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高中生好像很讨厌你的样子。”

  “哦。”

  “也许在她眼中你连垃圾都不如?”

  “大概吧。”

  李少辉看上去心不在焉的样子。

  在帮忙支付了女子高中生进餐厅的钱之后,他目送着女生一个人离开了这家自助餐厅。

  虽然招待员在用奇怪的眼神盯着匆匆来而又匆匆去的女生,但她也没有详细追问发生了什么。

  这应该就是她的职业素养吧。

  “为什么你一点都不生气啊!她那么看不起你!”

  没有和女生直接说上话,只是旁观着这一切的小女孩反而生气了。

  “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看不起的我数过来的话就算再多十双手也数不清,我哪有那么多时间去一一回应。”

  李少辉恐怕早就习惯了。

  他早就习惯他人的白眼相待,早就习惯了因为这幅模样而被他人所奚落。

  这没有什么值得他去叹息的地方。

  “你这人……”

  灵使被李少辉的反应气得说不出话来。

  “更何况,那家伙只不过是一个‘无趣’的人,我没有必要在她身上浪费时间。”

  只要被李少辉定义为“无趣”的东西,他就会是这种让人觉得冷漠的态度。

  无论是措辞还是表情,都是虚伪到不能再虚伪。

  看不出一丝的真心。

  “………………”

  不知想到了什么,脸色一下子就黯淡下来的小女孩,用力地咬着嘴唇。

  像是在寒风中只穿着一件衣服的白痴一样,她的身子开始颤抖。

  “假如说,你也认为我是个无聊的存在的话,是不是也会是这种态度?”

  “不……”

  女孩忽然摇了摇头,飘到了男人的身前,强迫男人盯着自己。

  “你到底认为我是‘有趣’,还是‘无聊’?”

  接着,她看到了前不久才有人看到的景象。

  瞳孔里有着自己的身影。

  有着其他人的身影。

  但是无论如何,能从男人的眼中感受到的,只是无尽的虚无。在那里什么都没有,没有人,也没有物,更加不会有他自己。

  “好了,走吧。”

  男人拍了拍灵使,手依然从小女孩的身上穿过,但不知怎么的,小女孩感受到了深深的寒意。

  那是不可理喻的,直接无视了任何物理法则,直至心底最深处的寒冷。

  灵使再一次确认了一件本来就不应该需要重复确认的事情。

  ——自己真的一点都不了解这个男人。

  

  

  “吃得开心吗?”

  回到位置上之后,男人笑着坐了下来。

  “嗯。”

  王倩没有抬头,专注地吃着盘中的巧克力。

  这样的人就算被拐卖了,也不会有人觉得奇怪吧。

  “如果差不多吃够了的话,我们就该办正事了。”

  没有怎么吃东西,但李少辉觉得自己的肚子并不算太饿。

  刚才吃的几块巧克力用来充当早餐已经足够了。

  “是吗……嗯,正事比较重要。”

  她一脸遗憾地放下了手中刚刚拿起来的巧克力。

  眼中带着不舍,她是真的很喜欢吃巧克力,喜欢到甚至不允许同一桌的李少辉一起跟她分享的程度。

  “不过自助餐厅可不允许浪费食物,把桌上的这些都吃完吧,吃完了再走。”

  李少辉带着玩味的笑容注视着王倩。

  没有察觉到李少辉故意捉弄自己的恶意,女人迫不及待地将刚刚放下的巧克力拿了起来。

  嘴中带着的苦味越发强烈,李少辉不禁用旁边的饮料机接了一杯奶茶来润喉。

  王倩安静地吃着东西,尽管她吃的速度很快,但她却没发出什么嘈杂的声音,这也许是一门让人羡慕的技艺。

  灵使从刚刚开始就没有再说过话,而是一个人在角落里生着气。

  李少辉可不知道小女孩因为什么生气了,他也没兴趣知道。

  又变得无聊了。

  男人低头看着自己掌纹清晰的手掌,上面一条条复杂的纹路就像是他心中的疑问一样,错综复杂,找不到源头。

  梦中的景象不合时宜地浮现出来。

  有一个声音,在询问着他。

  你在渴望着什么?你在期盼着什么?你在寻求着什么?

  那个声音的主人,也许是他自己。换句话来说,那只不过是他在自我询问而已。

  那么李少辉真的明白自己在渴望什么,期盼什么,寻求什么吗?

  毫无疑问,男人能够自信地回答,自己渴望着的,期盼着的,寻求着的是有趣的事物。

  然而就像是被自己用枪顶住了自己的后脑勺一样,男人心中充斥着不安与烦躁。

  那么什么才算是有趣的事物?

  自己对于有趣的定义到底是什么?

  一般来说接触不到的东西?

  只是这么简单的东西吗?就跟小孩子得到新奇玩具时的想法一样?不,不应该这么简单。

  “事到如今还在因为这种事情迷茫,是不是太晚了啊?”

