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薇看来只是个普通的魔法少女。

在确认了这一点之后,雪音之前突然冒出来的那种魔法少女热情,又突然间消失了。

然而萧淳发现,这并不代表着他就不用操心了,因为在吵闹过后,雪音又走向了另一个极端。

“雪音,不出去玩吗?”

“不去……”

“雪音,下课了,该去食堂吃午饭了。”

“帮我打回来吧。”

完全变得颓废了。

“雪音到底怎么了啊?”

没办法,萧淳只能找学霸君商量,然后惊恐地发现,学霸君看上去比现在的雪音还要颓废好几倍?!

学霸君!颓废!

这两个词什么时候连在一起过!

虽然外表看上去还是和以前一样,一副高冷的生人勿进的样子,但只有这个班级里唯一熟悉学霸君的萧淳看得出来,他现在根本就是露出了生无可恋的表情啊。

你看,就连眼镜都不再反光了。

现在透过镜片,他能清楚地看出学霸君的目光有些涣散,虽然手里还拿着一本包着英语书皮的轻小说,但是精神完全没有集中在这上面。

“你们突然之间都怎么了啊……”

只有萧淳一个人还在状况外。

“怎么说呢……”学霸君的声音听起来也有些虚弱,“我现在……很缺乏魔法少女素。”

“那是啥?”

虽然本能地问了出来,但是萧淳发现自己其实并不想知道,然而已经晚了。

“唉……”学霸君长长地叹了口气,忧伤的就像刚刚失恋了一样,“最近没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很无聊啊。”

(抱歉你的有意思标准似乎和我所知道的不太一样,我这几天可是一直过得手忙脚乱呢。啊……但是这种状态和雪音的很像,雪音也这么觉得?)

所以其实不正常的是自己吗?萧淳一瞬间产生了这样的想法,但很快就又否定了这一点,毕竟按照天才熊孩子的标准来要求普通的自己,大概是脑子出问题了吧。

萧淳觉得自己现在应该转身就走,但通过刚才的问题,学霸君好像突然打开了话匣子,抓着萧淳的衣袖就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

“雪音小姐好像觉得没兴趣了,魔法少女改造计划暂时搁浅,就算做了新衣服也没有人穿,难得我还设计了好几种灯光方案。之前难得的马尾造型只拍了几张照片,最有趣的部分甚至没有录像,还有最近关于魔法少女的新番都很奇怪,制作方到底有没有搞清楚什么是魔法少女啊!”

完全在萧淳知识领域之外的抱怨出现了。

“魔法少女就只要穿着可爱的衣服,抱持着自己内心的正义战斗并胜利,最后和同伴们一起开开心心地吃小甜饼就够了!真正的魔法少女……啊。”

眼看着学霸君就要拍案而起大抒己见,萧淳都做好了打断他的准备了,学霸君却自己停了下来。

“真正的魔法少女,不就在这里吗?”

他小声嘟囔着,然后突然冲向了雪音的座位。

“雪音小姐!”

“嗯?”

“我们去看真人版的魔法少女动画吧!”

雪音一脸没趣地思考了几秒之后,眼睛亮了起来。

【尾行计划2.0】

虽说是2.0版本,但这次就连最简略的计划都没有了,行动原则变成了和没有一样的“见机行事”,跟踪的人也变成了三个。

又一个周末,雪音又换上了上次那套迷彩洋装,学霸君考虑到上次的情况,干脆直接骑了自行车过来,可以说是准备万全了。

然而这两位兴致勃勃,萧淳却在心里叫苦连天。他用了好半天时间才说服学霸君不要带相机过来,平常拍拍雪音就算了,两人都乐在其中,但这次!他在心里狠狠地划出了两个关键词,是跟踪!是偷拍!

已经在违法的边缘试探了吧!

