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想干什么?!一定要打一架才肯罢休吗!”

比起萧淳的呆愣,雪音的反应明显激烈了很多,这次萧淳真的拉住了她。

“别在市场前面闹啊。”

至少在维护日常生活的正常和安定这一点上,萧淳的观点和艾薇是一致的。

“就是因为你这种人总是只想靠力量解决问题,所以才会有那么多冲突事件!”艾薇也一脸的不情愿,“虽然有白夜宫的人在,没提交报告也没拿到许可的我暂时无法行动,但为了市民的安全,我还是要时刻注意你们的行动!”

看来明老师多少起了点作用。

“把监视和跟踪说的那么好听啊。”

“不要吵架,不要吵架啊。”萧淳很努力地居中调和,“雪音你别这么生气,艾薇……那些事情真的和我都没什么关系,你也可以看看我们都做了些什么,但要是太长时间的监视就……”

其实如果只是萧淳自己,虽然会觉得有些不舒服,但他自认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所以就算有人监视自己也不会觉得太难以接受。但考虑到雪音住在他家,监视他就约等于是监视雪音了,所以肯定不能干脆地接受。

但从另一个角度想,这样似乎反而能证明自己的清白——因为在没什么特殊事情发生的现在,他的生活简直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

如果艾薇一直看到的都是这样的日常,应该也会相信他是无辜的吧。

只是……

又看了一眼针锋相对的两名少女,萧淳叹了口气,顶着雪音杀人般的目光对艾薇发出了邀请。

“要来我家吃晚饭吗?然后可以讨论一下这件事情。”

艾薇答应了,于是气氛诡异的三人一起走进了市场。

因为考虑到时间和之后要做的事情,萧淳直接就去了熟食区。

艾薇虽然只是跟在他俩的身后没有说话,但看到她瞅着货柜里食物的眼神和差点留下的口水,萧淳还是买了足够三人吃的分量。这似乎让雪音有些不满,于是萧淳又给她买了她喜欢的馅饼。

之后,他们就维持着一个奇怪的队形向萧淳家进发了。

雪音走在最前面,速度很快。萧淳走在中间,双手提着好几个袋子。艾薇落在最后,一会表情严肃地紧盯着前面的两个人,一会又稍微低下头露出有些纠结的表情。

地平线上的太阳已经只剩下一半,在这幅黄昏色的画面里,三个人的影子都被拉得很长。而他们之间总是默契地维持着一个影子那么长的距离,看上去就像是在进行一个那沉默而无聊的游戏。

艾薇在又一次埋头苦思之后,终于下定了决心,她右手握拳在身侧挥了两下,自我鼓励之后就向前方的萧淳跑了过去。

“我来帮你提吧。”

“不用了,我……”

萧淳正打算拒绝,手上却突然一轻,他愣了两秒钟,想把袋子从艾薇的手上拿回来,却意外地发现对方也露出了惊讶的表情,而且双手空空。

他扭过头向前面看,雪音依然背对着他们向前走着,手上却多了两个袋子。

对着艾薇苦笑了一下,萧淳转身追了过去。和雪音说了两句话之后重新拿回了一个袋子,然后两人就这样继续并肩前行。

感觉雪音的心情好了一点,萧淳也松了口气。这时他心里已经隐约产生了一个有点奇怪的想法,于是为了确认,他直接开口问了出来。

“我还是不明白你为什么不喜欢她,你明明那么喜欢魔法少女的,这可是货真价实的魔法少女啊。”

外国的少女,同时也是和雪音珣璃她们一样“具有力量的人”。但他可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出外国人画符念诗的情景在,再加上之前那孩子的几次改口,萧淳觉得大概就像是幻想作品里经常表现的那样,西方……是用魔法的吧。

所以,使用魔法的少女,称之为魔法少女也没错吧。

(甚至可以说是非常正统的魔法少女呢……)

雪音的脚步突然停住了,萧淳自然也跟着她一起站住,等待着她的回应。

但回应的话语没能等到,反而等到了一记飞踢。

雪音猛地转身,长发飞扬,纤细却有力的腿猛地抬起,又快又准地踹上了萧淳的小腿骨。

……

萧淳愣住了。

几秒钟之后,痛觉才通过神经传递至大脑,他猛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叶煜你这个骗子!回忆起每次被珣璃踢了之后都顶着一副面瘫脸,懒洋洋地说着好痛却不管怎么看都一点都不痛的家伙,就算是好脾气的萧淳都忍不腹诽几句。

被这么踢了一下,怎么可能不疼!叶煜一定只是在脸上逞强!

