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青春动画的一次尝试 —— 对话《昨日青空》(上)

文章分类:轻之文库专栏  作者:NanaMi-七海   发布时间:2018-12-06 16:27



前言

七年前,在绘心上第一次看见《昨日青空》,我想那对于我是一次极大的震撼,绘本中铁道口的“真好”、那一夜的决定、考场的怒吼、雨中的呐喊,始终在我脑海挥之不去。再后来,14年有了第一版的动画短片,即便那个时候中国动画的水准还不足以将其完美呈现,但口袋巧克力老师并不满足于此,直到今日甚至让《昨日青空》以一部动画电影的形式在大荧幕上与大家见面。

如今作品已经上映,观众也在心中打出了高低不等的分数,豆瓣6.1分的成绩算是为这部算不上优秀的国产动画电影交上了考试时间为三年半的答卷。有人因为怀旧的兰溪古城加分,也有人为国产动画的进步加分,有人因为矫情的套路减分,也有人为了过于“新海诚化”的画面风格减分,即便每个人对于动画的评分标准不同,但动画整体的质量是国别、情怀、局部要素决定不了的,若是能够呈现一个很好的观感,制作出一部完成度很高的作品,哪怕是再套路、再有着学习他人作品的成分,也是值得一看的。

大荧幕上映的《昨日青空》已经不是六七年前的《昨日青空》,如今的电影版《昨日青空》对原作做出了很大的改动,因此在看完电影的时候内心还是极其复杂的。但静下心来仔细观看这部电影时,又不得不去思考:如果这样改编,哪里被强化了,哪里又出现了新的问题?整部动画我们该看到那些出彩的地方,那些不足的地方?

由于篇幅原因,本文将分上下两个部分讨论这些问题,上将记述对总导演奚超的采访,而下将记述原作者口袋巧克力的采访和本人的观点称述。


采访

采访对象:奚超(《昨日青空》总导演)

采访时间:2018.11.21

采访地点:咕咚工作室


七海:昨日青空曾经由七灵石制作成短片,口袋巧克力老师是怎样联系上咕咚制作成完整的电影的?

奚超:我觉得可能有这么几个契机,《昨日青空》作为一部青春写实向作品,在当时也是十分独特的作品,在当时的《绘心》也是独具一格的作品,然后我们工作室在当时有个作品叫做茗记(PS:路行前身为L-KEY),茗记呢也是一部青春向作品。国外这一类作品一直都有,但是国内不太多,所以说在不同的地方的两伙人,口袋老师和我们一直在做相近的事情。最后在一次比赛上因为机缘巧合两伙人就遇上了,这个过程其实是简单自然的。至于为什么会联系上,还是因为两帮人做的事情其实是差不多的。

七海:当时你们觉得这部动画电影要做多久?

奚超:当时心里还是很没有底的,写实向青春向的作品做到一个动画电影,至少在国内那个时候很少,很多时候只能根据经验来,但根据经验的东西总会有误差。当然我们现在知道答案了,之前可能觉得两三年,最后还是需要三年半。

七海:导演拿到原作后,觉得昨日青空的原作是一部怎样的作品?

奚超:当时觉得还是一部很独特的作品,里面的故事对于大家而言其实都发生过。那个时候比较多的还是古典啊穿越啊玄幻的比较多,都是些感官刺激的东西。然后就是作品的美术风格还是让人眼前一亮的,我想这种感觉作为漫画观众来说大家都是差不多的。

七海:昨日青空自2014年到2018年四年动画化历程中有过哪些趣事和挫折?

奚超:其实整个过程都是伴随困难和挫折的。比如从一开始设定开始我们就想着如果和原作一模一样的话,老读者是否会感到无趣,因为这样期待性会少一点,但如果改动太大呢,又不是那四个人了,所以我们设计了好几版,这里面还是有很多纠结的。最终和监制口袋巧克力老师讨论过之后,最终就有了现在的形象,能够让大家一眼能认出来谁是谁。当然那毕竟和绘本的画法还是有区别的,因为绘本的画法是没有办法动起来的,复杂的很。

七海:那有没有尝试过绘本的画风?

