珣璃和叶煜的飞机已经消失在了天边,渐渐落下的太阳褪去了一层白亮的光膜变成了暖融融的橙金,这种颜色同时也晕染了周围的天空,就像用筷子戳开了一只半熟的荷包蛋。

柔软的夕照飘过窗子落进大厅,穿着蓬蓬裙的少女逆光而站,金色的发丝被洒落的阳光洗过,也隐隐多了一层光辉。

“我是仲裁协会的特别大使,艾薇·道格拉斯。”

少女气势汹汹地说起了开场白。

“多次在普通民众聚集的地方使用危险的力量,不顾民众的安全发动强力的魔……道术!而白夜宫却没对此采取任何行动,因此作为仲裁协会的一员,我要对你进行审判和制裁!”

她的遣词用句都跟温和友善这类词搭不上边,而且听上去有种惹上了大麻烦的感觉,可因为她的声音非常可爱,所以让人完全紧张不起来,甚至听上去就像是小孩子在努力装成大人一样。

不过虽然没有紧张,但惊讶还是有的。

萧淳指着自己,一脸的难以置信。

“我?使用危险的力量?”

如果是说雪音他相信,可他自己……

“是弄错了吧。”

他苦笑了起来,自己要是真能使用什么特殊的力量,之前就不至于表现得那么没用,除了旁观之外什么都做不到了。

“没错!”

少女向前踏出了一步,靠近了萧淳。

他这才看清楚对方的样子。

(果然是外国人吗?)

她的五官非常鲜明,红宝石般的大眼睛里仿佛闪烁着星星,皮肤白皙得就像人偶娃娃——因为她穿着缀满了蕾丝和蝴蝶结的蓬蓬裙,更是加深了这种印象。

会让人联想到金色砂糖的长发没有任何漂染的痕迹,用粉色缎带扎起的双马尾随着她的动作轻轻摆动,马尾下方坠着的两个小小纵卷也一弹一弹地划出可爱的弧度。像是人偶娃娃,也像是从动画里走出来的某个角色。

而且她的一举一动,似乎都带着些戏剧般的夸张。

此刻,她正气势汹汹地竖着眉毛,指着萧淳列举他的“罪状”。

她看上去不过十四五岁,还是初中生的年龄,所以就算努力鼓足了气势,依然会因为年纪和外貌给人一种装大人的感觉。

“上个月的亡魂骚动,还有几天之前在高中后山的异样自然状况,包括近几个月来这座城市中混乱的魔力波动,我怀疑都是你们造成的。”

说着,她还不满地瞪了雪音一眼。

“那边的女性属于家族成员,原则上应优先交由白夜宫处理,所以我会给予警告,然后向白夜宫提交具体处理意见。但根据我的调查,你并不属于任何一个有记录魔……咳,道术世家,而白夜宫却对你这种危险份子没有采取任何措施!这种不负责任的态度让我非常生气……咳咳,我是说,必须予以强烈谴责!”

(好像改了好几次口呢……)

萧淳突然就觉得没那么紧张了,虽然对方有提到“仲裁协会”这个好像很厉害的机构,但他知道自己确实什么都没做,而且,宣称要逮捕他的人还是这样的小女孩……

就算知道以貌取人不好,可眼睛看到的东西不管怎样都会或多或少地影响到自己的判断。

(一定只是误会了什么吧。)

艾薇还在努力说着那些看似强势的台词,但萧淳的注意力却突然被她裙摆上的图案吸引了。

就这种甜美的服装风格来说,裙摆上有各色印花并不少见,印花的主题是食物也并不稀奇,但就算是食物,一般也会是蛋糕啊,糖果啊之类的,充满女孩子气息的图案。可如果他没看错的话,这位外国少女的裙摆上印的……

“小笼包?”

