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雪音自己没有这个意思,可她的存在还是对子涵造成了伤害。”宁雨奏的眼神变得复杂起来,“就像你知道的那样,子涵哪怕拼命努力也没能超过雪音一次,所以家族中的其他人多少……”

她的话顿了一下,应该是因为提到了长辈,所以在斟酌合适的用词吧。

“多少,说了些对子涵过分严厉的话。不过希望你别因为这个就认为他们是坏人,他们只是……我这么跟你说吧,宁家的人都有些死心眼。”

这个形容好像刚刚才听过。

“只要是为了家族的利益,他们都会显得有些不近人情。在这种意义上看,雪音真是个奇怪的特例。而子涵倒是……彻彻底底的宁家人。”

“而且啊,你知道吗萧淳同学,越是这种不被家族所关注的孩子,越是容易将整个家族的荣耀兴衰都扛在自己肩上。就像是从小养成的习惯一样,每次做了什么好事,都会迫不及待地跑到父母面前,对他们说看啊,我做了多么厉害的事情。”

萧淳从宁雨奏的眼神里分辨出了一种情绪,是自责。

“想要得到关注,想要被夸奖,每个孩子都是这样的。所以慢慢地,子涵开始将名为“宁家“的担子背在了自己身上。”

宁雨奏放在身侧的右手慢慢握成了拳头。

“只要他还认为自己是宁家的一员,只要他还没丢掉宁子涵这个名字,这个沉重的包袱就会像附骨之疽一样黏在他的骨血之中。雪音大概也是这么想的,所以那个时候才会叫他离开。”

“可是,”眼看着宁雨奏马上要陷入自身的负面情绪之中,萧淳开口打断了她,“这和他向雪音宣战到底……”

“啊,抱歉。”宁雨奏愣了一下,对萧淳抱歉地笑笑,“我有点太自说自话了,那么剩下的事情就简单点说吧。”

“就像刚刚说的,就算离开了碧山,子涵依然没能舍弃宁家,所以在听说雪音离家出走之后,他想的应该是要想办法劝雪音回去。但根据他之后的行动,我觉得他应该还想同时达成另一个目的。”

“让雪音当下任家主?”

虽然看不出这两件事之间的联系,但萧淳还是把宁雨奏之前说的话当做答案拿了出来。

“没错,我想你也多少看得出来,方术道法这些东西……正在走向衰落。很久之前,几乎所有人都能同时掌握符箓,阵法,丹药,卜卦这些技能,但是现在,一个家族能够掌握其中的一项都已经很了不起了。”

她轻轻地叹了口气。

“就连这些东西的存在本身都在走向衰落,更不要说是依托于它们而存在的家族了,虽然现在还看不出来,但想必总有一天,宁家也会衰亡的吧。子涵认为,如果是雪音的话,说不定能够做些事情,改变这样的未来。”

“那个满脑子只有魔法少女的雪音?”

“好歹是个天才啦。”

宁雨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原本有些伤感的气氛顿时荡然无存。

萧淳开始在心里感谢雪音的个性。

“所以说子涵有些死心眼嘛,他觉得为了宁家的未来,雪音的力量是必要的,有这样的天才作家主的话,说不定能够带着宁家走上一条不一样的路。”

“其实,听你这样说我倒觉得宁子涵比雪音合适多了,倒不如说……这种想法根本就已经是家主的想法了吧。”

“所以我说子涵有些死心眼嘛。”宁雨奏看着萧淳无奈的表情,觉得很有意思,“那孩子往自己的背上扛了太多东西了。以至于他根本没注意到家主最需要的素质根本就在他自己身上——比谁都重视宁家,也比谁都更有责任感。”

“其实子涵的能力是完全可以胜任家主的,可偏偏这一代有了雪音。”

在他们这段短短的对话中,宁子涵就已经被和雪音对比了好几次了。那他们小的时候,宁子涵究竟处在一种什么样的状况之下可想而知。

萧淳突然有点同情起小时候的宁子涵来。

“虽然子涵也因此收到打击,感到压力,可他也从雪音身上看到了宁家未来的希望。但是他离家出走这么久了,长老们却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改变主意,让雪音继承家主之位,就说明他们依然在坚守着家规。”

“所以子涵应该是觉得,除非发生什么严重的事情,比如他做了无法挽回的错事,或者是雪音立下了无法忽视的功劳,”

