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薇这个人,或者说这个角色,其实是不存在的哦。”

莉莉丝笑着,说了一句这样奇怪的话。

“这是……什么意思?”

萧淳愣了一下,他今天的大脑接收了太多冲击性的信息,昏昏沉沉地都快忘了该如何思考,所以面对莉莉丝的这句话,他已经有点不耐烦了。

“你们啊……为什么都不肯把话讲明白呢?不是所有人都那么会听弦外之音啊。”

眼角的余光瞥见了两团银色的人影,他一边和莉莉丝说话,一边缓慢地后退。

“有这种想法可不行,真正的绅士,可是要学会通过女孩子的一举一动明白她的想法才行啊。”

莉莉丝挥了挥手,一道黑影飞速从两人身边掠过,两个白银骑士被瞬间贯穿,爆散开来。然后她似笑非笑地看了萧淳一眼,后者只好尴尬地停止了后退。

“你不需要这么害怕我,血族可是智慧而优雅的种族,就算是遇上了感兴趣的血,只要脑子清醒,就不会在对方十分抗拒的时候吸血。”

“诶?是这样的吗?”

虽然没有想到吸血这点,但萧淳还是因为莉莉丝的话而惊讶了一下。

(但是一般来说,会有人主动愿意让吸血鬼喝自己的血吗?)

“所以我们才讨厌那些控制不住自己本能的混血种,就是因为有那些家伙在,人类对我们的偏见才越来越深。”莉莉丝非常无奈地叹了口气,“以前我还想过将这些家伙全都消灭呢。”

“什么?!”

莉莉丝歪了歪头:“别那么害怕啊,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而且和你没什么关系吧。”

“……”

萧淳不知道该说什么,不过他倒是越来越意识到,眼前的这个人,不……眼前的这个吸血鬼,是另一个种族,是不一样的存在。

(雪音知道这一点吗……这家伙,根本不是她喜欢的那种魔法少女吧。这样,还要继续帮她吗?)

“你……对了!”萧淳扭过头,有些生硬地转移了话题,“你说女孩子不会明白地说出自己的心情,可你刚才不是就很明白地说出来了吗?”

他还记得莉莉丝之前突兀地叫他跟她一起走的发言。

“那不一样。那是我的要求,是我的愿望,却不是我的‘心情’。我只是表明我想要什么而已,你看,你现在不也是只知道我想要你,却不知道我是在什么样的心情下说出这句话的不是吗?这算是一见钟情的浪漫恋爱,还是突如其来的浅薄兴趣呢?你不觉得能被一眼看透想法的女孩子,很无聊吗?”

“反正我知道不可能是第一种情况……”

“诶呀,这么没有自信啊。不过这可真的不一定哦。”莉莉丝突然凑近萧淳,两人之间的距离猛地缩短,萧淳一愣,立刻就闻到了莉莉丝身上传来的蔷薇花的香味,还有淡淡的……血的甜腥。

“喂!”

他慌乱地后退了一步,而这种手忙脚乱的样子赢得了莉莉丝轻快的笑声。

“别乱开这种玩笑啊……”

莉莉丝耸了耸肩,不置可否。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真是的,今天究竟怎了?一个两个的都不肯好好说话。不把话说清楚我不……)

【你不说出来,我怎么会知道啊!】

脑海中突然闪过了雪音委屈的表情,刚认识不久的时候,她好像就这样对自己说过。

但是现在,是他比较想说这句话。

叹了口气,萧淳的肩膀垂了下来。

“我说啊,莉莉丝。我现在没那么多精力思考你的想法。而且,你到底为什么突然和我说这种事?艾薇不存在什么的,是骗人的吧。”

他们和艾薇认识的时间不久,但不得不说,那孩子的性格已经足以在这短暂的两星期中给他们留下深刻的印象。

天然,贪吃,认真,死板到不知变通,好像世界上的一切在她眼里都是美好的样子……

按照雪音的说法,这孩子几乎就是“完美的魔法少女。”

有对亡灵的温柔,也有贪吃,容易上当受骗的小缺点,这些东西毫无疑问是组成了一个活生生的人,现在莉莉丝却说她只是一个角色,其实根本不存在……谁会相信啊。

“你要是不相信,我可就伤脑筋了呢。”

莉莉丝摆出了一副苦恼的表情,明明五官和艾薇几乎一模一样,但在和她的交流中,萧淳越来越清楚地意识到,他们两个根本是完全不同的人。

“你想跟我来看看吗?”

