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围一片安静。

教会的成员,明老师,远处的萧淳跟学霸君,还有雪音,视线全都集中在了一起,看着提起裙摆,优雅行礼的少女。

莉莉丝·道格拉斯,自称仲裁协会真正使者的吸血鬼,从艾薇的身体中浮现出来。

教会的成员们全都提高了十二万分的警惕,分散在两边的人们纷纷看向这支小队的队长,杰弗森做了个稍安勿躁的手势,自己却握紧了十字架。

“莉莉丝……”

没人听见他小声的低语。

“真正的使者?那魔法少女呢?”

雪音皱着眉,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语气产生了微妙的变化,和对艾薇……准确地说是和现在她对艾薇的态度不同。有点兴趣,但又有点警惕心,虽然说不上有敌意,但这种语气也绝对没有包含太多友善。

就像是……她最开始对艾薇的态度一样。

(要怎么样才能做到这么细微的态度变化啊……)

萧淳自觉无法将现在的莉莉丝完全当做另一个人对待,毕竟既然用着同一个身体,本质上应该还是艾薇没错吧。

莉莉丝扭头扫视了一下附近的教会成员,视线在明老师身上,和萧淳他们的藏身处都停留了一下,才落回雪音身上。

“很遗憾,艾薇的考试成绩太差了,所以驻外使者的资格证上,写的是我的名字。”

“什么啊,你才是代表仲裁协会的人啊,那魔法少女算是无证执法吗?”雪音挑了挑眉,竟然不合时宜地开起了玩笑。

“出现了!”学霸君竟然也激动发出了不合时宜的声音,“正统魔法少女的主角成绩一定很烂!”

萧淳试图捂住学霸君的嘴,但失败了。

(这么大声会被听到的!)

不过其实没有任何人朝这里分来一丝目光。

(该不会已经所有人都知道我们藏在这里了,只是觉得无所谓所以不想搭理吧……)

考虑到在场的除了自己和学霸君都不是普通人,这种情况也不是不可能。萧淳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看向明老师试图确认一下这个想法,然而明老师就只一脸不耐烦地靠在墙边打瞌睡,两人的目光完全对不上,默契度几近为零。

不过明老师偶尔会翻翻眼皮,瞅瞅雪音那边的发展,所以萧淳觉得自己没什么资格抱怨。

几方势力暂时形成了微妙的平衡,谁都没有立刻出手的意思,雪音和莉莉丝因此可以继续进行这没什么营养的对话。

“果然成绩差越算是正统魔法少女的要素吗?但是不及格就要去找老师谈话……那下次考试要不要试试刚好考六十分呢?”

只属于学神的特技,精准控分。

“是啊。”莉莉丝弯了弯嘴角,“那孩子果然是最棒的魔法少女。”

莉莉丝接的话有点牛头不对马嘴,但并不妨碍在场的三名魔法少女控就某个观点隔空达成共识。

(现在不是说这种话的时候吧!)

看着这种完全不肯按照正经剧情发展的情况,萧淳感到十分急躁。他简直想立刻冲出去把雪音抓回来,那个熊孩子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就连不属于那个世界的自己都明白,现在不是什么能开玩笑的场合啊。

在他的眼里,雪音和莉莉丝所在的地方已经成了个随时可能引爆的火药桶。

“你也喜欢魔法少女吗?”

然而不管萧淳有多担心,在十几米之外的雪音肯定都感受不到,也不知道是真的没理解现状,还是纯粹在装傻,反正她将周围教会成员的警惕目光全都忽略了个干净,脸上单纯地洋溢着找到同好的欣喜。

莉莉丝的眼神突然变得温柔了起来,如果说她之前说的话是蔷薇,暗含着刺,在提起艾薇的时候就是单纯的花瓣一般柔软温和。

“艾薇是真正的魔法少女呢,所以说我喜欢,也没什么问题。”

雪音愣了一下,眼神里闪过了某种复杂的情绪,然后歪了歪头。

“重点是艾薇?”

“重点是艾薇哦。”

两名少女交换了一下眼神,没人知道在这短短的几秒钟里她们交流了什么样的信息,总之,几秒钟之后,因为各种巧合跟偶然在造成的微妙的平衡状况终于被打破。

雪音把原本就十分危险的火药桶引爆了。

“其实也不太需要确认了呢。”

长出了一口气,雪音摊开双手,用有些无奈的语气开口。

“我好歹也算是魔法少女,在这种情况下该站在谁那边不是显而易见的吗?”

