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评论】地下城的伦理与正义,评《在地下城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

文章分类:轻之文库专栏  作者:歧路先知   发布时间:2018-09-07 17:31

第一次这么想。

并非不堪入目的妄想。

并非惹人生厌的虚荣心。

并非那种只能在梦中实现的、自己遥不可及的愿望。

想成为英雄。

想成为能打倒这家伙的英雄。

即便是弱小的自己也要奋起给你看,想成为像强大的英雄一般的男子汉,第一次打心底里这么想。

我。

想成为,英雄。


本文作者: 歧路先知

参与评审: 熊腾浩、浅色回忆、羽毛



《在地下城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或者《期待在地下城邂逅有错吗》(以下简称地错),是GA文库所属的轻小说,作者大森藤野,插画安田铃人。

本书于2013年开始出版,截至目前已有正篇13卷、艾丝外传《剑姬神圣谭》9卷。动画版于2015年4月上映,《剑姬神圣谭》的动画版于2017年4月上映。地错是一部优秀的奇幻冒险类轻小说,拥有出众的销量和话题性。以下,本文将对这部作品进行全面梳理。


一、辨伪

按正常思路,上来应该先简介作品的剧情。但我并没这个打算。主要原因倒不是地错已经很有名了,而是比起作者写了什么,我更关心作者没写什么。

网游。还有异世界穿越。

不要误会,书中完全没有一个涉及到网游的字,也没有一处跟穿越沾边的设定。

有不少没认真看的云读者误以为地错是穿越文。没认真看的当然不是乖孩子,地错被误指为穿越文有九成以上是世界的错。

网游这边则比较微妙,地错虽然不是网游文,但她从网游文里汲取了许多要素。

首先,迷宫都市欧拉丽这个宏观构筑颇有网游风。地上都市里面有许多的“玩家”,还有更多的NPC负责维持都市的正常运作。都市的运作服务于玩家的迷宫攻略,其他方面的职能则被压缩到最低。地城有着显而易见的层次感,被直观地标记为第X层,越高越难。对于“玩家”们来说,攻略迷宫有着先验的正确性,不需要任何动机与借口来正当化自己的行为,就像玩家登陆MMORPG一定是为了打怪那样。

然后,在作品初期,微观设定上几乎照搬网游思路——等级,基本能力,熟练度,特殊技能,如此这般。作品开头甚至会堂而皇之地使用“系统”这样的词来进行解说。还没进入状态的新读者在第一卷第一节就看到男主与一位类似GM的大姐讨论什么经验,什么升级,什么状态,把本作误认为网游文甚至穿越文也不算太过分吧。

更关键的是,一部分剧情需要网游式的借口作为驱动力。都市的运营人员会在特定时机给主角们派发任务,这些任务恰好成了某几卷的切入点。比如说12卷,贝尔和赫斯缇雅眷族的升级触发了“强制”远征的任务,这样的剧情发展跟前面异端儿事件的对接就颇不自然。

前两点大量富集在地错的开端,待走上正轨之后,作者迅速脱下了网游的外衣。在中盘的战斗描写中,我们完全看不出来一大堆数值是怎么体现的,唯一有意义的数字是衡量人物综合实力的“等级”。只看等级的话,地错的数值控制倒是相当严密,从一到七。贝尔到第十一卷才升上4级,设计空间得到了充分利用。而且等级也没有完全束缚战斗,越级PK并非不可获胜。

作品初期的网游化不是好操作,但也可以理解——只求让读者快速进入状态。毕竟没有第一波读者的话,其他一切设想都谈不上了。后面虽然逐渐屏退网游气息,但一些剧情还是很依赖网游而存在。假如在完结后给作者一个重头修订小说的机会,他也许会把“系统”从作品中连根拔除吧。