因为太过惊讶,他不自觉地就说了出来。

而且似乎不只小笼包,小小的烤鸭,麻婆豆腐,四喜丸子,螃蟹和小龙虾……真难为这一条裙子上竟然能印得下这么多菜的图案。

“噗……”

雪音在旁边有些失礼地笑出了声。

“不要笑!现在是很严肃的场合!”艾薇有些不明所以,但雪音并非她来此的主要目标,于是又瞪了雪音一眼就又看回了萧淳,“我还以为你们惹了祸打算潜逃,所以追来了机场,虽然看样子是我误会了,但你们出现在这里就惹人怀疑,你们不是有句话叫吃瓜群众……什么的……”

因为忘记了那句“俗话”的具体内容,艾薇一瞬间显得有些慌乱。

“就是,明知道有嫌疑,就不能去惹嫌疑的地方……”

如果用漫画来表现的话,她的眼睛现在肯定已经变成了蚊香圈。最后还是萧淳有些不忍心,给了她答案。

“你是想说瓜田李下吧。”

“没错!就是这个!”艾薇啪地拍了拍手,眼睛亮晶晶地看着萧淳,“你真厉害!”

“不……这很普通。反倒是吃瓜群众这种词你竟然都知道啊。”

“Yes!”艾薇开心地伸出手比了个“V”,有些自豪地告诉萧淳,“因为要在这里工作,所以我经常通过各种网站学习这个国家的文化!”

如果这孩子身后有尾巴的话,肯定已经要摇起来了吧。但是想到刚才的那句“吃瓜群众”,萧淳总觉得这孩子说不定学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但是考虑到现状和他们目前的关系——逮捕和即将被逮捕,犹豫了一下,他还是没有多嘴。

(不过,总觉得她……和某人有点像……特别是在奇怪的方面缺乏常识这一点。)

萧淳不着痕迹地偷瞄了一眼雪音。

虽然已经尽量小心,但是他的动作还是被发现了,雪音的目光对上了他的。

(怎么了?)

雪音的眼神里,似乎透出了点不耐烦,在发现萧淳偷看之后,还撇了撇嘴,做出了平常几乎不会露出的表情。

这时,艾薇也意识到话题有些偏了。

“对,对不起,我太兴奋了。总之,我现在要对你进行严格的监控,不能再放任你们乱来了!”

她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了起来,充满了责任感。

“这座城市的外面,绝大多数人都是没有力量的普通人,可就算没有魔力,用不了魔法,他们也依然努力地生存着,我们这些有力量的人,难道不应该主动保护他们吗!这个世界……”

“快回去吧萧淳,再不走天就要黑了,不是还要去买菜吗?”

雪音突兀地打断了她的演讲,当她不存在一样拉着萧淳转身就走。这幅无视的态度跟对待珣璃时的很相似,但又好像有哪里不同。

“等等!”

艾薇自然不可能看着他们就这样离开,于是匆忙地用力扯住了萧淳的另一只手臂。隔着萧淳和雪音较起劲来。

“你走可以,但是要留下个人信息!而且暂时不能离开这座城市,我会需要你的证词!而且这个人必须留下!之前的几次骚乱,他都在魔力波动紊乱的最中心位置!我认为他非常危险!”

情急之下,她已经开始说起了萧淳从没听过的概念了。

“冷静点啊。”被夹在中间进退不得的萧淳有些尴尬地开口,“都先放开我,说不定我们之间只是有什么误会。”

“既然你们觉得这是误会,为什么不肯好好地留下来说清楚!仲裁协会永远会做出最公正的判决!就算你认为星星是火焰,太阳会消失,真理是谬误,都不能怀疑仲裁协会的公平!”

艾薇完全没有放手的意思,萧淳只好看向另一个人。

“嗯……雪音?”

“不行。”

雪音挑挑眉,扫了艾薇一眼,抓着萧淳胳膊的手甚至收得更紧了些。

后者能感受到雪音现在心情不好,甚至可以说是有些生气了。但是为什么?这样的状况,他原本还以为雪音会觉得有趣,像对珣璃那样逗艾薇玩。

可现在看来,雪音对这个外国的少女……似乎有些排斥?

