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杀之谜……对了,你之前也说过校园传说的事情?你是不是早就调查过了!?”

  瞳孔骤然一缩,少女的态度愈来愈像在审问犯人的女警。

  “不,时间上来说,我和你开始调查的时间应该差不了多久,最多也就是早那么七八个小时而已……”

  李少辉的视线停留到教学楼上,嘴唇微启,像是受到了惊吓一样,眼神中闪过一丝诧异。

  一座又一座,一眼望过去几乎全部都是高楼,满是窗户的墙壁是它们最显明的特征,晶莹剔透的模样仿佛人工制造的蔚蓝宝石。

  不管是常见的单独一栋的教学楼,还是说由高矮参差不齐的楼房通过走廊衔接在一起组成的教学楼,在这个学校里是应有尽有,视野所及的范围内,几乎全部都是满是透明玻璃窗的楼宇,提供人行走的道路捉襟见肘,狭窄到让人不禁怀疑这个学校是不是在通过压缩学生活动空间的方式逼迫学生们去学习。即便里面混杂着其他功能的教室以及教师用的办公楼,也能得出这所学校的学生不在少数这一简单的结论。

  我的母校可就没这么气派咯。出生小城市的李少辉心里突兀地冒出这个念头。

  按照常理来说,一所中学的学生至少有上千人,要是数量稍微多点的,甚至可能会达到近两千人。像眼下这所中学,就算有两千人,也不会让李少辉觉得奇怪。

  想要从学生入手,搜索出有用的情报实在是太困难了,至少李少辉不认为自己能够在短时间内做到。

  “而且,我对这次事件的关键地方——这所学校一无所知。虽然早了七八个小时调查这件事,但得到的情报也只是在网上能够搜索到的毛毛雨而已。知道的信息量肯定比你要少。”

  “不用特意跟我说明这些的,你知道多少,又跟我没有关系……”

  “所以,我觉得我们有必要交换信息,然后才方便我们继续搜查。”

  “我才不想和你——”

  “虽然采取行动的‘理由’不同,但我们的‘目的’是一致的。”

  李少辉用不带情感起伏,甚至是会让人联想到冬日寒风的萧瑟声音叙述着自己想说的话。

  男人的背影像是雕刻在石板上的浮雕,第一眼带给人的不是精致也不是奢华,而是一种无以言明的沉重。

  这样的李少辉让叶馨园的心变得忐忑不安,就连呼吸的速率也减缓不少。

  “既然目的是一致的,我就不会成为你的敌人,而且只要沟通方法得当的话,放下对我的成见,我们完全可以成为通力合作的盟友。互相从对方身上得到自己想要的……这种就算是整天上网打游戏的宅男也能想到的事情,你不会想不到吧?”

  “……不用你在这里一本正经地说教,我当然明白要是有你的帮助,这次事情肯定会变得更简单。这种小儿科的事情我当然明白,但是啊……不行啊,是你的话,果然不行啊……嗯,果然不行啊,是绝对不行的啊。”

  叶馨园噘着嘴,视线不停在李少辉的背影以及王倩身上来回移动着,眉毛牢牢皱着,眼睛中流露出烦恼。

  “话说最后那个上网打游戏的宅男是指你自己吗?你还真有自知之明啊……”

  少女心不在焉地讽刺着背对着她的李少辉,迟疑的情绪透过她愈来愈弱的声音尽数露出。

  “我可没有说过是在说我,当然,就算你这样理解,也不是什么问题——好了,既然你自己都说了你明白,那么为什么不肯跟我合作呢?总得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吧?”

  男人转过身来,表情默然的脸庞正对上少女的视线。

  “因为啊!这可是小琴的委托诶!要是我随随便便就和你这种渣男合作了!感觉我连带着小琴都会被你玷污了啊!”

  压抑在嘴边的情绪终于在对上男人可憎的脸时爆发了。

  “虽然你确实有时候看起来比较可靠!还有刚才背过身时的模样也有点吓人……但是啊,说到底你就是个自甘堕落的渣男吧!向你这样的人寻求帮助什么的!会让我的灵魂被弄脏的!”