黑色的长发轻轻飘动,她转过身,和对面的金发少女站在了一起,然后举起魔杖,再次对准了教会的成员。

“欺负魔法少女的你们,要被制裁哦。”

表情非常轻松,和平常跟学霸君说相声时的样子没什么区别。

(不是认真的吧……现在可不是随便说声搞错了就能原谅任何行为的场合!)

萧淳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此刻自己和雪音的立场彻底颠倒了过来,雪音站在艾薇……站在莉莉丝那边,但自己却更加相信教会的说法,认为莉莉丝一定有什么没说出来的目的。

(这不是我们应该掺和的事吧!)

用力咬了咬牙,他决定趁事情还没闹大之前把雪音拖回来,明老师可能会顾虑到宁家而放任雪音的任性,但作为朋友,他不能看着这个熊孩子犯傻。

“学霸君,你在这里等……”

“那边可没有橘子卖啊。”学霸君直接打断了萧淳的话,同时扯住了他的胳膊,阻止他的行动。

“什么橘子?我是要去把雪音带回来。”

“萧淳。”学霸君抬起头,表情严肃地看着他,“我们走吧,继续留下也只会拖雪音小姐后腿而已。”

“啊?等等……要走的话也得把雪音也带回去吧,现在的状况……”

“雪音小姐不是那么蠢的人,她会这么做,一定是因为她认为自己有这样做的理由。”

萧淳觉得自己的心脏好像猛地坠了一下,但随即涌上来的,是愈发强烈的焦躁感。

学霸君这种笃定的语气让他产生了一种不太正面的心情,学霸君……相信着雪音的行动。

“但是……”

之前教会和艾薇对峙时,明老师出现时,空气中的那种紧张感不是骗人的,这里正在发生着比以前他们经历过的,都更加危险的事情。就算是为雪音好,都不该让她留在这里。

“喂,宁家丫头。这儿可不是能让你随便玩儿的地方。”

在萧淳搜肠刮肚,想办法反驳学霸君的时候,他和明老师的默契终于上线了。后者懒洋洋地睁开了一只眼睛,依然一脸不耐烦地问雪音。

“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

“我要成为魔法少女。”雪音眼都不眨一下地回答,“我想……成为魔法少女。我觉得应该这样就行了。”

最后一句话里藏着淡淡的不确定,但是焦急的萧淳没有注意,反倒是明老师似乎理解了其中的意思,无奈地叹了口气。

“你是说,这是你的……”他抓了抓下颚,没有把话说完,只是了然地点了点头:“行吧行吧,我明白了,所以说啊,你们宁家的天才真是麻烦。”

然后就变成了惯常的抱怨。

“老老实实地当你们的大少爷大小姐不好吗?非得跑出来给我添麻烦,你知不知道这算成本得多少钱?我还得让那老爷子骂一顿……”

虽然嘴上的抱怨始终不停,但他没有任何行动上的表示,像是驱赶小动物那样挥了挥手。

“去吧去吧,不过当不成魔法少女可别哭着回来啊。”

“明先生。”一直紧盯着莉莉丝,顺便将这段对话收入耳中的杰弗森露出了不满的表情,“你这是什么意思?”

“啊?怎么了吗?”眼皮一翻,明老师真的拿出了混混的架势,开始装疯卖傻,“哎,先说好,我之前也没跟你们这儿站队,对面那好歹也是仲裁协会的人,你说她有阴谋她就有阴谋啊?抱歉,我呢,现在两边都不相信,不过你们要打我也不拦着,有个白夜宫的人在这待着,之后出了什么事上面怪罪下来,都是我的责任行了吧。”

“但那位年轻的女士似乎打算毫无理由地和我们敌对。”杰弗森指了指雪音,语气彬彬有礼,但眼神可一点都不绅士,“如果我们意外地伤到了她……”

“无所谓,你们请便。”

明老师再次挥手,确定了自己的中立立场,不站队,不阻止,不干涉,纯粹作为一个防止国际纠纷的吉祥物存在于这里。扫除人有些失职,但考虑到在场的人分别代表的势力,也没人能断定他这样就是错的。