又仔细想了一下,他总算发现了雪音之前对珣璃,还有现在对艾薇的态度之间最大的不同。

虽然看上去都是高傲地在无视对方,但雪音对珣璃只是单纯地捉弄,他甚至可以把这个当成朋友之间的一种相处方式。但是面对这个外国的少女,不知道为什么,雪音好像是出于真心想要无视她的。

“这里是碧山脚下,仲裁协会的人对这种事情插手,逾越了吧。”

雪音冷着脸看向艾薇,语气似乎有些尖锐。

“鱼……鱼跃?愉悦?”艾薇眨眨眼,看她有些困惑的眼神,可能是没能理解这个词的意思吧,她的声音暂停了几秒钟,歪了歪头,“这是……什么意思呢?”

“就是你过界了。这些事情和萧淳没关系,而且就算是我们的问题,仲裁协会也没有干涉的资格,真想要掺一脚的话,就向白夜宫递交申请,拿到调查许可再来吧。”

“请注意你的用词,宁小姐,仲裁协会是国家级别的管理机构,单就职能来说和白夜宫没有区别,我们一般情况下不会干涉你们国家内部的管理机构是出于尊重,但作为仲裁协会的特派使者,在认为白夜宫未能正常行使职责的条件下,我有权利提出抗议并介入。而且,就算我不是仲裁协会的使者……也已经看不下去了!”

艾薇板着脸,好像也有些生气了。

“在恶灵暴走的时候没有及时采取措施,甚至让他们危害到了普通人的生命安全!之后的山火也是这样,万一你们没有灭火的手段……”

“但我们有。”说这句话的时候,雪音几乎是挑衅地看着艾薇。

“就是你这样随便的态度才会出问题!你难道没有想过恶灵说不定会吞噬人类,山火弄不好也会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吗!而且还有一个我原本没打算提出的问题!你们这些人总是这样无视保密原则的吗!就放任那些恶灵在大街上……大街上!”

“我要做什么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而且别人完全不管,只盯上了没有任何背景的萧淳,你真正的目的是什么?”

雪音向前走了两步,微微低头俯视着艾薇。

“或者说,仲裁协会在计划着什么?”

“太过分了!”艾薇虽然比雪音矮了一点,但仍然努力地不让自己输在气势上,就算雪音步步紧逼,她依然没有后退一步,“仲裁协会永远都只会为了维护公正而行动,如果不是你们几个家族的地位太过特殊,勉强也能说是白夜宫的一部分,我才不会只写一份问责报告就放过你。”

“就算家主在白夜宫有个挂名的职位,但宁家可不是白夜宫的一部分。所以就算逮捕我也没什么关系吧。”

这么说着,雪音竟然就乖乖地对艾薇伸出了双手。

“你……太狡猾了!仲裁协会不会对各国管理机构的内部问题发表明确的看法,就算是挂名也……”

艾薇突然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差一点就对不能干涉的事情表态了,意识到雪音的意图之后,她被气得满脸通红,却又说不出什么可以反驳的话。

暂时取得了阶段性胜利的雪音一扬下巴,有些咄咄逼人地继续连珠炮似的提出问题。

“果然目的不在我身上啊。可是,为什么是萧淳呢?他身上有什么特别之处?你们知道多少?你又知道多少?”

“你在胡说什么!这种根本不存在的事情我们……”

“好了好了,现在先暂停!”

站在两人中间的萧淳努力了半天终于插上了话。

雪音一直以来就没太在乎过保密的问题,不然萧淳就根本不会认识她了,虽然很庆幸这一点,但她有时的确太过随意了。

在大街上消灭怨灵的时候,都只做了最低限度的遮掩。让萧淳至今想起来都有些后怕,要是被谁看到了或者无意间拍下了照片,估计他们第二天就要上城市新闻的头条了。

但这不是她们能在机场大厅里争论这些事情的理由啊……附近那个保安已经看了他们三回了。而且喊着保密原则的艾薇,现在好像也完全忘了保密这回事,不应该在公共场合说出口的词一个接一个地蹦出来。

“是中二病吧。”

“是中二病呢。”

他甚至听到路过的两个人看着他们做出了这种评论。

(好吧,这种评价又不是没听过,只是被当做中二病还没什么……)

只是……

“就算要吵架,你们也看看周围的环境啊。确定要在这里吗?”