  “呜哇,她对你的怨念真的是比我想象中还要深啊。”

  嘴巴微张,小女孩说话时的声音就跟棒读剧本的外行人一样。

  “是呢,我想她可能在见到我的第一面就已经对我产生了不可磨灭,会铭记一生的阴暗印象吧。不过她说的到都是一些大实话。”

  这样就麻烦了呢,李少辉挠着隐隐发痒的脑勺时的动作仿佛是在说着这句话。他抿住嘴唇,眼光移向在教学楼与教学楼之间隐藏着的,不太显眼的学生宿舍楼。

  男生宿舍姑且不说,身为男性的自己是绝对没办法进入女生宿舍的,除非有官方理由……但那种东西怎么可能搞得到啊。

  但根据之前在学校的贴吧上搜索到的小道消息……死者应该有一名是女生,如果不想办法进去女生宿舍的话,可能会错过一些较为关键的信息……啊,到是有让灵使进去看看的选项,不过她一个人的话让人不太安心啊。

  “女生宿舍楼里什么都没有,也没有称得上‘线索’的东西。”

  就在李少辉烦恼时,叶馨园又一次开口了。

  “我的同学……不,我的朋友,她就是事件发生时的目击者之一,她目睹了整个过程,所以当时发生了什么,托她的福,我知道的一清二楚,所以你不用再去调查女生宿舍的事了。”

  “你的朋友吗……就是你刚才提到的‘小琴’吗?原来如此啊,所以你才一副家里死了亲戚的样子啊,表情那么阴沉,可一点……纠正一下,还挺适合你的。”

  叶馨园出奇的没有被男人不正经的话激怒,而是垂着眼睑轻轻颔首。

  李少辉闭着一只眼睛打量着少女不正常的表现,接着打了一个哈欠。

  “你肯跟我说这些,还说不用我去调查了……意思是同意跟我交换情报了?不担心脏了自己的灵魂?……话说这句话可真够羞耻的,也亏你能够说出来。”

  少女不满地瞪着李少辉,嘴中嘟囔了句“要你多管。”然后又一次把手指对准李少辉。

  两人的身高差十分明显,差不多有十厘米。这份身高差让叶馨园大部分时候不得不把视线抬高才能看清李少辉的脸庞。

  “我本来就是你的员工,就算不愿意,但也不得不这么做……所以说,不是你帮我,是我帮你?不是我和你的合作,而是我单方面在帮助你……更直接来说,事情结束之后,报酬要分我一份。”

  “你还真是死要面子啊。你要这么想的话,就随便你吧。”

  好了,至此全步骤已经结束,差不多该进入正题了。

  我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啊……不管这件事到底有趣还是没趣,要是没办法进入正题的话,就太浪费时间了。

  李少辉摸向自己的胸口,在胸腔下安静跳动的心已经沉寂了有一段时间了,虽然比起之前的几年来说只是短得不能再短的时间,但是,已经体验过那种感觉了,就没有办法摆脱它了。

  再来一次吧——那种压迫着神经,刺痛着心脏的快感,那种只要一松气,全身就会被绝望击溃,跌入万劫不复之地的恐惧感,让人欲罢不能啊。这些东西才称得上真正有趣的事情。

  

  

  

  

  

  

  “什么啊,真无聊啊,呵呵呵……”

  这个男人吐出的空气,在我眼里就如同甲烷、硫化氢、二氧化碳的混合气体。

  他扬起眉毛,嘴的一角微微翘起,喉咙里哼出像是笑声一样的怪声……等等,那该不会真的是在笑吧?这个混蛋的笑声怎么跟英语听力差不多啊?

  “我想把你的脑袋摁到课桌里面,就算大小不合适也要把你的头塞进去,然后再狠狠踢你的臭屁股一脚,让你摔个四脚朝天。”

  在这个男人面前,遮遮掩掩自己的恶意是无意义的事情,倒不如说,如果不把自己的恶意露骨地表露出来,我反而会担心这个表现得对什么事都不在乎的男人能不能察觉到。正是因为抱有这种想法,我控制着自己的脸部,让它摆出更凶恶的表情。

  “别把他人的痛苦当做能不能取悦自己的事情啊!你这个得意忘形的白痴!”