当然,还是夹杂了一点私心。

重新靠回墙壁的明老师再次眯起了眼睛,在模糊的视野中,他看到雪音朝他眨了眨眼睛,做了个“辛苦啦”的口型。

“切。”他撇了撇嘴。

什么啊,知道自己给我添麻烦了的话,就不能收敛一点吗?所以说宁家的的天才真是……

“既然你这么说了,那……”

杰弗森身边的气氛陡然一变,从十字架上发出的银光笼罩了他的全身,尖锐而锋利,就像是突然披上了一件带刺的银甲。

同时,一根黑色的箭矢刺破空气,逼近了他,银光瞬间明亮了几倍,在杰弗森面前化出透明的银色盾牌,刚好挡住了箭矢的尖端。

两种色彩僵持了几秒,在相交处互相渗透侵蚀,最终箭尖被银光吞噬,箭身随即碎裂成无数小块,在落地前就被周围的光芒同化。

但还没来得及喘口气,一片黑色的海浪就又扑了过来,从两边射来好几束光,却没有一根能够穿透这片浓郁的黑暗,周围的道路土石被淹没之后立刻湮灭成灰,原本在楼宇之间略显狭窄的街道瞬间变得宽敞起来。

杰弗森将十字架握在胸前,低声念了两句什么,他的面前立刻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十字架,同时隐约还能听见空灵神圣的音乐声从半空中落下。

十字架撑起了一道巨大的光墙,硬生生地将黑暗的海浪隔绝在了对面。

“不愧是杰弗森呢。”

从那片海浪的上方,传来了慢悠悠的拍手声。

莉莉丝的身后出现了两片漆黑的羽翼,托着她飞上了天空,雪音则是踩着未被波及的建筑的墙壁,跑上了旁边某栋楼的顶端。

值得一提的是,雪音和莉莉丝在同一边。

(怎么看都是主角突然倒戈向了反派的奇葩剧情啊!)

萧淳和学霸君自然是在被光墙保护着的这一边,但他越来越觉得现状无法理喻。

这种混乱感在莉莉丝和雪音在屋顶回合之后到达了顶峰,远远看着,确实很像是两名魔法少女的组合,雪音的手里还拿着魔杖,但这一细节让萧淳更加混乱了。

雪音又不是不知道自己用魔杖时是什么水平,如果她是真心想要帮莉莉丝,为什么不用符箓?

他很久没见过雪音正常使用符箓的样子了,但那样的雪音有多强他还是有点印象的。

漆黑的羽翼化作黑色的光四散开来,莉莉丝也降落到了楼顶上,同时,她也同时问出了一样的问题。

“你们这里,不是将魔法叫做道术吗?虽然名字不同,但本质上是一样的东西,我不懂你为什么一定要表现得像魔法少女,为什么非要执着于魔法少女这个称呼?”

在莉莉丝说出“执着”这个词的瞬间,雪音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然后用力地点头。

“是呀是呀,我执着于魔法少女,一定要成为动画里那样的魔法少女!”

“执着于……吗?”

在地面上,杰弗森正指挥着自己的队员展开大型魔法阵,集中起所有圣器的力量,开始用银色的圣光慢慢净化前方黑色的海浪,虽然浪潮看上去十分惊人,但在教会成员们不急不缓的应对之下,还是在以不慢的速度消失。

空气中充满了黑影被净化后变成的银色光点。

莉莉丝注意到了这点,却没有采取任何行动,甚至没有转身看看情况,比起下方的敌人,她好像还是对雪音更感兴趣。

纤细的手指从下巴上滑过,她的笑容变得意味深长了起来。

“这样啊,我明白了。你……”

指尖对着雪音隔空一点,莉莉丝的发言让雪音露出了被意外看穿的不满表情。

“还在找什么东西的路上吧。”

下方突然传来一阵尖利的咆哮,还未被净化的黑影在空中扭动着,变成了一只巨龙的形状,扭动着粗壮的脖颈,直接将没来得及后退的两名教会成员撞飞。

黑潮消失,杰弗森也没必要继续维持十字架光墙,收回自己的圣器之后,他高声对同伴们发出各种命令,等他们组成了完整的阵型,可以慢慢对付黑龙之后,他将目光对准了莉莉丝。

雪音已经准备好继续谈论莉莉丝指出的“什么东西”,却没想到后者突然换了话题,让她产生了种一脚踏空的感觉。

“我一直说那孩子适合当诗人,因为他总是把自己塞进一个非常痛苦的立场上,明明只要放弃点什么,只要丢掉哪怕一样自认为重要的东西,他就不需要再感受那么多的痛苦了。可他就是做不到。”