所以为了监视这两个根本不知道何为分寸的家伙,萧淳不得不跟在他们后面,十分无奈地加入了这次的跟踪行动。

行程基本和上次一样,早起在酒店门口蹲点,在这段时间里解决早餐,等艾薇出来之后跟着她去早市再吃一顿早餐,然后就是今天的重头戏。

魔法少女的日常。

按照学霸君的说法,既然艾薇是正统王道的魔法少女,那么理论上讲,事件就会自然而然地在她身边发生。所以只要跟在艾薇身后,运气好的话,就能近距离目睹真实的魔法少女故事了。

其实上一次雪音跟萧淳已经看到了一点,但因为距离太远,再加上只是单纯的净化亡灵,还有另外的一些原因……所以没什么实感。

然而……

“老奶奶,小男孩,流浪猫,游泳健身……和上周完全没区别啊。”

艾薇的行走路线几乎没有变化,做的事情也几乎是上周的复制粘贴,雪音露出了一副很纠结的表情,扯着萧淳离开了健身房的宣传人员。

“我们还在跟踪魔法少女呢,不要在这种地方浪费时间啊。”

“可是……话还没说完,这样是不是有点失礼啊。”

“他们的工作就是让你在这里脱不开身,不得不听完他的话,然后被洗脑。”学霸君七扭八歪地控制着车子,同时冷静地分析道,“所以最多的受害者就是你这样的老好人,你也该差不多认识到这点了,偶尔也冷漠一点如何?”

“啊哈哈……那也是他们的工作需要嘛。”

“但是你又不会去健身,站在那里听他们宣传根本就是在浪费他们的时间,让他们做这种根本不会有结果的工作,萧淳你真是恶劣呢,啊……那些宣传人员真是太可怜了。”雪音一脸正经地说道。

“不……是,是这样吗……”萧淳的表情变得非常纠结,“有道理呢。”

学霸君在一旁露出了奇异的笑容。

“魔法少女不见了,快追上去吧!”

然后,他们又走上了一条似曾相识的街道。

“再这样走下去……还是会到达那片烂尾楼。”

对这边的路线最熟悉的萧淳率先发现了不对,微微皱起了眉。

雪音看了看周围,发出了恍然大悟的声音。

“昨天走的也是这条路呢。”

“哦?烂尾楼吗。”学霸君有些笨拙地从自行车上跳下,推了推眼镜,若有所思。

“虽然到处都是障碍物,但是没有多少人在……雪音小姐,有办法把我们藏起来不让她发现吗?”

“有。”

啪啪两声响过,两个男生的身上就都被贴了黄色的符箓。

“这就是宁家的……”学霸君饶有兴味地盯着贴在手上的符箓,“我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而且这样贴着就算是发挥作用了吗?因为还能看得见自己,所以没什么实感呢。”

“只要你们别离开我的视线就没问题。”雪音的声音从身边传来,能听到声音却看不到人,这种感觉有些怪异。

“原来如此,”学霸君理解地点了点头,“虽然贴了隐身符,但还需要雪音小姐提供灵力,所以这样高了一级的你能看见我们,我们却没法看到你啊。”

而且他和萧淳可以看到彼此,所以他能注意到萧淳此刻有些不自然的表情。

“怎么了?”

听到了学霸君的问题,萧淳才猛地回过神来,又看了一眼贴在自己手臂上的符箓,他摇了摇头。

“没事,只是我们这样跟踪着艾薇真的好吗?每个人都总会有些不想让人知道的事吧……”

“这就是你太小瞧王道派魔法少女了。”学霸君严肃地反驳了他,“真的魔法少女,除了自己的恋情之外,不会有任何不能被人看到的秘密!”

“……好吧。”

萧淳叹了口气,没有继续争辩。

(没办法了,如果眼看要看到什么不该看的,就想办法带走他们好了。不过……雪音怎么好像兴致不高的样子?)