可虽然内心这么想,他表现在外面的样子却和叶煜没什么区别。明明已经疼得快要哭出来了,可他依然努力地摆正有些扭曲的五官,只露出一个有些可怜的苦笑。

“很疼哦,雪音。”

闻言,雪音勉强将一直看向别处的视线收回来,分给了他一点,嘴巴动了动,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最后反而只是哼了一声,随后就扭过了头自顾自地走了。一点都没有为刚才的暴力行为道歉的意思。

刚才的这套动作,简直就和珣璃一模一样。

(为什么偏偏和她学了这个……)

萧淳无奈地叹了口气,突然有种自家孩子被别的孩子带坏了一般的,操碎心的老父亲的感觉。

不过珣璃虽然也非常任性,还动不动就对她的守护者暴力相向,但她身上也有很多优点啊,比如说……做菜很好吃?

就算萧淳再不懂,他现在至少也看得出来,雪音是在闹别扭了。

可虽然他知道雪音是在闹别扭,可在旁观者眼里似乎不是那么一回事,你看,艾薇已经怒气冲冲地跑到雪音面前,张开双臂拦住了她。

“暴力是不好的行为!快向他道歉!”

(不妙啊……)

被这么一拦,雪音好像更生气了。

“让开。”

“你先道歉!”

……

“好了好了,没什么大不了的,我……”

萧淳想要上前打圆场,却同时被两名少女的瞪视逼退了。

“这种毫无理由的暴力行为决不能放任!”

“你是圣母吗,而且你刚刚还打算逮捕萧淳的吧,现在这种态度又是什么意思?”

“我只是一个仲裁协会的普通使者!而且逮捕犯人和反对暴力是不同的两件事。”

“两位。”萧淳顶着几乎要刺穿他的视线,苦笑着上前一步将两人分开,然后指了指前方,“马上就要到家了,回去再说好吗?回去之后可以……”

边吃边说。

从这里到家,只剩下几百米的距离了,可萧淳却觉得,他仿佛是跑完了一段马拉松,才终于看到自家院子的大门——和门口的学霸君。

应该是先回了家又跑过来的吧,学霸君已经换下了校服,换上了普通的衬衫长裤,此刻手里正拎着一个纸袋,从另一个方向走向萧淳家的大门。

“学……”

萧淳正要开口叫他,雪音却已经先他一步地扑了过去。

“博士!”

他好像从没见过雪音这么激动地欢迎学霸君的到来,而且表情简直就是面对雪中送炭的亲人一般。

不知道为什么,手里的塑料袋突然变重了一点。

“雪音小姐?怎么了?”

学霸君也感觉到雪音今天有点热情过度,但他可是拿高冷作为主要卖点的学霸君,所以他只是波澜不惊地推了推眼镜。

萧淳觉得如果换个位置,是他见到雪音那么激动地扑过来,一定会觉得肯定有什么麻烦事发生了然而转身就跑吧。然而学霸君不愧是学霸君,不只没有逃跑,甚至有些感兴趣的样子。

经过学霸君的角度调整之后,眼镜镜片反射的阳光遮住了他的眼睛,还让他多了几分神秘莫测。

“是有什么问题需要我解答吗?还是说……”

“其他的魔法少女出现了。”

听到雪音回答的下一刻,他的视线就跃过萧淳,准确地落到了艾薇身上。嘴角轻轻地挑起,意味深长的声音从他的口中飘了出来。

“魔法少女啊。”

这句话的语气实在太过复杂,以至于艾薇都无意识地后退了半步。

“是魔法少女啊!”

