看清楚自己召唤出来的东西的全貌,正如莉莉丝所说,没有理性,没有沟通的可能,也完全不能指望他的力量能为自己所用。

这次的行动可以说是完全彻底的失败。

不仅没能达成自己的目的,还拖累了这么多人,艾薇几乎要被自己的愧疚感淹没了,忍不住又说了一句:“对不起……”

“为同一件事道歉两次没有意义。”雪音面无表情地看着天空,抽出两张符箓,“与其在这里愧疚还不如抓紧时间善后。”

“啊……嗯……”艾薇呆呆地点了点头,一边答应着雪音,另一边却悄悄地在心里喊了声莉莉丝,“雪音是不是生气了啊,为什么感觉和之前有点不一样了?严肃了好多啊。”

【放心吧,她不是在生你的气。】

艾薇觉得莉莉丝的这句话里,充满了幸灾乐祸的味道。

“没事吗……”

【所谓的成长就是这样的东西哦,伴随着迷茫和焦躁,认清一些东西,然后放弃一些东西,剔除掉所有不必要的累赘,继续前行……艾薇你也是。】

“诶?我?”

【有的时候,放弃一些现在觉得重要的东西,才能更好地往前走。所以该放手的时候要果断放手,这样才算是成熟的大人,明白了吗?】

她明白莉莉丝意思,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不太想认同这句话。

不过,雪音也在迷茫着什么吗?

看着身边的黑发少女,艾薇的心里油然而生了一种奇妙的亲切感,立刻就走上前拍了一下雪音的肩膀。

“一起努力思考吧!”

“啊?”

“其实我也……”

艾薇正想解释,上方却突然传来了一串刺耳的炸裂声。两人同时抬头,看到那片黑雾已经扩张得更广,边缘已经接触到了明老师之前设下的结界,两种力量相互碰撞抵消,彩色的光点在空中像烟花一样炸开,但马上就被一层又一层的黑雾遮挡了起来。

原本几乎看不见的结界受到了攻击,开始闪烁起来,现在抬头,就能看到整片区域都被一个巨大的半透明光罩罩在下面的奇妙场景。

虽然受到了阻挡,但黑雾依然在继续扩张,虽然没有强烈的震动和撞击,但空气中还是明显有什么被扰乱了,风乱七八糟地刮了起来。

“没有理智的话,就代表着可以彻底轰掉了吧。”

雪音抬起右手,几张不同属性的符箓绕着她的手腕飘起。

“我想也是,虽然是传说中的僵尸始祖,但是都已经是这样的状态了,应该也没有放进博物馆里珍藏的价值了吧。”

艾薇莫名地有些心虚,但想到雪音说的不要为一件事道歉两次,还是将这种情绪挥散,握紧了魔杖。

“走吧,雪音,莉莉丝。”

两名少女对视了一眼。

“啊。”艾薇突然叫了一声,“雪音你的裙子。”

雪音眨眨眼,低头确认了一下自己的状态,之前因为控制不好“魔法”的关系,经常被自己的攻击打中,虽然没受什么伤,但里面的衣裙却已经变得破破烂烂的了。

“这样可不行,你不要动。”

说着,艾薇挥了挥魔杖。

随后,一朵光做的巨大花苞从雪音的脚下升起,将她整个人吞了进去,清脆的铃声响起,花朵开放,雪音的装备已经焕然一新。

浅色的上襦,翠色的长裙,精致的刺绣,轻飘飘的广袖和裙摆在风中扬起,就像花朵刚刚展开花瓣。

雪音看着自己的衣袖愣了一会儿:“这是……”

“怎么样?我一直觉得雪音你这么穿会很好看呢。”艾薇的眼睛闪闪发光,满脸都写着“快夸我快夸我”。

然而雪音只是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转过了身。

“等,等等啊,至少给个评价嘛,我觉得很适合你啊,啊,你不会是害羞了吧。”

“行了,赶紧干活了。“

“好~”