雪音立刻闭上了嘴,扭过头,一副“与我无关”的样子。艾薇则愣了一下,动作机械地环绕了一下四周……

原本因为生气而涨红的脸色瞬间变成了惨白,艾薇瞪大了眼捂住了脸颊。

“诶?!”

雪音在一旁露出了愉悦的表情,正打算嘲讽两句,艾薇却突然放开了萧淳的手。然后用力从衣领里扯出了挂在脖子上的一个星形吊坠。

“障壁!”

萧淳感觉到一股气浪扑面而来,周围的人群像是被镜头模糊处理过了一样变得影影绰绰,之前听到的声音也全部消失,无形的墙壁将他们三人隔绝在了一个密闭的空间中。

再看艾薇,她手中握着的已经不再是小小的吊坠,而是一根半人高的魔法杖。

“哦?竟然打算暴力执法了啊。”雪音抓着萧淳后退了一步,还是皱着眉,非常不满地看着艾薇,“而且,在这种公共场所使用魔法,保密原则?嗯?”

“不,我……”艾薇的目光有些躲闪,虽然几乎是下意识地使用了魔法,但她的本意只是……好吧,她知道这种情况解释不清楚,而且,现在也不该解释。

“对不起!”

她诚恳地低下了头。

“竟然忘记了这里不是能够随意说话的场合,是我的错!竟然一时间忽视了保密原则,我会在之后发往仲裁协会的报告书中提及自己的失误,并接受相应的处罚!”

听语气,她好像是认真的。

身为仲裁协会的使者,却做出了险些违反……不,事实上按照严格的要求来说,她已经违反了保密原则。这让一直严格要求自己的艾薇·道格拉斯小姐感到十分沮丧。而且就在几分钟前,她还严肃地教导宁小姐要注意保密原则。

“看来我没资格用那种态度对你说那些话。”艾薇愧疚地看向雪音,“我为自己刚才的态度道歉,但我依然坚持保密原则是非常重要的。”

(这孩子也太……)

萧淳已经找不出合适的词来形容她了,会坦率地承认自己的错误不说,竟然立刻就能向刚才还对自己冷嘲热讽的人道歉。

(是个好孩子啊。)

“不过,我还是要逮捕你!”艾薇将魔杖对准了萧淳,表情又变得严肃了起来,“用力量扰乱正常的社会秩序,让无关的人们受伤,这是绝对不能原谅的行为!”

(还没放弃啊……也是,这样的孩子认定了目标就是会很执着吧。)

因为之前产生的好印象,所以就算艾薇再次做出了逮捕宣言,萧淳也没有再觉得紧张,对此的心情已经只剩下无奈了。

“那些事情真的不是我引起的啊。”

“没错没错,唉,你们这帮小鬼真是不让人省心。”

一个有点耳熟的,懒散的男性声音突然从上方插入了对话之中。

……上方?

三个人一起抬头,然后就看到了一张疲惫的大叔脸出现在了半空中。他好像正趴在什么东西的上面向下看。

对了,就像是古代背景的电视剧里,穿着夜行衣的刺客趴在目标所在的屋子的房顶上,悄悄地掀开一片瓦往里看的样子。只不过现在他的周围不是房顶,而是透明的空气。

只有一张人脸挂在半空中往下看,这其实是非常惊悚的画面。但因为这个人是明老师,而且脸上还是惯常的那副不正经的表情,眼睛半闭着,还时不时打上一个哈欠,就算想害怕也怕不起来啊。

“嗯……明老师?你怎么在这?”萧淳率先叫了出来。

从那张脸的旁边,又伸出了一只手臂,明老师懒洋洋地朝着下面挥了挥手。

“啊,是我,来这儿当然是给你们解决麻烦的……啊啊真是麻烦,不过仲裁协会的人都出来了,再怎么说也得跑上一趟,可是放学时间之后的工作不给加班费……啊对了,宁家丫头。”

他突然热切地盯上了雪音。

“你应该不缺钱吧,哎呀,肯定的,宁家的丫头什么时候缺过,你看,老师这么辛辛苦苦地为了你们的事情跑来跑去,你是不是应该……”

对于这种公然的无耻发言,雪音采取的举动是面无表情地丢出一张符箓,吹起强风把明老师直接从那个看不见的壁障顶上掀了下去。

一连串沉闷的撞击声之后,从外面传来了明老师气急败坏的叫喊。

“你就是这么对待老师的吗!不懂得什么叫做尊师重道吗!”