思考了一会,莉莉丝又一次对萧淳发出了邀请。

“看……什么?”

“艾薇不存在的证据。”

萧淳皱了皱眉:“我没必要为了这种理由跟你走吧。我们和艾薇的关系,并没有发展到能为她让自己陷入危险的地步。”

“好好好,我知道了,那么走吧。”莉莉丝不以为意地挥了挥手,转身就走。

“等……等等,我说我不会……”

“可你还是会在意。”莉莉丝扭过头,好像已经看穿了萧淳的内心似的笑了一下,“而且你一看就是个烂好人,就算是只认识了几天的人,你肯定也不希望她遇到危险吧。”

“不,我不会去的。”萧淳叹了口气,后退了两步,面无表情地看着莉莉丝,“你说得对,我不希望艾薇遇到危险,可我也有自知之明。”

(已经一次又一次地有人提醒过我了。)

“我不是你们这个世界的人。”

(不是主角的人,是控制不了故事的走向的。)

“就算我去了,也没有意义吧,除非是想通过我利用雪音的力量,但雪音这次从一开始就已经宣言要站在你这边了。所以我想不出来我还有什么用处,就算有,恐怕也是只对你有利的事情吧。”

(普通人,只要老老实实地用小市民心态保护好自己就行了。)

“所以……”

“真是麻烦,闭嘴吧,走了。”

莉莉丝突然换了一副冰冷的表情,伸手扯住了萧淳的胳膊,张开羽翼就抓着他飞上了天空,一连串动作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任谁看了都得喊一声漂亮……

“干什么啊!”

“该死的吸血鬼!放开那个少年!”

有两个教会的成员在下方发动了魔法,数根银色的箭矢从天而降,但似乎是顾忌着萧淳的安危,威力都不大,但莉莉丝看都没看,在身旁穿梭的黑影就已经替主人挡下了箭,顺便还击穿了那人的书。

“等……等等!莉莉丝!”

“既然是普通人,就老老实实地在按照我的剧本,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就行了。”

莉莉丝的声音在风中显得有些模糊不清,但萧淳还是清楚地接收到了其中的寒意。

(果然看上去就像反派一样啊……好疼。)

被抓着手臂吊在空中高速飞翔的经历,萧淳一点都不想再体验一次了。

“莉莉丝和……萧淳?”

看着一对黑翼从身边闪过,雪音愣了一下,握着魔杖的手也停顿了一下,对面的杰弗森立刻抓住这个瞬间,用银光在身上变幻出厚重的盔甲,用力奔跑着跨越了面前的火墙,就地一滚,身上的银光在手中变换成长剑,又高高跃起,对着雪音挥出剑刃。

“ThunderDestroyer!”

几乎是下意识地,雪音喊出了这个最熟悉的招式,但和平常不同,这次召唤出的雷电虽然威力极强,但……

攻击的似乎并不只是敌人。

“呜……”直接在头顶凝聚灵力……啊不,魔力挡住了一部分雷击,但还是有一部分雷电击穿了防御,落到了雪音自己的身上,“麻麻的……呼……”

长出了一口气,雪音用力一挥魔杖对准了杰弗森,毕竟是针对他的攻击,杰弗森受到的伤害是雪音的好几倍,好像光是爬起来就已经很费力了。

“你,真是太奇怪了……明明对魔法的使用就像个小孩子,完全不懂控制,不管速度还是精度都非常糟糕……可是,那种深不见底的魔力,还有这种战斗意识……太奇怪了。”

之前的银剑已经被雷电击碎,杰弗森这次直接将十字架变成了等身高的权杖,用它撑着身体站了起来。

雪音也稍稍调整了一下气息,不断地使用这种“魔法”某种意义上说完全就像是暴走一样,就像握着一个小小的方向盘开过山车,一旦略微松开手指就会翻车。

“单纯只是靠着庞大的威力放出大规模攻击来阻止我,这个女孩……魔力就没有极限的吗!”

