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成为魔法少女!”

穿着粉红色洋装的少女这样说道。

应该是正统魔法少女的出现和被那天的失败刺激得不轻,雪音这几天对“成为魔法少女”这件事突然爆发出了巨大的热情。

再加上经过学霸君改造之后的魔杖上,增加了用来装符箓的容器,现在她确实可以做到挥动魔杖来使用力量了。这一改变更是让雪音兴奋不已,然而这样似乎造成了她不能精准地操控灵力……

(过一段时间,等她觉得没意思了应该就好了吧。)

然而等真的过了一段时间之后,萧淳才意识到自己之前的想法是多么的天真。

原本在家里雪音还会拿汉服做家居服,但现在就连睡衣都换成了带着蕾丝跟蝴蝶结的洋装。

“肩膀有点酸……”

“睡衣弄得这么累赘,肯定会不舒服的吧,今晚换回去吧。”

“不要!那样不够华丽!”

“……”

原本萧淳画画的时候,她来了兴致也会拿起毛笔在旁边写写画画,但现在她已经看都不看一眼毛笔,在书房支起了个画架开始尝试水彩和素描。

“萧淳快看!这是你!”

“雪音,虽然我也不太懂素描,但是你知道有个概念叫做‘透视’吗?”

“当然知道!我也透了啊,你看这里是焦点。”

“不……不要拿我的鼻子做透视点啊。”

原本在生活中为了方便,雪音偶尔会用点无伤大雅的法术,比如在停电的时候照明之类的,但现在不管什么时候她都想用“魔法”插上一脚。

“萧淳!我来帮你剁肉馅!”

“等……等等!你想怎么……”

“天空中和大地上的精灵们啊!听从我的愿望,按照我的命令行动起来吧!”

轰!!!

“喂,您好,这里是云翠路99号,我家的地下供热管道断了,请问什么时候方便来修理一下?”

原本……

“雪音,我觉得这样下去不行。”

在月末惊恐地意识到本月的各种支出(特别是维修方面)严重超标的萧淳,终于下定决心要和雪音谈一谈了。虽然他其实并不缺钱,而雪音的那张每月都会有一大笔钱汇入的卡也在他手里,但萧淳一直认为这不是他们能大手大脚花钱的理由。

不过从小一直过着大小姐生活的雪音明显对金钱没什么概念,从她能把那么重要的卡交给萧淳,自己还完全不过问这点就看得出来。

“怎么了?”

听到萧淳的叫声,雪音放下手中的魔杖,小心地避开脚边的陶瓷碎片——这些碎片原本是个茶壶,几分钟之前刚刚为了雪音的漂浮魔法练习而献身——轻巧地跳到了萧淳身边,双眼亮晶晶的:“有什么事情需要魔法少女帮忙吗?”

“嗯……”

看着雪音清澈的眼神,刚刚下定决心要警告她的萧淳突然语塞,甚至产生了一种罪恶感,好像自己是要毁掉一个纯洁梦想的坏人一样。

然而想到自己手里的账单,他又重新下定了决心,但话说出口却变成了和预想中完全不同的样子。

“总之……在你能熟练使用修复魔法之前,不许再搞破坏了。”

原本是想严厉地斥责她一下的,但是出于一种很奇怪的情感,他多少还是将自己的思维方向调整了几度,向着雪音的方向靠拢了一点。

“以后想练习魔法就去院子里。”说完,他又匆忙找补了一句,“我是说后院。”

要是被邻居看到雪音使用魔法的样子,估计会引发骚动吧,而且还有艾薇说的保密原则。

雪音明显有点不情愿,但在注意到萧淳盯着地上那些碎片的目光之后,还是点了点头。

“但我可以先试试把这个茶壶修好!”

“不用了!住手!”

总之,好歹阻止了逐渐滑向深渊的财政危机。

但是……

透过窗子看到抱着一堆东西走进院子的学霸君之后,萧淳长叹了一口气。

学霸君进了屋子之后,这样的对话很快就响了起来。

“博士!来得正好!我们来练习帅气的出场吧!”

“OK,之前用惊雷开场的方案实施起来太危险了,所有这次我带了很多彩灯来,出厂之前用华丽的灯光铺设舞台也不错,你想用哪种颜色的?”

“我全都要!”