艾薇真的就只当雪音是在害羞,但在她看不见的地方,雪音的脸上却闪过了一个复杂的表情。

像是嘲讽,像是愤怒,像是茫然,又像是……终于决定放弃了什么的,有些悲伤的平静。

***

似乎是感觉到了某种威胁,黑雾突然开始了大幅度的扭曲,中央的核心被包裹得严严实实,哪怕所有人都知道应该攻击那里,也很难立刻找到正确的位置。

黑色越来越浓,仿佛已经被压缩成了另外的什么东西,死亡与腐朽的气息从地底飘散出来,又被黑雾吸收,空气中的灵力混杂了相反的力量,也变成了一片混沌。

最先成形的,是一只黑色的巨手,从黑雾中伸出,紧握成拳,重重地砸向了上方的结界。

一串光华闪过,结界上产生了一条小小的裂痕,但很快又消失了。

然后,对称的另一只手也从黑雾中诞生。

出拳。

震动。

双腿成形。

落至地面,在已经成为废墟的地上砸出了两个大坑。

这是一个黑色的巨人。

——远看的话。

“这是……什么啊。”

艾薇瞪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景象。

雪音的瞳孔也微微紧缩了一下,但声音比艾薇平静许多:“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就是你们想要的那个能力。”

虽然凝结成了巨人的形状,但它的本质上应该依然是那片混沌的黑雾,可一旦仔细去看,就会发现这个巨人是由一个个正常大小的亡灵构成的。

不是怨灵,却也并非普通的亡灵,那些和人类毫无区别的影子被染上了漆黑的颜色,五官扭曲着,发出无声的哀嚎。

“就像是地狱一样……这种东西,是我……”

“不是你。”雪音皱了皱眉,看向艾薇,认真地重复了一遍,“不是你。”

“可是明明……”

“那些大概不是真正的亡灵,而只是那家伙模拟出来的幻影吧,毕竟是僵尸,在人们的想象中也总是和死亡挂钩的。就算原本是墓地,这里也绝对没有那么多的亡灵可以让他这样用。”

艾薇握了握魔杖:“就算是幻影,这样也太过分了。我……无法原谅这种事!”

雪音的目光闪烁了一下,刚想说点什么,却猛地抬手朝着艾薇拍出了一张符箓。

【小心。】

几乎是同一时间,莉莉丝也发出了警告。

燃烧的符箓飞快地从艾薇脸边擦过,带起的风吹动了她的马尾,却一点烧焦的痕迹都没有留下,在这种极度精准的控制下,火焰如箭矢一般射穿了悄悄接近了艾薇背后的黑影。

艾薇慌忙回头,刚好见到那和人类相似的黑影从内部炸开,变成了一片腐朽的灰尘。

“小心为上。”

【保持警惕。】

雪音和莉莉丝的声音重叠在了一起。

刚刚的那个黑影消失,就像是点燃了一根导火索,黑色的巨人大吼了一声,击打结界的动作还在继续,但同时可以看到,他的双腿突然流动了起来。

之前的黑雾流动是自然的,但已经有了形体之后,再用“流动”这个词就显得有些诡异。

就是很诡异。

它没再发出声音,两人耳边能听到的,就只有空气被灵力扰流之后形成的杂乱的风声,但这种安静只能将面前的景象衬托愈发诡异起来。

那些缠绕在一起构成了巨人身体的黑影,一个接一个地爬了下来。

而在这些黑影之中,还混着之前见过的丧尸。在黑雾体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身上残缺的部分都消失不见了,腐烂的部分也都恢复到了正常的样子,动作依然不自然,皮肤惨白,双眼浑浊之外,已经和活人很接近了。

雪音双手掐诀,操控着火焰大片大片地烧过地面,那些黑影如果不彻底打散,只要留下一部分就会很快再生,所以她直接用火烧了个干净。

她也看到了夹在黑影之中的尸体,但是想到它们的速度,觉得暂时先不管也可以——

这个想法还没在脑子里过完,就有什么冰冷的东西突然扼住了她的脖子。

“雪音?!”

艾薇用余光瞥见了另一边的状况,干脆地挥散了面前还没启动的魔法,直接将魔杖当成近战武器用力一挥,一串金色的星星划过,她面前丧尸直挺挺地倒下了。然后她将魔杖悬浮在半空,但还没来得及跳上去,刚才被击倒的丧尸,就伸手紧紧地抓住了她的脚踝。

“诶?”

