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瓦尔基里见习特务备忘录

57.5万 字数 1049.4万 热度 9.9千 收藏 连载中
商业签约
更新于1天前
简介
Only the dead have seen the end of war.
只有死者才能看到战争的终结。
(柏拉图)

于是,“大战灾”来了——
二十一世纪初期,潜伏于地底的谜之凶暴生物“宁恩”自长久的休眠中醒来,向人类大举进攻。
在这场斗争之中,没有休战、没有投降、没有俘虏,只有盈满绝望、疯狂与杀戮的死斗。
当这首惨烈交响曲正式画下休止符时,人类文明几近崩坏。
纵然如此,人类却没有放弃希望,重新构建起曾经的“伊甸园”。
通过长久以来的不辍努力,得以苟延残喘的人们,终于收敛住在这场空前灾难中破溃的疮口。
为坚守人类最后的希望以及夺回在“大战灾”中失去的一切,被称为“树不子”的少年少女们毫不犹豫地踏入圣瓦尔基里学园的大门。
就在这时,一直为躲避暗杀而四处逃亡的少年——
遇到了为复仇而生的公主殿下;
遇到了为守护而生的青梅竹马;
遇到了为偿还而生的倒霉少女;
遇到了属于自己的命运……
今宵,英雄与战姬们的歌剧,就此拉开帷幕。
目录

第4卷 第四卷

本卷共 158557 字
任,士损己而益所为也。 (墨子) 背弃了这一信条的少女,牺牲了挚爱,保全了自己。 沦为“老鼠”的她,早已将情感封印于随身听中。 然而,世事无常。 在机缘巧合下,她偶遇了沦为亡命之徒的黑发少年。 正是这位几近被人赶尽杀绝的不速之客,为她带来了赎罪的机会。 少女内心不断挣扎。 致死的伤只是电光火石,活着的痛却似永无休止。 到底是应该继续保护自己,还是为赎罪铤而走险。
互动
本月应援力
49.5万
我的应援力
登陆后查看
应援力
加载中, 请稍后
登录 后再评论, 没有账号请先 注册
头像

第1卷 第一卷

本卷共 139279 字
Only the dead have seen the end of war.
只有死者才能看到战争的终结。
(柏拉图)

于是,“大战灾”来了——
二十一世纪初期,潜伏于地底的谜之凶暴生物“宁恩”自长久的休眠中醒来,向人类大举进攻。
在这场斗争之中,没有休战、没有投降、没有俘虏,只有盈满绝望、疯狂与杀戮的死斗。
当这首惨烈交响曲正式画下休止符时,人类文明几近崩坏。
纵然如此,人类却没有放弃希望,重新构建起曾经的“伊甸园”。
通过长久以来的不辍努力,得以苟延残喘的人们,终于收敛住在这场空前灾难中破溃的疮口。
为坚守人类最后的希望以及夺回在“大战灾”中失去的一切,被称为“树不子”的少年少女们毫不犹豫地踏入圣瓦尔基里学园的大门。
就在这时,一直为躲避暗杀而四处逃亡的少年——
遇到了为复仇而生的公主殿下;
遇到了为守护而生的青梅竹马;
遇到了为偿还而生的倒霉少女;
遇到了属于自己的命运……
今宵,英雄与女武神们的歌剧,就此拉开帷幕。

第2卷 第二卷

本卷共 139126 字
Unsere Rettung ist der Tod, aber nicht dieser.
死亡是我们的解脱,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弗兰兹•卡夫卡)

面对以此为信条的敌人,英雄又该何去何从?
空空如也的校内账户;
不攻自破的盗窃阴谋;
迫不得已的社区服务;
嬉笑喧闹的打工伙伴;
心血来潮的见义勇为;
始料未及的急转直下;
如梦似幻的团圆结局。
然而,在突如其来的枪林弹雨之中,种种美好的回忆皆化为血色的泡影。
在这个盈满疯狂与杀戮的死亡游戏中,正邪相杀乃唯一正道。
英雄遵从正义的呼唤而抬起枪口,却因善的诅咒而动弹不得。
何为正义?何为邪恶?
迷茫不已的英雄,独自于荒野恸哭。

第3卷 第三卷

本卷共 137989 字
Wer mit Ungeheuern kämpft, mag zusehn, dass er nicht dabei zum Ungeheuer wird.
与恶龙缠斗过久,自身亦成为恶龙。
(弗里德里希·威廉·尼采)

这就是“英雄”的末路。
即使与“她”恩断义绝;
即使跟“她”一刀两断;
即使和“她”分道扬镳;
即使难以言喻的悲伤萦绕咽喉;
即使不合时宜的怒焰燃上心头;
即使无以复加的酸楚撕裂胸膛;
即使明知死路一条,“英雄”也要咬紧牙关走下去。
如果不化身为恶龙,就无法保护“她”。
可一旦化身为恶龙,就无法抱紧“她”。
所以——
“既然我没办法给你幸福的话……至少让我为你而死吧。”
在心中立下悲壮决心之时,《尼伯龙根的指环》悄然奏响。

第4卷 第四卷

本卷共 158557 字
任,士损己而益所为也。
(墨子)

背弃了这一信条的少女,牺牲了挚爱,保全了自己。
沦为“老鼠”的她,早已将情感封印于随身听中。
然而,世事无常。
在机缘巧合下,她偶遇了沦为亡命之徒的黑发少年。
正是这位几近被人赶尽杀绝的不速之客,为她带来了赎罪的机会。
少女内心不断挣扎。
致死的伤只是电光火石,活着的痛却似永无休止。
到底是应该继续保护自己,还是为赎罪铤而走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