在这种说不定会发现什么秘密的情况下,雪音竟然没有立刻冲出去?明明之前是她一直坚称着艾薇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而且在给他们贴符的 时候也没有想办法恶作剧。

他还记得之前自己额头上贴着符箓,然后被雪音扛着到处跑的事情。

(算了,可能只是僵尸的cosplay玩腻了吧。)

就这样,隐身三人组跟在艾薇的身后,果然重新来到了那片烂尾楼所在的区域。

周围都是残垣断瓦,高大的水泥块上充满了不自然的裂痕,光裸的灰墙上偶尔还会看到被腐蚀过的痕迹。未曾规划修整的街道也都已经断裂,大片大片的红黑色污渍是战斗留下的印痕,裂缝里零星冒出了顽强的杂草,在每隔几米就会出现的玻璃碎片中艰难地挣扎着。

不知存在了多少年的半成品建筑群,已经彻底变成了安静的战场。

艾薇在入口处停下,警惕地看了看四周。几人都注意到了有一个金色的魔法阵在她的脚下闪了一下。

“是侦查类的魔法。”雪音的声音听上去有些飘忽不定,就像是从某个遥远的地方传来的一样,“我来解决,你们别动就行了。”

看上去没有发现异常,艾薇变出魔杖拿在手里,走进了楼群深处。

“走吧。”

两个男生同时感觉自己的手臂被扯了一下,三人就这样慢慢地重复起了艾薇的行走路线。

随着他们的逐渐深入,艾薇的身上似乎慢慢笼罩上了一层金色的光晕,手中的魔杖也是,配合着主人手臂摆动的节奏,在空气中画出了纤细的光轨。

那些光芒不停地诞生,随后就溢散到四周,很快,周围就出现了很多浮空的金色光团。

“这是什么?”

现在阳光还十分充足,所以光团不是那么显眼,萧淳不得不眯起眼睛,才能在一栋楼的阴影下看到它们。

“魔力结晶成型之前的混合态物质。或者按照我们这边的叫法,是灵。”雪音轻声回答,“不是什么稀罕的东西,也没什么用处,在激烈的战场上经常能见到,所以在这个地方就可以轻松做出很多。”

“你们在说的是什么?”学霸君发出了困惑的声音,“灵?是指……灵魂那类的东西吗?就是萧淳平常也会看到的那个?”

“不,是那个……”萧淳伸手指了指最近的光团,然后在学霸君依然困惑的目光中恍然大悟,“学霸君,你看不见?”

学霸君点了点头。

(对了,学霸君是真正的普通人来着。)

终于回忆起这件事的萧淳又开始担心起别的问题了,他也就算了,虽然没有雪音那样的力量,但好歹不是彻底和那个世界绝缘,体力也算不错,可学霸君在这里,一旦出了什么事可怎么办?

但还没等他决定自己要不要劝学霸君回去,雪音已经滔滔不绝了起来。

“萧淳平常看到的是亡灵,和我们现在讨论的灵可以说像也可以说不像,它们之间存在着某些本质上的不同。当然了,我现在说的这个灵其实和一般所表达的意思也不太一样,你知道在道家的理论体系里,灵,魂,魄都是不同的东西,而这三种相对基本的概念还可以衍生出更多东西,比如它们可以对应我们平常说的精,神,气。甚至轮回,命运等等。”

雪音似乎是笑了一下。

“解释清楚要花很长时间,就算你们想听我也不会说的。”

“这个和亡灵之类的是一个系统的东西吗?!”萧淳只听了个一知半解,但从雪音前面几句有点故意绕圈子的话里,还是分析出了这条信息。

“你有兴趣吗?”一路上始终有些兴致缺缺的雪音,好像总算重新恢复了一点活力。

“不……”萧淳苦笑着摇了摇头,“我就算了,不过这些知识,学霸君应该有兴趣才对吧。”

“博士你觉得呢?”雪音稍微放慢了语速,“宁家所掌握的资料量在五大家族中都是数一数二的哦,你来的话就能随便看了。”

学霸君挑了挑眉,虽然他应该是看不见雪音的,但萧淳却依然产生了这两个人在对视的感觉。

最后是学霸君先移开目光,摊开了双手:“我现在没什么兴趣。不过雪音小姐你会说这种话,还真让人惊讶。”

“一时兴起而已,反正又没什么损失。而且博士你……”

雪音的声音突然停了下来。

同时,学霸君用力扯了一下萧淳,让后者停下了脚步,萧淳也感觉到了前方的温度,这才意识到自己差点就撞上了突然停下的雪音。

雪音低声开口,语气有些困惑:“是教会?”