“就……就是啊!”

明老师在外面叫喊,里面,艾薇也有些犹豫地开始帮腔。

“那个人虽然有点奇怪,看上去也不正经,但是,如果是老师的话,还是要稍微尊敬一下的……吧。”

萧淳苦笑着试图解释清楚其中的误会。

“不,明老师那个人就是这样,虽然看上去……”

外表和行动看上去完全不像个老师,说他是无所事事混日子的流氓大叔还比较会有人相信,在学校也是和不良少年们称兄道弟的,甚至若无其事地带头违反校规……

这么一想,这人真的完全没什么作为老师该有的优点啊。

而因为他自己都这么想,接下来的话自然也就少了几分底气。

“虽然看上去是这样……嗯……”

“实际上也是这样。”雪音过来一插嘴,整句话的意思就变得不一样了,“所以不用对他太客气,更何况那本来就不是能说给学生听的抱怨吧。”

“我倒是也没指望你能多客气,但是最起码在外人面前装装样子不行嘛?”

明老师的脸再一次出现在了上空,不过这次他没有再磨蹭,而是身手敏捷地直接跳了下来。将自己的两个学生,或者说两个惹事的小鬼塞到身后,对着艾薇伸出了手。

虽然随后说出的是很正经的话,可以他这种弯腰驼背,满脸疲惫的样子,怎么看都像是想要赶快敷衍了事。

“我是白夜宫在这片区域的扫除人,鄙姓明。早就听说有使者要过来,但最近公务繁忙——”

说到这里的时候,雪音和萧淳都狐疑地看了他一眼,害得明老师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一下,瞪了他们两个一眼。

对我的公务繁忙有什么意见吗!你们两个小鬼等回去再算账——萧淳敢百分百地肯定自己从明老师的眼睛里读出了这样的意思。

“所以没能提早前来拜会,真是失礼了。”

口中说着谦词,句子也是一本正经的官方腔调,但明老师的语气几乎可以称得上狂妄了。

各种道术家族也好,白夜宫也好。萧淳有些无奈地想着,难道都是这种风格的吗?反正他至今为止还没见过小说中描写的那种仙气飘飘的修仙之人。

“我是仲裁协会的驻外使者,艾薇·道格拉斯。”

而和自己这边有点自我中心的家伙相比,放低了魔杖,向前一步乖乖过来握手的艾薇简直就是纯真可爱的小天使了。

“哦,是个听话的小姑娘嘛。”见到艾薇的举动,明老师似乎打起了什么坏主意,“按理说我应该请你吃饭的,不过现在白夜宫的事务实在繁忙只能改天了,改天一定请你吃点好的。那么,我就先带这两个小鬼走啦。”

在明老师说出“好吃的”这个词的时候,艾薇的眼睛里就像无数烟花齐放,她几乎就要顺势点头了,但在最后关头似乎还是理智回炉,强行浇灭了眼睛里的光,摇了摇头,又后退了一步。

“感谢你的热情邀请,但是我想这和他们的事情没有关系吧。”

萧淳清楚地听见明老师发出了切的一声。

(老师,你这样简直就像是骗小孩的奇怪大叔啊。)

然而不管怪大叔使出什么招式,艾薇依然坚持着自己的原则。

“仲裁协会不会让事情这样不明不白地结束,我会继续行动。而且根据之前的调查,我有理由怀疑白夜宫并没有处理此事的意图。”

明老师抓了抓头发。

“呀,也确实没什么好处理的啊。”

艾薇愣了一下,被明老师这种不按规则出牌的说法打了个措手不及,但还是努力地维持着自己的步调。

“就……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我才看不下去了!你们的职责难道不也是保护普通人吗!放任着这样的危险分子在城里到处乱跑却还什么都不做,你……你们……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

噗。

萧淳和雪音同时笑了出来,萧淳还算克制,为了艾薇的面子着想,在笑出声的瞬间就就伸手捂住了嘴假装咳嗽,但雪音可从来没在意过面子这种东西,特别还是别人的面子,于是就这样直接毫不客气地哈哈笑了起来。

“为什么要笑啊?”