萧淳觉得自己现在明白文学作品里描述的“眼中迸出精光”是什么样子了。他只是从侧面瞥见了学霸君现在的眼神就被吓了一跳,简直无法想象被这种狂热眼神直接击中的艾薇会是什么感受。

“终于进展到这种剧情了吗!你们是怎么遇见的?在战斗中被她帮助了吗?还是在路边捡到了迷茫少女然后帮助了她呢?她是什么颜色的……”

虽然这些问题听起来是问雪音和萧淳的,可在一边吐出这些问题的同时,学霸君的双眼却始终热切地盯着艾薇,简直就像看到了……刚出生的大熊猫宝宝。

“学霸君……”

萧淳觉得今天自己存在的作用就是让这些性格各异的熊孩子们冷静下来,而且……

来自西方的魔法少女似乎对学霸君这种不太正常的热情有些难以招架,而虽然中途被雪音带歪了节奏,但她还没忘记自己最初的目的只是逮捕萧淳,于是随着学霸君视线的逐渐升温,她开始扯着萧淳的领子步步后退。

最后是雪音终结了这场由她自己引发的混乱。她用力揪着衣襟把萧淳扯了回来,连带着不肯放手的艾薇,将两人一起拖进了院子里。

“嘿嘿。”

然后她露出恶作剧般的坏笑,拿出钥匙打开了大门,顺便还抢走了萧淳本来想说的台词。

“总之,先进来再说吧。”

***

民以食为天。

古人诚不欺我。

如果有什么事情是一顿美食解决不了的……那肯定是食物还不够好吃或者不够多。

虽然这句话有点夸张过度了,但至少能解决萧淳家里现在的窘境。

平常只有两个人的餐桌上,现在竟然翻倍变成了四个人,雪音和艾薇相对而坐,同时对正中央的一盘烤鸭发起进攻。

两人的身体几乎都纹丝不动,只有右手飞快地在烤鸭和自己的盘子之间移动。嘴巴像仓鼠一样迅速地咀嚼吞咽,甚至已经产生了残影。萧淳甚至才刚刚举起筷子,就看到那完整的一只烤鸭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骨架。

宛如蝗虫过境,一点肉都没有剩下。

(艾薇很擅长用筷子啊。)

虽然家里也有准备刀叉,但在开饭之前艾薇却表示中国的食物就应该用筷子吃。

“虽然我来这里的时间不久,但是用筷子的经验已经很丰富了!”

现在看来,艾薇拍着胸脯保证的话确实是真的。

在两名少女无懈可击的攻势下,萧淳完全找不到下筷子的时机,只好无奈地放弃,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一整只烤鸭在几个呼吸之后变成了一个完美的骨架。

(你们至少也吃点菜啊……)

在萧淳的对面,学霸君似乎从最开始就意识到没有胜算而避开了混战区,一个人夹着旁边的切片红肠和蔬菜,卷进作为主食的薄饼里,吃得津津有味。

没办法,萧淳也只能转移阵地去夹红肠,可他忽略了一点……

烤鸭的战斗已经结束了。

他只感到一阵风吹过手背,刚刚见识过的残影就又出现在了红肠盘子的上方。

……果然还是没法下手!

而且很神奇的是,这两只蝗虫……咳咳,这两名少女虽然在疯狂地抢夺食物,可她们的姿态看上去都还是非常优雅,如果忽略掉她们的手和嘴巴,还有盘子里不断消失的食物……

(这谁忽略得掉啊!)

此时,学霸君早已经转战一边的小菜了。大概是觉得萧淳有些可怜,他将那个小碟子向他的方向推了推,虽然里面只剩下两块腌萝卜。

学霸君的碗已经空了,他完美地回避了战争,结束了这一顿饭。

(怎么觉得他好狡猾?)

叹了口气,萧淳伸出了筷子。思考着要怎么用两块萝卜解决掉手中的一碗米饭。现在的他还不知道,马上他就会后悔此刻没有果断地把那两块萝卜塞进嘴里。

因为几秒钟之后,他听见了艾薇充满了好奇的声音。

“哇,那道菜是什么?”

他的筷子停在了半空中,心情复杂地看向艾薇。

后者甚至没有看他,就只是紧盯着碟子里的两块萝卜,很感兴趣的样子。让人不得不联想起盯着骨头的小狗。萧淳最不会应付这种情况了。

于是没有任何悬念地,那两块萝卜落进了艾薇的肚子里。

“好咸……但是好吃!”

萧淳看着自己手里干干净净的一张薄饼,叹了口气。视线从桌子的一头扫过另一头,却一点剩下的菜都没能找到,他甚至盯着那个鸭骨架看了好一会,但就算他看出花来恐怕也没法再找到一丁点肉。

(好饿……)

他本以为可以发挥在饭桌上谈判的优良传统,希望大家能在一起吃饭的过程中,不用争吵地就互相理解,和平结束。可他没想到,竟然有人能在饭桌上吃出如此激烈的战争?!