教会?

萧淳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这个词的意思,耳边就响起了一个严肃的男声。

“艾薇·莉莉丝·道格拉斯。”

伴随着这个似乎有些庄严的声音,一群穿着白袍的人出现在了艾薇面前,并立刻散开,呈扇形将艾薇围在了中间。一出场就已经摆出了非常强势的态度,恐怕不管是谁都不会将他们当成艾薇的朋友。

萧淳下意识地屏住呼吸,往后退了两步,和学霸君一起藏到了旁边的半面墙壁后。

随后他身边的空气如水波般抖动了一下,雪音的身影重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正努力探出身子,皱起眉盯着不远处的一群人们。

那群人身上穿的白袍款式完全相同,都是一片素白,唯一的色彩是金色的镶边,和用金线绣在胸口处的复杂标志——缠绕着荆棘和棕榈叶的锚形十字架。这整齐的大片白色营造出了一种异样的压迫感,显得被围在中间的艾薇有些势单力薄。

“敌对事件吗?”学霸君手中的相机举起然后又放下,在萧淳疑问的目光中摇了摇头,“恐怕这不是我们所期待的那种故事。 ”

确实,学霸君跟雪音想看的,应该就是动画里那种和怪物战斗的魔法少女故事吧。和怪物的战斗虽然不太真实,但魔法少女的魅力点其实就在于这种不真实,观众清楚地知道怪物就是邪恶的一方,也确信魔法少女可以打败它们,这就构成了一个轻松幸福的美梦。可一旦敌人变成了现在这样,无法用正义跟邪恶来明确界定的势力……

“这一点都不魔法少女。”雪音明显不满地小声嘟囔,“而且对方可是教会啊……”

两个孤陋寡闻的少年同时看向了雪音,后者没有回头,但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感受到了这两道目光,还理解了他们的意思,立刻用简洁的语言对他们做了说明。

“教会是和白夜宫一样国家级别管理机构,按照国籍来说,魔法少女确实应该服从他们的管理,可魔法少女既然成了仲裁协会的一员,他们应该就失去了这种管理资格才对。而且教会的态度有点奇怪,魔法少女肯定不会做坏事,但教会也一直以正义和圣洁自居……”

“而且教会派的圣女系魔法少女也为数不少,这两种职业的人敌对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学霸君站在魔法少女博士的立场上,也表达了自己对现状的不解。

但从萧淳的角度上来说,他下意识地想要偏向于教会,毕竟艾薇只是一个人,而且她今天的行为也确实有点奇怪。而教会既然是类似白夜宫的组织,那么他们的行动应该理由更充分,更符合大众利益才对吧。

(所以……只有我自己是普通人的想法?)

“你在这里做什么?”

身处于白袍团队最中央的男人向前走了一步,提高了声音问道。

“刻意选择了这种魔力充足的地方,持续一个星期每天晚上都悄悄过来为提前画下的魔法阵灌注魔力,是在做什么不能对神明坦白的事吗?”

艾薇用力地摇了摇头,提高了声音急切地辩解着:“不是的!我可以对神明发誓,我只是……我没有一点恶意的!”

“那你可以解释一下,覆盖了这整片区域的大型魔法阵有什么功能吗?”

艾薇沉默了。

“为何不肯对神明坦言你的所作所为!”对面的人步步紧逼,“作为神明在人间的使者,我们不会相信你的谎言。”

“我是不会做出有违神谕的事的!你们相信我!我只是……”

“这种辩解也很有魔法少女的感觉呢。”学霸君用的是完完全全的旁观者语气,“但口说无凭,如果真凭着一个小女孩的几句‘相信我’就放弃行动,教会的人估计要被人骂成没脑子的笨蛋了吧。”

“没办法嘛,这就是魔法少女嘛。”雪音耸了耸肩,继续围观。

“即便心中没有恶意,也不代表你所做的就是正确的事。”