杰弗森的十字架再次发出光芒笼罩了他的身体,他用力一踢地面,就开始轻盈地上浮。

但莉莉丝还是只看着雪音,丝毫不在意身后传来的动静。

“所以你看,有时候执着于什么东西并不能算是好事。嗯,其实大多数时候都不算好事。”

雪音皱了皱眉:“但是,只有执着于什么东西,才会产生连结。”

黑色的巨龙用爪子压碎了一块地面,教会众人立刻趁机使用魔法,将它的爪子牢牢地钉在了地里,又马上集中力量,在黑龙的头顶召唤出了一阵白银的箭雨。

大地随着黑龙的挣扎与咆哮不停地震动,雪音和莉莉丝落脚的大楼也危险地摇晃了起来,有两块坚硬的水泥从上方落下,险些砸中正踩着大楼外侧向上的杰弗森。

“呦呵呦呵呦呵,现在这帮小崽子玩起来真够猛的……别伤及无辜啊。”

明老师龇牙咧嘴地从原地跳开,几乎在同时,几块细碎的石子也砸上了他身后的墙壁,他摇摇头,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了一串……钥匙扣一样的东西。

在圆形的钢圈上,挂着好几个似乎是木制的小文字块,明老师在里面拨弄了一会,摘下了一个“界”字,在手指上转了两圈,然后向上一弹,被灵力所包裹的字块就飞上了半空,在上升的过程中还不断地伸展拉长,最后变成半透明的巨大字符停在了这块区域中央的上空。

随后,空气抖动了一下,一层半透明的光罩以空中的字为中心,覆盖住了这片战场。

“咳咳!各位别在意,毕竟现在这算是官方战斗,该有的流程咱得有,我就设个结界,你们继续啊。”

应该是用了什么手段,总之明老师的声音响彻了全场。

战斗产生了瞬间的暂停,所有人都朝上空看了一眼。

“哇,真厉害,这个也算是灵器吧。”雪音轻声感慨,“不知道傲娇神女家能不能订货啊,虽然没有阵法灵活,不过真方便。”

“神奇的道具。啊,不能再浪费时间了,我得去做没完成的那件事了。”莉莉丝拍了拍手,对雪音笑笑,向前迈开了脚步。

“莉莉丝!”

此时,杰弗森也终于踏上了楼顶,对着莉莉丝的背影举起了十字架。

“魔法这种东西用来攻击的时候,其实也不需要什么太精细的操作。”在和雪音擦肩而过的时候,莉莉丝小声说道,“只要范围够广,力量够强,能击中目标,不就行了?”

杰弗森将十字架用力丢向空中,银光闪过,他的身边顿时多出了好几名银光构成的骑士,骑士们手中握着各种武器,奔向雪音和莉莉丝。他本人也将银光裹在身上,混在骑士们中向前冲去。

他一直在警惕着莉莉丝的攻击,但后者似乎急于离开,甚至现在还背对着他,于是他将全部精力都放在了突击上,然而……

“别那么麻烦,你直接说广域攻击——我也明白的!”

视野腾的一下被灼热的赤红占满,一面燃烧的火墙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靠着及时放出魔力减慢速度,杰弗森才勉强在火墙的前方停下,旁边的白银骑士却没有这么强的反应力,纷纷冲进了火焰中,被高温吞噬,化作光点消失。

“那个年轻的小姐吗……”

他皱了皱眉,再次拿出十字架在身后召唤出一批和之前相同的骑士,不过没有驱使他们冲锋,而是让他们去其他方向暂时隐蔽了起来。

***

“她太乱来了!”

从杰弗森的角度看不见,但萧淳和学霸君在这里却能看到雪音此刻的样子,借由学霸君的摄像机镜头,他们还能看到许多令人心惊的细节。

雪音还是没办法精准地控制魔杖中的符箓,刚才在放出火墙拦住杰弗森的同时,她差点把自己所站的位置也一起点燃,幸好她反应及时,而且外衫的防御力不低,所以才没有受伤。但此刻,衣裙上已经出现了焦黑的痕迹,等到服装的防御也到了极限,再受到的伤害毫无疑问地就会体现在身体上了吧。

“我们怎么能看着她这么乱来!”