看来这样的状况,还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魔法少女改造计划,在魔法少女雪音的轻小说都已经走完了两卷剧情之后,才终于迎来了最热烈的展开。

“好吧……”暂时认命了的萧淳摇了摇头,“你们两个开心就好,继续玩吧,我去准备午饭,你们有什么想吃的吗?”

“没什么~对了博士,是不是在地上画个魔法阵会比较帅气啊。”

萧淳甚至怀疑她根本没听到自己在说什么,只是下意识地在回答而已。

“你决定就好。”学霸君推了推眼镜,同样也没有施舍给萧淳一个眼神,“用画的未免太不灵活了,这样吧,下次我带投影仪来试试。”

……

萧淳沉默地走进了厨房。

果然,在这部魔法少女动画里,他的存在根本没有意义对吧。

然而他没看见的是,就在厨房的门在他身后关上的那一瞬间,学霸君和雪音就都停下了刚才的动作,动作一致地看了过来。

“萧淳去做饭了呢,至少半小时内不会出来。”雪音放下了魔杖小声地说。

“那道门的隔音效果很好,应该听不见我们在说什么。”学霸君也离开了彩灯,凑到雪音的身边小声确认。

然后两人四目相对,同时露出了坏笑。

“现在就开始讨论作战计划吧博士!”

“哦!”

***

魔法少女雪音的尾行计划

目标角色:艾薇·L·道格拉斯

时间:本周日凌晨4:00

目的:找出她暗地里计划的阴谋

魔法少女雪音里不需要另外的魔法少女!(这句话写得力透纸背,但写完之后又被狠狠地划了下去)

正如计划中所说的,雪音在这个周末的凌晨三点钟,就蹑手蹑脚地换好衣服,走出了房间。

因为不能在凌晨两点就把萧淳喊起来帮忙梳头发,而不管过了多久雪音都没能掌握这项技能,所以她只能采用折中的方式,随便找了一条皮筋将长发束成了马尾。不过,虽然只是权宜之计,但还是得到了学霸君的超级好评。

“马尾赛高!”

在雪音偷偷溜出房门之后,从更早就开始等在门口的学霸君立刻发出了一声欢呼。这声欢呼很不学霸,但是很御宅。

好像同时暴露了学霸君的某种偏好,不过没人在意这种事。

“早啊博士。”

雪音忽视了学霸君比平时热切了两倍的眼神,依然像做贼一样踮着脚尖走出院子之后,才开始打招呼。

“早上好,雪音小姐。”学霸君轻咳了两声,这才从宅模式中退出,变回了平常的高冷学霸,他迅速扫视了一下雪音的穿着,他记得这是他之前……嗯,按照时间来说,是他在魔法少女雪音第一季,轻小说版本第一卷最后的剧情中制作的那套战斗服。

“老实说,即便是现在我也觉得这套衣服真做的不错。”他满意地点了点头,但马上就画风一转,“但是!雪音小姐,这样不行!”

“为什么?”

“因为我们今天的活动可是尾行啊,是必须潜伏在暗中的活动,所以你穿这一套是不是有点太显眼了。”

“是吗?”雪音歪着头扯了扯裙摆,“可这是和魔法少女的战斗,就是要穿正式的战斗服才对吧。”

学霸君还是坚定地摇了摇头:“不行不行,没有变身过程就直接穿上了的战斗服没有任何意义。”

“可是……”雪音还想说点什么,但学霸君提前伸出手掌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

“雪音小姐啊。”学霸君的右手还向前伸着,左手则伸出中指推了推眼镜,镜片上光芒闪过之后,他露出了惯常的“世界上没有我回答不出的问题”表情。

下一刻,他的手臂在空中划出了一个夸张的弧度,从院墙边变魔术一样拎出了一个手工纸袋。

“我可是魔法少女雪音的唯一官方指定服饰赞助人啊。明知道有特别的行动,怎么可能连装备都不做。”

“哇哦!不愧是博士!”

于是,魔法少女雪音尾行.ver就此新鲜出炉。

不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还是非常显眼。

长袖连衣裙,娃娃领,装饰用的精致扣子,蓬松的蛋糕尾,荷叶边,缎带系成的蝴蝶结,完全是普通的洛丽塔风格装扮,但最大的问题是,不管裙子,长袜还是脚上的短靴……

都是迷彩的。

穿这这样的一套衣服走在大街上,简直不能更显眼了。

学霸君不愧是唯一官方指定服饰赞助人,从雪音昨天傍晚通知他今天有行动开始到现在,不到十个小时的时间里,竟然就准备好了全套的行动装备,就连雪音头上的装饰都变成了迷彩色的发圈。

“雪音小姐看这里!”