二、缘起

欧拉丽的人脉网络,是建立在“眷族”上的。

眷族或许可以类比网游的公会,但我写到这里已经不想再提网游了,以当代的“公司”或者古代的“诸侯”来类比也是一样的。眷族的主神就是老板,团长相当于CEO,以下照此类推。

奇幻冒险文常常要在打怪(PVE)与打人(PVP)之间进行调和,以合理分配两边所占权重。这两种战斗的意义是不同的,甚至根据我们玩网游的经验,这两种战斗可能连形式都是大相径庭的。欧拉丽自带的地下城已经天然满足了PVE的需求,而PVP的需求则需要被人工构建。眷族之间的合纵连横,恰好给PVP的戏份拉扯出了空间。

以PVP为主的剧情主要集中在六到八卷,三卷里的几次内战改变了欧拉丽的格局分布,也强化了贝尔与小伙伴们的羁绊。单纯下地城,哪怕是一起出生入死,所建立的人际关系依然是静滞的。同患难的人还未必能共安乐,威逼不能解决的问题利诱未必不能解决。PVE篇目里形成的羁绊带有一些强迫的意味,毕竟你不跟队友配合好就很可能要挂,何况在地城里搞PVP自古以来就是“禁忌”。而在地上的恩怨情仇未必致命,却可能直接导致队伍的分崩离析,这才是对每个当事人内心的拷问——当你可以选择放弃的时候,你还会坚持吗?

幸好这支队伍坚持下来了,而且还在不断发展壮大。在这几卷里,莉莉与春姬摆脱了先前坑爹的眷族,成功武装跳槽;先前作为兼带的韦尔夫与大和命则和平跳槽;顺便还结交了实力派的艾丝、琉利昂等许多大佬。只不过,成功让人数乘以三之后,难度并没有下降,贝尔和赫斯缇雅将要迎来的是更加深入灵魂的考验。


三、入局

人脉作为作品的框架固然很关键,但打怪升级作为填充材料,也非常重要。毕竟这不是游戏,也不是闹着玩的。

本书对地下城的塑造堪称教科书级。地错对地城的宏观设计,不在于塑造得有多完美,而在于能不断把缺陷与“约定俗成”动态地转化为亮点。书中的地下城是活的,作者对地下城的刻画过程也是活的。

“地下城”是什么,不知道读者有没有想过这个基础问题,或者说认为这个问题太基础了以至于不值一想?

最晚在TRPG体系《龙与地下城》出名之后,“地下城”作为核心意象之一,渗透进了各种奇幻题材游戏与文学的指导思想。地下城不需要是个城,也不需要在地下,顺便dungeon这词直译是地牢的意思,不过地下城也不必是地牢。

地下城,代指一个足以支撑起一段冒险历程的、相对封闭的环境。足以支撑起一段冒险历程,不仅是空间尺度的要求,同时也是时间尺度的要求;相对封闭性,则令地下城成为一个黑箱。

地下城的相对封闭性,是为了让玩家与读者能够以最省心的方式,调和战斗与角色扮演。在涉及到地下城的最简单的冒险历程中,战斗与角色扮演是分割的,玩家在地城外专注于扮演,在地城内专注于战斗。进入地城之后,不需考虑什么伦理什么正义,一路砍杀永远不算错。砍倒大boss(抽象意义上的“龙”),任务物品上交组织,其余统统打包带走,一场冒险圆满结束。对剧情走向来说,地下城只负责接收信息,输出结论,中间没有任何价值评判。

划重点,最简单的。

按着这个最简单的思路,很容易安排一个踢门团,设计出一部割草无双式的RPG游戏,或者写一部系统流的升级网文,但也仅止于此。战斗所带来的身体上的刺激终归是肤浅的,一定要有点什么直击灵魂的东西来拔高作品的层次。因此我们有必要进一步思考,怎样把上面那个最简单的模型一步步复杂回去。


四、拔剑

那么问题来了,都是已经接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的高中生,平时都做好好先生,凭什么下到地城里就能化身无脑砍杀的机器?道理在哪?