又不是在吃火锅……

幸好因为之前和雪音的谈话决定吃烤鸭了,要是真的吃了火锅……

萧淳拒绝想象那种画面!

环顾周围,学霸君早就已经吃饱了,此时正盯着半空中的某一点思考着什么,雪音和艾薇又在针对保密条例吵架。

好吧,与其说是吵架,根本就是雪音单方面地找茬,艾薇再给予回击。

这么看过去的话,果然更像是雪音在无理取闹啊。

萧淳不讨厌艾薇。虽然一上来就说要逮捕自己,但并没有采取什么强硬的手段,而且也不是不听解释的人,所以会吵成这样,问题果然还是在雪音身上吗?

(雪音为什么这么讨厌她啊,明明是个挺坦诚的孩子,而且雪音只是自称魔法少女,艾薇才是真的吧……完全不明白……)

因为实在想不明白,他干脆放弃了思考。

“那个……”

他想向雪音确认,但想到之前那个飞踢,还是吞了吞口水,打算谨慎行事。于是萧淳强行唤醒了沉思中的学霸君。

“咳咳咳咳!”

然而,听了他问题的学霸君竟然立刻就被口水呛到,抓着自己的衣襟就大声地咳嗽了起来。可他都这样了,却还一边咳嗽一边咧嘴大笑?

“噗哈哈……咳咳咳……哈哈……咳咳咳咳……哈……哈哈……”

他的表现让刚才慌忙从椅子上跳下来的萧淳立刻冷下了脸,由不紧不慢地坐回去了。只是拿起水壶倒了一杯水推到了学霸君的面前。

“我的问题有那么好笑吗?”

“哈哈……是的……噗额咳咳……”

学霸君几乎已经整个人趴在桌子上了,脸被憋得通红,应该是实在太难受了,他总算挣扎着把萧淳推过来的水喝了下去。

“呼……复活了。”

长出了一口气之后,学霸君又恢复了原样,之前的夸张笑容转眼就从他的脸上消失了,只在嘴角留下了一抹微小的弧度。他看着萧淳,眼神里全是同情和怜悯。

“这可是撞属性的大问题啊!而且对方不管怎么看都是正统,雪音小姐会生气,会觉得不爽也是理所当然的。”

“可,雪音只是自称魔法少女啊,她根本就不会……”

说着说着,萧淳突然觉得后颈一凉,声音慢慢地弱了下去,然后扭过头,正对上雪音冰冷的目光。

明明自己只是陈述事实,但不知道为什么,萧淳突然觉得有些心虚。恰巧这时,他的肚子咕噜噜噜地叫了起来。

到现在为止,他还什么都没吃呢。

为了逃开那种怪异的感觉,也为了安慰自己饥饿的肠胃,他端起了桌上的几个空盘子,无视掉其他人的视线,走进了厨房。

看着萧淳的身影消失在了厨房的门后,雪音瘪瘪嘴,盯上了艾薇。

“你还是不肯说真正的目的吗?”

“这只是我的日常工作,没有什么真正的目的。”艾薇直视着雪音,目光清澈,“你要怎么样才肯相信我?”

“我不相信你。”雪音说的斩钉截铁,“异议也没有意义,如果不能组成战队,一部动画里就不会有两个魔法少女。如果出现了第二个,就代表对方……”

她伸出手指点了点艾薇的方向。

“是反派。”

“yi……一……异?不对这不是重点……你说的根本毫无道理!”

“行动毫无道理的人是你,趁现在赶快把内情都交待清楚吧,黑魔女,你来这里到底想干什么?”

艾薇猛地皱了一下眉,然后她沉默地垂眸沉思了一会,深吸了一口气,再次看向雪音的时候,眼睛里已经盛满了坚定的决心。

“我懂了。想要直面幕后黑手,就必须先打败你。是这样的模式吧。”

“这种主角一样的模板是什么!这种台词应该是我说啊!”

“你一直不肯听我说话呢。既然这样固执己见的话,我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抬起手臂,她从衣领里扯出了一个星形的吊坠。

“语言没办法传达的话,就换一种方式吧。”

将吊坠我在手心,从指缝里,突然爆发出了金色的光芒。

“奏响吧,星之乐章!”