仗着凌晨街上没有多少人,学霸君彻底放飞了自我,变成了御宅模式。脖子上挂着一架相机,时不时就抓拍一张雪音的照片。

“博士!”在不知第多少次被早起路过的老爷爷老奶奶投以奇怪的目光之后,就连雪音都终于忍无可忍了,“拍照这种事以后再说啦,今天我们的目的可是尾行啊尾行!不谨慎点怎么行啊!”

学霸君这才恋恋不舍地把相机收了起来。

但虽然两人都明白所谓“尾行要谨慎”的道理,却都默契地没有提到这身显眼的衣服的问题。

所以大概……

就只是想玩嘛!

正如雪音的尾行计划中安排的那样,两人在凌晨四点准时到达了艾薇所住的酒店楼下,并立刻占领了附近的一个垃圾桶,蹲在后面完美隐藏起了自己的行踪。

接下来只要等到艾薇出门,她这一天的行动就会被两名跟踪者尽数掌握。

“今天一定要抓到她的把柄!”

“加油哦,雪音小姐。虽然对方现在表现出来的是完美无缺的超正统魔法少女作风,但完美到这种程度确实惹人怀疑。”

在这一方面达成了共识的两人严肃地冲对方点了点头,就开始专注地盯着酒店的大门。

十分钟过去了……

清晨的薄雾开始慢慢散去。

二十分钟过去了……

已经有好几个晨练的人从他们身边跑过,学霸君开始打起了瞌睡,但雪音依然非常认真地盯着酒店的大门。

三十分钟过去了……

买早餐的小贩推着装满了食物的车从他们身边经过。

“给我两个馅饼谢谢!”

“啊,我要包子。”

两人若无其事地就将蹲点的任务放到了一边,在旁边的长椅上坐下吃起了早餐。当然,偶尔还是会朝酒店门口看一眼的。

“说起来,雪音小姐。”学霸君吞下一口包子,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这家酒店其实是宁家的产业吧。”

“是啊。”

“那岂不是只要你说一声,就能根据酒店的信息系统知道魔法少女什么时候出门了吗?”

“……”雪音似乎被馅饼噎住了,急忙抓起旁边的豆浆灌了半杯进肚子,然后一本正经地回答,“因为这样不就像作弊了一样嘛。”

“真的吗?”

“嗯……假的。只是你不觉得这么做了画风就完全不对了吗?我们是魔法少女诶,用这种手段不觉得很奇怪吗?不过话说回来!”雪音又用力扯了一块馅饼下来,好奇地看着学霸君“你怎么知道这家酒店是我家的?”

“通过严密的推理。”

“真的吗?”

“假的。”学霸君耸了耸肩,“但我觉得知道这个不是什么困难的事吧。”

“这样吗……”雪音又打量了他两下,沉默地把剩下的饼和豆浆都打扫干净之后,又重新回到垃圾桶后面蹲下了。学霸君纠结了两下之后,也还是走过去蹲回了自己的位置。

门口依然没有艾薇的踪迹。

“说起来,博士……”雪音突然问出了这样一个问题,“你到底叫什么名字啊。”

“……雪音小姐,这是不能问的,既然一直都在叫绰号,就要一直叫下去,突然多出一个名字的话,我们的观众会觉得很奇怪的。”

“真的吗?”

“……”学霸君没再回答。

“啊!我知道了!”雪音突然恍然大悟,“你是在等一个耍帅情节吧,等到某天你突然做了个大事的时候,帅气地一推眼镜,然后像魔法少女变身一样说上一句,我叫江O川O南,是个侦探!然后享受大家呆滞的表情对吧。”

“雪音小姐……”

“嘿嘿,我懂我懂我懂的,那样真的很帅啊。”

“魔法少女出来了哦。”

“啊!哪里哪里!”

太阳已经正式升起,两人的尾行目标终于出现了。

今天艾薇穿的裙子比之前的朴素了一些,裙摆上没有那么多花花绿绿的不同种食物,只是单纯的印了一圈小笼包。她摇晃着双马尾蹦蹦跳跳地跑出来,闭上眼睛四处闻了闻味道,几秒后猛地睁开了眼睛,对着某个方向就跑了过去。

“快追!”