“这是雪音小姐的事情,别插手比较好。”伸出手指推了推眼镜,学霸君露出了一副神秘莫测的表情,“而且,就算你插手恐怕也没用。”

“现在不是能闹着玩的时候吧!”萧淳突然觉得自己和学霸君无法交流了,平常玩玩魔法少女设定什么的也就算了,眼前的状况明显不是维持着这种设定能解决的事情!雪音以前也不是这么看不清现实的吧!

这两个熊孩子到底在想什么啊!

用力甩开了学霸君的手,萧淳想要跑到雪音的身边,但学霸君平静的,甚至可以说有些冰冷的声音还是刺进了他的耳朵里。

“我们不是在闹着玩。”

“雪音小姐想成为魔法少女,她是认真的。或者说,她必须是认真的。”

(什么啊……)

萧淳觉得自己已经快要生气了。

(喜欢魔法少女喜欢到走火如魔了吗?你们可是活在现实里的……给我认清楚这一点啊!)

他转头瞪了学霸君一眼,

“雪音!”他冲着楼顶高喊,“为什么不用道术?!现在可不是闹着玩的时候吧!”

(魔法少女什么的,根本无所谓吧!)

然而他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当然也可能是因为距离太远听不见,但萧淳觉得更有可能的是,这是雪音在表示反对。

“为什么……”

他四处看了看,想要找出一条可以上楼的路。而就在这时,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打开之后显示的是来自雪音的短信,上面只有三个字:

【别碍事】

……

他将手机放回口袋,低下了头。

“雪音小姐是天才啊。”学霸君用一种责备的眼神看着萧淳,好像正在做些反常识的事情的人其实是他一样,“因为一直没出现类似这样的情况,所以你已经快要忘了这点吧。那种程度的天才,思考的方式和我们这些凡人是不一样的。”

而且,原本就已经是天才了,还在宁家的教育下,获得了远超一般人的知识与能力。

几乎生来就是要站在云端之上的人。

“这和现在的事情没关系吧。”

学霸君耸了耸肩:“你会问出这种话,说明你还没有看清楚雪音小姐的本质。”

萧淳突然觉得自己这种烦躁的心情提升了很多,学霸君这种平静的语气传进他耳中,不知为何竟然有了些挑衅的意思,他要紧紧攥住拳头,才能抑制住发脾气的冲动。

可为什么他要发脾气?

“雪音她……明明就是个三分钟热度的人吧。”就好像在较劲一样,萧淳盯着学霸君的眼睛,用力地开口,“虽然表现得不是很明显,但我看得出来,她不会对什么事情太热情和执着,刚认识的时候,说为了当魔法少女要离家出走,但遇到子涵的事情之后不是毫不犹豫地就放弃了这个,甚至回家了吗?而且要当魔法少女,谁都知道最重要的是魔法才对,可她却全靠心血来潮,想到什么就做什么。

说着魔法少女必须要有妖精,但在傒囊沉睡之后就没再提这件事情,所以说……”

“萧淳。”

学霸君盯着他看了一会,突然伸出手,摘下了眼镜。

狭长的凤眼里,有什么东西消失了。

……

怎么了?

刚才还主宰着萧淳行动的,那种激烈的情绪突然被另一种心情冰冻了起来,一丝寒意顺着脊背爬了上来,他有些慌张,可又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些什么。

他的想法应该是对的啊。

不管怎么看,异常的都是学霸君和雪音吧。

可是为什么,看到学霸君现在的眼神,他却觉得自己做错了事,而且还错得非常离谱?

“啊……”

学霸君叹了口气,在那个不知名的什么消失之后,他的眼神变成了简单易懂的——失望。

“萧淳,在听完你的这些话之后,我突然觉得有点无聊了。”

“什么?”

“你还是不懂啊。”学霸君重新戴上了眼镜,在玻璃片的阻隔之下,他的眼神也重新变得淡漠,“明明看到了重点,却还是没能理解吗。”

“你在说什么……”

“重要的不是魔法少女。不,对我来说可能还是魔法少女比较有意思,但对雪音小姐来说,重要的从来就不是魔法少女。”

“这和现状没——”

“这就是造成现状的原因。”

学霸君打断了萧淳的话,但他的语气却像幼儿园老师一样耐心又认真。

“雪音小姐想要的并不是魔法少女,可在没有其他重要到足以替代魔法少女的东西出现之前,她还是只能紧紧抓住这个不放。恐怕她自己也认识到了吧,再不抓紧的话,就连魔法拉少女都要变得无所谓了。”