  我突然后悔为什么要把从周紫荆委托我去调查学院传说,直到刚刚在小琴家发生的事都说给他听了。这家伙真的一点都不懂得什么叫做尊重人啊!

  “让你不高兴了吗?没办法,我就是这样的人。别人痛不痛苦,跟我又没有什么关系,更何况现在要注意的地方可不是这点……既然女性死者的情报已经入手了,那么就该去调查老师了吧?虽然关于周紫荆的事情也挺在意的,但之后再去管她吧。”

  男人说话的同时还在左右来回跳动,真不知道他的脑袋里都装着些什么。不会全都是水一类的液体吧?

  “嘁……嗯,是——的!不仅仅是老师,如果可以的话,她班上的同学也要问问看,尽可能了解她自杀前的最近几天都在做些什么。”

  我把足以燃尽身体的火焰藏于心之壁里,锁着眉毛逼迫自己去分析现在的处境。

  “‘了解自杀前’……吗?哈哈,果然,你也不是什么正常人呢。”

  李少辉终于停下那令我烦躁的跳跃,把脚边的一颗石子踢向远处,这种小学生的行为,真亏他现在还敢做出来。

  不过,比起去嘲笑他幼稚的举动,他这句意义不明的话更让我在意。

  “不,没什么。只是想着,虽然同样都是无聊的人,不过聚在我身边的,都不是什么正常人呢,这种感觉也不坏……那么就按照你说的去做吧,不过顺序就让我来决定吧——先去她的教室看看吧。”

  “那是什么奇怪的话……算了……现在就去吗?可是还没到上课时间,很可能一个人都没有。”

  李少辉虽然总是让我觉得讨厌,但根据这么多天的相处……不,这么多天的接触,他应该不会是一个白痴。那么,他为什么会去做这种傻事呢?

  “先去了再说吧!”

  最终,我还是被执拗的男人拉走了,和我们一起离开的,还有像是一尊菩萨像一般,从对话开始就一直温柔地注视着我的,美丽的桃发女人。

  李少辉拽着我的手,像拖着行李箱一样拖着我走,虽然我一直在极力抗拒他的行为,可还是败给了他不知为何突然爆发出的腕力。

  帮帮我啊, 这样的想法似乎没有通过眼神传达给王倩。当然,也可能是她见死不救,但我相信前者的可能性更大。

  “就是这里了吧?”

  “呼……呼……为什么……你会知道是这栋楼啊?”

  虽然我有把从小琴那里知道的,关于死者的情报告诉给李少辉,但我可没有说过那个班在哪栋楼啊。

  “因为我有一个得力的瞭望兵嘛。虽然直接问你更快,但那样的话还是有点浪费时间,所以我就让她帮我找了。”

  啊?瞭望兵?那是什么东西?是指望远镜吗?还是说他是在夸奖自己视力好?

  我双手撑着膝盖,嘴巴一张一合,效仿者金鱼呼吸着,弯着腰仰头看着贴在墙上的注有“A二(5)”的牌子。

  “就是这里了……呼……真是的,你不是整天都在家里待着吗?哪来的肺活量啊?”

  “嗯……谁知道呢?啊,门是开的,说不定里面有人。”

  男人连一声招呼都没有打,发现门是开着之后就伸手把门推开。他顺着缓慢敞开的门,身子贴住门进入教室的动作也是娴熟到让我叹为观止。

  这家伙一点都没有自己是闯入学校的无业人士的自觉啊。

  ……这时候会在教室的,只有可能是那些喜欢在安静的教室里自习的好学生吧?

  这样的想法,在看到里面的景象的那一瞬间,就破碎了。

  就在面对着讲台的第二组的最后一桌,有一个人正在把脑袋往抽屉里瞧,还伸着手抓着什么东西,因为俯下身子而高高翘起的屁股在这几乎无人的教室里格外引人注意。

  “哇呜~”

  男人荫里怪气地叫了一声,露出来的玩味笑容跟班上男生起哄时的表情一模一样。

  听到这个叫声,我本能地挺直起身子,如同机器人一般僵硬的身子在几步之间就走到了那个翘起的屁股前。

  “你这个——混蛋!”