那个人向前走了一步,摘下兜帽,露出了深红色的卷发和英俊的面孔,和之前偏向逼迫性的语气不同,他的表情非常真挚。

“也许你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让我们和莉莉丝说话,可能你们只是得到了些错误的信息。”

他向着艾薇伸出了手,语气也变得柔和了起来。

“我也不想伤害你们,还记得吗?小时候我们一起在教会学习,你总是喜欢跟在我身后,问些对当时的你来说太过深奥的问题。虽然因为莉莉丝的关系,你不得不离开教会,但我相信你……你们并不是大人们说的那样,我们的目标和原则还是一致的对吗?一切都是为了守护弱者们的人生。”

艾薇的身体晃了晃,似乎因为对方的话产生了些动摇,但最后还是努力地摇摇头,闭了闭眼睛,抬起手,将魔杖对准了面前的男性。

“一切都是为了守护弱者们的人生。但是,现在的我是仲裁协会的使者,我要做什么事情,你们是不能干涉的。”

与此同时,魔杖上闪烁起了愈发明亮的光辉。

“我不会让你们阻止我的,这是我和莉莉丝的约定,我们约好了的……”

“果然是莉莉丝吗,喂!艾薇·道格拉斯!让我和莉莉丝说话!”

男性皱起了眉,表情变得有些不耐烦,他终于也从长袍的口袋中取出了十字架,也同样对准了艾薇——

“哇哦!”雪音惊讶地拍了拍手。

“哦?”学霸君很感兴趣地推了推眼镜。

“啊……”萧淳觉得自己的脑袋已经开始隐隐作痛了,不会要在这里打架吧……

不过下一秒,他的声音就变了调。

从那批站得整整齐齐的白袍人的后面,突然钻出了一个胡子拉碴,看上去有些凶巴巴的邋遢大叔。

“啊!”

萧淳差点儿就叫出声来了,不过在他的声音彻底发出之前,就有三只手叠在了他的嘴上(其中还包括他自己的一只)。

“嘘!”

另外两只手的主人,也就是雪音和学霸君龇牙咧嘴地朝他摆出了噤声的手势,在萧淳用力点了点头之后才收回了手,不过虽然反应比萧淳淡定一点,但他们两个的脸上也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惊讶。

果然是生活在现实世界的人,完全没有遵守官方势力在最后才出现的原则。真是可靠!萧淳在心里为明老师打上了这样的评价。

然而另两个人却都有些失望地叹了口气。

(你们两个就是想看热闹对吧,明明之前还说这不是魔法少女该有的事件……看热闹不嫌事大说的就是你们两个。)

而就在这时,明老师的眼神突然朝他们所在的位置扫了过来,跟踪三人组齐刷刷地向前挤了两下,努力把自己压扁贴在了用来藏身的墙壁上,屏住了呼吸,直到那边又重新响起了说话声,他们才再次鬼鬼祟祟地探出脑袋。

“教导主任为什么会在这里?”学霸君没有经历过之前的事件,但也从另外两人口中听说过一点明老师的事迹,“白夜宫的扫除人……来着?不管是教会还是魔法少女,都和他没关系吧。”

“两个没关系的势力要在我们的地盘上打架,这就有关系了。”雪音悄声解释了一句,“啊……感觉这样有点不妙呀。”

萧淳的直觉告诉他,不要去问雪音什么不妙,他可能接受不了答案的。

“我说两位都冷静一下,以和为贵,和为贵,好不好?”

明老师冷着一张脸,虽然语气听上去懒洋洋的,但里面却蕴含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压迫感,他向前走了一步,手掌搭上了男性的肩膀。

“教会的哥们,啊,嗯……杰弗森,对吧?你们确实是说过来这里是追捕吸血鬼的吧,但你们提供给白夜宫的资料里,可没说吸血鬼是个小姑娘啊。”

“抱歉,明先生。我们在追捕的确实是另外一只男性吸血鬼”杰弗森皱了皱眉,有些排斥这样的肢体交流,但他还是没有动弹,“今天的行动没有提前和白夜宫交涉是我们过失,对此我表示歉意,然而我想这点失误对贵方的影响不大,而且你应该看得出来,我们正在阻止一个很有可能会伤害本地居民的阴谋。”

“你们什么都不跟我共享,让我上哪儿看出来?而且这个小姑娘是仲裁协会的人,我可不愿意让你们在我这儿打架。”

“她不是仲裁协会的使者。”杰弗森略显冲动地突然爆料出了一个大消息,“这关乎教会的内部机密,所以我不会详细说明,但我以教会的名誉,以神明信徒的忠诚起誓,至少仲裁协会的使者派遣名录上,写的不是艾薇的名字。”

“哈,有意思,还有什么消息?”