倒也不难解释。地下城里应该被砍杀的对象,是怪物,而主角和怪物之间没有一丝一毫的共情。怪物天然是邪恶的,讨伐邪恶的怪物自然是正义的;怪物是没有思想的,主角与怪物不可能进行任何有效的沟通,因此讨伐怪物不需要承受任何精神负担。倘若一定要往地下城里放人类,那必须得强调是穷凶极恶的匪徒之类,来最大限度的抑制道德困境,拉满替天行道的快感。换言之,“零共情”是地下城的约定俗成。在《龙与地下城》的玩家手册里有一段简洁而一针见血的论述:

“客观看待邪恶的方式在角色扮演游戏中运作得很流畅,邪恶是玩家角色可以一眼认清的,他们清楚自己必须与之战斗。客观看待邪恶可以避免玩家(以及他们的角色)陷入伦理道德上的窘境,尤其是这种窘境会大大延缓游戏节奏的时候。如果您想展开一场消灭豺狼人的战役,您肯定不希望整个战役陷入诸如‘杀死豺狼人是善良还是邪恶’这种无谓的争论。”

然而想要创作一部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迟早得跟约定俗成对着干。对于地错,这个时间节点选在了第九卷,意气风发,高朋满座的第九卷。


刚迈进第九卷的贝尔,在地下城逛街的时候,偶然遇到了一个受伤的怪兽。按说走流程一刀就终止剧情了,结果好死不死,贝尔发现这个怪物少女竟然可以对话,一时控制不住,把她带到了队伍成员聚集的安全区。看到怪物少女之后,小伙伴们都沉默了。

我也沉默了。一部探索地城的小说,竟然会告诉你,探索地城时杀死怪物是不对的。在几乎没有铺垫的情况下,作者直接颠覆了地下城的伦理与贝尔的三观。从贝尔抱起薇妮的那一刻起,这部作品已经失去流于凡庸的选项了,只剩下扶摇而上,与凌空爆炸。


五、升华

贝尔所经受的考验,既有内,也有外。

先从内部来说。既然怪物中的“异端儿”有与人类沟通的可能,那么,贝尔从故事开头,甚至人生开头就奉行的“斩杀怪物,攻略地下城”的人生目标,也许打根子上就有问题。这种感觉,就像是为高考上了十二年的学,上到高三突然听说高考取消了。在第一时间或许还感受不到真正的冲击,但接下来必将在一个又一个不眠之夜里辗转反侧。

异端儿的存在,让地下城的“客观邪恶”原理失效了,贝尔从此必须依照自己的主观去判定善恶。比如说,薇妮提到有不少同伴为了保护她而死,贝尔顿时忆起那些甘愿以身作盾帮助同伴撤退的冒险者,然后渐渐感觉怪物跟冒险者之间似乎并不是完全不一样。需要自己判定,拔刀之前就免不了要陷入迷茫。地下城是致命的,迷茫当然也致命。面对普通怪物,他还能心无旁骛的砍杀吗?

外部考验则要分层级。

第一层是自己人。贝尔在这一层算是相当幸福了。虽然同伴们对异端儿或多或少地抱有怀疑,也不是很理解贝尔究竟在搞什么,但他们在行动上保持了高度统一,当然是统一到贝尔的行动上,这就够了。

第二层是吃瓜群众。吃瓜群众怎么看待贝尔不重要,贝尔怎么看待吃瓜群众对自己的看待很重要。十卷后面,一些路人渐渐听说异端儿的事情,因此对贝尔的态度来了个大转弯,简直就像看到偶像出轨。这给贝尔带来了不小的心理负担。