  出声的时候,我也不清楚,自己是在骂这个翘着屁股,形迹可疑的人,还是在骂怪叫的李少辉。

  总之,我就如我之前说过的那样,狠狠地用脚踢向那人的屁股。

  ——咚!

  “唔——哇~”

  男人的声音前高后低,前长后短,伴随着可疑的家伙栽倒在地上收声。

  “在那里鬼叫什么!快跟我一起来把他摁住啊!这很明显是小偷吧?”

  “我到是觉得有可能只是这个班上的学生而已……你还真是暴躁啊。”

  诶?好像是有这种可能性……不不不,不可能吧?这么可疑的家伙,怎么看都像是经常在安全宣传片里见过的那些小偷啊。

  我止住了本想去按住那人身子的手,内心忽生出一丝动摇。

  “喂!是误会啊!”

  原本因为迟疑而滞在空中的手在倒下的人发出一声大喊后迅速地收回到腰边。

  我用手捂住另一只在暗暗战栗的手,清晰的视野里是一个脑袋都快整个嵌进抽屉里的不明人物。

  刚才的声音……毫无疑问,是男性。

  “我不是小偷啦!也不是什么可疑人物,是这个班的学生!”

  他先是尝试了两次,最后才一股气把脑袋从抽屉里拔出来……真是难为他了,我下手是不是太重了?

  “真是的,随便就怀疑我,你们是推理小说里的侦探吗?随便怀疑人可是很欠揍的行为。”

  从抽屉拽出自己脑袋的男生拉扯着自己校服的领子,汗水凝结为弹珠大小的液滴从脖子间流下。他一边扯着一边东张西望,每当我想和他对上视线时他都会特意撇开,趾高气昂的模样似是在宣示自己才是这里的主人。

  “我明明穿着校服,这样也怀疑我是小偷吗?你的脑袋里都是猪粪吗?”

  “没人说过学校里面没有小偷啊,内贼难防嘛……”

  “那我是不是要拿出自己的身份证,证明这是我的教室,然后再从讲台上把座位表拿过来,让你知道被你踹翻的桌子是我的桌子?”

  他龇牙咧嘴地冷笑着,一只脚踩在了前不久还和他的脑袋融合的课桌上。

  “好嘞——闲聊到此为止,你有不满,我可以理解,但是,那之后再说。小鬼,我问你,你认识史书莎吗?”

  一直在一旁看戏的李少辉不顾我本人的意愿,把我拉到一边,自己对上了那个猖狂的男生。

  史书莎,这个有些奇怪的名字属于那个女性死者,我们一行之所以会来这个教室,也是因为她。

  不过……随便逮住一个人就问,没问题吗?而且,这个男生看起来很不靠谱啊。

  “…………为什么提起这个名字?”

  男生声音的音量骤然减小。

  他一直胡乱移动的视线终于停在一点——李少辉的身上。

  用手扭动着脖子,发出了在我这里也能听清的嘎嗒响声,视线中隐隐传来刺痛皮肤的情感。

  “你知道的吧?这个小孩昨天晚上死了。”

  “嘁……知道啊,怎么可能不知道?这又怎么了?反正是因为承受不了学习压力啊,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原因才死的吧?她一向都是这种玻璃心,就算哪天自杀了也不奇怪……问我这个干嘛?”

  他的手搭在后脖颈上,目光中的不善愈发强烈,甚至使我产生了身体正在被灼烧的错觉。

  “噢?看起来你很了解她的样子?”