奚超:你一看就知道了这根本做不出来。

七海:其实我觉得《辉夜姬物语》其实就带有很强烈的绘本风格。

奚超:不好意思那我可能真的没有看过(笑)。

七海:当然《辉夜姬物语》做了八年,也没有回本,最后成了高畑勋老人的遗作,我想这部作品也不太可能会有那么宽裕的精力和金钱。

奚超:动画的人物肯定没有绘本那么精细,当然凡事总有例外,而你提到的就是个例外(笑),当然我还是坚持绘本的绘画形式是不太适合用动画来表现的,这样做的话还是太蛮干了。然后场景的话我们也有考虑过,最后选择了更加写实的风格,虽然增加了工作量但是还是在可以控制的范围内的,因为它毕竟不会动(笑),算是可能完成的。我们其实每一次决定都是一次选择,没有人知道这么选择是对的还是错的,虽然这么选更困难但是大家从结果上来看更喜欢。

七海:确实在试映前没人会预估观众会怎么想,那这次外包到了全国那么多家工作室,沟通会不会很成问题?

奚超:我们都是24小时轮流在岗,国内这么多动漫人都在帮忙我还挺感谢的。沟通的工作量肯定是上升的,每一家工作室的画风和画法都不同,使用的软件和工序也不一样,我们也没办法做到大家都统一,这样子的整合工作的确花了很长时间。

七海:宣发是完全交给了光线吗?他们故意在宣传中或多或少的制造屠小易和齐景轩的cp话题你怎么看?

奚超:这种问题大家开心就好(笑),这么做大家都愿意去讨论这部作品我也觉得挺好的,出来之后大家都是可以讨论的东西,有这么一个噱头,我觉得挺不错的。当然我也不能评价光线这样的做法,我觉得他们也不是故意的,只不过是有人在讨论大家觉得有趣而已。像我有的时候也会转发,我觉得他们同人图画的特别好。

七海:我认为有些原作者和导演会比较反感这种事情(笑)。

奚超:大家都知道这是有关友情的故事,对吧?

七海:现场的女生们还是十分兴奋的(笑)。

奚超:我也在现场观察,我觉得大家有自己喜欢的点就挺好的。至于宣发我觉得没有“故意”这一说法,还是那句话吧,这些同人图我自己也会转发。

七海:同档期似乎有不少动画电影都选择了改档,当初昨日青空改档是出于什么原因?

奚超:当时我们也举办了试映,也收到各种各样的反馈,最后汇总之后,我们决定根据这些意见进行质量提升,因为我们其实从制作完成到点映还是相当紧的,七月上旬我们还在做最后的样带。所以我们决定花一点时间,去根据这些意见完善,初衷肯定是希望这部作品以一个更加完美的姿态与大家见面。当时改动了一百多个镜头,有重新绘制的、修型的、背景改动的、剪辑修改的等等,抹去了很多遗憾,有些穿帮的,有些可以做的更好的,修改之后还是挺欣慰的。

七海:最后还有剩下什么遗憾吗?

奚超:我觉得遗憾肯定还是有的吧,没遗憾还没挺难的,其实还是希望制作时间再长一点,片子时常再长一点就好了。

七海:昨日青空的剧本是如何决定的,改编的过程中有过哪些改动,为什么对原作进行如此大的改动?