最后的这句话,终于消除了萧淳一直以来的困惑。

“所以他才弄出这样的事情?”萧淳紧紧盯着宁雨奏的双眼,想要证实自己的想法,“他假装嫉妒雪音嫉妒得发狂,甚至不惜召唤出怨灵把城市弄得乱七八糟也要打败雪音,这样的人当家主肯定不会被认同的,而如果是天才的雪音,而且还是……打败了疯狂的宁子涵,拯救了这个城市的雪音……”

宁雨奏点了点头。

“这么做不仅可以让长老们取消他的继承资格,还可以让雪音获得足以压制家规和流言,让她毫无疑问地继承家族的‘功绩’。”

“这也……太……”

萧淳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要不是最后召唤出的怨灵不知道为什么,强度超出了宁子涵的可控范围,当时的事情根本就是完完全全在按照宁子涵的剧本走啊。

真是那样的话……

“这根本是在牺牲自己……他是想当雪音的踏脚石啊!”

“是这样没错,但是这孩子的计划,最后根本变得一塌糊涂了呀。”

“对……”

萧淳长出了一口气。从各个方面看,都非常失败。

“从各种意义上讲,他的这次行动都非常失败啊。在这一点上我和雪音意见也相同,子涵根本当不了反派。他做不到放下顾虑痛痛快快地做坏事,限制怨灵不许杀人就是最明显的例子。”

“我觉得你和雪音的想法更危险啊!”

这一声喊得有些着急,结果萧淳被自己的口水呛到,连连咳嗽起来。

“只是举个例子别认真嘛。”宁雨奏急忙走过来给萧淳拍拍后背,“我只是想说,子涵最多只能当个半吊子反派,而且就算没发生意外,他恐怕也没法达成最后的目标,毕竟雪音应该是知道他真正的想法的。”

萧淳回想起雪音和宁子涵在一起相处的细节,发现确实有点这种感觉,雪音一次也没有就宁子涵说的“嫉妒”发表什么看法,反而是一直在和他用普通姐弟的方式相处。

她一直都知道吗?

想到这里,萧淳心里突然又产生了一个别的疑问。

雪音她,真的只是因为“想要成为魔法少女”这个理由才离家出走的吗?

还是说,这个“魔法少女”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说实话,其实我觉得子涵的想法是对的。雪音如果成了家主,她一定能做令人想不到的成就。”宁雨奏的话打断了萧淳的思考,“雪音是个真正的天才,却并不会因此就看不到其他人。萧淳同学,你觉得雪音究竟是想着什么,才决定离家出走的呢?”

萧淳没有回答。

他回答不出来。

如果说她是为了宁子涵才离家出走的,可宁子涵之所以做出这件事,最直接的原因正是“雪音离家出走”这件事啊,如果她不逃走根本什么都不会发生,可要说她真的单纯只是想当魔法少女……

会这么简单吗?

如果是几个小时之前他会斩钉截铁地回答“会”,可在确定了雪音完全理解宁子涵那拐着弯的思维之后,他又无法确定了。既然她会这么深入地想事情,真得会因为那种近乎可笑的理由而不顾后果地离家出走吗?

这一刻,他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了解雪音。

而在宁雨奏说出接下来的话之后,这种感觉愈发强烈了。

“我听说,在雪音离家出走之前,长老们正因为子涵一直不肯回家的事情,而开始讨论要将家主继承人的位置交给雪音了。”

“你是说,她是不想当家主才离家出走的吗?”

理由又增加了一个。

“有这种可能,但我不确定。”宁雨奏摇了摇头,“可能这就是天才吧,就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也完全看不懂她究竟哪些举动是有意为止,哪些又是随性而为。”

就连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姐都无法理解她吗?