明老师总算放开了杰弗森的肩膀,让后者松了一口气。

“还有……”他看了一眼又警惕起来了的艾薇,随即严肃地看向着明老师,“我希望能够获得你的协助。因为她,艾薇·道格拉斯正试图复活在这片土地下沉睡着的强大僵尸,你应该比我们更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一旦让她获得了那个恶魔的力量,这里的人们定然也无法幸免。”

“哈,我就知道和那几个小鬼扯在一起的一定不是什么好事。早知道当初就不该听老头的那些毒鸡汤,情怀这玩意儿屁用没有,还让人摊上这么多事儿……”

“咳咳。”杰弗森干咳了两下,盯着明老师的眼神里多了几分游移不定,但他还是没有忘掉自己刚制定的计划,“总之,你不插手我们的战斗也可以,但请站在这里作为我们的见证人。我听说你们这种驻守在小城里扫除人只要立下大的功绩,就很容易升级……”

明老师挥了挥手,打断了他的话:“想什么呢你,我可不是因为这个才站在你这边的。不过看在你都拿教会来发誓了,我就暂且相信你说的是真的吧。”

说着,他还高声询问了一下艾薇。

“小姑娘,你真的想复活僵尸?”

艾薇依然保持了沉默,然而在这种情况下,沉默已经是最好的回答了。

“不会吧……”虽然之前已经产生了些怀疑,但萧淳还是被从对话中得到的信息震惊了一下,“艾薇真的想……复活僵尸?!”

哪怕已经听过,还从自己嘴里说出来一次了,他还是觉得这句话里透着一股荒唐跟可笑。即便教会是官方组织,不至于说这种降低格调的谎言,但艾薇和僵尸……这两个风格国籍都差了十万八千里的词是要怎么凑在一起?

“太扯了吧。”明老师也发出了类似的感慨,“我可没听说过这儿还有僵尸这么稀罕的东西,现在全国都没几只,还都被湘西那帮抠门的家伙归拢到自己家里了,而且就算我不知道,白夜宫不知道……”

他的眼神再次向三人组的方向扫了过来。

(果然是被发现了吧。)

萧淳看到雪音轻轻摇了摇头,明老师的声音则立刻接上。

“谁都不知道,那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这是教会内部的机密。”杰弗森犹豫了一下,对明老师摇了摇头,“我没有权限透露具体的内容,但因为这条消息确实和你们有关,所以在这次事件圆满解决之后,我会和红宝石主教大人交流,希望能够适当和贵方进行情报共享的。”

简单地翻译一下就是,想知道你们的消息怎么传到教会的,就帮我们先解决眼前的事件。

“切。”明老师撇了撇嘴,向后退了两步,双手抱胸靠在墙上,没说帮忙也没说不帮忙,“你们忙,我先看着,要帮忙随时叫我就行。”

皱了皱眉,杰弗森判断明老师已经不会造成干扰,这点就已经足够了,反正他原本就没有期待过这个人的战力。

重新走到艾薇的前方,他重复了一遍之前说过的话。

“艾薇,叫莉莉丝——”

“不行。”艾薇垂下了眼帘,声音有些低沉,“你们这种态度,莉莉丝出来的话……”

“你知不知道自己处在什么立场?现在不是允许你挑剔我们的态度的时候吧。”

两方之间的气氛变得越来越紧张。

然而跟踪三人组这边的气氛却截然相反,越来越轻松,甚至产生了一种看戏般的悠闲感。

“啊啊,不行啊……那个人也太自我中心了,原本还以为是魔法少女的恋人角色,现在看来更像是炮灰啊。”

雪音摇摇头,和学霸君对视了一眼之后,两人达成了这样的共识。

“自我中心?”