奚超:因为原作是一个绘本,分上下两册,你知道下册还不是昨日青空(PS:是另一个绘本小故事,有关两个女孩子的故事),原本的容量肯定是不够做成一部动画电影的,所以肯定有扩编,但对于原著粉丝而言,有一丁点改动他们都会感觉到改动特别大,对我来说这是一种很主观的看法,有些原著粉感觉变化很大,有的原著粉说这就是原来的感觉,对我来说改编的初衷还是想让观众感觉到还是原来漫画的气质,齐景轩还是漫画里的齐景轩,屠小意还是漫画里的那个屠小意,虽然情节有变化,但是我们的原则还是保持原作那种简单美好的感觉。当然每个人的感觉肯定是不一样的,我觉得我们在保留原作和人物的气质上改编的还是很成功的。

七海:比如说之前原作更多的是有关那个年代的命运,高考、老师、家长对于学生命运的主宰,姚哲恬和齐景轩是叛逆者,但是最后姚哲恬选择了妥协,花生很幸运,屠小易可能更像是一个观察者,他经历了这一切,并目睹了大家的挣扎,最后选择了离开了伤心地去可能实现自己梦想的地方,可能。最后这四个人的但是我们看到改编之后剧本变得更大众化了,或者说很残酷的东西都被抹去的。

奚超:我也不觉得原来的原作有多么残酷,它还是挺清澈透明的。

七海:比如姚哲恬雨中跳舞那场戏我认为还是挺重要的,之前四年前的短片中也有出现。


奚超:如果你仔细想想那场戏,一个女孩子突然跳下车开始跳舞,我觉得这只是男生视角的一种偏见,男生希望女生这样,所以女生在作品里面真的这样,所以观众看得很爽,当然我也希望他存在,所以我让他存在于男生视角(屠小意的脑海)里,但如果让他在现实生活中发生,我觉得太自以为是了,对于女生不公平。昨日青空本身还是从男孩子视角出发的,很多东西也是满足男孩子的想象力,去导致女孩子去做各种各样的事情,所以我要明确的表明这是男生视角,这是不存在的这只是你的想象。

七海:如今市场经济下中国青春题材的动画作品越来越多,大部分却并不选择写实性题材,是不是因为写实类青春题材制作风险会比较大?

奚超:还是难做,有点费力不讨好,90分钟我们做了三年半,投入了这么多人和精力,做的时候谁也不能保证有人去看,在前途这么不明朗的情况下,还是很难把一件事情坚持做完,当然我觉得未来肯定会更好。比如国外作品《你的名字》你看观众还是很喜欢的,对于国产的话大家心里还是个问号,但现在有各种各样的议论各种各样的观点我觉得这样就很好,将来也会有更多的人去做这件事情。

七海:您认为国产动画电影现状如何?

奚超:其实现在国产电影一问世观众热情还是很高的,比如大系列啊,风语咒,反而比国外的那些动画作品议论性更高。动画人现在也受到了老一辈的鼓励,越来越多的学生愿意去参与到动画行业中去,就像电竞一样,一开始大家就觉得你在玩游戏,现在不也是为国争光了吗?所以我觉得都会越来越好的。

七海:每个国家的动画都有自己的风格标签,以前我们会有中国学院派的动画,现在很多观众会认为中国动画和日韩越来越相似,您认为现在有着中国风格标识的动画是怎样的?

奚超:你觉得我之前提到的那些中国动画电影一眼看上去不是中国的动画电影吗?

七海:(笑)那你认为现在的网络动画呢?

奚超:我觉得动画电影这块大家还是能一眼看出来这是中国动画的,网络动画这方面我可能不是特别关注,不太好去评价,但是好的技术是相通的,成熟的东西大家必然是都愿意去使用的,那可不就类似吗?之前也有人说过中国人和日本人长的都很像的,那我让一个日本人坐在你旁边我不说你能认得出来是不是中国人吗?

七海:但大圣归来和你的名字带来了新一批的投资热潮,对行业冲击还是相当大的,您觉得这是好事吗?