雪音立刻就跳了出去,这代表那个方向越来越偏的话题终于要结束了,学霸君松了一口气之后,也急忙从旁边的袋子里拽出相机跟了上去。

果然魔法少女身边就是该有个摄影师才行啊。

然而在他确认了这个想法的几秒钟之后,他就已经失去了可以追踪的目标,站在一片空地上茫然四顾。

很多时候我们心里想的东西和现实都是两码事,不管学霸君在内心多么的踌躇满志,对摄影师这一职位多么得憧憬而期待,至少今天,在这次行动里,他的摄影师生命已经结束了。

在兴奋地准备装备和道具的时候,他完全忽略了这样一个明显的事实。

不管是艾薇还是雪音,一旦跑起来,他就根本跟不上啊!

“博士?”

而当雪音意识到学霸君不见了的时候,她们已经穿过两个十字路口停下来了。

艾薇正一脸满足地坐在路边的早餐摊里,捧着一碗豆浆喝得非常开心,面前还摆着好几个茶叶蛋跟十几根油条。在这种夸张的对比之下,雪音觉得自己刚才吃的所谓早餐,根本连零食都算不上。

在“跟踪原则”和“丰盛的早餐”这个两难的选择中犹豫了好一会,就在她打算询问一下博士的意见时,终于发现博士已经不在自己的身边了。

“博士去哪里了啊?啊!难道是传说中的无法参与正剧的诅咒!”

在动画里也总是会出现这样的角色,日常故事中会和主角们一起插科打诨,参与一些搞笑的剧情,可一旦开始严肃正经的剧情,就会立刻因为各种原因掉队消失,或者变成炮灰,成为主角需要拯救的“大家”中的一员。

越想越觉得有道理。

“博士……太可怜了。”

雪音夸张地抹了一把不存在的眼泪,双手握拳下定了决心。

“放心吧!我会连着你的戏份一起活跃的!不会允许外来的魔法少女随便抢走我们的剧情!”

不过话说回来……

她将视线移回了艾薇的身上。

“那孩子是长了个狗狗鼻子吗?为什么在酒店门口那么远就能闻到这里有早餐的味道了?”

灵敏过头了吧!

***

“雪音?”

这已经是萧淳第三次来敲雪音的房门了。

“再不出来,你的馅饼就要被我吃光咯。”

没有回应。

“不会是出去了吧……”

回想起上一次雪音从房间里消失时的事情,萧淳露出了无奈的表情。不过这次还是白天,而且考虑到艾薇还在盯着他们,雪音应该不会弄出什么麻烦来……的吧。

(不行,根本没法放心,那可是雪音啊,不管怎么想都不可能会乖乖遵守规则。)

叹了口气,他套上外衣出门了。

(反正也要出门买菜的。)

不过出于某种考虑,他还是决定去离家最远的那个市场。

***

艾薇吃了早餐之后,开始了看上去完全是漫无目的的闲逛,期间所做的事情包括但不限于,扶老奶奶过马路,把捡到的钱包送到派出所,帮迷路的小男孩找妈妈……

“这是好人好事巡礼吗!就算你做了一百件好人好事也不会有奖励的!”

一直跟在她后面的雪音小声抱怨了起来,眼角的余光瞥见那个小男孩又试图从妈妈身边跑开,于是顺手锤了一下他的脑袋。

“再迷路可不会有人帮你了哦。”她冷着脸吓唬这个小男孩,“而且万一被坏人拐走,你就要被送到一个教室里没日没夜的做数学题了。”

迷路的时候没哭,被陌生的奇怪姐姐锤了也没哭的小男孩,竟然在听到数学题这三个字的时候哇地哭出了声。

“所以好好跟紧你妈妈,别乱跑了。”

小男孩哭着跑了回去。

雪音叹了口气,重新跟上了艾薇。

接下来艾薇做的事情包括但不限于,治疗受伤的野猫,帮请假的大学生临时客串商店吉祥物,了解了一下游泳健身。

“最后的那个根本不算做好事啊!这不根本就是被忽悠了嘛!你是魔法少女动画的笨蛋主角吗!”