萧淳还是没听懂,他知道学霸君说的这段话一定很重要,但他还是没能理解。

雪音在追寻着什么,而在找到那个之前,成为魔法少女这个目标就是她的替代品。这就像是一个填空题,但就算他想破了脑袋,也还是不知道在这个“什么”的空格里,到底应该填上些什么。

“你总是这样,明明能够比谁都更早,更准确地抓住重点,却偏偏又会自以为是地在自己的脑子里补全一个错误的逻辑。”

学霸君又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这里。

“没意思,我先走了。”

“学霸君——”

萧淳下意识地想要阻拦,却被学霸君用简简单单的一句话钉在了地面。

“你从来没认真地问过我,为什么要叫她雪音小姐吧。”

不会吧……

他的脑子顿时变得一片混乱。

那个称呼,原来也不是闹着玩的吗?只是一个称呼,里面也有什么别的意思吗?

这两个人的世界,和自己之前理解的,到底差了多少啊……

“啊……”学霸君有些无聊地看向天空,通过半透明的结界,可以看到上方晴朗的天空,但他却眯了眯眼睛,说了一句,“我不太喜欢下雨,相机进水了会很麻烦。”

最后扫了一眼站在原地的萧淳,他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了。

萧淳没再阻拦。

他几乎没见过学霸君这样的态度,这让他觉得自己变成了一个笨蛋,在别人眼里心照不宣的东西,自己却连它的存在都没有意识到。

重要的从来就不是魔法少女,那是什么?

萧淳觉得自己就像是在面对一道无解的数学题,他现在总算明白之前总听到别人抱怨“学校里应该教教怎么理解女孩子的心思”时是什么心情了。

雪音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学霸君也明白他们到底是在朝哪个方向走,只有他自己还在原地打转,以为头顶上的天空就是全部的世界。

最近这段时间总是产生的那种怀疑又浮上了思维的表层,他平常所见到的雪音,他至今所理解的雪音……都是不够的吧。

***

“喂,莉莉丝。”

雪音握着魔杖,认真地维持面前的火墙,不太均衡的火焰随风摇摆,看着有些危险。

“怎么了?之前是你要我赶快去做该做的事,你会帮我的不是吗?”

莉莉丝转过头,身后再次展开了漆黑的翅膀。

“是这样,但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情,我……还不知道你到底想做什么呢。”

“就是像教会那些人说的那样,召唤恶魔咯。”莉莉丝非常自然地接话,“教会虽然有点烦人,但还是有在好好工作的,所以你来帮我,和他们为敌可不是什么明智的举动。”

“我是问你真正的目的。”雪音皱起了眉,“别和我说只是为了自己高兴这种敷衍的理由,虽然是和教会敌对的吸血鬼,但你应该不是那种愉悦犯才对。”

“你觉得自己和我是一样的人?”

莉莉丝轻轻摇了摇头。

“我确实不是什么愉悦犯,但恐怕也不是你想的那种人。不过多少有些相似,所以作为前辈我可以给你一点忠告。”

雪音不太喜欢莉莉丝这种看小孩子的眼神,但作为教会都非常忌惮的吸血鬼,恐怕她的年龄也确实给了她这么做的资格。

“在那些想要活下去都得拼尽全力的人眼里,你在找的东西已经是奢侈品了,只有被宠爱的小孩子才会想要追寻这种类似于活着的意义一样的东西。但其实你能意识到这一点就已经很厉害了。努力追寻什么的姿态,是非常惹人怜爱的,不过也别忘了——你很聪明,总是能一眼看透事情的核心,可当你面对一个不知道如何解开的谜题时,反而应该仔细关注它的表面。”

“表面?”