艾薇十分困惑。

“没什么。”雪音总算笑够了,轻咳了一声算作结束的标志,推开明老师走到了前面,“只是我有点饿了,所以差不多适可而止吧。”

雪音的声音突然变得冷淡,让艾薇警惕地举起了魔杖。

“什么意思?”

“白夜宫有证据证明这些事情和萧淳无关,如果你看了证据之后还要坚持逮捕萧淳的话……”她特意加重了“逮捕”这两个字的读音,“我恐怕就要引发一起外交事故了。”

空气一瞬间停滞了,所有人都看着雪音,想知道她之后要做些什么。可雪音只是无所谓地耸了耸肩,似乎对自己引发的紧张气氛没有丝毫负责任的念头。

大家都在等着她做出什么惹事的举动,可这个罪魁祸首却突然转过了身,抓起萧淳的手臂就往相反的方向走。

“回去吃饭吧。”

明老师在她身后发出恼怒的声音,大声控诉起雪音。

“宁丫头你太不够意思了,我接到消息就大老远跑到机场来,车费不给我报销就算了,竟然还这么使唤人,你要让我去弄什么证据啊!而且留了个威胁就跑是干什么?你说清楚啊!”

“雪音……我们这么走了没关系吗?”被拉走的萧淳还有些担心,“不能和那孩子说清楚吗?这些事情真的和我没关系啊。”

“没关系。有什么事情明老师也会搞定的,虽然是个废柴大叔,但好歹也是个扫除人。而且不说白夜宫,在碧山脚下发生的事情要让仲裁协会来插手让人感觉很不爽,而且……”

萧淳感觉到雪音抓着他的手收紧了些。

“你明明是无辜的,就算想要解决事情也不能以逮捕这种行为做开头。”雪音冷着脸这么说道。

(她是不是在生气啊?)

萧淳好像突然意识到了这一点。

“宁家人就是会折腾我……”

身后的明老师还在这么抱怨着,却没有真的让雪音回去的意思,甚至在说话的期间还警惕地看着艾薇,挪动了脚步挡在了艾薇跟雪音中间。雪音也完全没有客气,直接在指尖凝聚了灵力,向前方甩出了一个淡绿色的光团,强行突破。

“等等!你——”

艾薇发出了惊慌的喊声,似乎想要阻止,却被明老师在中途拦住。

“好吧好吧,当老师的就是比较倒霉,总是要给各种臭小鬼收拾烂摊子。我说仲裁协会的小姐,别看我态度一直不错,可就算是你们,在提交正式报告之前也没资格抓人。”

他的眼神里突然多出了几分戏谑。

“而且你也看到了,你要抓的那个小鬼可是我的学生,你知道我们是很重视师徒关系的,所以就算我的学生做了什么事情,这也是属于我们白夜宫内部的事情。仲裁协会就不用操心了。”

与此同时,雪音的光团撞上了面前的半透明墙壁,就像是一块石子撞上了挡风玻璃,在半空中出现了无数蜘蛛网般的裂痕,逐渐扩大,很快爬满了周围的空间,然后以雪音和萧淳面前的部分作为突破口裂开——

萧淳的眼前猛地闪过一道红色的光,可没等他看清那是什么,他就被一股力量推倒在地,随即耳边传来了呼啸的风声。因为被强行击破而溢出的魔力卷起了一股具有攻击力的旋风,是艾薇匆忙地挥了挥魔杖才没造成什么糟糕的结果。

原本被魔法挡住而显得模糊的路人们的身影再次变得清晰,让萧淳产生了一种从另一个空间落回了现实的感觉。

他能意识到自己似乎是被雪音推倒的,但还没来得及确认,他就从雪音身上感觉到了一股极为尖锐的敌意。

“你想干什么?”

她没管坐在地上的萧淳,而是瞪着艾薇,明显有些生气地低声问道。

“咳咳咳咳咳咳。”

明老师站在中间拼命地大声咳嗽,还不停地打着手势,似乎是在示意雪音不要轻举妄动。

艾薇像是被这个问题弄迷糊了。

“我干了什么吗?”