……好像真是。

不行!雪音用力摇了摇头,无论如何都不能承认这点!承认了就输了啊!

将自己刚才接过的游泳健身传单扔进垃圾桶,少女继续尾行中……

***

萧淳下了公交车。

因为选了离家最远的市场,他几乎是坐着公交车穿过了大半个城市,中间甚至目击了两个亡灵,但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于是他暂时放下了心,看来雪音还没闹出什么乱子。

(现在就先去买菜,然后坐另一趟车回去,看看另外一边的状况吧。)

***

就在雪音已经开始觉得自己今天的行动完全是浪费时间的时候,艾薇终于结束了这趟漫长的好人好事之旅,开始目不斜视地朝着某个地方走了起来。

“有情况!”

雪音立刻兴奋了起来,重新打起了精神,消除了自己的气息继续跟踪。

而越走,她越觉得周围的景色眼熟。

在这座城市的边缘地区,有一片开发失败的烂尾楼,因为刚好在碧山的方向,所以宁家的人其实都对这里非常熟悉。至于为什么熟悉呢……

毕竟是烂尾楼嘛,再加上又是在城市边缘,所以在某些时候就成了战斗的好地方。每次在城市里发现了怨灵,为了不干扰普通人的正常生活,他们基本都会将怨灵用各种方法移动到这里来,然后再消灭

所以这些烂尾楼的崩坏速度其实远超于正常速度,姑且也算是这个城市里的某种未解之谜吧。

而因为经常要使用的关系,宁家在这里设置了不少阵法。

那魔法少女到这里来,究竟是想干什么呢?

与此同时,萧淳已经买好菜从市场里走了出来,而这个市场,和那片烂尾楼仅一街之隔。于是喜闻乐见地,萧淳在视野右侧的角落发现了某个熟悉的身影。

(艾薇?为什么会在这里?)

那个穿着洋装,梳着金色双马尾的少女怎么看都确实是艾薇没错吧。

但是那边都是一片烂尾楼,她去那里做什么?

出于好奇,萧淳往前走了两步想看个究竟,而就因为这两步的距离,让他看到了在视野左边角落里,某根柱子后面藏着的……

(雪音?!)

为什么你也在这里啊!

而且这种情况,怎么看都是雪音在跟踪艾薇吧。

犹豫了一下,萧淳还是没有立刻走过去戳穿雪音,虽然怎么看艾薇都不是那种会在背后策划阴谋的人,但雪音说得那么信誓旦旦……

只是跟着看一下,应该没什么关系吧。

希望不会闹出什么事来。

(那个魔法少女到底要做什么啊?)

眼看着周围的环境越来越荒凉,雪音皱起眉,更加小心地隐藏起了自己。

最开始她想做的就只是玩笑一般的跟踪行动,但现在看来,好像真的能发现点什么东西了。

(是,宁家的那个人!为什么会在这里!)

艾薇站在一栋烂尾楼的面前,猛地一惊,随即开始庆幸自己提前放出了探测魔法。

(她发现了什么吗?还是说那个被发现了?)

攥了攥拳头,她敏捷地跳进了那栋建筑中,发动隐匿魔法从后面绕到了雪音的身后,决定跟在她后面看看,这个人来这里到底有什么目的。

但就在这时,她的面前出现了一个灰色的影子。

与此同时……

“哼哼,我就知道天无绝人之路。在这里能够将各种情况一览无余。”

学霸君抱着相机,在天台上吹着风,突然有种意气风发的感觉。从他所在的角度,可以清楚地看到雪音,艾薇和不知道什么时候跟在她们身后的萧淳。简直是绝佳的摄影角度啊!

然后……

“等等!雪音小姐呢?萧淳你去哪?!魔法少女你先别走啊!”

好不容易爬上了楼顶的学霸君觉得,自己最近可能有点倒霉。

艾薇突然跑了起来,这导致雪音和萧淳也不得不跟在后面加快了脚步,虽然开始都有些不明所以,但看到艾薇前面追着的灰色亡灵之后,两人各自的心中就都有了些想法。

一边追着亡灵奔跑,艾薇一边召唤出了自己的魔杖,在念出了一串复杂的咒文之后,她和亡灵突然被一团金色的光芒裹住了。

(怎……怎么了?)