  “不,我不了解她。她只不过是我的同班同学而已,我和她又不怎么熟。”

  刺激皮肤的痛感在这一刻减弱不少,男生的语气也连带着变得生硬,很显然他说的不是实话,至少不全是实话。

  看起来李少辉打算自己一人全权负责和这名男生的交涉,那我只好去做其他事了。

  我一边观察着这间和自己那个教室没有什么太大区别的房间,一边走到讲台上,看到了男生口中提到的“座位表”。

  “第二组最后一桌……”

  我的手指从座位表上一路往下滑,停在了最后一栏的名字上。

  “别说谎了,你的眼神告诉我,你和她可不仅仅是同学的关系。在大人面前,小孩子说谎的伎俩是起不到作用的,而且刚才你也说了吧,‘她一向’这三个字,可不是跟她关系陌生的人能够做出的评价。”

  李少辉在说话的同时还往前走了几步,这种利用肢体和语言的合作来给人压迫力的伎俩,是他最喜欢用的询问方式之一。

  “名字是……于天。”

  一看就知道这肯定是男性的名字。如果那个男生没有说谎,那十之八九这个名字就是他的真名。

  于天……于天……我最近好像在哪里听到过这个名字……不,应该是和哪个人弄混了吧。

  这段时间,记忆的模糊性让我失去了对它的信任,那么会觉得在哪里听过这名字,应该是我的错觉。

  “都说了!我跟她不熟!她只不过是我的一个同学而已,还是个女生。我一个男生怎么可能和一个女生关系熟啊!说到底你是谁啊!凭什么在这里用这种态度问我啊!你算老几啊!?”

  于天用行动证明了触底反弹这个词有多么可怕。和李少辉身高差不多的他,在咆哮着说出这句话之后,就从原地扑了上去,左手牢牢抓着男人的衣领,右手握紧就是要——

  ——砰!

  被打飞了,而且是干脆利落地飞了出去。

  身体在空中侧旋着,然后落在第四组的课桌上,咕噜咕噜地如车轱辘一样在桌子上翻滚着。

  吧嗒一声,男性的身体与墙壁亲密接触,他唔的一声叫了出来,然后身体在原地开始抽搐。

  “抱歉,我家的这孩子下手可能有点不知轻重……确实过分了,他可是一般民众诶。”

  李少辉双手合十,露出毫无诚意的笑容,以吊儿郎当的语气道歉着。

  “他没事的,只是可能短时间没办法行动而已……不是什么大伤。”

  连我都没有注意到是什么时候进来这间教室的王倩已经走到了抽搐的于天身前,用手轻拍着他的背部。

  “是的……我过分了,嗯……身体不由自主就……对不起,请原谅我。”

  王倩眨着眼睛,像是在拍着吃饭时被米粒卡住脖子的马虎孩子一样,温柔地缓解于天的痛苦……不过这样真的有效果吗?

  “真不知道她是真的这么呆,还是假的这样了……”

  我从讲台上走下,朝着奇迹般停止抽搐的于天走去。

  “那个,王倩,这样做真的过分了……还有,那个男生,你的名字是于天——”

  我忽然停住了声音。

  于天,于天,于天。

  这个名字我确实在哪里听过。

  再次从嘴里呼唤出来后,感觉某种记忆即将复苏。

  和之前那些模糊不清的记忆不同,这份记忆是清晰的,不是虚幻的。

  我赶忙从上衣的口袋里拿出随身携带的小册子——假如说哪里会有这个名字的记录,那么就只可能是这上面了。

  翻阅到最新的一页,那上面写着的名字全部属于最近一段时间请假的学生。

  “十月二十五日,请假的人只有一个……名字是于天……”

  果然,不是错觉,不是我弄错了,我真的听过这个名字。

  在名字后面备注的班级,也确实是高二五班,刚才在座位表上也没有见过同名的人。毫无疑问,这个于天,和昨天请假的于天,是同一人。

  “——喂!你叫于天对吧!别装死了,快给我起来!”

  我把不知道意识是否还清醒的男生从桌子上拉了起来,像是在把被浸透的衣服上的水渍抖掉一般,摇晃着他的身子。

  “于天,你在昨天上课之前就请假了吧?在那之前,还有一个男生自杀了,你跟那个男生也有关系!对吧!?不然的话,你请假的时间不会那么巧的!在那个时间段请假的人——只有你一个!”