杰弗森对这种憋屈的状况恨的咬牙切齿,最可恶的是,雪音身上的伤有一大半完全是她自己控制不好力度导致的,这代表着自己几乎没有对敌人造成多少有效伤害。

但雪音也不怎么喜欢这种状况。

“根本就是伤敌八百,自损一千啊……这不是少年漫里才会有的情节吗,魔法少女动画里不应该出现的……”

杰弗森不知道雪音在说些什么,但直觉地想要掌控谈话的节奏。

“为什么你这样的人,非要站在莉莉丝那边?看明先生对你的态度,你不像是白夜宫的敌人,那在这种情况下,就应该是教会的同伴才对啊。”

“我没有站在莉莉丝这边。”雪音几乎没有思考,直接脱口而出,“而且你这种逻辑是不对的,虽然萧淳总叫我熊孩子熊孩子的,但我也不会这么幼稚地看问题啊,你真的是成年人吗?”

“……二十四岁。”

“还年轻嘛。”

“你没资格说这话吧。”

“那叫莉莉丝来说。”

杰弗森沉默了。

两人隔着一道火墙,遥遥相望。

“你……喜欢莉莉丝?”

杰弗森瞪大了眼睛看向雪音,这句话的真伪不言而喻。

“你……怎么……”

“是真的啊,我就觉得按照一般的剧情走差不多会是这样。”雪音笑了笑,“明明是圣职人员,却喜欢上了追捕的吸血鬼,也算是非常经典的虐恋主题了,不过因为有魔法少女的存在,所以你估计就只能当炮灰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杰弗森的情绪产生了些波动,杖尖的十字架也随之闪烁了一下。

雪音毫不留情地回答:“我想说,放弃吧,你莲莉莉丝在打算做什么,在做什么都不知道。”

“我当然知道!”杰弗森的眼中闪过一丝痛苦,“在魔力资源逐渐消退的现在,她在寻找更强大的力量,想要将我们……将教会消灭掉。”

“果然,你不懂啊。”

“你到底……”

“和你说的有点多啦,我现在有点在意的东西,要先去看看。”

闻言,杰弗森立刻做出反应,十字架一闪,数十把银色的细剑从天而降,像是要将雪音包围起来一样全部插在了她的周围。

“魔法真的很帅气啊。”雪音这么嘟囔了一句,看了一眼杰弗森,就在后者产生警觉的瞬间,竟直接翻身从楼顶跳了下去。

杰弗森愣了一下,匆忙跑了过去,那些银剑也立刻从地里弹出,追着雪音,在下落的过程中开始寻找她的破绽,进行攻击,雪音直接拿着魔杖抵挡,叮叮当当的,竟然真的将身边防得滴水不漏。

而这时,她突然想到了什么,手上防御的动作不停,眼睛则扫过了周围所有飞舞的剑。

“啊!仔细想想,这样的事情理论上我们也做得到啊!不就是御剑嘛!”

杰弗森愣了一下,动作有些停滞,就在这一瞬间——

雪音用魔杖绕着一柄剑,将它甩到脚下,足尖轻点,踩在旋转的剑柄上借力,将自己弹向了身后的大楼墙壁,而在移动的的同时,手中魔杖飞快被淡绿色的光芒包裹。

对准空气中的某处,用力一砸!

像是一面玻璃在半空中破碎,原本空无一物的地方在反射出了一片虹色的光芒后,露出了惊愕的杰弗森的身影,他的手中也握着一柄剑,还保持这正要向前刺出的姿势。

雪音对他吐了吐舌头,然后再次举起了魔杖。

轰!

一个人形炮弹高速坠向了地面,扬起了一圈沙尘。

“诶嘿,抱歉啦。”

说了一句毫无诚意的抱歉之后,雪音也落到了地面,然后轻巧地越过各种黑龙肆虐之后留下的废墟残骸,跑向刚才看到的莉莉丝萧淳去往的地方。

那个好像什么都能做到的背影,在杰弗森逐渐模糊的视野中,慢慢地和记忆中某个深红色的身影重叠在了一起。

啊,他记得,很久之前,他也是这样狼狈地倒在地上,看着那片血一样的裙摆挡在他的面前……

那是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弱小,也是第一次见到那种脱离人类范畴的力量。

“这算……什么啊。”