雪音愣了一下,还想追问,但杰弗森的攻击此刻终于突破了她火墙的某个点,她不得不集中精神补好,再转过头时,莉莉丝已经从楼顶上消失了。

***

“哦呀,这里有一只被主人遗弃了的小狗呢。”

伴随这高跟鞋的哒哒声,莉莉丝落到了萧淳的面前。

教会的成员已经将黑龙击溃,是以她刚一落地就遭到了一阵集火,还有之前杰弗森召唤出的白银骑士,也从各个方向落回地面,像她围了过来。

现在莉莉丝落回地面并不是什么明智之举,但她向来随性,发现了有趣的东西当然要来看看,而且虽然是被围攻的状态,可她的神态和行动方式都相当悠闲。

一举一动都像是在说“这点攻击,我还不放在眼里。”

一层淡薄的血色的光芒笼罩在她的身边,在白色的圣光袭来时将力量尽数反弹回去,脚下的黑影像是有了生命一般,不时地从地底刺出尖锐的黑刺,穿透追着她的身影来此的骑士英灵的身体。

她的战斗方式有些残忍,但考虑到她至今没有置任何人于死地,用这个词恐怕又不那么恰当。

萧淳困惑地看着莉莉丝,现在他的大脑迫切地想要休息,太多因为缺乏信息而无解的难题在其中盘旋,甚至让他产生了一种喝醉酒似的眩晕感。

莉莉丝挥手在萧淳身边造出一片血色的屏障,然后很感兴趣地打量着他,发出了很奇怪的评价:“虽然看上去只是个普通人,仔细看也还是个普通人,但果然还不是个普通人啊。”

萧淳用力扯出了一抹苦笑:“那到底是什么啊……”

“我挺喜欢你的。”莉莉丝用西方人的大胆和直率语出惊人,“在你身边待着很舒服,我可以给你力量,财富,甚至永生,怎么样?要不要跟我走啊。”

“别开玩笑了……”

“这可不是什么玩笑,拿这些诱惑来和弱小的人类开玩笑未免太有损格调了。我想要你就会直接说出来,你呢?你想要什么?只要是我能给你的都没问题。”

“这也太突然了,谁都不会认为是真的的,而且我们……都还说不上认识吧。”

“我不是说过了吗?在你身边待着很舒服,难道没人和你这么说过?啊,莫非你是什么特别的宝物变成人类吗?”

“不,我没有那么厉害吧。”

(没人说过这种话,我也只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而且就在刚才好像还同时惹火了唯二的两个朋友。)

“这是在讨价还价吗?”莉莉丝歪了歪头,这一瞬间,萧淳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从她的脸上看到了艾薇的影子,“我听说这个国家的人都是很矜持的,甚至在新年期间还有一种习俗,长辈要和年轻人之间互相推拒十次以上,年轻人才能收下长辈送的礼物?”

“额……”萧淳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反应。

“真是麻烦的习俗,你直接说自己想要的价码就行了,我会直接给你的。”

“等等,我真的不是……”

(这是什么,新型的整人方法吗?还是说其实这种奇怪的思考方式才是正常的,我才是异类?)

但不管怎么说,萧淳还是和莉莉丝说清楚了自己坚定拒绝的意思。

“好吧,真是让人遗憾,不过既然你这么坚定就没办法了,而且我也不想和你可爱的主人敌对。”

“我们不是那种关系……”萧淳觉得自己的头已经胀大了一圈,和莉莉丝说话也有种被牵着走向错误的方向的感觉。

莉莉丝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那你为什么露出一副被主人抛弃的幼犬的表情?啊,难道说是对象错了吗?刚才那个瘦弱的少年才是你比较在乎的人,我确实在那边看到你们似乎起了些争执,不过他实在太瘦了,要是适当加点肌肉才好看。”

“学霸君也不是……别乱猜了好吗莉莉丝。”

因为说了一些废话,萧淳在面对莉莉丝的时候不再觉得拘谨了,不过如果只是这样,以他平常的谨慎也依然不会做些出格的事情,但现在他觉得自己的思考非常混乱,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想要从某人那里寻求——不管是赞同还是否定都好,他需要一个思考的基点。

所以他问出了一个有些失礼的问题。

“别说我了……你呢?”

其实这时他已经有些后悔了,他们并不是什么亲密的关系,但他想问的问题已经完全可以说是登堂入室了。

但看着莉莉丝这双轮廓和艾薇一模一样,里面流露出的情绪却迥然不同的眼睛,他终究还是输给了自己越来越强烈的,“想知道”,“想确认”的心情,继续问了下去。

“你和艾薇呢?

你们……又是什么关系?”

莉莉丝眨了眨眼,笑容又变得温柔了起来。

“可能是因为我现在心情好,突然想逗你玩玩。”

“啊?”

还没等萧淳弄明白她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她的下一句话就已经砸了下来,砸得他晕头转向。

“你会相信吗?

——艾薇这个人,或者说这个角色,其实……是不存在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