“什么啊……到底还是好人好事巡礼啊……”

耳边突然响起了一个女孩子有些沮丧的声音。萧淳被吓了一跳,匆忙转身,发现雪音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自己的身后。

虽然已经大概明白了状况,但他还是问了一句。

“……你在这里干什么啊?”

完全没有掩饰意图的雪音立刻回答:“尾行。”

(跟踪吗?跟踪谁……这问题好像没必要问了吧。所以说,这其实是有预谋的吗?)

不过现在比起这个,他更加好奇的是……

“艾薇在干什么呢?”

“接着看就知道了。”雪音的声音听起来更加沮丧了,“她在净化亡灵。”

“净化……亡灵?但你不是说亡灵只要过了七天,自己就会消失的吗?”

“是啊,但就那样消失,也就代表着他们留在这个世界上的愿望没有实现。”

话音刚落,包裹着艾薇和亡灵的光芒就消失了,那个灰色的影子似乎变得愈发透明了起来,而艾薇……

在哭。

“所以我们说的净化亡灵,基本上就是要继承它们的遗憾,为它们实现最后的愿望的意思。”雪音在一旁解释,“你知道的,几乎没有人能和亡灵直接交流,所以想要弄明白他们的愿望,有一个最简单粗暴的做法。”

“难道说……”

萧淳好像明白艾薇为什么在哭了。

雪音点了点头,印证了萧淳的猜测。

“只要接收他们关于那份遗憾的记忆就行了。”

将亡灵的痛苦,悲伤,遗憾,全部接过,包容起来。然后,为它们实现最后的愿望。

“其实我们原本也是有专门做这种工作的人的。”雪音像是在辩解什么,又多加了一句,“只是因为现在有力量的人越来越少,就连白夜宫都开始想尽办法从几大家族中挖人,实在是没有多余的力量可以用来帮亡灵实现愿望,毕竟只要过了七天,它们只要不变成怨灵,就会自动消失了。”

雪音看了一眼萧淳,垂下了眼帘,放低了声音,“但果然,还是连变成怨灵的可能性都没有比较好吧。”

“而且,亡灵这种东西……你知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这句话吧,将死之人尚且如此,就更不用说已经死去的人了。”

说话间,艾薇已经擦干了眼泪,努力露出笑脸,对着正化成光粒升上天空的亡灵挥手说再见。

“亡灵其实,都是些很单纯的家伙。他们的愿望基本也只是些纯粹而简单的东西。甚至很多时候,哪怕是被人害死的亡灵们也不会产生什么不好的愿望。”

说着,雪音指了指萧淳身后的一个十字路口。

“那里曾经有过一个差点就变成怨灵的亡魂。因为是被人怀着浓烈的恶意杀死的,所以亡灵从诞生的那一刻开始就有着很强的怨气,但是那个亡灵却依然努力保持着理智,这种情况非常好处理,只要消除亡灵的牵挂,实现它最后的愿望让它消失,就能阻止一个怨灵的诞生。”

虽然只是听家族里的长辈们说的事情,但距离现在其实并没有过去太久,只是五六年前的事情而已,被雪音这么一提醒,萧淳甚至都回忆起了自己上小学时,有所耳闻的那场凶杀案。

已经记不起具体的情况了,不过有一点还能够确定,那就是杀人者与被杀者,都不是什么好人。而且是那种让人觉得死后立刻变成恶鬼都不奇怪的坏人。

而雪音接下来的话也证实了这一点。

“那个亡灵生前好像也不是什么好人,据说长得也凶神恶煞的,所以大家都觉得想要实现他的愿望会有些困难,甚至已经做好了强行消灭他的准备,但是找到了他之后,去执行任务的人发现,虽然还没完全地转化,但这绝对是这几年来最好搞定的怨灵了。”

“他的愿望是什么?”萧淳有些好奇地问。

“女儿是大龄剩女,一直没有结婚。”

“……”萧淳半张着嘴愣了一会,才勉强发出了一个残破的音节,“啊?”