真是的,不管弟弟还是姐姐,都让人摸不着头脑。

“不过,我做不到的事情,说不定萧淳同学能做到呢,我有这种直觉。”

萧淳抬起头,正对上了宁雨奏笑盈盈的目光。

“毕竟你可是能够和雪音成为朋友的人啊。”

“可是……”

“朋友之间相互理解是必须的吧。”宁雨奏突然开心地笑了起来,眼睛里闪着光芒,“我相信你哦,萧淳同学。就算现在不行,只要一直维持着朋友关系,将来也一定能够变得更加了解彼此。”

“你这么说让人觉得怪怪的。”萧淳也苦笑了起来,“不过,确实没办法啊,谁让我和她约定好要成为朋友了呢。”

虽然是个任性的,经常让人搞不懂的怪家伙,但是约定了就没办法了。

啊……

话说出口,萧淳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

“雪音……回家了吧。”

“是的。”

萧淳低下头看着自己手背上的枕头,没再说话。

“有什么问题吗?”宁雨奏对萧淳突如其来的沉默感到有些困惑。

“没问题。”萧淳低声回答,他的胸口突然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那个约定的全文,是一起学习成为朋友的方式,然后在成为朋友之前,一直在一起。

(但是雪音已经回家了啊。想也知道,那种从不显露于人前的家族,一定很难有机会出门吧。说不定以后再想见面,会很难吧。甚至说不定以后再也不会……)

看着萧淳脸上的表情,宁雨奏脸上的表情仿佛在说“真拿你们没办法”,不过她最后什么都没说。

“如果你没问题了的话,我就先走咯。”

“啊?啊,是的,我没问题了,再见。”

(再见啊……)

看着房门被关上,萧淳终于出声地叹了一口气,重重地躺了下去,看着米白色的天花板。

嗯?

腰侧有种奇怪的感觉。

他将手伸进了病号服的口袋,指尖接触到了一片熟悉的冰凉。

不会吧!

他明明记得那个时候已经……

“扔到那边去了啊……”

从口袋里拿出来的,正是那块他熟悉的玉佩。

为什么?

他将玉佩翻了过来,看着背面那复杂精致的图案,脑子里产生了一个毫无根据,却又让他莫名信服的想法。

将玉佩小心地放到枕边,他又一次躺平,视线看向了窗外淡绿色的树叶。

(真的,能再见吗?)

***

“雨奏姐姐……”

宁雨奏刚关上萧淳的房门,就听到身边传来了一个小小的声音。

她转过头,看到宁子涵正站在旁边。

“你的伤没事了吗?”

宁子涵点点头。

“是来看萧淳的吗?现在可以进去哦。”

说着,宁雨奏又抬起手,打算敲开自己刚关上的房门。

宁子涵急忙阻止了她的动作。

“不,不是的。”

宁雨奏眨眨眼,放下了手,对宁子涵露出了一个微笑。

“那难道是来找我的吗?”

他又点了点头,然后就站在原地低下了头,也不看宁雨奏,也不说话。

“真拿你没办法啊。”宁雨奏摊开了双手,“我现在要回酒店,你能送我吗?”

宁子涵点点头。

宁雨奏住的酒店离这里并不远,就算是走路,最多十分钟也就到了。但宁子涵却一路沉默着,眼看着只要穿过最后一条马路就要到达目的地了,他才终于开口。

“那天,消除了灵力暴走,救了我的人……其实是雨奏姐姐你吧。”

宁雨奏的表情完全没变,依然温柔地笑着反问。

“为什么你会这么想呢?”

“因为……”宁子涵的脸微微涨红,“手的感觉不一样,雪音姐姐摸我头的时候,虽然也很温柔,但比起之前那个人的手,显得笨拙很多。”

他突然停下了脚步。

“我听说雨奏姐姐因为没办法再使用灵力,所以主动离开了家族。”

“你知道了啊。”

宁雨奏也停下了脚步,站在宁子涵前面一两米的位置。

“你失去力量的时间,是在我离开的不久之后。”

……

空气安静了一会儿。

一辆卡车响亮地鸣着笛掠过。一阵风温柔地吹过,吹散了路边仅剩的一颗蒲公英,将种子带到了远方。

“当时雪音姐姐一直拦着我不让我看她身后……雨奏姐姐,你当时在那里对吧。而且雪音姐姐还哭了,那只能是因为你受伤了吧,是我伤到了你,暴走的灵力甚至让你……”

“子涵。”

宁雨奏突然转过身,伸出一只手放到了宁子涵的头上,轻轻地揉了揉。

“就像我和雪音一直在说的那样,你没有做错任何事,一定要说的话,就是你让自己背了太多不该你背的包袱。”

“我和雪音都不是什么称职的姐姐,所以这么说可能没什么可信度,但是啊,我们现在走的路是我们自己选的,我们现在做的事情也是自己希望的,就算被人说任性也没关系,我们希望你也能这样自由地活着。”