在话音响起的同时,挂坠里伸出了数条缎带,覆盖了她的身体,与此同时,金色的光芒变得越来越明亮耀眼,占据的范围也越来越大,很快就将艾薇整个人都隐藏了起来,最后形成了一只巨蛋的形状。

光芒非常耀眼,虽然在室内,却还是因为魔力的流动刮起了风。

隐隐约约的,甚至还能听见光芒中传来恢弘的交响乐声?!

雪音几乎是下意识地从口袋里抽出一张符箓,但犹豫了一下又放了回去。

她可是魔法少女!

四处看了两下,她在茶几上发现了一枝快要枯萎的野菊花,顺手就将它抽出来扔向了面前的光团。

柔然的花瓣撞上光蛋的边缘,立刻又向外弹了出去,但在落至地面之前,它竟然滕地燃烧起了金色的火焰,落地之后,已经只剩下一个光秃秃的花梗了。

“怪不得变身的时候没人攻击啊。”雪音阴阳怪气地说。

“这就是真正的魔法少女啊。”学霸君也走了过来,但是语气里充满了赞叹,“果然很漂亮呢。”

雪音瞪了他一眼,后者耸了耸肩,但两人都没来得及说话,光蛋突然散开,轻柔的风托举着艾薇从半空中落下。

“我是在黑夜中引导迷途之人,星空的魔法师,艾薇·道格拉斯。”

她身上的装束换成了一身白色的连衣裙,层层叠叠的裙摆如同未开的花苞般垂下,边上还装饰着精致的蕾丝。外面还套着一件半透明的罩裙,在浅灰的底色之上,仿佛有无数颗星星从天上坠落,依偎在了艾薇的身边。

而之前的星星吊坠,已经变成了一把半人高的魔杖,被艾薇握在手中,指向雪音的方向。

“不听话的孩子,就只能强行让你听话了!”

话音刚落,魔杖上的星星就发出了淡淡的光,随即从尖端展开了一个金色的圆形魔法阵,又有一个光团在圆阵的中央慢慢长大,众多光芒的碎片在空气中漂浮舞动。

……

“等等!”

雪音突然伸出了手掌,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艾薇一愣,还真的就停了下来,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让我先换衣服!”

说完,就扯着学霸君跑上了二楼。艾薇听到她一边跑还一边说着什么“我也要魔杖!”之类的话。

但是,但是……

握着魔杖,艾薇独自站在客厅里有些不知所措。

现在,要做些什么?

要做什么?

至少对雪音来说,现在她们要做的事情可多了。

“裙子OK,蝴蝶结OK,腰带……”

雪音匆匆忙忙地跑来跑去往自己身上增加配饰,粉红色的裙摆几乎要在房间里刮起一阵旋风,学霸君则拿着一根笔在手中的清单上打钩。

“罩衫OK,袜子跟鞋子OK。”

学霸君看了一眼雪音,满意地点点头,在倒数第二项上打了钩。

粉红色的旋风也终于停下,总算穿戴齐全地雪音也将脑袋凑了过来,两人一起盯着清单上的最后一项陷入了沉思。

——魔杖。

“之前我们一直在忽视这个问题。”

学霸君将笔尖悬在最后一项之前,努力抑制着画钩让这些项目变得整整齐齐的冲动,表情严肃地看向雪音。

“因为你不用魔法,就算拿着魔杖也只能起到装饰作用,平常也就算了,可现在和我们只隔了一层地板的楼下,就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王道魔法少女。和她站在同一个画面中,立刻就会暴露出你作为魔法少女的本质缺陷。”

“可是我不会魔法啊。”雪音非常艰难地承认了这一点,很不自在地原地跳了两下,“毕竟魔法书不像武功秘籍和道家法术,随便找个悬崖跳下去就能捡到。”

“不愧是雪音小姐,若无其事地做出了货真价实的主角发言。”学霸君象征性地拍了拍手,像看仇人似的又看了一眼最后一项前面的空格,深吸了一口气,“但现在我们最大的问题在于你本身。”

他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了起来。

“雪音小姐,你真的想用魔法吗?”