杰弗森趴在自己撞出的大坑里,勉强挤出了一个苦笑的表情。

莉莉丝那个不知道活了多久的血族也就算了,如果再加上这名少女……他的脊背突然泛起一阵冷意。

不行,这样……太危险了。

对于教会来说,对于在这里的队友们来说,都是如此。

他深吸了一口气,细小的灰尘砂石呛得他用力咳嗽了起来,刚才在撞击中还是多少受到了一点伤害的内脏也在隐隐作痛,他吐出一口血,咬了咬牙,手指扣进了泥土里,将体内最后残留一点的魔力全部搜刮出来,几乎是要榨干自己一样,强行发动了通讯魔法。

就在这一瞬间,他做出了选择。

【莉莉丝,去了东南方。各位,一定……绝对要阻止她们!】

对不起,莉莉丝,我知道这是你的愿望,但是这种事,作为教会一份子的我,发誓要守护和平的我们……都绝对不会允许的!

他一直都是这样,站在正义的一方,做着正确的事情。不管是对力量的崇拜,还是少年时朦胧的憧憬,都无法动摇他所坚持的原则。

因为他是……教会的一份子啊!

“杰弗森,你怎么了?!”

从通讯里传来了伙伴关切的声音,但他已经没有多余的力量用来传话了,只能握紧十字架,在内心里不断向神明祈祷。

主宰这世界的,永远还会是正义和光明。

已经远去的雪音突然感觉到空气里有些奇妙的灵力波动,好像有人在用特定的频率进行着交流。

回头看了一眼,她笑了起来。

“果然……魔法还是很帅气啊!”

***

已经落回地面,缓慢地朝着某个方向走的莉莉丝突然停了下来,轻轻勾起了嘴角。

“怎么了?”

萧淳几乎是被半强制性抓过来,此刻除了跟着她之外好像也没什么更好的选择,所以提问的语气有些尖锐。

“不管以前是多优柔寡断,多爱哭的小家伙,都会好好地长大啊。”

“啊?”

“没什么,只是觉得这样就好。”

所有人,都只要待在自己的位置上,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坚持自己的想法就好。

这样,她的剧本才会走在正轨上。

“啊,到了。”

她终于停了下来。

萧淳将视线越过莉莉丝的肩膀看向前方,只看到了一片开阔的地面,这里已经是这片烂尾楼区域的边缘了,似乎在原本的计划重要用来做一个小小的公园,已经铺好了水泥,还在东南角准备了一个大大的圆形花坛,只是里面并没有花,只有些干裂的土壤……

等等。

萧淳突然意识到了不对劲。

这里连楼都没有盖完,为什么会在花坛里填土?开发商还有心思做这种事吗?而且雪音不是说这里几乎已经成了宁家专用的场地,在这么多年的战斗中,这里却还完好无损?

不明白。但,这里一定有什么不一样……

“那么,我们之后再见。”

莉莉丝突然转身,提起裙子对萧淳优雅地行了个礼,然后没等萧淳反应过来,她整个人就被一片黑雾笼罩,一眨眼的功夫,裙摆上的红黑两色就被消散的雾气带走,变回了明亮纯净的金色。

艾薇回来了。

“嗯?”

她有些茫然地眨了眨眼,困惑地看着周围,最后将视线定格在了萧淳身上。

“怎么了?”

“……就算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啊。”

萧淳叹了口气,莉莉丝的行为真是让人看不懂,刚才还说什么艾薇是不存在的……

看着朝自己跑来的艾薇,他在心里摇了摇头,那句话果然只是莉莉丝为了让自己跟过来,随口胡说的吧。

“莉莉丝怎么说?”