  “还说王倩过分,你这样不是更过分吗……算了,感觉真相就在自己眼前了,这份迫切感我是能够理解的,前不久我也犯过类似的毛病,就是那个……”

  “你把嘴给我闭上。”

  我瞪了一眼读不懂气氛,在那里自说自话的李少辉,他也识趣地没有把话说完。

  “唔……”

  于天用手捂住脑袋,露出了类似我的老爸喝醉酒后醒来时的表情,茫然的双眼中还夹带一丝痛苦。

  “昨天……自杀……啊……该死……为什么要让我想起那玩意……混账!你们是魔鬼吗!”

  “‘想起那玩意’?你果然知道点什么吧?快点告诉我!全部告诉我!不然的话,就让你好看!刚才那种程度的拳头,要多少就有多少!”

  “你真的是恶魔啊。”

  “都说了让你闭嘴!不要说话啦!”

  “我不是,我不是,我没有,我没有,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不要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该死,头好痛啊!”

  于天在抗拒着,捂着脑袋痛苦地呻吟着,似乎回忆起昨天之前发生的事情,是在折磨他。

  “我只是来来班上拿自己的钥匙而已……我只是半夜起来去上厕所而已……为什么要这样啊……是她擅自跟我告白,我只是真的没有感觉才拒绝她而已,自杀什么的都是他们自己的自作主张,我什么都不知道啊!这些事情跟我没有关系啊!”

  从他这段近乎梦呓般的话里,似乎透露大量的信息,仔细去分析的话,或许会在事件有着突破性的进展,但是,我没有那个时间去一点点分析。

  我高高扬起手臂,鼓起小臂上不多的肌肉。

  “你是男生吧!稍微振作一点行不行啊!有个女生跟你差不多,可能比你遇上的事情要好点,但也比你要坚强多了!不要给你们男生——”

  就算被人当做泼辣,蛮不讲理的女孩子也没关系。

  就算之后传出高二二班的叶馨园是一个对同学动用暴力的恶人也没关系。

  我已经等不及了。

  啪!

  “丢脸啊!”

  清脆的巴掌声回响在空旷的教室内,旁边的李少辉嘴中发出啧啧的咂嘴声,近在手边的王倩则歪着脑袋,不明所以地看着我。

  我,狠狠地扇了于天一巴掌,想要借此让他清醒过来。

  “唔……该死……你又懂什么,凭什么扇——”

  被我扇了一巴掌的于天先是一愣,然后才磨着牙齿举起手臂。

  我下意识把手收回,交叉挡在身前,头扭向旁边,不敢直视。

  “……算了……嘁,是,我明白了,我刚才的表现是有点给男生丢脸。但这不都是你们的错吗?你们是便衣警察还是什么啊?我没有直接联系警察或者门卫赶你们出去就已经算我脾气好了……”

  于天并没有对我做出还击,从他不耐烦的口吻里也听不出惧意,换句话说并不是因为忌惮一旁的王倩才住手的。

  这个男生还意外的有胆量诶,这种时候还敢用这种语气跟我们说话。

  “确实啊,你好像有点倒霉啊,先是被这个刁蛮小姐踹了一脚屁股,被逼急了后想做点什么却又被她给一拳打飞,身体还痛着就被人一通乱骂,还被扇了一巴掌,我都有点同情你了……”

  搞不懂是站在哪边的男人把我和王倩都推到一旁,脸上带着一眼就能看出是虚伪的笑容,貌似同情地望着于天。

  “我在这里替她们两个向你道歉。然后,我不得不跟你说,你知道的事情,对我们来说很重要,所以,请一定要告诉我们,不然的话,她们两个可能会让你吃到更多苦头。安心吧,我们不是坏人,只要你合作,我们是不会伤害你的。”

  这完全就是恶人宣言吧?而且还是那种香港电影里的真正反派说的话!

  “这是在威胁嘛……好吧,我说就是了,让我稍微缓口气,感觉身体还在发麻呢。我会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你。也请你们遵守承诺,不要再伤害我了。”

  “一定。”

  事先说明一下,李少辉自己做的承诺,并不能代表我的意见。所以之后我会采取什么行动,还是得根据于天的实际发言来决定。

  我果然有点过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