“之后大家就努力动用各种手段叫她的女儿相亲,最后还真就找到了喜欢的人。”

因为话题中突然出现的某些要素实在太过现实,导致萧淳完全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只能呆呆地点了点头。

“所以……能实现亡灵的愿望,也是件好事吧。亡灵们也……”

萧淳现在明白这种行为的意义了,亡灵徘徊在世间,代表还有执着的事情没有完成,而替他们完成这些事情,应该就像是临终关怀一样的行为吧。而同时他也明白了为什么雪音说“以前也有这种人”了。

灵气愈发稀薄,道术也在逐渐衰落的事情他刚认识雪音的时候就知道了。但直到现在,他才第一次见到了这个“衰落”的表现。

能够使用道术的人才越来越稀少,已经稀少到没有余力让珍贵的人才来做这种工作了。

“雪音你……”

萧淳原本想问点什么,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雪音一天到晚都嚷着要成为动画里的那种魔法少女,还动不动就搞点事情出来,应该没兴趣也没心情去做这种事吧。

他为自己找好了两三条理由,但最后还是叹了口气,在脑中将这些理由都拍开了。

没有问出那个问题的真正原因,只是因为他看见了雪音的表情。

她说到刚刚那个亡灵的事情时,露出的那个表情简直就像是……在羡慕?这让他突然有些不知所措,甚至慌慌张张地移开了目光。毕竟,他从没见过雪音露出这样的表情。

(雪音……在羡慕亡灵?可这怎么可能?还是说在羡慕别的什么?我……)

他不知道。

就算已经认识了好几个月,就算一直在朝夕相处,就算已经一起经历了不少事情,可他现在所知道的雪音,似乎和当初那个伴随着雷光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神秘少女没有任何区别。

他知道雪音是碧山宁家符箓派的小姐,他知道雪音是个狂热的宅女,他知道雪音在微妙的地方缺乏常识,不会梳头发,喜欢吃软软的猪肉馅饼……

可即便知道这些事情,他却依然没有碰触到“宁雪音”这名少女的内核。

刚认识的那段时间,他还可以用“活泼开朗”“任性妄为”这些词来描述雪音,但随着接触的逐渐深入,他越来越觉得这些词汇太过单薄。

活泼开朗的人不会露出那种深奥得让人看不懂的表情。

任性妄为的人也不会做出那种看似鲁莽却实际上最适合情况的行动。

他终于越过写着“宁雪音”这三个字的外壳,看向了里面更复杂的什么东西。

“要是我死了,”雪音突然开口,刚刚让萧淳困扰起来的那个表情已经彻底消失,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甚至变成了开朗的笑容,她说,“可能不会产生亡灵这种东西吧。”

“为什么?”

“因为……”

雪音眨了眨眼睛,思考了几秒钟,最后却也是像萧淳刚才一样,只笑了笑,没有说下去。

想要弄明白雪音原本想说的是什么,萧淳还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

看样子艾薇还要在这里待上一会儿,又考虑到现在已经要吃晚饭了,萧淳和雪音决定先结束今天的跟踪活动,回家吃饭。

“这样看了一天,看出了什么吗?”

回去的路上,两人默契地都没有谈论亡灵的问题,关系仿佛恢复到了昨天,不,就好像恢复到了刚认识的时候。萧淳还略带调侃地问了这样的问题。

雪音怀疑艾薇有什么阴谋,但根据今天一天的观察来看,艾薇真的就只是一个单纯的好孩子而已,怀疑这个甚至会为了亡灵的故事哭泣的孩子,萧淳想想都觉得内心有愧。原本就怀疑得毫无道理的雪音,一定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吧。

说到底,只因为角色属性相撞就怀疑别人,也实在太没道理了。

“呜……”雪音红着脸扭过了头,发出了有些不甘心的声音,“就……就算是她没问题也……也……”

(完全不想承认自己错了啊……)

苦笑了一下,萧淳伸手弹了一下雪音的额头。

“走吧,我们再去买点菜,晚上吃火锅。”

“好!”

雪音蹦蹦跳跳地跟在萧淳身后离开了这里,但在萧淳看不见地方,她脸上开朗的笑容慢慢消失了。

在夕阳的光下,只剩下艾薇留在了这里。

“嘿嘿……这下又要被莉莉丝骂了呢。”

用力揉了揉眼睛擦掉泪水,她努力扯出了一个笑容,对着亡灵消失的地方深深鞠了一躬。

“是很重要的愿望呢,我绝对会为你实现的,但是请再等一段时间,等我的魔力……”

她小声呢喃着。

现在,还没人知道这个愿望所代表的意义。

她又一次展开了探测魔法,在确认周围没有其他人之后,走向了废墟的更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