第三层则是坚定的反对者,或者说“原教旨冒险家”们。其中的代表就是贝尔心目中的女神,艾丝·华伦斯坦。

于是,贝尔和艾丝拔刀相向了。这一幕颇有哲学意味,因为此时的艾丝正是“过去的贝尔想要在未来成为的那种样子”,流动的时光在这一刻凝结了。

贝尔不能杀死未来的自己,更不能被过去的自己杀死,不过这主要取决于艾丝而不取决于他自己。艾丝说过,“绝不原谅那些让人们流泪的怪物”。她的话是描述性的,还是限制性的?她之前大约没有认真想过这个问题,因为她压根不知道还有“不会让人们流泪的怪物”的存在,何况艾丝也有着自己的目标要去实现。

艾丝是个刚毅的人,不会轻易被嘴炮打动;但她同时也是个敏感的人,能够感受到贝尔的决意与苦衷。最后艾丝还是抬了一手,相当于给了贝尔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至于贝尔究竟要怎么证明,从目前看只知道车到山前必有路,还是得期待新的篇目来做进一步的解读了。



六、寂灭

写到这里,我竟然还没有提到过本书女主赫斯缇雅的名字。这正是地错在人物关系构筑上的微妙之处——虽然本书是组队的地下城探索,但赫斯缇雅并不在队员之列。甚至于,为了不让赫斯缇雅这样的神进入地下城,需要刻意加上相关的背景设定,而且读者刚看到这个设定的时候绝对想不明白为什么。

赫斯缇雅与贝尔的关系,显然不能套日常作的同学、非日常作的战友,也不是师徒(艾丝和贝尔之间倒是有点靠近师徒关系),考虑到赫斯缇雅不能下地城,说上下级也不太确切。准确地讲,他们的关系属于一种不常见的范式:发包人-承包人。赫斯缇雅的主要工作是给贝尔他们拉活,顺便搞搞后勤。

与地错的男女主关系最相似的日常作,是《与美少女作家以百万销量为目标》。只不过在百万销量里男女主的定位与地错是对调的,形成了奇妙的跨作品互文。看看那本书的男主做编辑派发任务,没准就能搞明白贝尔忙着打怪的时候赫斯缇雅在干啥了。

论者往往认为寿命是阻止贝尔与赫斯缇雅的感情的因素,但在我看来并非如此。寿命论不适合作为影响轻小说剧情的因素,哪怕是《狼辛》这样的作品最后也对寿命论要素避而不谈,主要原因是——说这个没意思。轻小说剧情跨度才一两年,为啥要操心下辈子的事。具体到本书内容,寿命问题就是让赫斯缇雅烦恼了一下的水平,以及给别的神明提供了一点嚼舌根的素材。

在情感问题上,赫斯缇雅把艾丝当作最大的假想敌,这一判断无疑是英明的。除此二人之外,对贝尔有好感的妹子大抵是贝尔的战友。从对称性上来说,她们对贝尔的好感是可以相互冲抵的;从人际关系上来说,她们很容易被赫斯缇雅所控制。唯有艾丝是个完全不可控的因素。赫斯缇雅是贝尔的发包人,而艾丝不仅是贝尔的老师,在某种意义上更是贝尔的女神。也难怪每次赫斯缇雅遇到艾丝的时候都会咬牙切齿吧。

至于下注?本书我肯定是不会下注的,只能说最后走赫斯缇雅End或者艾丝End都有道理吧。


总结

地错是一部优秀的史诗风格奇幻冒险作,而且在目前看来还有可期待的巨大上升空间。所有喜爱奇幻冒险题材的读者都不应该错过本书;喜爱网游/异世界题材的读者则可以从本书里看到其他作品“去系统化”之后的样子;先前对此类题材不感冒的读者,或许可以考虑从地错开始自己的冒险之旅?

地错

轻之文库VOL.1应援群:192338882



声明:

本文章版权归轻之文库所有,未经许可禁止一切形式转载

文章配图来源网络,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0条评论
只展示书评
加载中, 请稍后
登录 后再评论, 没有账号请先 注册
头像