雪音张了张嘴,原本应该脱口而出的“当然了”三个字又被她吞了回去,她移开目光思考了一会,然后才平静地回答:“我想用。”

“我还是想当魔法少女,我应该……就是很想当魔法少女。所以我想用魔法。”

学霸君笑着看她。

“好吧,好吧。”雪音动作夸张地叹了口气,举起了双手,“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不用符箓,至少不在明面上用。会一直维持着魔法少女形象的。”

“就是这样,总是抱着不用魔法也无所谓的想法是不行的,你的行动总是会让人产生一种就算不当魔法少女也无所谓的感觉。”

雪音没有说话。

“没有足够的坚定和执着,是做不成什么事的。心灵鸡汤里说的也不是没道理。”学霸君耸了耸肩,“但既然你这么坚定地要当魔法少女,应该就没问题了。”

他终于在最后一项前画了一笔,然后开心地看着一排整整齐齐的对号松了口气。

雪音有些愣神,但看到学霸君变魔术一样从袋子里掏出了一根新魔杖之后,眼睛几乎立刻就变成了星星。

“去吧!魔法少女雪音!”

“交给我吧!”雪音非常有魔法少女范儿地眨了眨眼睛,冲出房间,直接从楼梯上跳了下去,对还没反应过来的艾薇发出了战斗宣言,眼看着一场魔法少女之间的战斗就要在两人之间展开——

艾薇使出了光的护封剑!

雪音使出了咆哮之雷……雪音没能使出咆哮之雷!

雪音被正面击中了!

雪音被打败了!

等萧淳终于想办法填饱了自己的肚子,从厨房里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场战斗瞬间结束了之后的样子。

被秒杀了的雪音趴在地毯上,身体倒是没有受伤,但很明显在精神上大受打击,而且裙摆和衣袖上都有些烧焦了的痕迹,甚至还在冒着烟。

胜者艾薇则抱着自己的魔杖,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好像完全没想到自己这么轻易地就取得了胜利,见到萧淳出来立刻就投来了求救的目光。

(就算你看我也没有用……我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啊!)

现在萧淳比艾薇还要不知所措,好像他进去之前这两人还是普通的口角争执,什么时候竟然发展到要动手了?而且就算是动手……

他的视线飘向了依然趴在地上装死尸的雪音。

(再怎么说也不至于输得这么惨吧。)

他还从来没见过雪音在战斗中输呢,甚至,记忆里雪音在战斗中总是游刃有余,不管面对什么样的敌人都没露出过窘态,可这次竟然……

(而且这种反应也不像放水了的样子。)

百思不得其解的萧淳决定直接去问,于是走到雪音身边蹲下。

“雪音,你怎么……”

“一动不动。”雪音发出了机械一般平板的声音,“没有任何反应,如同一具死尸。”

“雪音……”

“您所呼叫的雪音正在装死中,请稍后再叫。”

“你自己都说是装死了,就快点起来吧,地上凉。”

“我……”雪音终于不再装死,但还是没有抬头,只是对着地面发出了沉闷的声音,“我是魔法少女。”

“是是是,你是魔法少女。”

“我是魔法少女!”雪音撑起上半身,一脸不甘心地瞪向萧淳。

“这个……一直没有人反对吧。”

这次换萧淳求救地看向站在一旁的学霸君了,但后者只对他摊了摊手,完全没有开口说明的意思。好在雪音也不需要他说些安慰的话,在这短暂的几句对话中已经自己恢复了活力,从地上一跃而起。

“这次是没办法!刚拿到新魔杖有点不适应,下次绝对不会输给你的!”

“哦……哦……”艾薇依然是一副茫然的表情,雪音跳脱的行动和思考方式明显把她弄晕了,直到她告辞离开,这幅表情都一直没有消失。

“所以究竟是怎么回事?”

艾薇离开之后,雪音立刻就跟打了鸡血一样开始练习“魔法”,萧淳实在找不到机会搭话,于是只能问看上去围观了全程的学霸君。

“是魔法少女之间的对决。”学霸君有些遗憾地回答,“虽然结束得有点快让我没来得及拍照留念,但能在三次元看到这样的场景也算是不枉此生了,还有,雪音小姐不愧是主角。”

从萧淳的视角来看,学霸君笑得似乎有点不怀好意。但接下来不管他怎么问,学霸君都不肯再细说,就这样带着一副“现在还不到时候”的神棍表情离开了。

“所以说究竟发生了什么啊……”

发生了什么?

雪音也没有详细地给他讲,只是……

“我要成为魔法少女!”

穿着粉红色洋装的少女这样高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