  男人嘲笑着自己。

  就算真的迷茫了,也没有任何意义。如果现在还想说什么“我后悔了”一类的废话,只是对这十年来的自己的讽刺以及践踏而已。

  自己在渴望着什么。

  自己在期盼着什么。

  自己在寻求着什么。

  这种事情,李少辉当然知道,就算心中存着疑惑,他也必然会知道,因为——

  ——如果李少辉不知道的话,那他迄今为止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活着的啊?

  “我吃完了。”

  结束了男人无意义的思考,王倩将数量惊人的巧克力吃完之后,抬头对李少辉说了一声。

  嘴角还留着黑色的痕迹,那是巧克力的残渣。

  “嘴巴上还有一点。”

  李少辉微微松了口气,王倩的话让他从那只会让他更加烦恼的问题中解放出来。

  继续思考下去的话,恐怕也不会得到答案吧。

  如果真的能够得到答案,自己也不会一直这么消极地生活着了。

  “嗯。”

  女人伸出红润的舌头将嘴边的巧克力舔了个干干净净。

  “你的舌头一点颜色都没变啊……”

  “因为沾上的东西,用不了多久就会消失的,所以才会这样。”

  “……那么吃掉的东西呢?”

  “也会消失的。”

  继续追问下去的话,搞不好会问出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但如果不问的话,这被勾引出来的好奇心会让李少辉没办法正常思考。

  “那……你不会一下子就肚子饿了吗?”

  “不会的,从食物里获得的能量会融入到我身体的每一处角落,为我提供活力……有时候,也不一定是要吃的东西……”

  她微微垂下眼睑,视线落在了其他地方。

  “不是吃的东西也行……?”

  “……嗯。”

  她在心虚。

  她在因为李少辉所不知道的事情而心虚。

  然而男人并不在意这一点。

  无论是灵使,还是王倩,都或多或少对他隐瞒了一些事情。

  “喂,变态大叔。”

  沉默许久的灵使终于开口了。

  “不要再问别人这种私密的问题啦!还是快点办正事吧,这可是关乎到两个人的生死啊。”

  “那么……”

  从心底最深处钻出来的无力感和疲倦席遍全身,那是压力积累过多,而又不知道如何排解而产生的后果。

  尽管如此,男人还是摆着吊儿郎当的嘴脸,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我们走吧。”

  

  

  临近正午,理应是一天中比较暖和的时间,可吝啬的太阳却不愿意将自己的阳光分享给这片地区。

  不解人意的寒风在呼啦啦地吹着。

  李少辉很冷。

  只穿了一件保暖衣的他,根本没办法应付这个位数的气温以及脾气暴躁的妖风。

  他哆嗦着身子,摩擦着手掌站在一处地方。

  这是平常不会有人光顾的小巷,也是流浪汉会聚集的地方,而今天却反常的没有一个流浪汉在这里呆着。

  这应该是最近突然降温的缘故吧。

  李少辉如此想着。

  “无论怎么看,这里都只是一处平常的小巷子而已吧。”

  “嗯……因为他什么都没有留下。”

  那他可真是个心思缜密的家伙啊。

  这个小巷就跟以往带给李少辉的感觉一样,没有让人觉得奇怪的地方。

  “虽然平常也没有怎么来,但一眼看过去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多半是真的什么都没有留下了……”

  将从耳里掏出来的黑乎乎耳屎弹在了地上,没有任何收获的男人决定将前往下一个目标地点。

  ——不,要说发现的话,还是有的。

  “你们有闻到什么东西吗?”

  他不仅仅是在问身旁的王倩,也是在问漂浮在空中的小女孩。

  “……我的嗅觉……”

  女人别开了脸,假如将她这句话深度剖析的话——她该不会连嗅觉都很迟钝吧?

  “我闻不到你们这边的东西啦!能够看到就已经是极限了!”

  这是灵使的答复,一字一语中都带着烦躁。

  “作为叛逆期来说,还是有点太早了,要好好和大人说话哟。”

  “要你管啦!”

  灵使和王倩的回答都不具有参考价值,那么李少辉只能够相信自己的判断。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苦味。

  吸进鼻子里之后,有一种自己肺部都被染黑的错觉。

  其他人闻不到是正常的,这是李少辉才能够闻到的东西。

  “啊……”

  李少辉有着一丝不好的预感。

      ……我在害怕?哈哈……怎么可能。

  他微笑了一下,尽管他自己也没有察觉到自己的笑意。

  弥漫在空中的苦涩气味就像是在给男人指引着道路一样,将男人带到了他应该去的地方。

  就在白色的排水管道后面,那里有着李少辉期盼着的东西。

  “————”

  思维出现了片刻的冻结。

  原本刺骨的寒意被另一种恶寒所代替。

  那里是和外面截然不同的空间。

  在那里的是被纯黑色的物质所污染,散发着恶意气息的不容外人踏入的固有领域。

  在那片领域里,有着一件不起眼的小物品,那有点像水性笔的笔盖,只不过看上去更加柔软。

  “哈——”

  黑色的物质,是干了的血液。

  像笔盖的东西,是人某根手指的一节。

  男人的嘴角,以微妙的弧度扭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