萧淳觉得自己和另外两人之间可能存在着某种认知偏差,不然怎么总是会得出截然相反的结论?在他眼里这名男性虽然急躁粗鲁了点,但却是在为之后的事情考虑,而艾薇的举动也确实惹人生疑,还不肯说出自己的目的……自我中心的人到底是谁啊?

“那个人如果不是笨蛋,就是有着别的什么想法,谁都看得出来魔法少女其实是在保护他们吧。”

雪音竟然开始为艾薇感到愤愤不平起来,两人对于艾薇的看法和观点掉了个个儿。

“为什么是在保护他们?”萧淳放弃了试图去跟上两个同伴思考的努力,继续做团队里的问题宝宝。

“因为那个莉莉丝,肯定不是那种互相说说话就能彼此理解,然后握手言和的人。”

明明大家应该都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但雪音却好像已经掌握了他们不知道的信息一样,非常笃定地说道。

接着,学霸君也理解了。

“能让魔法少女用这种态度对待的角色……我懂了。她不是古典王道的正统魔法少女,而是邪典派的王道啊。”

果然自己和他们之间的思维角度存在偏差。

学霸君的思维在没有刻意隐瞒的情况下,还可以通过他平时的言行建立出一个特别的参考坐标系,借此判断他的思考角度。

可雪音却是在普通人的坐标系上到处乱跑,还总是偏在一个奇怪的角度——和常理不符,却又不完全与常理相悖,要经过很多次尝试才能找到一个模糊的位置,可一旦当你以为自己已经找准了,她又会在下一刻展现出零点五度的偏差。

如果找不到诀窍和关键,无法进行一次微妙而精确的调节,这零点五度就是永远都填不平的误差。

“不不不,邪典只是环境而已。”雪音扭过头笑了起来,“就算知道没什么意义,也还是会为亡灵实现愿望,就算知道那和自己无关,在看到亡灵的记忆时还是会哭。能够坚持去做这种带不来任何好处,甚至还会让自己难过的事情——这就是再正统不过的魔法少女了啊!”

她的手里突然出现了那根魔杖,并在萧淳和学霸君反应过来之前,飞快地翻过墙壁,跑向了前方。

“就算是教会的人,也不能欺负魔法少女哦!”

然后,英姿飒爽地停在了艾薇的前方,将她和教会的男性隔开。

“想做什么就快去做吧,西方的魔法少女啊。这里交给我,你快走!”

(完了。)

萧淳在心里暗暗叫苦。

(那零点五度,又来了。)

学霸君推了推眼镜,最开始露出了有些惊讶的眼神,但马上就又变成了了然的笑容。

“真没想到雪音小姐会愿意把主角位交出去啊。不过既然对方是真正的……不,是正统的魔法少女,也没办法,而且远来是客。”

然后他举起了相机。

萧淳隔着空气都感觉到他周身散发出了狂热的气息。

“呃……学霸君?”

没有任何回应,看来这个熊孩子也进入了自己的世界。

(那么,我该怎么办呢?)

“明先生?”杰弗森准确地判断出了雪音应该归谁管,但明老师在接收到了他的眼神之后却露出了一副吃了黄莲的表情。

“平常也就算了,这时候别惹事啊……”

“不行,这是原则问题,在魔法少女遇到麻烦的时候,另外的魔法少女一定要登场帮忙!如果明老师你想要阻止我的话……”

雪音帅气地挥了两下魔杖,对准明老师。

“我们要打一架吗?”

(雪音!)

这种语气是认真的。

(为了这种事情认真个什么啊!)

在大脑反应过来之前,萧淳也跳了出去,但距离雪音更近的艾薇明显更快,她率先挡在了雪音和明老师之前。

“宁雪音,你没有帮我的必要吧!”