奚超:只能说我是一个技术岗位,我对行业都没有什么研究,所以我不太有发言权。当然我从我自己感受到的,我觉得正是因为这些票房的成就才有了更多人愿意去投身到这个行业中去。我觉得现在的投资者还是相当专业的,像光线传媒,他们做电影也很久了,说实在的经验比我们丰富得多,他们的意见还是很宝贵的。

七海:比如有些投资方可能会规定作品里必须出现什么元素什么细节,会不会束缚到动画创作者的自由?

奚超:我觉得投资方和被投资方没有对和错,只有合适不合适。他们提出什么样的意见,都是根据他们的经验和市场情况来考量的,那么这些事实是存在,也许制作方也希望这样的作品出现,所以这只有合适不合适。

七海:比如光线有对《昨日青空》的制作提到过哪些建议吗?

奚超:那这些建议肯定是点点滴滴方方面面的,我没有办法说什么是什么决定的,这些都是大家一起讨论决定的,光线他们的工作人员都是80后90后,一方面是专业,另一方面是他们本身也是观众群体,那我们也就没有不听的道理。

七海:导演未来有什么打算吗?比如追求啊梦想啊。

奚超:我觉得能在这个岗位继续制作下去就很满足了,也希望更多更好的作品能够问世。

七海:导演认为中国动画发展到现在现状怎么样,这么多年来还有哪些需要进步的地方?

奚超:我们每年都会有不止一部自己的大电影,我觉得这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并且现在我们还有各种类型的动画电影,我觉得这是一个百花齐放的时代。观众也能看到我们的动画电影和国外的差距越来越小,观众也给予了我们极大的支持和鼓励。

七海:导演是怎么进入动画行业的呢?

奚超:我们这个年代和现在还是有区别的,我们喜欢动画的人就这么留了下来。就和屠小意一样,我们喜欢这个就去做了,然后一直做了下去。然后现在发现,啊我原来是个动画人(笑)。

七海:导演刚开始做动画是一个什么样的岗位呢?

奚超:后期,日本那边叫摄影,我们这边叫后期。

七海:然后怎样一步一步成为导演呢?

奚超:我觉得它不是做一件事情就能达到某一个目标的事情,我觉得还是时间,你一直在这个地方一直做下去,你的理解会变深,你的积淀会沉淀下来。对于我来说,剧本啊演出啊都会非常在意,其实还是挺自然的事情。有的时候会有自己的想法,然后大家一起去实现,渐渐的就会有这么一个默契,最后做什么事情都会变得简单。

七海:现在有些院校在动画专业之外也准备去开设动画导演专业,您认为什么样的导演是合格的动画导演?

奚超:我一直认为动画导演是不一样的,大家的风格是不一样的,我觉得这是没有什么评判标准的。

七海:最后还有什么想对中国动画的观众朋友们说的呢?

奚超:真的很感谢观众对我们的支持和鼓励,这次昨日青空上映以后,接触到了很多观众,自己在闷头干事情的时候,其实会很担忧和焦虑,但和观众一起讨论时候,突然感觉做的一切都有了意义和价值,这也是动画人最大的动力吧。尤其这次路演的时候,也听到了各种各样的声音,也有很多动画专业的学生去观看,他们表示自己的专业没有填错,我觉得还是很开心的。其实也不是动画人生存条件好了我们才做下去的,和别的行业比我们动画行业的生存条件也并不好,但是正是有了这么多观众我们才能坚持下去吧。

七海:感谢导演能接受采访,导演辛苦了。


总导演奚超老师对新版《昨日青空》的改编有着属于自己的考量。原作者口袋巧克力老师是如何将《昨日青空》搬上大荧幕的,在影片完成之后又怎么看待这次改动颇大的动画电影的,而成片《昨日青空》这次具体表现如何,这些内容我们将下篇中揭晓,敬请期待。



声明:

专栏所有投稿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栏目立场 

本系列版权归轻之文库所有,未经许可禁止一切形式转载 

文章配图来源网络,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轻之文库专栏VOL

0条评论
只展示书评
加载中, 请稍后

登录 后再评论, 没有账号请先 注册

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