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大哥哥,你喜欢看到别人被弄得一团糟的景象吗?”

不喜欢。

“是吗,那真是遗憾。我呢,就很喜欢那种感觉。班上的美少女班长接触到污秽的事物然后被染黑,强气的学生会长变成……哎呀,说出来了的话就会变成禁忌题材了,总之,我很喜欢原本光鲜亮丽的人被染上黑色的感觉,这就是反差萌吧。”

不,这不是反差萌,这单纯叫做恶【哔——】吧。

何止是禁忌题材,这是连心理活动都需要消音的死亡题材啊。

一旦说出口的话,故事就这样仓促结束也不是不可能的。

“我知道了,大哥哥不喜欢的原因,一定是没有亲身体验过那种快感吧——那么,让大哥哥体验一下,也一定能理解我了。”

她,

在刚刚从昏迷中醒过来的我面前出现的她,

有着灰色短发,绿色眼瞳的女孩一步步地朝我走了过来。

“说起来,‘灰色头发的人居然有两个’,大哥哥看到我后有这么想过吧。发色对于一个人物来说可是很重要的,结果现在居然有两个发色一样的角色。真是太过分了,为什么我会遇到属性重叠这么倒霉的事情呢,第一眼看见那个女人的时候,我的想法就是这个。”

不过,

“好在,就算同样是灰色的头发,但她是长发,我是短发,她是不带血色的雪白肌肤,而我是色气满满的小麦色。比起那种禁欲派,还是我这种色气值高的角色符合时代的潮流。”

我握了握拳头,看来自己还有握拳的力气。在刚刚的冲击中我似乎磕中了脑袋所以失去了意识。王倩——已经不知所踪,从现场那仿佛被哥斯拉践踏过的痕迹判断,她们两个多半是转移战场了,岚呢,岚刚刚应该和我在一起才对……她也被吹飞了吗?

“哎呀,大哥哥,明明我就在面前,心里面却还想着其他女性吗,真是过分啊——虽然,我对大哥哥也没有什么好感就是了。”

她,

踩在了我刚刚握紧拳头的手上。

使劲地,

用力地,

不留情地,

像是要把我的手踩进地底。

“唔——”

好痛。

“因为我对大哥哥没什么感觉,所以大哥哥不想着我也没关系。但是大哥哥,我觉得你还是多关心一下自己的情况比较好。虽然我并不是你的敌人,但我目前扮演的身份姑且也算是个杀人魔,随随便便杀个人什么的,也不会有人站出来说我不对。”

就算有人站出来说话,多半也会被我杀掉就是了,女孩小声说道。

“杀人魔……你是谁……你是什么人?”

“哎呀哎呀,总算等到大哥哥你说这句话了。对喔,我是谁呢,我是什么人呢。你猜得出来吗,如果你猜出来的话我就继续踩着你的手,如果你猜不出来的话,接下来就是你的脑袋。”

“我怎么可能猜——唔啊!”

话没有来得及说完,身体被单方面地踢到,眼睛本能地闭上,接着是运动鞋的鞋底在脸上无忌惮蹂躏导致的痛感。

“诶,明明人家已经出场那么久了——换做文本的话可是一卷还有富余喔,结果大哥哥你居然说不知道人家是谁,太过分了吧。”

过分的人明明是你吧。

“不过,因为大哥哥是多余的人,所以不知道答案也情有可原,那么就给大哥哥几个选项吧,选对了,就可以活下来,选错了,就在这里死掉吧。”

多余的人,

多余的人,

多余的人,

我是,

没有生存意义的人。

“A,我是大哥哥的女粉丝,从以前开始就一直仰慕着大哥哥;B,我是恰巧路过此地的无辜女子初中生;C,我是一名无差别杀人的杀人魔,这次刚好把大哥哥你作为狩猎目标;D,我明明有着首要的任务要做,却因为看大哥哥你这幅样子很生气,所以在工作途中打岔过来找大哥哥麻烦。”

第四个是在抱怨吧,那只是在单纯地抱怨而已吧!

“快选啊。再不选我就当大哥哥放弃了。”

“我选D!我选D!”

“真遗憾,答错了!D选项只是我在抱怨而已,根本不是答案。”

“真的只是在抱怨啊!”

“大哥哥乖乖受死吧!”

唔——

胸口被什么锋利的东西刺穿了。

原本以为是在开玩笑的,

原本以为不会被杀的,

但是,身体的确被贯穿了。

好痛,好痛,好痛,真不是在开玩笑,真的好痛,除了痛之外的就只剩下恐惧。痛、恐惧,对痛而产生的恐惧,因为自己会死才产生的恐惧。好痛,好怕——

“大哥哥,你难道不觉得自己很多余吗?”

因为我过度恐惧而无法思考的时候,她冷淡地向将死的我提出疑问。

“为了自由以及重要之人而战斗的王倩也好,明明和自己关系不大但还是想要拯救别人而加入战局的学姐也好,又或者是为了完成组织下达的任务而行动的怪物,哪怕是无药可救的杀人魔们也有着各自不同的理由才行动。那么,大哥哥你呢,在大家都有着理由才战斗的现在,你又是因为什么才出现在这里的呢。”

“我——”

“答案是没有。你不知道自己存在于此的意义,是因为你根本不知道自己有什么想做的。你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只是随波逐流地——没有自我主张地出现在这里。没有个人的愿望,既不想拯救别人,也不想被别人拯救,仿佛自身的存在只是一个摆设。你对于故事的发展推进毫无意义,既不能拖慢故事的发展,也不能加快故事的发展。大哥哥,你真的——十分多余。”

“……”

“老实说,我真的很失望。对于大哥哥,是彻底失望了。本来我想着,让学姐如此依赖的‘李少辉’会是什么样的一个人类。结果真是失望透顶了,学姐真的是押错宝了。你根本不值得被学姐重视,你背负不了任何人的期望。你就是一个空洞,一个永远填充不满,不管丢什么进去都会从另一边掉出去的大空洞。没有目的,没有理由,没有动力,即使身处于这片战场,这个大漩涡里,你也只是在一个劲地被推动着,随波逐流地,顺其自然地行动着。你觉得这样真的能算作是活着吗,难道不只是一个会动的肉块而已吗?喂,回答我啊,大哥哥,你真的不觉得——自己是一个多余的存在吗?”

