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我想说——不,我要说的故事,已经说完了。”

她平静得可怕,像是在说一件事不关己的小事。杯子里的茶恰好在故事的尾声喝完,她中途也甚至不惜牺牲故事的流畅度,也要把茶喝完。看来她打从心眼里不在乎这个故事。

如果她在乎,现在一定会兴致勃勃地问我听完这个故事后产生的感想。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同你说这个故事吗?”

这我上哪知道去。

我两眼干瞪着她。

“你真的不知道吗?”

“与其说是不知道,不如说是不想知道——实话说吧,我现在一点都不想去思考跟‘故事’有关的东西。无论是现编的故事还是早就准备好的故事,又或者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故事。”

我想起那些不知所以然的短信。

接着想到了短信上那些不知所以然的事情。

事情——那些虚构荒诞滑稽的故事。

“我现在不愿想故事。”

光是想到那些,我的心情就会变得郁闷。头皮开始发痒,忍不住想要挠。呼吸堵塞,想要放声尖叫。

“你的表情——是想到什么可怕的事了吗?”

紫荆突然靠近了我,

“……是我的话刺激到你了吗——虽然不明白我哪里说错了,但我道歉。”

她表情认真,看不出一丝玩笑或者揶揄。话音刚落,她就朝我微微屈身,语气诚恳地说道:

“对不起。”

“……”

我捂住脑袋,这次头疼。

“不,你什么都没说错。有问题的是我——不,也不是我,是那个人的错,是那个人脑袋有问题。”

“那个人?”

“……一个恶心到不能再恶心的人?”

“你是说李少辉那样的?”

“对,就是他那样的。”

事实上就是他。

“我明白了。怪不得你刚才的表情会那么难看。我完全理解你的心情。”

她可能觉得这样还不够深切,于是补充了一句:

“感同身受。”

我刚想附和两句,她却忽然脸色一变。

“等一下——不对。”

“……什么不对?”

我吓了一跳,以为她看出我在说谎了。

“——同李少辉一样恶心的人,根本不存在。”

“……对,只是相近而已。他那种级别的,是独一无二的。”

我不得不承认她比我还要讨厌李少辉。我愈发好奇她与李少辉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就算在这里问她,也只会自讨没趣吧——毕竟我也不愿意提及他。

回到正题。

“刚才那个故事。”

因为中途打岔,有些地方我记不清了。我说完话停顿少许,回忆故事的内容。

故事并没有传统的一波三折,起承转合也很平淡。故事本身很离奇,但叙述者的措辞和语气却让它普通不少。紫荆漠不关心的态度让我觉得那不像是一个供人欣赏的故事,而是真真切切发生过的事实。

对——

就是这个——

并非虚构,而是事实。

“故事里的主人公……那个成熟漂亮,收养了孤儿院的女孩,又生下一名女孩的女人……就是你的母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