宁子涵抬起头看着雨奏的眼睛,慢慢地,重重地点了点头。

“那么,再见了。”

最后揉了揉宁子涵的头发,宁雨奏向他挥了挥手,转身穿过了面前的马路。然后转过身,又一次对他挥手之后,才走进了酒店的大门。

(你猜得很对,子涵,但有一件事弄错了。雪音当时的眼泪,确实是为你流的。)

宁子涵看着宁雨奏的身影消失在门后,长出了一口气之后,也转身离开了这里。

(抱歉雨奏姐姐,刚刚偷听了你和萧淳的谈话。对我的行为和想法你几乎都说对了,但有一件事弄错了。我想让雪音姐姐当家主,并不是为了宁家的未来这种高尚的理由。按照你的说法,我恐怕要被归类为和雪音姐姐一样的特例了。因为,我其实是为了……)

几个小小的白点闪过他的视野边缘,他抬起头看过去,发现那是正乘着风向更高处飞舞的蒲公英种子。

他突然笑了起来。

这次的计划失败了,但是没关系。

虽然可能要让雨奏姐姐失望,但是很多重要的东西,他一点都不想从自己的背上放下来。

最后看了一眼逐渐飘远的蒲公英,他笑着走向了前方。

……

“真好啊!我就是想看这样的结局!简直就像魔法少女动画的结尾!造出这样结尾的我,简直就是魔法少女啊!”

宁子涵和宁雨奏的身影都消失之后,雪音从旁边的灌木丛里跳了出来。学霸君也跟在她后面,一边嫌弃地扯掉粘在身上的叶子和树枝,一边用无奈的语气给雪音打分。

“好吧,看在这个结局的份上,可以给你打八十分。”

“诶?!为什么这么少啊!”

“因为最后最煽情的这部分你根本没参与啊,作为主角的魔法少女脱离镜头算怎么回事?这样主角是吸引不到观众的爱的!”

“呜……好吧。”

没能拿到预想中的一百分,雪音失落地低下了头。

学霸君叹了口气。

“话说回来,雪音小姐,刚才我们明明都跟到医院了,你为什么不进去看看萧淳?”

“因为他现在肯定在担心地胡思乱想吧。”雪音毫不犹豫地回答。

“确实是……不过,难道不正因为是这样才该去看他吗?”

“不行哦,博士,你不能因为刚才的场景很像结局就松懈了!”雪音突然严肃地单手叉腰,另一只手指向学霸君,“因为结局之后是片尾曲,片尾曲之后,还有彩蛋啊!”

“啊……”学霸君的嘴角抽搐了两下,“你说得对。”

“所以现在就该让萧淳翻来覆去地思考我们会不会再见面的问题,然后我在彩蛋时间里来个惊喜的出场!这样才算完美啊!”

“你打算怎么出场?”

“哼哼,那当然是王道的那个啊!所以在此之前,就让萧淳尽情烦恼吧,我们到底会不会再见面呢?”

***

再见了!

被医生宣布彻底康复,重新开始上课的第二天就立刻再见了!

萧淳看着讲台上的那个身影,目瞪口呆。

老师在上面讲着惯例的台词。

“这位是刚转到我们班上的宁雪音同学,从今天开始呢,你们就要一起度过接下来的高中生活了,大家鼓掌欢迎一下。”

然后新的转学生站在老师旁边乖巧地微笑着。

但是!虽然这家伙现在看上去完全就是个文静的大小姐,萧淳可是非常清楚她的本性的!

不不不,在那之前还有更重要的问题。

为什么……你会是转学生啊!

注意到了萧淳的视线,讲台上的宁雪音狡黠地对他眨了眨眼睛。

神秘的转学生其实却是维护爱和正义的魔法少女,这个设定不好吗?

萧淳敢发誓,她的眼神绝对就是这个意思。

至少在这一点上,他相当了解雪音。

看来,那个莫名其妙的魔法少女改造计划,还没能迎来尾声。也就是说……

萧淳觉得自己之后的学校生活恐怕也会变得一团糟。

不过在无奈地叹气之后,他还是笑着抬起了手。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现在,还是先鼓掌欢迎转学生好了。

在成为朋友之前,要一直在一起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