“我……”

意识,在消失。

因为失血过多的缘故吗,不,不是那样的,只是我不想再清醒着而已。

意识越是清醒的话,就越会注意到。

这个女孩,

这个我不认识的灰发女孩,她所说的一切——是对的。

即使是否定我存在意义的话语,但我还是觉得——她是对的。

但那样一来,我就完蛋了。

所以只能昏迷,

只能让自己昏倒。

然后逃避,用这种方式来逃避问题。

“……对不起。”

05

“……”

犬守魂默不作声地俯视着失去意识的青年。

就这样杀了他吧,她想。反正她对于杀死人类这件事并不会抱有罪恶感。就算杀死不必要的,多余的人,她也不会觉得自己有做错什么。她现在扮演的角色是杀人魔,是一个为杀而杀,为了杀人而杀人,不需要任何理由就能屠杀人类的杀人魔,既然这样,她就更应该杀了这名青年。

不过,

犬守魂想起了某位少女。

某位不知道如今正在哪里战斗,估计拼到濒死也不会放弃,不会迷茫的双马尾少女。

她打消了本来就不深的杀心。

“大哥哥,醒来之后要是想着谢谁的话,就感谢那个对你感情复杂的学姐吧。”

犬守魂迈着步伐转身准备离去,

然后停了下来,

李少辉爬了起来——这样的剧情展开并没有出现。

李少辉当然是不可能爬起来的。

让犬守魂停下来的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在前方的二人组。

扛着斧头的两米壮汉,以及手无寸铁,连小刀一类的武器都没有的红发女孩。虽说壮汉和斧头的搭配十分有王道的味道,但旁边的红发女孩如果有拿着像是死神镰刀一类的武器不会更棒吗,犬守魂有很认真地在想这件事。

“有合适的,但没必要。空手就……哈呜……行了。”

猫良揉着眼睛说道,她看起来还是没有睡醒。

“没……必要?”

“武器只有在战斗的时候才有价值。”

“所以。”

“我已经退出这次委托了,放弃了。”

“……”

犬守魂歪了歪头,然后视线转移到变态萝莉控身上。

“就像她说的一样,猫良已经决定从这次任务退出了。不管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她都不予理会,不会再参与其中了。”

李链同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

“她注意到了。”

“注意到了?”

“就是那件事啦,那件事。话说前头,跟我没有关系喔,我什么都没有做。责任在你身上,是犬你的错啦,你自己一点掩饰的打算都没有,所以她才会知道。”

“尸体。”

猫良充斥着倦意的眼瞳直勾勾地看着脸上表情不是那么自然的犬守魂。

“来的路上,有两具尸体……一个应该是被匕首一类的武器切下了首级,另一个应该是被更加锐利的东西切成五块的……不像是,王倩他们会做的事。”

“啊……嘛,嗯,对,白氏姐弟是我杀的,不用分析了。杀死他们的是我,是我在那里把他们杀了。”

李链同一副“果然会变成这样”的表情让犬守魂感到不悦。她的心情、心态都被那个窝囊的男人搅得一团乱,换做往常她就算不打算反驳,也该用更加暧味的语言来混淆视听,但现在的她没有那个余裕。

“庆幸吧,本来你会在这件事被我纠缠更久——但我现在不想那么做。真相免费大派送,这也是加速剧情进展的手段之一吧。”

她瞄了一眼猫良,从腰间抽出了匕首,过了一会,又放了回去。

“如果是半个小时前,你可能已经死了。不,也许不是半小时,更早一点,在‘她们’开始交战前与我相遇的话,你毫无疑问会变成一具尸体,人类。”

“在你的首要任务面前——已经放弃了的我,没有浪费精力的必要。”

像是要强调自己的无害性一样,猫良摊开了自己白皙的双掌,

“我现在是无害的,你应该没有必要特意来杀我吧——虚假的杀人魔小姐。我知道的喔,你——才不是杀人魔那种肮脏的东西。”

“我很讨厌小猫咪你这种明明什么都不知道,又要装作一副什么都知道的口吻喔。这种暧味的角色只要有我一个人就足够了,我可是会把所有跟我角色属性重叠的人杀掉的喔。”

犬守魂看了一眼让猫良成功地走到她本来不应该插手的终局的罪魁祸首。

让犬守魂和猫良在这种情况下相遇的罪魁祸首,

“李链同——你果然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变态萝莉控。”

“我只是觉得没必要去干多余的事情而已——而且小猫那么可爱,让我负责动手处理掉她,从一开始就是不可能的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夸张的笑声下是难以掩饰的尴尬,本来应该杀掉的人没能杀掉,自己的任务没能好好完成的李链同似乎也感到了羞愧,但同时又对自己没有向猫良下手这件事感到自豪。

不折不扣的变态。

“你,接下来要做什么呢……哈呜……犬守魂。”

“那还用说吗?”

犬守魂当然不会忘记自己最初的任务。

“杀死那个怪物,然后带走王倩,这就是我要做的事情。”

“是是是,我想也是这样。”

李链同举手做出投降的动作,像是早就料到她会说出这种话。

“但是,在那之前,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李链同——”

她问,

“——我记得你曾经也说过,你见过王倩发狂的样子……那一次,是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