一瞬间,那只丧尸的脸上似乎露出了狰狞的微笑,用力一扯,让艾薇险些失去平衡摔在地上,她匆忙抓紧魔杖向上一升,才勉强靠着另一只脚稳住身形,然后立刻看向雪音的方向。

感觉到了艾薇的视线,雪音挥了挥手表示没事,之前从背后抓住她的丧尸已经被掀飞到了黑影之中,现在数十张符箓环绕在她的身边,在外侧构筑了一圈严密的防御。

艾薇松了口气,身体突然化作无数金色的蝴蝶散开,随着魔杖上升,在半空中重新聚拢,变回少女的样子坐在魔杖上望着下方。

“对不起,打扰了你们的安眠。”

黑影纷纷朝艾薇伸出了手,在确认够不到之后,竟然开始试图踩在同伴的身上,原本就拥挤的场面变得更加混乱不堪。

“请回到你们该回去的地方吧。”

这么说着,她握住魔杖开始向下坠落,在身后留下一连串金色的星星。

雪音刚刚清理掉一片面前的黑影,视线就被一片柔软的光所吸引,虽然是张扬的金色,却一点都不刺眼,虽然是强大的魔力,却一点都感觉不出侵略性。

然后,像是蝴蝶拍了拍翅膀,光芒散去,原本密密麻麻的黑影和丧尸化作一层厚厚的尘土回归地面。

黑影还在不断地涌来。

“别在这里浪费时间,想办法解决源头。”雪音清出一条狭窄的通路靠近艾薇,“先想办法接近吧。”

黑影跟丧尸依然不管不顾地朝着雪音的方向伸出手,他们似乎完全得不到教训,即便伸出手就会被火焰火烧,他们依然没有停下的意思。

讽刺的是,这种毫无理智可言的行动对它们来说恰恰是正合适的。

符箓被飞速消耗,雪音的防御只维持了短暂的几分钟就被放弃,她干脆地掀起火焰冲向敌阵,单纯靠着自身的灵敏与对方的行为死角进行躲避。

黑影还好,现在比较棘手的变成了那些进化后的丧尸。大概是在黑雾内部被赋予了力量,他们不仅外形开始恢复,行动的速度也迈上了另一层境界,所以雪音和艾薇才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虽然意识到这点之后两人不再失误,但在这样的混战中,还是有些吃力。

没时间管这些家伙了,必须要尽快解决那个巨人。

两人默契地达成了共识。

“雪音!”

听到艾薇呼唤的同时,雪音直接将目前手上的符箓一股脑地丢了过去,风火雷电交织在一起染出华丽复杂的颜色,几乎有些蛮不讲理的强大力量直接顺着直线扫荡了两人之前的敌人。

艾薇趁机坐上魔杖飞到雪音的身边,抓住了她的手。

就在这时,雪音突然回过了头,艾薇愣了一下,也抬头看向雪音注意的方向,却只看到一片黑影炸开变成尘土的瞬间。

“雪音?”

“没什么。”

就着艾薇的手,雪音轻巧地翻了个身坐到了艾薇的身后,魔杖立刻上升,两人直接飞向了巨人的上身附近。

(真厉害啊……)

不管看几次,都觉得简直和自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萧淳藏在一栋建筑倒塌后形成的三角空间里,悄悄地注视着不远处两名少女的战斗。

总觉得自己和那边的性别配置似乎出了点差错,但这种事就算现在思考也没有意义,无奈地叹了口气,他将右手伸进了上衣的口袋——之前雪音塞给他两张符就藏在这里。虽然他连使用的方法都不知道,但它们的存在还是稍微让他感到了些安心。

虽然凭着一时冲动就决定了要留下,但当时的自己大概只想着要跟在雪音身边,或许还有些自以为是地想着,自己或许可以看着这个熊孩子别乱来。

(我究竟是有多认不清状况才会产生那种想法的?)

萧淳现在只想把前段时间的自己掐死。

(这样的雪音,哪里还需要照看啊。)

不再刻意模仿魔法少女的雪音,战斗起来真的就如行云流水一般,动作简洁明快,出手果断迅速,哪怕黑影依然在一批批地涌来,在她脸上也见不到丝毫慌乱。

这才是宁家的天才该有的样子吧,简直就像是从来不知道何为苦战,从来不曾尝到败绩似的。

但是,萧淳突然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现在的雪音,完全没有认真在战斗。哪怕是一定要贯彻魔法少女的人设,之前狼狈战败的时候,她的眼神都比现在的认真。

而且……

这样战斗着的雪音,一次都没有笑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