“别装傻了!刚才是你动的手脚吧,刚才一直把规则,秩序,守护挂在嘴边,就像是儿童动画主角一样,但其实是猎奇动画里的角色吧。不能走程序逮捕萧淳,就打算直接干掉了吗?”

(干掉?!)

萧淳被吓了一跳,但对雪音说的事还是没多少实感。

“雪音你在说什么呢,我不是还好好的……”

艾薇打断了萧淳的话,却说出了和他一样的句子。

“你在说什么啊!”

这次就连她看上去都有点生气了。

“这里是我负责监察的区域,如果你一定要问我的目的,那就是履行职责,确定白夜宫有在正常维护保密原则。并在白夜宫无所作为的时候……”她有些不满地看了一眼明老师,“保护普通人们的安全。我会为此而努力,但不代表我就会不择手段!而且刚才的事情只能说是意外……不,如果不是你要强行离开,魔力根本不会溢出,请不要随便推卸责任!”

明老师垂下肩膀小声嘟囔。

“为什么有种我里外不是人的感觉?好吧好吧,错的永远是白夜宫。而白夜宫里,错的永远都是扫除人。”

“我才不是在推卸责任!我的攻击根本不可能造成那么严重的后果!我才想说你在说什么鬼话呢!”

萧淳觉得雪音看上去就像立刻要和艾薇打架的样子,下意识地想要拉住她,但只做了个伸手的动作,在碰到雪音之前,他又将手收了回去。

雪音的声音停顿了一下,她没有冲过去,但再开口时语气却更加激动了。

“说什么职责,那些只是借口吧,把自己说的像个圣母一样,但实际上肯定在背后策划着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说不定我们明天就会发现有人在城市周围画了一个巨大的魔法阵,准备吸光所有人生命力呢。”

“我才不会做这种事情!”

艾薇真的生气了。

“哼,谁知道呢?”

雪音眼睛一眨不眨地紧紧盯着艾薇的脸,好像在寻找着什么东西,但最后却没能找到……萧淳觉得她应该是没能找到,所以才会哼了一声之后就过来扯他,再次想要离开。

“等等!你把事情说清楚!为什么怀疑我?”

艾薇之后应该是又被明老师拦住了,所以雪音一直抓着萧淳走出了机场大厅的门,她都没有再追上来。

萧淳一直沉默地跟在后面,一直到两人坐进了一辆出租车,他才试探着问道:“雪音,你……讨厌那孩子,讨厌艾薇吗?”

雪音扭过头看向了他。

被这样看着,萧淳突然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雪音是个很好懂的人,他以前一直这么认为。可是这个眼神对于他所知道的那个雪音来说,是不是有点太复杂了?

好在这个复杂的眼神只出现了一瞬间,很快他面前的少女就变回了他所熟知的宁雪音。

“不告诉你。”雪音撇撇嘴,有些赌气地这么说道,“可这和现状没什么关系,从她出场的那一刻我们的立场就已经订好了,不对立还能怎么样?我们一起开心地排排坐吃小甜饼,然后看着她把你抓走,或者说,逮捕?”

“不……”

萧淳突然重重地撞上了椅背,出租车的司机似乎手滑了一下,导致车子整个扭曲了一下,划出了一个不太规则的S形。

两人同时朝着驾驶位看过去,发现司机好像突然变得有点紧张,在感受到两人视线之后更是微微绷直了脊背。

啊……

萧淳大概明白了,是听到他们说“逮捕”这样的话了吧。

“所以说,还是多少注意一下保密原则吧。”他无奈劝了雪音一句,“就算只是为了不引发奇怪的误会。”

雪音哼了一声,扭头看向了窗外。

(完全就是小孩子的反应啊……)

在一阵突如其来的沉默中,车子在市场的门口停了下来,虽然比预计的时间晚了不少,但买菜做饭这种例行公事还是得做。

然而,在两人从车上下来了之后……

“艾……艾薇?”

金发的魔法少女就站在两人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