“真的,不要问我啊……”

萧淳举起了双手,虽然还是很担心雪音,但面前是莉莉丝的时候,他没法离开,换成艾薇的时候,他又觉得自己不能这样什么都不说就离开了。

(莉莉丝非要我跟着一起来,不会就是为了让我在她和艾薇之间传话吧。)

“你们有什么要做的事情吧,虽然我不是很懂,但看莉莉丝的意思,现在可以做了。”

艾薇的眼睛里立刻亮起了光,说了声谢谢,就转身跑向了那个花坛。

“星星啊,为我打开门吧。”

魔杖在身前划过,经过的地方出现了无数小小的星星,它们在空气中舞动着,洒下耀眼的光幕,萧淳不得不闭上了眼睛,再睁开的时候,周围的场景已经变得快要不认识了。

脚下,身边,甚至头顶,都布满了各种大小,各种颜色的魔法阵,复杂的符文在各个圆阵中流动着,简直就像是一条流光溢彩的河。

原本踩着的光秃秃的水泥地面也被一片金色覆盖,萧淳抬起脚,魔法阵也随着他的动作闪烁了起来。

他抬起头,飘在半空中的魔法阵挡住了天空,将这里变成了光和魔法的世界。

艾薇坐着魔杖在空中穿梭,挨个检查了一下这里的魔法阵,没发现什么问题,于是直接跳到了最中央的花坛里——那里,也是最中心,最大的一个魔法阵所在地。

“艾薇。”

这时,萧淳突然叫了她一声。

“什么事?”金色的魔法少女立刻转过身,双马尾在两边轻快地弹起,“仲裁协会驻外使者,艾薇·道格拉斯为您效劳哦。”

萧淳苦笑了一下,和雪音那种熊孩子不同,对艾薇这种单纯的好孩子……他竟然有点不太敢开口了。

但现在不确认的话,要是突然变成莉莉丝,就没机会了。

“你们要做的事情,是坏事吗?”

艾薇的表情一瞬间僵硬了,她垂下了握着魔杖的手,移开了视线。

“是……坏事吧。”过了一会,她轻声回答,“可能,还是很坏很坏的事情。虽然不想这样,但还没做,就已经给大家添了很多麻烦,萧淳,还有宁雪音,还把你们卷了进来。”

“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我们……”

“把无辜的我们卷了进来,至少把真相告诉我们作为补偿吧。”萧淳板着脸往前走了一步,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在欺负小孩子。

(抱歉……艾薇,有机会请你吃烤鸭,原谅我吧。)

“呜……对不起……”艾薇的头垂得更低了。

萧淳继续步步紧逼:“事到如今,说对不起也没有意义了吧。”

“是……”

“有种被骗了的感觉,我有点伤心。”

艾薇皱着脸抬起头,眼睛湿漉漉地盯着萧淳:“我……我知道了。”

(谢天谢地……)

萧淳总算松了一口气,他的良心已经非常不安了,再这样对话几句,说不定他就要报警自首了。

(那么,真相到底是什么呢?)

艾薇抱着魔杖,有些纠结地说道:

“其实,莉莉丝她……原本应该消失了的。”

……

“啊?”

萧淳目瞪口呆。

***

“奇怪?我记得应该是这个方向啊。”

雪音站在一个废墟堆的顶端四处张望,不远处是一片空地,除了一个没有花的花坛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

“说起来,那个花坛是……什么来着?好像听谁说过,那里面埋着些东西。”

但是,是听谁说过的来着?

“喂——萧淳——莉莉丝——”

找不到人,她干脆高喊了起来。

“这个时候要是能用搜寻魔法就好了……”

看了一眼手中握着的魔杖,雪音垂下了眼眸。

“魔法啊……”

叮铃。

叮铃。

耳边突然响起了清脆的铃声,她循声望去,看到好几个穿着白袍的身影正往这边赶来,他们的样子都有些狼狈,身上的长袍破败不堪,兜帽也落了下来,露出里面的面孔。

他们看上去也都很年轻,最多不过二十岁,一名银发的美丽女性走在最前面,表情非常严肃。在这支队伍里也只剩下她还有些余裕,她死死盯着面前漂浮着的一只铃铛,带着身后的同伴追着这只铃铛朝这里跑来,接近了之后,也是她最先发现了雪音。

“是……刚才的少女。”

这支队伍就这样停了下来,他们看着雪音,露出了戒备的表情。

有人凑近那名女性的身边悄声问道:“是莉莉丝的同伙吗。”

“不,我是魔法少女的同伴。”

雪音无视了他因为悄悄话被听见而露出的尴尬表情,从废墟堆上跳了下来,正打算接近他们,却突然被从天而降的冰刺阻挡了道路。

“请站在那里别动,不然我们就不客气了。”那名银发女性威严地说道,“当艾薇选择了莉莉丝的那瞬间开始,她就已经是教会的叛徒了。”

“也就是说……果然艾薇曾经是教会的人啊。”雪音笑着提取出了对方这句话里透露出的信息,“但是因为莉莉丝的关系被赶出来了,所以才进了仲裁协会吗?这个剧情,加上那两人的性格,我明白了,是这样的剧情啊。”

“你!”