“我,也是魔法少女啊。”

话音未落,雪音就挥动魔杖,将艾薇吹飞了出去,而且吹出的风竟然奇迹般地大小刚好,不会造成伤害,也能托起艾薇的身体。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

她好像飞错了方向。

教会的众人已经严阵以待,杰弗森也一脸严肃,似乎已经打定了主意就算是使用强硬的手段也要阻止艾薇,然后——

“这可真是,让人提不起劲的状况啊。”

低沉,婉转,妩媚。

从艾薇的喉咙里,发出了不属于艾薇的声音。

随即,血红色的光晕笼罩了她的全身。

白色的裙摆被这道光芒渗透,就像是傍晚天边的白云,逐渐染上了落霞的辉光。

裙摆上,小巧的星形宝石装饰在红光掠过之后,变成了漆黑神秘的十字架,金色的丝带也被替换成了精致的黑色蕾丝,原本活泼又可爱的装扮只因为换了颜色,就染上了鲜血与死亡的气息。

这片红色,宛如鲜血,在周围光芒的晕染之下,就像还在流动一般。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此刻的光线似乎也黯淡了些,就连风里,都多了一丝腥甜的味道。

双马尾上的缎带飘落下来,化作光粒没入了地面,散开的金发肆意飘扬,马上又被纤细的手指拢至脖颈的一侧,蓬松的发丝配合着发尾恰到好处的小卷,产生了一种柔和而优雅的气氛。

红色的眼眸微微眯起,一直都给人温润宝石之感的瞳孔此刻却会让人联想到……

火焰。

这双眼睛里满是些冰冷和疏离,非要说的话,更像是在被永恒冰封的山顶,安静燃烧着的最后的火种。哪怕已经被周围的冰雪同化,被夺去了温度,变成了绝望的冷焰,却依然坚守着自己的本质。

冰冷的火焰,在燃烧。

用鲜血做燃料。

她轻撩了两下耳边的发丝,随即眉毛一挑,半眯的双眸扫向面前的人们。

动作妩媚而诱惑。

是平时的艾薇不可能有的举动和气质。

“是你……”雪音皱了下眉,对空气中突然出现的血腥有些排斥,“是你?”

“我啊……”红与黑的少女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先轻嗅了一下味道,随即轻飘飘地向前走了一步。

她的步子很轻盈,萧淳只看到她踏了一下地面,然后整个人就像飘起来了一样凑近了雪音。

两名少女的脸颊瞬间接近到了一个危险的距离,虽然雪音几乎是立刻就抓着她的肩膀,把这个自顾自侵入安全距离之内的家伙丢了出去。但那接近的短短一瞬间,后者还是伸出手指,触到了雪音的脸颊。

极细的黑色高跟鞋轻巧地落地,少女用刚刚的那根手指碰了碰自己的嘴唇,然后,竟然又伸出舌尖舔了舔指腹。然后如同品酒一般,露出了陶醉的神情。

“果然,很香啊。”

跟艾薇如同甜点般可爱的声音不同,她发出的音色正如红酒一般醇厚,略带的一点嘶哑增添了声音的层次感,同时,还多了一点成熟的气息。

犹如缭绕着香烟的烟雾与酒精的深夜,一不小心,就会引诱人堕落其中。

“可爱的女孩子总是有着特别的香味。怎么样?有兴趣和我一起吗?”

“我见过你。”雪音没有接下她的问题,而是冷静地指出了一件事,“之前在机场见面的时候,打碎了屏障,试图攻击萧淳的人其实是你吧。”

(什么?!)

萧淳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真是敏锐呢,虽然当时我没打算隐藏自己,不过能在那一瞬间意识到不同……”仿佛更换了人格的少女赞赏地说道,“你已经很厉害了。”

从小就不知道称赞的反义词是什么的雪音自然不会因此而动摇,她认真地盯着对方,然后吐出了一个词。

“吸血鬼?”

“真是失礼的称呼啊,我讨厌这没有格调的发音。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们称呼我们为血族。至于我……”

她挑了挑眉,慵懒地拉起一边的裙摆,微微屈膝。

“莉莉丝•道格拉斯。是仲裁协会派驻于此的,真正的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