“好啦好啦,别生气,我又没有攻击你们的理由。”雪音摊开双手表明自己没有敌意,“我也在找莉莉丝,你知道她在哪里吗?”

“……”女性瞬间有些无语,“我们没有必要告诉你吧。”

“那就不告诉我吧,没关系,我会悄悄跟着你们的,反正你们也是要找莉莉丝的。好了快走吧,我有点急。”

说着,雪音就真的走到了教会队伍的最后,安静地站在那里,像是自己这个人不存在一样。

“你……”

女性皱着眉还想说点什么,却被地面突如其来的一阵晃动打断了。

“各位小心!”

全员立刻提高了警惕,但这次的震动和之前巨大黑龙引发的不同,地面只震动了一下就平静了下来,没有产生任何奇异的现象。

雪音站在队伍的最后思考了起来,一般来说地面的震动总是伴随着攻击或者召唤,总之是要有华丽特效的东西,可现在别说特效了,空气中甚至都没有产生灵力的波动。

“你们最好小心点身后。”认真地这么思考了一会,雪音出声提醒,“按照这个套路,可能会有人被偷袭。”

“哈?你在说什么……尼克!”银发女性突然瞪大了眼睛,手腕一翻,直接用半空中的铃铛砸了过去。

不知不觉间出现在青年身后,扼住了他的脖子的黑影被砸了个正着,不由得松开手,后退了两步。同时,从喉咙里发出了低沉而嘶哑的呜咽。

女性一把扯过青年,配合默契的其他人立刻用发动了魔法,数层冰棱隔开了他们和对方,然后一柄银色的长枪穿过冰棱的缝隙刺了过去。

那个黑影发出了一声短促的嚎叫,随即倒在了地上。

“是……吸血鬼?”险些被咬的尼克惊魂未定地揉了揉自己的脖子,上面已经出现了两个红印,那东西的牙齿差一点就要刺破他的皮肤了。

“不,恐怕那不是吸血鬼。”女性在一旁冷声说道。

他们有很多对付吸血鬼的知识和经验,可对于眼前的这个东西,都不适用。

透过层层冰棱他们可以看到,那个黑影又站了起来,虽然身上还插着长枪,却丝毫不在意的样子,依然低吼着,胡乱地挥舞着双手向前扑去,试图穿过阻碍。

他行走的速度很慢,肢体似乎也不是很协调,一直没有说话,好像也听不懂别人的语言,仿佛没有这种能力一样,除了本能的低吼之外没有发出任何别的声音。

明明只要绕过冰棱就可以,却还是始终只想从最短距离接近目标。

“虽然外形和人类很接近,但智能很低。”女性眯起眼睛,仔细地观察着对面的生物,“不像是吸血鬼,更像是被制造出来的类似物,刚才的攻击没有遭到反击和防御的阻碍,也确实有了短暂的效果,但……是再生力吗……不……”

她瞪大了眼睛,有些难以置信。

“刚才的攻击确实穿透了他的胸口,可却没有影响他现在的行动?明明受了伤……等等,这是,他的身体正在腐烂!”

“让我看看。”

雪音突然上前挤开了她,好奇地占据了这个最方便观察的位置看着对面。

虽然确实有着人类的形状,但眼前这个人形生物……已经不能说是人类了呢。

泛着青色的皮肤,浑浊空洞的双眼,腐烂的气息,还有被魔法穿透胸口也依然不会死亡的体质……

“那个,是丧尸吧。”雪音说。

“丧尸?你在开什么玩笑,这不是只有末日恐怖片里才会出现的怪物吗?是虚构的啊。”尼克看上去非常慌张,揉脖子的手又多用了几分力,“虽……虽然没咬下去,但我不会被感染吧……”

“别担心尼克。”银发的女性拍了拍他的肩膀,冷冷地盯着对面的怪物,“不管是吸血鬼还是丧尸,现在只要消灭它就行了。就算是从坟墓里爬出来的家伙,也一定有弱点存在。”

“对对对!莫兰你太棒了!不愧是我们的副队长!那个……我记得在电影里,丧尸一般是要爆头的吧。”

“总之试试看再说。”

砰!

伴随着一声轻响,对面的人形怪物的头颅被一支银箭射中,这次它倒下,就没再爬起来。

“很好!就是这样,太厉害了莫兰,什么啊,虽然是丧尸但也很弱嘛。”

雪音悄悄地退出了他们的队伍。

在刚才的震动中,她感觉到了某个地方似乎聚集了大量的灵力,虽然只有一瞬间,但肯定就在这附近,只要认真点去感觉就能找到了,她原本就只是来找莉莉丝和萧淳的,没有和别人纠缠太久的打算。

而且,那个丧尸让她不舒服。

如果这是魔法的产物,那么那个魔法一定是种非常过分的魔法。纵使灵魂已经离去,这样对待死者也……

晃了晃脑袋,雪音突然觉得有点困惑。

“丧尸怎么样,和我其实没什么关系吧。”

可为什么会不舒服?

大概……因为那只是没有灵魂的空壳,和这个世界没有任何联系,所以……

长出了一口气,她将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全都丢出了脑海,让人困扰的事情不去在意就行了,反正就算弄不清楚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现在的重点是找人。

“萧淳和莉莉丝,到底在哪里啊……”

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凉意,背后产生了种像被针刺了一样的感觉,预感到了危险的她本能地跳开,抬手往衣袖里探——

“啊忘记了,现在我是魔法少女……哇!”

因为这短暂的分神,背后的丧尸又获得了攻击的时机,挥舞着手臂抓向了雪音的肩膀。

叮!

一个铃铛突然出现,替雪音挡住了攻击,雪音趁机挥动魔杖,一阵飓风吹过,直接将丧尸卷到了远处,被突然从地里刺出的冰棱贯穿。

“没事吧。”

莫兰看了雪音一眼,好像有些事情让她感到困惑,但她没有开口询问,而是点了点头,又重新投入进了自己的战斗。

在这短短的几分钟里,又出现了十几只丧尸,虽然很弱,但因为没人真正地见过丧尸,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像电影里说的那样,被丧尸弄伤就会感染病毒,所以只能小心翼翼地远程作战。

雪音的目光在这群人和自己刚才确定的方向之间跳了两下,还是没有改变原本的目标,但她朝着正围攻教会成员的丧尸群挥了挥魔杖,召出一阵狂风,暂时阻拦了一下丧尸的动作。

莫兰趁机调整了一下呼吸,飞快地再次用魔法创造出箭矢,等风停下之后,立刻射穿了三只丧尸的头。

“谢谢。”

雪音对她挥了挥手,就不再在意这边的战斗了,视线穿过因为刚才的战斗已经变得一片狼藉的战场,来到了那个光秃秃的花坛边。

“刚才的灵……咳,魔力波动就是那里吧。”

好像有种不祥的预感,但还是要过去确认一下才行。

然而还没等她迈开脚步,地面就再一次产生了强烈的震动。

轰——

像是一只气球终于被压缩到极限,虽然无法用肉眼观察到,但这一瞬间,确实有什么东西炸开了,然后,整片天空都被各种颜色,各种大小的魔法阵填满了。

“哇哦,这才有点魔法的样子啊!”

“雪音!”

雪音还没来得及仔细观赏这场魔法阵的盛宴,就在不远处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找到了,萧……”

她瞪大了眼睛。

萧淳身上有血,身边,是围了一圈的丧尸,像是找到了什么美味的食物,萧淳身边的丧尸比之前的要狂暴许多许多,它们将萧淳堵在了中间,纷纷向他伸出了手……

雪音脸上的表情消失了。

她没有多少时间犹豫,她几乎也没有犹豫。

抬起魔杖,拆开它,取出里面的符箓,将剩下的外壳丢掉。

灵力在体内聚集,注入手中的符纸,空气变得有些灼热,淡淡的红色光芒在符箓的四周环绕。

“烈火燎原,”

她高声念出了许久未用的诗句。

“不可向迩!”

奔腾的火焰如龙一般扑向那群丧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